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沁芳】 第四十二章 霓裳与六幺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字数:6409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石碧丝作为留守师姐,总会受不住较羞怯的师妹央求,在旁作陪。

  一来二去,她也如同门前辈一样,早早便在授业花娘那边混了个眼熟。

  她做事较为周全,本就颇讨人喜欢,为了今后指点不留心的师妹,学得又更
细更精,一来二去,跟花娘们到也有了几分交情。

  她们知道石碧丝已经立誓,便有不忍她大好年华寂寞寥落的,悄悄传了她一
些自寻欢愉的手法。

  石碧丝并非没有用过。

  她健康,成熟,又时常要为师姐妹把关,留意来访的男子,即便心湖宁静此
前未起波澜,总免不了会有春梦之后怅然若失的一刻。

  角先生她不敢使,毕竟留守阁中的她们,谁也说不清何时就要用到这处子之
身,被假物件夺了落红,实属浪费。

  纤细修长的指头,便成了最可靠的小情郎。

  她的手很灵巧,只是这次,并非仅在外面抚弄。

  她缓缓用力,唯恐伤到周围那软软嫩嫩的肉。指肚碾开了温温润润的蜜,就
这样钻进了骆雨湖的柔芯。

  暖融融,湿漉漉,滑溜溜,石碧丝禁不住想,阳物钻进女人身子,求得莫非
就是这般滋味?

  只是,她一根手指,想来远不及男子阳具那般粗大,叶飘零又……她心尖儿
一酸,探在那软嫩蜜径中的指尖,情不自禁便晃了几晃。

  骆雨湖嘤咛一声弯下腰来,小巧下颌搁在她的肩上,酥酥颤颤道:“姐姐,
你抠着我了……”

  “呀,抱、抱歉,我一不留神……”

  她摇摇头,软软的耳朵在石碧丝颈侧一蹭,“不打紧,不疼。还挺……快活
的。姐姐,你身上好香。”

  石碧丝神智都有些不清,手指卡在里面也不知还应不应动,喃喃答道:“我
出了汗,味道不好,便时常会用花露香囊,免得讨嫌。”

  骆雨湖的鼻子往她脖子根儿凑了凑,腻声道:“我闻见姐姐的汗味儿了,也
好香。姐姐,该再来了吧?”

  明知这并非开始想做的事,石碧丝口唇微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屏息将手
一推,掌背几乎压在了她坐的凳子边上,纤长葱管儿,就这么尽数投入湿热紧凑
的小巧牝户之中,指尖一动,仿佛还碰到了一个膨隆肉丘。

  原来,已经触到雨儿的花心了么?恍惚中冒出这个念头,她的面庞火烫通红,
又禁不住在深处轻轻挖了两下。

  “嗯嗯……姐姐,能别……为难我了么?”

  “为难?”石碧丝一怔,不明所以。

  骆雨湖软软樱唇贴着她的耳珠,吐气如兰,轻轻道:“姐姐不是来帮我试功
夫的么,我说再来,是请姐姐好歹再添一根手指,主君的阳物可没这么细。你却
……又抠人家。”

  “我……我……”

  “姐姐喜欢,就先抠吧,雨儿舒服,不说什么。”她吐出舌尖,在石碧丝耳
根轻轻一舔,“等姐姐够了,我再演练,请姐姐指点。”

  不过是个女人的阴户,我……我有什么喜欢?石碧丝心慌意乱,将指头往外
拔出。

  指肚磨过那一片软软滑滑的肉,好似拨过了连在骆雨湖心尖儿的弦,拨出了
一串令石碧丝双腿发软的轻吟娇哼。

  石碧丝闭上双眼,忍不住,又在里面挖了几挖。

  绵密的媚肉一缩,将她指肚裹住,恍如活物。

  “雨儿,你用了法门么?”她在那紧缩的嫩圈儿里旋转抚弄,强自镇定,装
作还在考核的模样。

  骆雨湖摇了摇头,“还没,那地方自己就紧了。跟主君摸我的时候差不多。
不过,姐姐的摸法和主君不同,滋味也不一样。”

  石碧丝很好奇叶飘零是怎么摸的,但话到唇边猛然醒觉不妥,急忙咽回肚里,
仍如拨弦一样在玉门关内撩动,颤声道:“那,我再加一指,你且试试。”

  “嗯,姐姐只管来吧。”

  她先退出来,将指上沾染的淫蜜分出些给邻居,交错一蹭,并拢重又凑近。

  “姐姐,这么坐着好辛苦,我下来好么?”

  她嗯了一声,“好,你自己选个容易发力的姿势。”

  骆雨湖将鞋子拨到前面,赤脚踩住,分开双足,双手扶着石碧丝的肩膀,向
她大腿上坐了下来,几近相拥,“这样可以么?”

  石碧丝身量高挑,如此对坐,两人几乎贴面相望。

  可这确实是个顺手的姿势,她从旁绕过手臂,抱住骆雨湖的臀尖,便能轻轻
松松将手指探入,“可以倒是可以……但,这些法门还是应当用在交合之际,你
应当选个和叶大哥行房的姿势,会更好些。”

  骆雨湖臀股一沉,黏腻膣口主动将她指尖吞入小小一截,轻声道:“姐姐,
我与主君……时常这样行房。就是我力气小,等没劲儿,便被主君抱起来了。”

  说着,她按石碧丝教的法子,气沉丹田,提谷道,凝脐力,股根一收,把探
入的两根手指紧紧夹住,“是这样么?”

  石碧丝试着往里钻了钻,嫩肉层层,紧凑滑溜,确已成了条销魂腔,便道:
“嗯,是这样。倒也不可一直收紧,容易后力不继。交合时,你应当留意出入的
节律,阳物进来,阴户收紧,触到花心,便行功吸吮,阳物外撤,便是缓力回气
的时机。此事如同起舞,不论宫廷霓裳曲,还是花十八的六幺,要的是不快不慢,
步步合拍。”

  她面红耳赤讲完,道:“实际行房经验,你远胜于我,我……就不班门弄斧
了。”

  骆雨湖垂手抓住她抽开的腕子,从前面放至股间,引回牝户,一时间星眸染
雾,几欲滴露,轻声道:“那,我照姐姐说的试试,你瞧我做的对不对。”

  石碧丝一怔,“试试?”

  “嗯。”骆雨湖咬唇一笑,踩着绣鞋将臀略略一提,润芯儿吮着并拢二指向
上嘬去。

  跟着,她重又沉腰,湿滑蜜管儿将那二指往里一含,由外而内,层层收紧,
嘬得指尖都是一颤。

  她娇喘吁吁,手扶肩头,竟起起伏伏,真做起了宛如交合之事。

  石碧丝手背贴着胯下,身子微微后仰,呆若木鸡。那两根并拢的手指不自觉
加力,竖起,顶在那处,就像是她也长了一根白嫩嫩的扁长阳物。

  恍如,她真的在跟骆雨湖行房。

  “姐姐,莫……莫发呆呀,你还得……指点我,拍子合得……对不对呢。”

  石碧丝已经到了浑身火热的地步,只觉被抹胸束着的双乳不知憋了什么东西,
涨得奶头当中阵阵刺痛,哪里还想得清楚拍子合不合,含糊道:“应……应当没
错。”

  啾、啾、啾、啾……犹如穿着齿屐踏入浇饱了的花泥,裹着她指头的嫩牝每
次起落,都会发出这样轻轻一响。

  温热的蜜汁,都流到了她的掌心,沁得她腰眼发软,一阵哆嗦。

  骆雨湖乘胜追击似的,膝盖轻轻夹着她的腰,依她先前的指点,柳枝儿般前
后摆动,呻吟道:“这动法,可有错么?”

  “不、不错……”

  挪动的肉褶小嘴儿一样一口一口吸着指头,石碧丝忍不住猜测,她自己的那
里,也有这等能耐么?

  “姐姐,你、你往深些……叫我,试试运气的法门。”

  “嗯。”

  她已经无法收手了。

  她往深处挖去,指尖再一次碰到了比先前大了些的花心。没记错的话,这便
是胎宫的入口。

  这里并不能叫女子多么快活,顶得狠了,还会钝痛许久。

  所以百花阁有一道运功法门,当遇到伟岸男子承欢难忍时,可在那边纳气盘
旋,一来护得花心周全,免得被莽夫戳伤,二来,也能叫阳物添一分清凉爽利,
若是男子贪那滋味款款徘徊,花心被温柔磨弄,便可阴阳尽欢。

  石碧丝指点骆雨湖,自己心中不得不也过一遍,感到指尖嫩肉渗出丝丝缕缕
浅薄气息,不禁暗想,雨儿终究内力堪忧,单论此法,远不如她,若她此处被阳
物抵着,只消……

  念头转到此处,脑中自然晃过一张面孔,冷冽俊美,偶尔展颜一笑,恍如冬
去春来。

  她的手指,此刻便是在模仿他的阳物。

  石碧丝禁不住娇吟一声,搂紧了骆雨湖的腰,二指如剑,对着肥美花心便是
一刺。

  “啊!”骆雨湖昂首清鸣,眼波如醉,双手顺肩而下,抚在石碧丝丰挺乳脯,
轻轻一握,道,“姐姐,我……胸口好涨。”

  “我也……一样。”石碧丝喃喃道,“这……我也不知……该如何。”

  骆雨湖娇喘道:“你……动得快些,像主君那样,我便……好了。”

  那我呢?石碧丝焦躁抬眼,想问却又羞于出口。

  可骆雨湖已捻住了那双憋胀难耐的乳珠。

  她捏捏拨拨,轻声道:“姐姐也胀,合该我来帮忙。我也不懂那许多,主君
如何待我,我便照猫画虎,可好?”

  石碧丝长腿一夹,臀下那小小一片,仿佛又染开了几分。

  她只当如此隔着布料玩弄便是叶飘零的调情手法,略能止痒,便点点头,腕
上发力,继续在那火热蜜壶中掏弄。

  不多时,骆雨湖身子一紧,呜咽一声攥住了石碧丝的双乳,那双光嫩秀美的
腿猛地一颤,踮起脚,几乎打直了足尖。

  石碧丝胸口吃痛,却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畅快,乳尖的苦闷也消解许多。她动
动指头,周围嫩肉的紧缩已不再像是主动发力的样子,而是自然而然压迫过来,
将她指节勒住。

  她轻轻呵出口气,略感失望,又有些解脱,喃喃道:“你既已泄了,便到此
为止吧。咱们虽比男子更耐得住交欢,可阴津亦非无穷无尽,叶大哥威猛,你平
时便该节制。”

  骆雨湖却没起身,仍让那颤动嫩穴嘬着她的指头,娇喘道:“姐姐,这便是
我想向你讨教的另一件事了。你瞧我……身子敏感,不堪把玩,主君又是极耐干
的,我纵然用上你这些手段,顶多从之前泄上七、八遭出一次阳精,变成泄上四、
五遭,该吃不消的,还是吃不消呀。”

  七、八遭?四、五遭?石碧丝心头大震,想当她是随口戏谑,可算算时辰,
怕也不算夸张。

  她舌尖润唇,道:“你身子敏感,这个……没什么好办法。唯有尽力磨练我
教你的那些,让叶大哥早些出精。”

  “可主君又不是一次之后便歇了。就没什么能让我多受一会儿的法子么?”

  她不由得想到花蕊书中见过的那些抱怨,尤其上来便戳戳了就射射完就卧的
夫君最多,和这相比,还真是旱的地里不见水珠,涝的就要淹过脖子。

  无奈男人阳物不是萝卜切丁,大个儿的能削下半块匀给其他盘子。

  她只得道:“你若是学了百花阁的内功,倒是有些收阴锁元的口诀,可这个
……教不了你。再有些法子,便是花娘们遇到不喜欢的客人,大都会……喊些淫
声浪语,说说下流话儿,男人听了快活,便能出得早些。”

  骆雨湖提臀起身,望向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卧榻,轻声道:“姐姐,不如这样,
单我一个泄了,我心中也觉得过意不去。这次咱们反过来,我来试试,姐姐延后
泄身的法子,好么?”

  石碧丝坐在凳子上,眼前便是骆雨湖紧凑笔直的大腿,那白皙肌肤内侧,正
有一颗露珠儿滚落。

  “雨儿,你……到底意欲何为。”她缓缓抬头,心火煎熬,着实难耐。

  骆雨湖弯下腰,抱住她,轻舔一下耳珠,道:“我想找姐姐讨教,顺带,能
和姐姐亲近些。你如此厉害,和我们住得又近,若哪一夜我抵受不住,还能求姐
姐你……出手相帮不是。”

  石碧丝脑中轰的一下,猛地挣开站起,连连后退,摇头道:“这……这我可
帮不得。”

  骆雨湖足尖勾住鞋子,款款走近,恰与她面对面站在床边,呢喃道:“姐姐
不想帮,那今晚好好教我便是。我学成了,再不必麻烦旁人。”

  说话间,她抬手解开了石碧丝的襟扣。

  “方才说,主君如何待我,我便照猫画虎。只是姐姐还未破身,我便略掉最
后那些。”她抹开衣襟,勾住背后系带一扯,便亮出一片欺霜胜雪的美好胸脯,
“还请姐姐不吝赐教,让我看看,运功收阴,是否真的有效。”

  石碧丝没有答话。

  她并不笨拙,隐隐猜到了骆雨湖的目的。

  正因如此,她才心乱如麻。

  若是叶飘零在此,冷冷道,她需得用自己清白来交换对百花阁的帮助,那她
没什么可犹豫的,只会带着一丝失望,坦然躺卧,任他摆弄。

  那般交易,虽有不甘,总不至于搅动心湖。以他模样,未来自己还能时时回
忆,聊以慰籍。

  可眼前并非那直来直去冷硬无情的俊美男子。

  而是骆雨湖。

  石碧丝已明白,这是来挑拨她春心的。

  可她低头望着自己已经半裸的胸膛,不得不承认,她真被挑动了。

  本该软软卧在乳晕中的奶头,此刻已胀成了一颗娇艳的花苞,对着骆雨湖凑
近的唇瓣,明明该躲,却动不了,跟被点了穴一样,浑身僵硬,唯有被热气熏到
的地方,在一阵阵发麻。

  “嗯唔……”

  她被吮住了。

  方才被手指拨弦的时候,她就已明白,自己碰触,与旁人的抚弄简直是天地
云泥之别。

  而此刻,她进了骆雨湖的口。

  温暖的舌头缠绕上来,她才知道,自己原来也如此敏感。

  她不想让无需情感的交易变成无法割舍的纠葛。

  但她无力阻止自己此刻心湖中浮现的幻想。

  叶飘零,便是这样撩拨骆雨湖的么?

  叶飘零,也会这般待我么?

  “呜……”乳头变得更硬,麻痒犹如无形的线,钻入饱满的乳峰,游走在脊
背左右,缓缓缠上下腹之中某个羞于启齿的部位。

  双腿一软,石碧丝坐在了床上。

  被骆雨湖缓缓推倒躺下的时候,她终于打开了紧咬的唇,轻声道:“别……”

  但骆雨湖解开了她的腰带,柔腻的小手,已钻向更羞耻的地方,“姐姐,你
功夫比我好,真的不想,何必特地退到床边呢?”

  石碧丝浑身一颤,紧紧闭上了眼。

  “姐姐,主君是个怕麻烦的男人。你若等他开口要你,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舌尖拨弄着乳珠,同样灵巧的手指,已钻过浓密的草丛。

  “我猜得出姐姐的心思。可你已经发过毒誓,何必还在意那么多呢?”

  贝齿轻啃,乳蒂微颤,拨草寻源的指尖,已探到了躲藏在其中的另一朵花苞。

  “姐姐,闭着眼吧。你就当,这是主君,是你的叶大哥。”

  玉丘被樱唇嘬起,要命的红豆,同时被指尖捏住,轻轻一拢,缓缓捻拨。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姐姐呵……留些回忆,以慰将来吧。”

  唇舌,手指,兵分上下,抹过,挑拨,娇躯仿佛化为熔炉,将百般欲念,千
种痴态,炼为汩汩春水。

  垂在床边那两条白生生的小腿,忽然一挺,翘起了足尖,弓着透红脚掌,缓
缓勾到了一起。

  石碧丝羞耻地扭开了脸。

  她泄了。

  她畅快淋漓地泄了,泄得连任督二脉都在震颤。

  而直到骆雨湖指尖揩去溢出的蜜汁,她才醒觉,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做。

  那些手段,本领,法门,都从一片空白的脑海里消失了。

  她像是浮在云上,飘飘欲仙,什么都不愿想,什么都不愿做。

  骆雨湖仍贴着她,半裸的肌肤相贴,沾染着彼此的汗。

  “姐姐的汗,这不是明明很好闻么?”她轻轻亲了一下石碧丝的腋侧,手掌
仍罩着那缓缓起伏的丰满酥胸。

  “这是熏出的香,不是真的臭汗。”石碧丝挪了下身,侧躺过来,经了先前
的亲昵,再想撑起什么心防,真是难如登天,她的口吻,也像是在叮咛自己妹妹
一样,“可莫要把男人情欲亢奋时候的话儿当真。我有个师姐,夫君颇爱她的脚,
行房之前总要把玩,她撒娇说臭,夫君还道不嫌。结果有次随行出了远门,客店
不方便,就没去过水,后来写花蕊书,说夫君不如以前那么疼爱了,还纳了一个
舞娘做妾。”

  骆雨湖噗嗤一笑,道:“主君也嫌弃脚臭的,我若是没洗,便死也不脱靴子。”

  两人嘀嘀咕咕,说着说着便都躺到了床里,并肩而卧。

  聊了几桩同门出嫁弟子的趣事之后,石碧丝忽而道:“雨儿,你这趟找我,
是在担心么?”

  “对呀,我不是担心自己受不住主君的体魄么。这可不是扯谎。主君的武功
有后患,偶尔需要尽情宣泄一番。我不找姐姐讨教,怕是得因为这个红颜薄命。”

  “就……不曾担心别的?”

  骆雨湖扭头道:“姐姐,咱俩可已经是你抠过我,我吸过你的关系了,有话,
不必藏着掖着,你瞧我刚才不也直说了,什么时候我抵不住,真要找你求救的。”

  石碧丝眸光流转,轻声道:“我是说,你找我,而非别人,是否看中的,是
我已立誓,绝不会成了你头上的当家主母?”

  骆雨湖眼前又闪过了那个令她觉得颇为般配、却又生出几分不甘的白衣身影,
微微一笑,道:“我找姐姐,不找别人,只是因为,那些人,要么我瞧不上,要
么瞧不上我。不连姓的姐姐,我只愿喊你。更何况,方才我咬你的时候,你是不
是还不愿叫痛来着?”

  一番畅谈,两人身子都已不那么热,她笑吟吟起身,不再深谈,小手一张,
又将石碧丝白馥馥的丰乳握住,“姐姐,方才你光顾着快活,该教我的,可都还
没教呢。”

  石碧丝略感慌神,但已不如之前那般无措,“雨儿,你今夜不必回去了么?
我桌上的灯油可都该续了。”

  “不急。我都说要对主君照猫画虎,这点儿分量,也就够一个虎尾巴尖儿。
姐姐这次还是提前施展功法,免得受不住吧。”

  “别……我教你,我连心法一起教你……唔……嗯嗯……”

  婉转呻吟飘荡而起,不多时,便又混入一股,娇声如丝,绕梁不绝。

  灯火一跳,熄灭。

  枕席春情,仍浓。

  叶飘零闪身跃出窗外,侧耳一听,便知此刻石碧丝绝无余裕察觉外面任何动
静。

  他目光渐冷,取出百花阁的迷香解药丢入口中,灰蒙蒙的影子一闪,便消失
在随风摆动的花海之间……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