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第65章(纯爱不绿)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作者:诸葛大力
字数:5,173 字

  还是老规矩,180赞或者30回复更新下一章,这篇内部没发出来的大概有70
章左右,可以写定制文。

  没有说一句话,张可盈却已经领会到了我的意思,她立即翻过了身子,与我
面对面。她的脸上已经泛起一种淫荡而娇媚的红晕,在目光中多了几分臣服之意,
让我暴起一阵爽快感,抱住她的背就开始尽我所能地冲刺。

  「啊……嗯~在快一点,嘛~」张可盈双臂挂在我的脖子上,两条如玉藕般的
腿交叉勾住了我的腰,宛如一把锁,要把我紧紧地锁在她的身体里。

  正面的体位有着更美妙的角度,足以让我整根没入,我说不出什么话,只是
咬着牙。张可盈带给我的快感实在是太过激烈,如若我稍有差池,怕就是一泻千
里的地步。我拼命忍受着那鼓在小腹处的迸发的欲望,反复用肉棒摩挲着张可盈
肉壁的内纹,一次又一次地将我的气势灌入她那最私密的双腿之间。

  我们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我感觉到张可盈的两个奶子顶在我的胸口,她的乳
头已经变得坚挺,刮在我的身上,有些痒痒的。我却没有余裕去关注这种细微之
处,只想着如何更多更多地扭腰,尽情地发泄我那无比旺盛的性欲,将她逼上绝
顶。

  张可盈的额间也渗出香汗,她的头发散乱着,连喘息都变得凌乱起来,我总
感觉她已经有些使不上力气,只能如同一匹发情的小雌马,被我狠狠地压在身下,
任凭我横冲直撞。我只感觉肉棒变得如同火一般烫,那反复的抽插让我的那里变
得既敏感又迟钝,我能敏锐地感受到快感的存在,但它们仿佛慢了一步才传到脑
海一般,我知道,我已经快来到了极限,在迅速的百来次抽插之后,我再也无法
坚持下去了。

  张可盈先我一步来到了高潮,她抿了抿嘴唇,身体一阵紊颤,连勾着我的双
腿也沉沉落下,下身大开着,迎接着我的到来。张可盈的脖子一震,她一下子睁
大了眼睛,而紧接着,我也达到了射精的极限,我用力地咬着唇,想要尽力延缓
一下射出的时间。

  「射……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啊……」承受着高潮的张可
盈开始变得口齿不清,她的这一句话抹消掉了我所有的担心,本来还在犹豫是否
应该拔出来,有了她的默许,我不再抵抗,让那快感如同攀峰般在我的脑海之中
肆意奔走,随着头脑迎来的短暂空白,我的下身也如同呼应般将所有的精华都注
入了张可盈的蜜穴之中。

  这次的做爱实在是耗尽了两个人的气力,我软软地趴在张可盈身边,她也闭
着眼睛,好似睡着一般,我也浅浅地倒着,享受着来自于快感过后的回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恢复了一些,张可盈先我一步振作了起来,
她伸出一支胳膊搂着我,我本想挣脱,可实在觉得太过疲累,只好像这样攻守易
位。

  「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赵老师的儿子。我刚知道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该说
是这个世界太小了,还是命运太巧了呢?」张可盈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
么,不过她说的话却让我倍感压力,万一她把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告诉母亲,那岂
不是万事皆休?

  因此,我对张可盈的态度一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如若是陌生人的话还倒好
说,如今知道了她与母亲是朝夕相处的同事,难免不多了几分忧心。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尴尬吧,张可盈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放心,
我和你之间的事我会保密,不会和别人说的,尤其是你妈妈。平常老听她夸你,
不过啊,看来我认识的小弟弟,可就是个小色鬼而已。」

  张可盈抹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后又从床头柜那边抽过几张纸巾。她抬起了身
子,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似是发出了半是赞叹半是揶揄的声音:「哇,你看看,
你射了好多,都流出来了。这样就算是安全期也不安全啊,怎么办。」

  她这么一说更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闭着声缩了缩身子。不过张可
盈却全无责怪的意思,她娇嗔似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噗一下笑了出来,说着我与
你开玩笑的啦。

  这时的我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张可盈,她本身就是个容易掌控气氛的主,现
在我又有把柄被她捏在手中,更是拿她无可奈何,但任由她不识气氛地说下去最
后尴尬的也只会是我自己,只好把话题岔了开来。

  「你们学校里都是什么样子啊,学生是不是都得规规矩矩的,像在监狱里一
样?」我最在意的就是为什么张可盈是母亲学校的老师,虽然我总不觉得她能是
个教好学生的样子。不过在那之前,我更想知道母亲所在的学校究竟是个什么模
样。

  在平日里,母亲并不多谈她的学校,加之母亲的性格又极为认真,绝不会同
我讲学习之外学校里所发生的的事,所以我也探听不得什么消息。都说高中时间
抓得紧张,可没经历过这一切的我翻来倒去也想象不出高中的情况。所以我只好
闻闻同为老师的张可盈了。

  「还好吧,感觉也很普通,等你上了高中就明白了。」张可盈回答的兴致到
不怎么高,有些敷衍了事之意。但我的好奇心却一下子上来了,又问:「那老师
都是怎么样的,会比初中凶很多吗?」

  「不会不会,老师也很普通,你不是见过两个老师了么,我和你妈妈都是。」
张可盈叹了一口气,隐隐是在道我傻。我又接着问了好几个关于学校的问题,不
过张可盈的话都表现的极为敷衍,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嗯?等等,你对我们学校这么关心做什么。你今年中考吧,难不成是考我
们学校吧?」张可盈仿佛反应慢半拍似的,我都问了半天了才发现事情的关键。

  「那当然了,我妈的学校,我肯定要考进去啊。」见张可盈方才还百无聊赖
这一下却异常精神的模样,我苦笑不得。

  张可盈坐直了身子,眼中充斥着八卦的神光,她拈着手指作思考状,意味深
长地望着我:「这么说……你这可就是和自己老师的不伦之恋了哦。」

  「咳咳咳咳咳。」我赶快咳嗽了几声以掩尴尬,虽然我装得事不关己,想要
避开这个话题,张可盈倒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她翻过身,爬到我身上,用蛇盯着
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

  「难道不是吗,我亲爱的弟弟,嗯哼~」

  张可盈一下子吻住了我,她的吻激烈得如同捕食一般,几乎要将我的魂魄都
吞下去。我受制于张可盈的这个吻,挣扎也失却了力气,只好任凭她摆布,而下
面也开始控制不住蠢蠢欲动起来。张可盈见我的下身又有了再战之力,给了我一
个魅惑众生的微笑,紧接着便搂住我的脖子,坐了上来。

  房间里,一度中断过的暧昧和娇吟再度燃起,那种淫靡的气味将整张床所包
围,我则是放松了下来躺好,享受起张可盈的侍奉。她用手从自己的腰间抚摸到
胸部,捧住自己的两个乳房,上下揉动起来,又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宛
如极尽诱惑表演的舞女,看得我欲火焚身,又一次提枪上马。

  看来短时间内,这场交战是不会轻易结束了。

  转眼间,与张可盈度过的那个周末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我都快忘记了这件
事,留下的回忆,也被紧张的学习生活给赶得所剩无几。大考如期而至,母亲没
有嘱咐我太多,表现得很是冷静,但也偶有犯错的时候,例如给炒饭加了糖之类
的。其实我知道母亲对我的考试是很在意的,但她不想把焦虑的情绪传给我。

  母亲的担心倒是多余的,不知为何,我倒是感觉心情非常平静。在开考前的
一周,还觉得有些提心吊胆,但随着时间的临近,只觉得是越来越安心了。晓菲
倒是表现得一如既往,有一点点小激动,也有一点点小紧张,在大考前的自习课
上,她总是抽出所有时间与我一起对对知识点之类的,知道我们两个准备的都还
算满意,这才吁了一口气,这样的晓菲显得也很是可爱,让我忍不住在有空余的
时候稍稍逗弄她一番。

  大考的考场设置在几所高中,而我的考场正好就是母亲的学校。这之前,我
几乎没怎么到过母亲的学校,高中的门禁毕竟还是很严,想要进去也只能由母亲
带着,自己闲逛肯定是万万不可的。所以基本上,我没怎么观赏过这所重点高中。
或许是为了有一个僻静些的环境,学校离闹市区很远,倒是快靠近郊区一些了,
周围种着许多树,绿色一层又一层环绕着,宛如置身于森林公园之中。校区里是
崭新的教学楼,看起来异常气派,相较我们那基本都是旧楼的初中来说,自是让
人更舒心。

  漫步在高中的校园里,我不禁畅想起与母亲未来的生活,转眼之间,一年又
一年已经过去,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也如梦幻般
变动着,时至今日,我曾做过的梦已然成为了现实,这使我徒生了一种勇气,之
后的种种将要面临的困顿,我都能够一一踏过。

  这场考试仅仅持续了三天,却是初中整整三年的凝聚。考试那天下着雨,阴
阴连绵的雨,却让我不禁想起了与母亲共度的那些雷雨之夜,与母亲之间曾发生
过的暧昧倒像是兴奋剂一般,让我发挥得甚至比平时要更好。尤其是写作文的时
候,我感觉到那支笔顺畅得让人难以相信,这更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考试结束之后,我们还在初中滞留了几天,老师交代了一些毕业的事宜,那
些被没收过的东西也各回各家了,同学们兴奋得如同解开了闩锁的笼中雀,叽叽
喳喳得让往常还算是安静的班里吵闹得不行。

  当然,这时候也不需要老师来管教纪律了,大家也是为了这最后一面的纪念
而想了许多办法,有的人带了纪念册一一让大家签字留言,有的人则是把校服拿
了出来,招呼同学们在上面留下签名,还有要好的几个小团体已经拍起了合照。
大家对于即将到来的离别显得都有些不舍,在这场考试过后,还能在一起的同学
也不剩多少了,大家会去到不同的高中,亦或是中专,甚至有些人要辍学打工,
以补贴家计养活年幼的弟妹。总之,这就是大家在一起度过的最后一天了,之后
就算是同学聚会,也不会再像今天一样全员到场了。

  可分离才是人生的常态,人们各自走在自己的路上,交汇不过是偶然的邂逅,
大多数人不过是他人生命中的过客,让人唏嘘不已。

  我陪着那几个死党疯过以后,就回来和晓菲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当然,并
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她问我感觉考得怎么样,我则是回应还不错。

  「我觉得不出意外的话,可以去妈的学校,晓菲你比我成绩更好,肯定没问
题的,到时候咱们又能在一起了,你想让我走都走不掉了哦。」我开玩笑似的逗
弄着她,晓菲嘟起嘴,在我的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了一句讨厌。

  我们之间的小情调还没有结束,很快就被前桌的同学给打断了,她们回过头
来,一副八卦感觉地问道:「宋桐,你说你考的不错,以后是不是跟咱班长还能
上一个学校?」

  我点头称是,她们倒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欢喜起来,互相对望了一眼,
语气也变得有点娇柔:「真好哦,好羡慕你们两个,之后也能一直在一起的。」

  后桌的同学也被我们的谈话吸引地探过头来,开始隔着我和晓菲与前排的同
学嚷嚷起来:「唉,你说,宋桐这小子和咱们班长,是不是该算得上小说里常见
的那种青梅竹马了?」

  他这一句话倒是把气氛变得热烈了起来,周围的同学纷纷卷入了这场骚乱,
不乏有人点头祝福之类的,这架势几乎要把班级弄成订婚现场了,晓菲被他们闹
得好不害羞,一击小粉拳先砸上了那个大嗓门的肇事者,他倒是不在乎晓菲的这
一发威慑,就好像恶作剧成功一半哈哈笑着跑开了。

  就算有再多的不舍,这段最后相处的时光也终究要结束了,度过了在学校里
的最后一个下午,老师彻底宣布了解散。不一会,大家就乌央乌央地离开了。初
三的学生不少,但在整个学校里也不算多,而其他年级的学生还在老老实实地上
着课,于是就出现了一边的教室亮满了灯,一边的教室空无一人的景象,让人不
禁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自心底浮现出一种怀念和落寞。

  但这种情感不过持续了短短一瞬,在到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我打开
家门的时候,母亲已经回来了,还早早地把晚餐准备完毕,丰盛得让我忍不住咽
了咽口水。

  「回来啦,快去洗洗手,来吃饭了。」母亲简单招呼了我一下,却没说更多
内容。我本以为她会像往常那样反复问我考得怎么样,不过这次却一点动静都没
有,让我有些好奇。

  不过我还是把包放下,换了一身家里穿的轻便衣服,洗了手跑出来吃饭了。
母亲的话依旧不多,也只是问问菜合不合胃口这样的事,我一边点着头,夸赞母
亲的手艺,一边不断把菜拨到碗里,还顺手帮母亲夹了一些。

  「好啦好啦,我吃不多,倒是你还在长身体,这段时间又比较累,多吃一点。」
母亲望着我的眼神中,是无法消抹的宠爱,让我不禁安心了许多。

  吃过晚饭过后,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和母亲坐到了沙发上。当然,现在是我
搂着她一起在看电视剧,就像所有的情侣都会做的那样。只不过,现在的时间还
算早,母亲钟爱的黄金档还没有开演,现在播出的肥皂剧实在是有些无聊,母亲
也看不进去,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的样子。

  这段时间,母亲实在是为我操心了不少,可谓是幕后的英雄。我轻轻摸着母
亲的背,忍不住问起了自回家时就让我有些好奇的那个问题:「妈,你怎么不问
问我考得怎么样?」

  母亲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确实是一副不那么在意的感觉:「不需要了,
我对儿子有信心,你这段时间的努力我可都看在眼里呢。」

  「我觉得如果不出差错的话,考上你的学校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虽说是十
拿九稳的事情,但我还是有些担心,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考试之前没有的那些
担忧倒是在这个时候集中起来一起冒了出来。

  「嗯,这样很好。」母亲托着腮,点了点头,「咱们学校是省重点,师资力
量和教学风气都很不错,你只要能保持现在的努力,到时候肯定能考上一个不错
的大学。但是你可千万不能洋洋得意骄傲自满,取得了一点小成绩就尾巴翘上天
的人最后都会摔得很惨。」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