【生如夏花】(上篇)凌辱叶氏企业四位千金(叶落知秋)外传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过年回家玩的昏天黑地,非常抱歉一直没有更新什么文章贡献狼友们。最近闲
下来了,文章会重新恢复更新,敬请关注啦

  这篇《生如夏花》是很早就设想好的《叶落知秋》的外传,希望大家喜欢。

  正篇《叶落知秋》地址在此:thread-4604139-1-1.html

         

  愿生命死如秋叶,生如夏花

              ——泰戈尔《飞鸟集》

               上篇

  加油,加油……

  女孩暗自对自己念着鼓劲的话,抿着嘴唇,两只手细如白葱的手指扭在一起。

  她坐在椅子上,漆黑的像黑夜一般的长发如同瀑布一样贴着脊背一直流到腰
际。旁边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斜眼看着少女,贪婪的嗅着她头发隐隐传过来的清香。

  女孩不是没有察觉到旁边这家伙猥琐的行为,她扭着双手,有点儿无所适从
的样子。可是两边都坐着人,想躲也没有地方可以躲。她夹在两边的男人中间,
无助的像只小鹿。

  现在的大公司……都是这样的么?女孩暗自想道。如果这次应聘的老板像小
说和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是一个色迷迷的大肚腩中年男人,那可该怎么办?

  事实上,到底能不能应聘上才是更让女孩紧张和关心的问题。

  「下一位,4号,颜蕊。」

  听到了自己的序号,女孩连忙抓起放在膝盖上的简历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
的衣服和头发。这身西装套裙还是爸爸妈妈给买的毕业礼物,虽然挺便宜,但少
女将它们熨的又平整又干净。

  推开那扇决定命运的门,少女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一个短头发的男人坐在落地窗前面,穿透窗户的阳光将他的身影映在地上,
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女孩只知道,这个男人有着宽阔的肩膀。

  「请坐。」

  「谢谢。」

  少女抚着裙子坐到了椅子上,此时此刻,男人宽阔的肩膀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将面貌清晰的露在了女孩的面前。

  女孩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一副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这个年龄就坐到这
个位置上,应该很不容易吧。

  「请自我介绍一下吧。」男人用平静而温和的声音说道,那张脸干净利索,
棱角分明,眼睛炯炯有神,深的看不见底。

  女孩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对方看非常不礼貌,于是将眼睛微微垂下去一些。

  「我叫颜蕊,今年22岁,是人力资源专业应届的毕业生。」

  男人点了点头,翻开面前的简历,一页一页看着,「在银行实习过,但是没
有正式的工作经验,是么?」

  女孩轻轻点头,心里微微一沉。工作经验的事情正是自己的弱点。自己的父
母都是非常正直的知识分子,受他们的熏陶,女孩对依靠走关系找到的工作机会
非常排斥。可是现在这个社会,不借助人与人之间私下的关系简直是寸步难行。

  「你笔试的成绩是最好的,但是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入职有些麻烦。」男人
皱着眉头,似乎在考量什么,「你自己觉得呢?」

  女孩定了定神,「我可以努力学的。靠自己努力就可以得来的东西我觉得并
不是什么障碍,真正的障碍是不敢去尝试。」

  男人的剑眉微微一挑,露出了一个干净的微笑,「你这是在变相建议我,要
勇于去尝试聘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新手么?」

  少女一愣,急的脸都红了,连忙摇头想要为自己分辨。

  男人却抬手示意她什么都不用说。他站起身,饶过办公桌,向女孩伸出了手。

  「那我就试一试吧。欢迎成为我的新助理,颜小姐,我叫罗信。」

  女孩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愣住了,她呆了一会,然后忍不住露出了非常开
心的笑容,像刚刚开始绽放的睡莲。

  两只手握在一起,颜蕊无法忘记,那只将自己缓缓裹住的大手……有力而温
暖,充满了安全感。

  整个世界慢慢的开始破裂,回忆的碎片一层一层的剥落下来砸的四分五裂。

  颜蕊从昏厥中渐渐的醒了过来,神经重新被全身的剧痛所占据。她猛咳着,
又连续干呕起来,将喉咙深处又腥又苦的精液一点一点的挤出唇角。

  娇嫩的胸部被撕扯的青一块紫一块。双臂,大腿,纤腰和小腹也被掐的全是
伤痕。双腿被干的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下身像撕裂一样痛,又湿又肿,动一下
就会让她全身沁出冷汗。

  遍体鳞伤的女孩强忍着痛楚,咬着牙,将自己挪向地下室墙角放着的一瓶水。
脖子上的项圈牵动狗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冰冷的地板让她细腻的肌肤瑟瑟
发抖,下身和后庭流出来的淫靡液体在地上留下了一条痕迹。

  颜蕊颤抖的捧起水瓶,小口小口的喝了一些,然后就停了。

  不是因为她不想喝,她已经渴的要命了。因为这时候女孩抽噎了起来,全身
的抖动让她没办法继续喝水。

  颜蕊抱着身体,缩在墙边不住的发抖,眼泪顺着半月的脸颊滑到下巴,滴下
来,沾湿了身体。

  做梦了……梦见他了……梦见第一次和他相见的情景……醒来以后,心脏就
痛的要裂开了。

  女孩突然支起身体,哭着将宝贵的水倒在手里,用力的搓洗着红肿剧痛的阴
部。大滩大滩的精液搅着血丝从女孩的花径被刮了出来,她用水冲洗着,却怎么
也洗不干净,女孩哭的泣不成声。

  她恨自己,恨自己被玷污到肮脏不堪的身体。她更恨那些欺负她的人……恨
不得将他们全都烧死。

  罗大哥……你会来救我么……女孩这样想着,将自己缩成一团,用泪水浸透
自己的脸颊,陷入了让人难以自拔的梦境。

  相对于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所有的梦都不会比现实更可怕了。

  怀着一点点担忧和无限的希望,颜蕊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一个小小的半开放式隔间,一台电脑,层层叠叠的文件夹和一只印了卡通小
熊的马克杯。颜蕊想象了无数次的白领生活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女孩微微抬头,就可以看到旁边的玻璃墙后面的办公室里坐着的那个男人。

  罗信,这个身为自己上司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比自己大多少岁,却已经坐上了
叶氏公司人事部总经理的位置。这个男人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可是处事的沉稳和
老练却不输任何人,这是让颜蕊最惊讶的。

  初入社会的少女难以想象,罗信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洗练才造就了现在的坚
韧和老道。

  每次颜蕊透过玻璃墙向罗信看去的时候,他都是以一个眉头微皱的模样在思
考着什么。女孩忍不住去想象,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颜蕊啊,习惯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啊,我挺好的,谢谢沈姐关心。」颜蕊抬起头,对着凑过来的那个女人微
笑着说。

  沈虹是人事部的老员工了,三十四岁,听说比罗信进来的还要早。人很热情,
而且健谈,这是颜蕊对她的印象。

  「沈姐,罗总是个什么样的人?」颜蕊一边整理手头的文件一边问。

  「罗总啊,」沈虹的眉毛轻轻一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听说他
和上头的叶家关系很深厚呢,不然你觉得他这么年轻就能做到总经理?」

  公司就是一个小小的国度,资历对一个员工来讲就好像不可逾越的墙壁。不
过颜蕊仍然很惊讶罗信手底下的人会这么毫不遮掩的评论自己上司背后的事情。

  看着颜蕊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沈虹笑了,眼睛里某种在看雏鸟一般的神情
一闪而过。

  「叶家的大小姐,后勤部的叶咏聆叶总,听说是他的干姐姐呢。」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内,颜蕊听到的所有关于罗信的言论都并不算积极。似乎
大多数人都对他的突然掌权心怀怨恨和不满,但颜蕊却不是傻子,她意识到这些
人并没有办法在业务层面上找到罗信做事的任何瑕疵,所以只能以那种方式来贬
低这个突然插到部门里面来的家伙。

  美丽温柔的小助理很快就成了部门里的宝贝,别的科室的男青年借着送材料
和办业务的名义开始频繁的进出这个地方,而女性的科员却开始与她疏远起来。
颜蕊慢慢察觉了那些让人后背发麻的目光,但是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颜蕊,进来下。」罗信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舒缓和沉静,颜蕊在听到他的召
唤之后就立刻站起身推门进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罗总?」女孩将手拢在身前,不卑不亢的站在门口。

  罗信的眼睛很亮,当他的眼神毫不造作的落在女孩脸上的时候,女孩总是不
受控制的有些心跳加速。

  「进来,坐。」他轻轻挥了一下手。

  颜蕊将自己放在了罗信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罗总,您吩咐。」

  罗信点了两下鼠标,然后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少女身上。

  「最近公司要提拔一批人,四十三个候选人,第一轮留十个,第二轮留七个。
这七个人升任副经理的职务。这是今年交给我们部处理的大事,我们部门有不少
候选人,为了避嫌这个任务只能你我两个人经手。材料和档案我已经给你发过去
了,工作很重,但是交给你的事情一定要仔细,知道了么?」

  颜蕊用力点了点头。这是自己进入公司以后最重要的一次工作,女孩暗自咬
牙,并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

  一一归档,逐字核实,收纳校对各个科室口头推荐人的评估报告……颜蕊本
来以为这些工作并不会太过繁复,可是当这一系列的事情整个都压到了自己身上
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肩膀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罗信也并没好到哪里去。在颜蕊埋头在电脑和文件堆里的时候,罗信则在各
个部门之间收集推荐意见,并与每个有资历的员工以及主管进行面谈。

  往往是所有人都下班了,罗信办公室和颜蕊头顶的灯都还苍白的闪着光。夜
幕之中,罗信那里窸窸窣窣的翻书声和颜蕊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混在一起,将空旷
无人的公司衬得无比寂静。

  已经三天了,连续工作十五个小时,颜蕊觉得自己越来越撑不住了。自己的
身体年轻,精神和活力都算是不错,但是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她还是第一次。

  墙上的挂钟敲了九下,闪烁着的电脑屏幕发出嗡嗡的声音,颜蕊的眼睛已经
睁不大开了。在意识到之前,她已经趴在办公桌上疲惫的睡了过去。

  当女孩幽幽转醒的时候,颜蕊惊慌的坐了起来。老板还在兢兢业业苦干的时
候,身为助理的自己竟然在睡觉……这种员工,换做是自己的话也不可能姑息。

  然而她却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披着,手边还放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她扭头看去,穿着衬衣的罗信依旧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审核着堆积如山的
文件。

  怀里的这件衣服,似乎还留着罗信的体温。

  颜蕊怯怯的敲了敲罗新办公室的门,然后抱着衣服走了进去。

  「罗总……对不起……我……」

  女孩的话被罗信直接打断了。

  「抱歉让你加班了这么长时间,这段时间部里很困难,难为你了。」罗信抬
起头看着她,温和的说道,「今明两天再坚持一下,等材料核定选票印好,就可
以松口气了。」

  颜蕊愣了几秒钟,然后走进来将罗信的外套递还给他。女孩不知道,自己在
做这些的时候脸颊已经变得通红。

  「谢谢您,罗总。」女孩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

  罗信接过了衣服,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女孩的羞怯,只是重新将注意力投放到
了面前的工作中。

  颜蕊向外面走去,然后在关上门的时候扭头细细的看了看身后那张成熟而坚
毅的脸庞。

  这个男人,和别人不一样。

  早就听很多已经工作的女性同学、朋友说过关于上司借故对自己毛手毛脚的
事情。当自己刚刚开始在罗信手下干活的时候,颜蕊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担心。

  然而事实是,在自己进入公司成为他助理的这段时间里,他不仅没有肢体上
的猥亵行为,甚至连任何逾越工作关系的话都没有说过。

  这个男人远远比自己最初想象中的上司要干净的多。颜蕊心里暗暗想着,能
在他的手下工作,自己的运气真的不错。

  只是年轻的女孩并不知道,罗信现在所面对的东西是什么。

  当巨大的黑暗开始从四面八方向一个人压过去的时候,人们是无暇将目光施
舍给其他地方的。

  三天之后,提拔工作如期展开。公司的组织部、人事部以及董事会对新晋候
选人进行了有条不紊的推荐,开始了第一轮的选拔。

  开会的时候,颜蕊就站在罗信的身后。看着自己经过好多天辛苦精心整理的
材料、述职报告分发到公司所有高层的手里,看着这些汗水和成果开始左右着整
个公司的运转,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成就感在女孩的心中生根发芽。

  「投票推荐之前我有个建议。」

  罗信突然开口说道。听到他的声音,各个部门的总经理和董事们都放下手中
的材料抬起了头。

  「在工作能力、业绩基本持平的情况下,我建议优先提拔副主任科员而不是
调研员。这样做可以为下一批职员的晋升铺平道路留下位置。在调研员中,能力
和业绩都非常优秀的情况下,如果把提拔的名额稳定在二或三个将非常理想。」

  这是为了将公司内部升职名额的潜力最大化的建议,在颜蕊这种做人事工作
的人听起来是非常合理,对公司也非常有利的建议。

  然后有些人似乎并不这么想。

  「罗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提比例,给董事会掌舵么!?」组织
部的总经理陆炎毫不客气的扔出了分量非常重的狠话。

  女孩一下子醒了过来。罗信这些话,如果换个角度理解,仿佛就是收了下面
那些副主任科员候选人的好处,然后暗自推动提拔方向一样!!这可不是普普通
通的「罪名」。

  颜蕊被他吓了一跳,脑海中一片空白。值得庆幸的是,需要直面这些质问的
人并不是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董事会的成员,罗信的顶头上司何晋仇也发话了。

  「罗信,你的话就是我的话!在这个场合说这个话,你事先和我通过气没有!?
你是想让我下不来台么!?」

  这个男人颜蕊知道,他不仅是叶氏集团的董事,同样也是子公司新龙华的老
板。何晋仇有着一张灰蒙蒙的脸和尖尖的鼻子,当他瞪眼的时候女孩甚至觉得他
要扑上来撕碎自己身前的罗信一样。

  罗信刚想开口,却被旁边的一个女人拦住了。

  叶家的二小姐,叶忻姿。

  「你不用解释。」这女人直接打断了罗信还没说出口的话,「这是研讨会,
本来就是提意见的地方。先不说这个意见对不对,罗信身为部门经理,有没有权
力说话!?事情对与错,做与不做,都可以慢慢讨论。夹枪带棒的,这个会干脆
不用开!」

  罗信略带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叶家的嫡系,说话的分量自然是重的。陆炎见状,也便不再开口。

  颜蕊被公司上层的一番带着浓重火药味的冲突震的有些不知所措,当她重新
定神之后,才发现会议早就按部就班的接近了尾声。

  何晋仇最后发言的时候,反而是重新强调了罗信的意见,就仿佛从来没有对
他瞪过眼一样。这前后反差之中所蕴含的暗流,就是身为新助理的颜蕊所不能领
会的了。

  第一轮十人选拔,顺利完成。第二轮七人的最终结果出来的时候,却遇到了
难以想象的问题。

  「罗信!!」

  当一个家伙冲进罗信办公室的时候,颜蕊甚至来不及反应。

  陆炎将一份材料用力的拍在罗信的桌子上,一张脸气的像狮子。

  「罗总!对不起……我没来得及……」颜蕊站在门口连声道歉。

  罗信抬手制止了她的自责,然后稳稳地看向陆炎。

  「火气别这么大,有事说事。」

  「自己看!」陆炎用手指点着他面前的那份材料。

  那是一份候选人列表,上面清楚地标示了所有候选人的相关信息。而陆炎指
的是他手下的一名心腹。龚莫道,第一轮选拔成功进入了十人的大名单,却在第
二轮成为了被淘汰的那三个之一。

  「龚莫道今年拿的硕士学位,你看看这标注的学历,为什么是本科!?」陆
炎说道。

  罗信沉默着,他皱着眉头开始审视面前的东西。

  而颜蕊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因为当初排版这些材料的就是自己。

  女孩连忙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核实起来,然后却发现了自己难以解释的
漏洞。这份打印的原始材料是龚莫道拿到学位之前就备在案的,可是系统数据里
的结果却已经更新了,自己核对时已经极度疲劳,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已经更改
的细节。

  「罗信,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说法,我就要让董事会给你一个说
法!」陆炎的声音从颜蕊身后传了过来。

  颜蕊一瞬间觉得心如死灰。这是自己工作的失误,不仅如此,还连累了自己
的上司……无论什么借口,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女孩站起身,一步一步无力的踏进了罗信的办公室。付出了那么多的辛苦,
却被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错误掀起了大浪,女孩只觉得好委屈好委屈。

  「我不认为学历在这次提拔里有什么关键性的作用。」罗信说。

  「也许有,也许没有,你说了不算!现在这个选拔的结果我认为就是不公平
的!」陆炎咆哮道。

  「给我时间,我给你说法。」罗信对陆炎说道。

  「三天。」陆炎眼睛冒火,「过了三天,董事会见!」

  看着陆炎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办公室,颜蕊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推到了罗信
的桌前。

  「罗总……这是我工作的疏漏……您……开除我吧……」女孩的嗓音微微颤
抖着。

  「不是你一个人的错。」罗信就仿佛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轻轻挥了挥手,
「你把材料交给我以后,我同样没核出这个问题。我是经理,这个责任是我的。」

  「不!您只要开除我,就没有关系了。」女孩昂起头。尽管知道这只是上司
安慰性质的套话,心里却已然生出一丝感动。

  「颜蕊……」罗信精锐的目光扫在她的脸上,「你还是太年轻了。」

  女孩微微低下头,「我知道……」

  「你不知道。」罗信摇了摇头,「你以为这件事真的这么简单?呵呵,材料
在所有人手里放着,第一轮的时候陆炎不说,第二轮的时候陆炎也不说,偏偏就
是在结果出来之后,他却发现了这个小错误。你以为这是巧合么?」

  女孩瞪大了眼睛,这些事情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的。

  「错,的确是有错。不过这个错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信息库和提拔计划备案
的文档不一样?如果我没猜错,陆炎早就打好了谱。如果龚莫道入选了则罢,如
果不如选,这个把柄他就可以拿来借题发挥。现在你懂了吧?」

  颜蕊愣愣的点头,心里却乱的不成样子。

  罗信笑笑,「这已经很明显了,他想要的可不是为了让我辞退你这种小事。
所以辞退你,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记住这次的教训,下次不要再犯,就是了。」

  「可是……陆总他那边……」

  「我来搞定,你不需要操心。你是我手下,我就要罩你。」罗信淡淡的说,
然后挥手示意女孩可以离开了。

  颜蕊艰难的离开了罗信的办公室,只觉得有些想哭。

  委屈么?是委屈。可是他却没有怪她,反而一个人全部承担了下来。感激的
话,女孩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心胸中游荡的憧憬似乎一下子占据了心智。

  少女回头看去,罗信宽阔的肩膀伏在办公桌上,已经重新进入了工作状态。

  为了解决自己弄出的问题,颜蕊再一次开始了繁重的信息排查工作中。在本
职工作无法放下的同时,她不得不牺牲休息时间,来进行有关方面的学习。

  「呵呵,在忙?」

  就在颜蕊忙的双颊飞红的时候,陆炎的声音却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一股热气呼到了颜蕊的脖颈处,颜蕊本能的向后一缩,然后看向办公室的方
向——罗信不在。

  「陆总,罗总他去和叶总吃中午饭了,现在不在。」

  陆炎就像没听见女孩的话一般,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颜啊,你这个工作的纰漏,出的很大啊。小龚他工作用心,很不容易,
你这一错,他晋升的时间又不知要拖多久。我不是非要和你们人事部过不去,这
事情摊在谁身上,都不能一笑了之,你说对不对?」

  女孩有些发抖,肩膀上的那只手似乎还在轻轻地隔着衬衣揉捏自己娇嫩的肌
肤,令人恶心的感觉一瞬间出现在心里。

  可是女孩没有资格,也没有力量反抗什么。毕竟自己已经给罗大哥带来了太
多的麻烦……

  「陆总,对不起……这件事其实……都是我的错,和罗总没有关系……」

  陆炎露出一口被香烟熏得发黄的牙齿,笑了。

  「罗信他也很不容易,我知道。这年头谁容易?你也一样。可是犯了错就是
犯了错,谁犯的错,谁就要负责任。这样下去,罗信他肯定得辞退你。工作不好
找啊,这年头。」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有些话说到这里,其实意思就有些露骨了。可是清纯无邪如颜蕊,却完全不
明白他话里的意味。

  见女孩没有反应,陆炎干脆俯下身子,将脸靠近了女孩鲜嫩欲滴的面颊。

  「找个时间,来我办公室,我们两个好好地把这个事情解决解决。」

  颜蕊只是不经世事,却不是傻子。这话说到这里,女孩又怎么能不明白?脸
一下子热的发烫,一双手拧在了一起。

  这就是社会么?好脏……为什么人们都这么脏……女孩委屈的想哭。

  无所谓了,如果他非要这样,那么我辞职就是了!她这样想着。

  「陆炎,你的说法我倒是有了,聊聊?」

  罗信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颜蕊看着他,觉得自己好像终于等来了安全的庇护所。

  陆炎看着罗信,眉头一挑一挑的。

  在他看来,除了重新推翻原来的结果,没有任何手段还能实现陆炎口中所说
的「公平」。

  选拔工作已经出了结果,重新推翻已经不可能了。如果这么做,甚至比直接
闹上董事会影响还要大。

  「这两天,我倒是找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罗信没有看陆炎的表情,自
顾道,「龚莫道拿到的是一个在职的党校研究生的学位,这学历放在机关事业单
位可以认,企业却不一样。在这里看重的还是业绩和能力,这种事业单位供职期
间的党校研究生学位,在企业里普遍没什么效力。」

  陆炎一愣,他万没有想到罗信能揪着龚莫道的学历到这么深的地步。

  「你别打花腔,就算是党校研究生,那又怎么样?弄错了就是弄错了!」可
是他明显已经有些底气不足。

  「错,是我的错。但是这个错,却对最终结果的影响微乎其微。董事会不是
傻子,你觉得就算捅上去,又能是个什么结果?」

  「我们要的就是个正义而已!」陆炎叫道。可是他叫喊的内容,却让人觉得
他虚伪的简直可笑。

  罗信点点头,「那么你看看这个方案怎么样,我去和每个投票的人核实,告
诉他们龚莫道学历的问题,看看他们是不是会改变结果。我带着助理,全程录音,
文稿让当事人签字,你认为如何?」

  陆炎被将了一军。如果罗信这么做,不仅不可能改变什么结果,反而会将他
无理取闹的事情广而告之,这无异于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罗信看着眉头不展苦苦思索的陆炎,「有些事情,公道都是放在人心里的。
这次是我工作的失误,今天晚上,白色皇庭,谢罪酒,陆总请一定赏光。」

  这个台阶一得,陆炎就坡下驴,不再纠缠了。无论颜蕊还是罗信,都无法确
定他原本的计划是什么。无论是什么计划,在罗信有理有据的横扫战略下,都已
经变得不重要了。

  「一定去,」陆炎摇了摇头,重新恢复了职业性的笑容,「我叫上小龚。罗
总,你也带上你的这个美女助理。」

  罗信看了看颜蕊,女孩似乎没有抗拒的意思。颜蕊想,如果这样就能将这件
事情平息,这种要求也并不算过分。

  这一夜,陆炎百般刁难,一个劲儿的给女孩灌酒。然而在罗信的翼护下,颜
蕊仅喝了三杯。陆炎和龚莫道一连串的进攻全部被罗信挡下,直到两人全部酒醉
不醒。

  罗信吐的不成样子,颜蕊甚至担心他会把自己喝到胃出血。

  当女孩吃力的搀扶着罗信走出酒店的时候,女孩的心里是暖的。她依靠在这
个男人的怀里,许久许久,忘记了回家的时间。

  自己喜欢上罗信,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吧……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