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别再玩我老婆了】第4集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作者:abcd2d
2021/3/24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885

               第4集公园

  这个夜晚实在是太过荒诞了,不仅使我忧心忡忡,同时还令我充满了疑惑。
而其中三个最为困惑我的谜题,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第一个谜题:当我刚去KTV 的时候,那个在大厅卫生间里大言不惭的神秘人
究竟是谁?我起初怀疑是张总,可张总的声音与语气明显和那个神秘人不一样,
听那个神秘人的说话声音应该是一个年轻人才对。而但当时的包间里有好几个年
轻人,那这个神秘人又究竟会是谁呢?

  第二个谜题:也是一个让我非常性奋的谜题,那就是老婆今晚为什么没有穿
内裤?是她自己主动不穿内裤的,想要勾引人?还是说有人在厕所里帮她脱去内
裤的呢?而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张总呢?我不知道,我也不敢确定,但不管怎样说,
老婆肯定还是跟张总有些猫腻的,否则他俩的聊天记录也不会那么的诡异。

  第三个谜题:也是让我最为担心的谜题,老婆现在到底是喝醉酒了?还是真
的被人下了迷药?如果是真的被人下了迷药的话,那我此时此刻又该如何是好?
我是应该先去报警?还是应该先去医院呢?

  「哎?哎哥们??你出来帮我解释解释啊。」

  「你他妈自己开的车,让人家帮你解释什么??」

  「额…不是,不是啊大哥!要不是因为他,我…我也撞不到你啊。」

  「少他妈跟老子扯淡!赶紧给我赔钱!要不就给我想办法!否则老子我……
呦!?你车里还坐了个美女啊?」

  我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因为此时车外那两个正在
争执的男人,已经开始将目光看向了车窗内的我。

  「呵呵?还真是个美女啊?」

  确切的说应该是看向了我的老婆。就见那个刚刚还对着司机火冒三丈的胖子,
此刻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并一个劲儿的瞅着车窗内的老婆,就仿佛像是发现
了什么意外的惊喜一样?这不由得让我再次感到一阵潜在的危机。

  「是啊大哥,要不是刚才我多看了这小姐几眼,我也不会一不留神撞了你的
车呀。」

  「嗯?小姐??」

  而这时那个司机也开始火上浇油了起来,他明显是故意这么说的,摆明就是
想要推卸责任,而那个胖子也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老婆。

  「嘁!少跟老子废话,总之车是你开的,别给我找理由,先赔钱再说!」

  「哎呀大哥,你听我说嘛,这事也不能全怪我,要不是这个男的跟那个小姐,
他俩……」

  这个夜晚到底是怎么了?仿佛遇见的所有男人都对我老婆图谋不轨一样?此
时那个司机居然跟这个胖子小声交谈了起来,并时不时的看向我,仿佛是在商量
着什么阴谋诡计?

  这顿时把我吓得冷汗直流,想那司机已经够无耻的了,而看这胖子也不像是
什么好人。这半夜三更的,万一要是他俩合起伙来的话,那我又该怎么办?

  「哎!师傅,我有急事,先走了,钱放你车上了哦。」

  「诶?诶哥们!你别走啊,我这事怎么办??」

  我现在还哪管这么多啊?赶紧背着老婆,头也不回的远离了那场突入起来的
车祸,并抱着一种想要逃离的心态,迅速走向了那座昏暗的公园。

  还好,当我走到公园门口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并没有那个胖
子和司机没有尾随,这才让我松了一口气,便继续背着老婆,走进这片静悄悄的
公园。

  其实这座公园我还是比较熟悉的,之前跟老婆也来过这里几次。这公园就坐
落在我家小区的旁边,面积虽然不算太大,也称不上多么的景色宜人,但在这纷
闹的大都市里却也不乏是一处可以散心的角落,尤其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
便更是显得那么的宁静与幽旷。但只可惜这种幽静的气氛,却并不能打消我的忐
忑。

  是的,尽管我此时还在心烦意乱,尽管我此时还在担惊受怕,但我的大脑却
不敢再去多加思考,毕竟我再怎么胡思乱想,也无法解答今晚这种种一系列的匪
夷所思。只能先顾着眼前,大步流星的迈着步伐,希望能够早点穿过这片空旷无
人的公园,希望能够早点回到家中,早点结束这荒唐的一夜。

  然而今晚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荒唐的夜晚,其实这个夜晚早就在冥冥之中为我
安排好了一切,但可惜愚钝中的我却尚未开窍,反而鬼使神差的让我走向了另外
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而随后这条未知的方向,却在毫无征兆之下,将我彻底掉进欲望的泥潭之中,
令我无法自拔,也无法挣扎,只能随着堕落的欲望而越陷越深。

  「呼!呼!哎呦…哎呦累死我了,哦呼…呼……」

  我老婆虽然的不是很重,可毕竟是背着一个身高170 的大活人,而我为了能
够早点回家,竟选择了一条用石子铺成的小路。我知道这是一条捷径,可这条小
路也确实难走,再加上老婆那两条黑丝长腿一个劲儿的在我身后颠颠荡荡着,让
我还走没多一会儿,便累得气喘吁吁。

  「呃!呃唔……」

  「嗯?老婆?你醒啦?」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背着她一路颠簸在石子路上的缘故?此时我那昏迷已久
的老婆竟然苏醒了过来,这不禁让我又惊又喜。之前我还真有点担心,万一老婆
要被迷药迷出个好歹来该怎么办?可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呃、呃呕!呕…呕…」

  「哎!?你要吐啊?哎你、你等等,等等等等!!」

  见老婆一个劲儿的反呕,估计是想要出酒,我便赶紧将她放了下来。随后老
婆就蹲在一束路灯下,激烈的呕吐了起来。

  「呕哇!!!呕额!呕…呕……」

  老婆平日里一个非常注重自身形象的女人,但现在的她却显得极为狼狈不堪,
不过在我的眼里却也不乏是另一番美景:那两条黑丝美腿正深深撇蹲着,并随着
她身子的不停低呕,而晃悠着那左右两只半翘在高跟鞋外的黑丝脚跟,同时还极
为难受的扭动着她身后那团儿紧绷在短裙内的浑圆桃臀。尤其是在路灯的靡靡照
映之下,更是让她这副迷离的翘臀凸显出一股独特的诱惑力。

  可诱惑归诱惑,身为丈夫的我又哪能置之不理呢?便一边拍打着老婆那赤裸
的脊背帮她催吐,一边又郁闷的问道。

  「怎么样?没事了吧?都吐出来了没?」

  「唔嗯、唔额…水、水……」

  「啊?水?呵!这时候我到哪去给你买水啊?」

  出酒后的老婆好像回复了一些意识,但可惜她那两条黑丝腿却无力站起,只
能软趴趴的继续跨蹲在地上,并极其萎靡的用手拄着她那发懵的额头,披散着迷
乱的秀发,含糊不清的对我说道。

  「包里…我包里有水……」

  而我却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老婆那虚弱的样子,见她连站都站不起来,便也
不好再对她多埋怨什么。

  但我这心里面却还是有些赌气,我心想她都醉成这样了,居然还知道自己包
里有瓶水?可她又知不知道,自己并还没有穿内裤呢?

  「给,多喝一点,想吐就再吐一次。」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将包包里的纯净水递到了老婆的手里,并嘱咐她多吐几
次。毕竟我也闹不清她到底有没有吃下迷药?起码多吐几次能让她清清肠胃。

  「嗯??」

  可正当我一边对老婆说着,一边想要拉上包包的拉锁时,我忽然又无意的瞧
见老婆的包里还放着一个莫名的塑料袋?待我拿出一看才发现,原来老婆那条失
踪的内裤就藏在这个塑料袋里。

  「诶???这……」

  这莫名其妙的一幕令我更加糊涂了起来?我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老婆的内
裤会出现在这个塑料袋里呢?便及其不解的看向了老婆。

  而这时还蹲在地上的老婆,也随着我的一声疑问扭过头来。她见我手里正拿
着她的内裤,便一脸醉茫茫的对我解释道。

  「呃、嗯唔…刚才、刚才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尿到上面了……」

  「啊?」

  此时的我总算是恍然大悟,闹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是老婆之前在KTV
包间里喝醉了,所以上厕所的时候才会不小心的尿在了内裤上,老婆嫌脏,自然
是不会再去穿的,所以才干脆镂空。

  这么一来的话,也就全部都能解释的通了。并非是老婆为了勾引谁才故意不
穿内裤的,而是我这一路都在疑心生暗鬼,所以才完完全全的错怪了老婆。

  「喔…喔这样啊,呵呵!我还以为你……」

  「呃…呃额…额唔……」

  就在我心里一块石头刚刚落地的时候,却发现此时蹲在地上的老婆又开始东
倒西歪了起来,就仿佛之前那股酒劲儿再次冲昏了她的头脑一样,萎靡不振的就
坐在了地上,身子也开始渐渐倾斜,吓得我赶紧上前将她扶住。

  「哎!哎老婆你?怎么回事啊?不是刚吐了吗?怎么又……」

  按理来说,吐过一次的醉鬼不可能这么快就再次醉倒,可此时的老婆却已然
断了线,她现在就和刚才在租出车里情况一样,完全昏迷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
闹得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手忙脚乱的想将她搀扶起来,但突然又隐隐听见身
后传了一阵笑声,这又顿时令我心中一慌!

  「呵呵…哈哈…哎呀……一会咱们去那边…然后在那个…嘿嘿,哈哈……」

  我原以为是那个图谋不轨的胖子或司机追了上来,可待我回头一看才松了一
口气,原来是一个小老头和一个老女人正手挽着手,一路有说有笑的朝我俩这边
走来。

  「哎?前面怎么还蹲着两人啊?」

  「呵呵,估计是喝醉的吧?没事没事。」

  路灯昏暗,导致我看不清这两个人的具体长相,但大概其也能瞧的出来。那
个正朝我走来的老大爷估计怎么也得有65岁以上的年纪了,半秃谢顶的圆脑袋,
瘦小的身形还有些驼背罗锅,但听声音却显得颇为的硬朗。

  而挽在他身边的那个老女人却着实让我一愣!恍惚还以为是我岳母来了,可
待二人走近之后我才看清,这个老女人只不过穿着跟我岳母几乎一样的衣服,也
是穿着一件蓝颜色的过膝长裙,留着跟岳母一样的发型,只不过她腿上并不没有
水晶丝袜,而是穿着一条黑颜色的打底裤。这离远一看还真与岳母有几分相似,
但离近一看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尽管都是老女人,但二人的身材与长相却相差万里,我那漂亮的岳母虽说是
上了点岁数,可毕竟是舞蹈老师,气质温文尔雅,举止端庄大方,身材更是能凸
能翘,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有欲望的老女人。

  可再瞧瞧眼前的这位老嫂子,简直一个不伦不类,整个身形显得过于拉垮不
说,脸上还浓妆艳抹,红嘴粉面。而她那张老脸上虽谈不上多么恶心吧,但脸上
的褶子也是深一道潜一道,让我只看了一眼就没法再看了。

  不过有一点倒让我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位老嫂子的屁股确实大,仿佛比我
岳母的屁股还要大出一圈。只可惜她这屁股大是大,但却不够圆滚紧翘,走起路
来松垮垮的,再搭配上她那臃肿的水桶腰,简直就是一副失败的身材。

  不过那个小老头却乐在其中,只见他搂着老嫂子的水桶腰,甚至还半搂半摸
着老嫂子那松垮垮的屁股蛋子,将我视而不见,继续有说有笑的从我身边走过,
一路走向那漆黑的尽头,也不知这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感觉却又不像是一对
儿夫妻。

  「哎哟,你个老色鬼,摸什么摸?有人看着呢。」

  「怕啥么?嘿嘿嘿……」

  没一会儿,这两个鬼鬼祟祟的老家伙便走出了我的视线,他俩刚才到底说些
什么我也没听清。不过此时的我也没心情去管这些屁事了,毕竟我怀里的老婆又
沉沉的昏睡了过去,而我也不想在这里耽搁下去了,摇晃了半天见老婆就是醒不
来,便只好又无奈的背起了老婆,继续踩着脚下那条难走的石子小路,希望能够
早点回家。

  「呼…呼我去!看你平常也没什么肉,怎么背起来真挺沉的?呼…呼不行了
不行了,得找个地方先休息休息……」

  早知道就应该跟老婆一起报个健身班练练体力,这还没走几分钟呢,我又累
的有些受不了了。

  不过好在旁边有一条通往公园后门的长廊,只要穿过这条长廊,那也就离家
不远了。但此时我这两条腿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只好先背着老婆走进长廊,
然后将她放坐在廊椅上,而我则坐在她的身边,并靠在一根廊柱边上休息。

  「呼…喔呼!今晚可真是够够的了。」

  我拿起包里的纯净水喝了一口,嘴上虽然还有些埋怨,但心里却释然了许多,
起码我知道老婆她没有背叛我,而我之前的胡思乱想也只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意淫
而已。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仅仅只是一场意淫吗?

  就算老婆没穿内裤只是一个偶然的误会,可卫生间里的神秘人,包间里的张
总,手机里的驾校教练与那个叫小闪的家伙,还有出租车里的那个司机,这些好
色的男人们明摆着就是想要对老婆有所企图,这又怎能让我不去担忧?又怎能让
我不去性奋呢?

  「唉………」

  沉默的我搂着不省人事的老婆,静坐在这条昏明昏暗的长廊里,就犹如呆坐
在一条通往欲望的通道中一样。我此时心中虽然纠结的很,但却又隐隐从裤裆里
窜出一股发硬的冲动,便低头看着我那犹如睡美人般的老婆,见老婆那裸露的吊
带短裙,白皙的半裸乳峰,修长的黑丝美腿,撩人的高跟鞋,还有那张昏迷不醒
的俏醉冷颜,简直就犹如一道免费的美餐一样,弥漫着诱人的香气,迫使我脑子
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她就是一个卖屄的小姐,而且还喝醉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

  也不知为什么?当我看着老婆那诱人的身材,脑子里便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个
司机。而司机也说得确实没错,老婆昏迷不醒,正是可以对她为所欲为的时候。

  对啊,本来我今天回来就是想要给老婆一个惊喜,然后在与她行床笫之欢,
以满足我多日的饥渴。可经过这不愉快的一夜之后,我也只能落得一个不了了之,
那既然如此,何为不在这里办事呢?

  毕竟这里四下无人,除了长廊外那几根昏黄的路灯之外,就这剩下我和老婆
而已。就算有人恰好路过,这条隐秘的长廊也完全可以为我俩作掩护,同时也可
以让我体验一把打野炮的刺激,何乐而不为呢?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
错过这次机会,那谁知道下次再跟老婆做爱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想着想着,便不自觉的对老婆上下其手,一手搂摸着那团儿半裸在吊带外
的浑圆香乳,一手抚摸着那条暴露在短裙外的黑丝美腿,并情不自禁的吻起了老
婆的香唇。反正现在她已然形同木偶,正好可以让我发泄一下心中的压抑与欲望。

  而我的胆子与肉棒,也随着口中的香津与手中的香肉而渐渐变大了起来,竟
开始将手顺着她那条香滑黑丝美腿一直伸进了短裙里,拨弄着她那轻柔松软的阴
毛,挑逗着她那饱满紧合的肉壶。

  「嗯…嗯唔……」

  手指的挑逗令短裙内的肉壶分泌出了一缕湿滑,而靠在我肩膀上的老婆也本
能的发出了一声娇羞的轻吟,并羞皱着她那醉柔的眉头,仿佛是在抗拒着我的抚
爱。

  「喔…唔喔…不……」

  「不?呵呵,这可由不得你了。」

  可老婆这一番迷糊的酥叫,却反倒让我听得更加冲动了起来!试想我之前一
直被她欺负,每次做爱还要看她的脸色,但如今我却翻身农奴把歌唱,想怎么揉
弄就怎么揉弄,这可真是让我乐得浑身发抖!便试着用手指拨开她那两片紧合的
肉瓣,想要更加深入了解一下老婆那所谓的冷傲。

  「啊……唔不…唔、唔不要啊张总…」

  「啥、啥!??」

  可当我将手指刚一插入老婆的阴道口时,微微抽搐的老婆却又呼出了一句让
我脑袋一绿的话来。这顿时让我为之一楞!心里也骤然凉了一大截!闹了半天老
婆还是跟张总有一腿啊??

  「你……你他妈说什么??」

  此时的我是真的急了起来,并将脏话脱口而出。如果说之前我只是在疑心生
暗鬼的误会了老婆,那现在可就彻底的石锤了,毕竟酒后吐真言啊,老婆是绝对
不可能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说出『不要啊张总』这番话来的,她必然是跟张总发
生过什么,所以才会潜意识里激发出这种真实的反应。

  「老婆你…你是不是真的跟张总有一腿啊??」

  「唔…啊~ 喔唔……」

  我本想趁老婆迷糊的时候问个明白,可没想到随着我手指在她的阴道里一扣
一搅,却反倒让老婆更加骚媚了起来。而她那原本低沉的呻吟声也渐渐越叫越大,
但就是不再提起张总,倒是一个劲儿的扭着她那坐在廊椅下的翘臀,并用两条黑
丝大腿夹着我的手腕,气得我直接掰开了这两条想要隐瞒什么的黑丝腿,并以大
尺度的姿势,将两根手指一起插进了她的肉穴里!

  「噢啊……」

  「叫…叫你妈呀叫?你这不要脸的骚货,我…我忍你很久的了你知道吗??」

  说实话,此时的我虽然既亢奋又恼怒,可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对老婆发威,
就算老婆现在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但我难免还是会感到害怕。可我那两根哆哆嗦
嗦的手指却被老婆的阴道里越夹越紧,同时我心中那团儿原本克制住的绿火,也
随着老婆那趟趟流出的淫水而再次点燃了起来。

  「我他妈就知道……我他妈就知道,你果然还是背着我…背、背着我跟男人
上床了。」

  愤怒与冲动虽然导致我的大脑有些混乱,但老婆那湿滑的肉穴与哀羞的淫叫,
却又不得不令我感到亢奋。尤其是当我用手指飞速抠挑着她的肉穴,并幻想着这
个温暖湿嫩的美穴已经被他人享用过的时候,我那里发酸发苦的自尊心里便更是
涌现出一股变态的欲望!

  「啊~ 啊~ 喔嗯…唔嗯~ 嗯啊……」

  而随着我手臂开始大力拨动的时候,原本靠在我肩膀上的老婆也渐渐将脑袋
滑落进我的怀中,并一边颤抖着娇躯,一边止不住的媚叫着,而她那两条向外敞
开的黑丝美腿也不自觉的抽搐起了脚上的高跟鞋,就仿佛像是一只被我抓住的小
动物一样,在软弱无力的恳求着我的原谅。

  「呵?哼哼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然而老婆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却反而令我信心大振!要知道我跟老婆从恋爱到
结婚一直都抬不起头来,算是卑微的跟她过了好几年。可现在的我却见过老婆如
此乖顺,这让我渐渐又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坏笑,同时脑子里也突发出了一个坏主
意,想让老婆在这里给我口交一次,也算是教训教训她这张总爱骂我的小嘴,谁
让她给我戴绿帽呢?

  想到这时,我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那激动的心情了,直接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拉下裤子,掏出肉棒。而当我看见自己那根憋屈的肉棒时,我又不禁联想到了平
日的老婆,顿时又感到了一阵无名火起!

  平日里的老婆基本都不怎么给我口交,也不知道她在嫌弃我什么?但此时此
刻却由不得她了,因为现在的她就是我的俘虏,就是我的玩具,我想让她干什么
她就得干什么,这瞬间又让我的欲望爆棚!而我的行为也在这一刻开始变得粗暴,
索性将她那两根挂在肩头的吊带拨开,彻底敞开她胸前那两团儿又白又圆的奶子,
又揉摸把玩了一番之后,便一手揪着老婆的头发,将那颗总爱自以为是的脑袋,
狠狠向着我的肉棒上按去!

  「哎!哎哎!哎老妹?你别走啊?给我找钱啊!钱还没找你走什么呀?」

  「哼?找什么钱?你刚才摸也摸了,玩也玩了,50都算便宜你了。」

  「哎你?你…你别废话,赶紧给我找钱!」

  正当我挺着肉棒,准备要好好教训教训老婆那张总爱犯贱的嘴巴时,我忽然
就听见长廊外有一男一女在争执着什么?而且还离长廊越来越近。这顿时让我浑
身一抖!淫乱的脑子也瞬间清醒了不少,便急急忙忙的又将老婆拉了起来。

  但我却忘了老婆此时正是一副坦胸露乳的样子,这都怪我刚刚一时性起的扒
掉了她的吊带,便只能又手忙脚乱在她的身下摸索着那件散落的吊带群,可这时
廊外那一男一女却已经走了进来,吓得我只能又赶紧将老婆按回了我的两腿之间,
起码这样可以暂时掩盖住老婆那赤裸的双乳。

  「干什么呀你?别拉我呀!哎呦呦……我算是看出来了,之前还说的自己多
阔多阔呢,怎么现在为了这区区20块钱就急眼啦?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哎你看你这话说得?我又不是第一次光顾你了,之前不一直都是30吗?」

  「你说的那是之前的价,现在就是50. 」

  「什么什么??哎你这老妹可真会坐地起价呀?你是镶金了还是镶银了?」

  「咋?你也不看看现在外面猪肉都多钱一斤了?」

  「嘶!嘿!!你这老娘们!我他妈……」

  「干嘛干嘛!?想打人啊?老娘可不怕你!你老小子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娘
在这片儿怕过谁啊?惹急了老娘小心我让我儿子揍你!!」

  尽管我此时有些慌张,但眼前这一幕却还是把我给看乐了,只见刚才在石子
小路上碰见的那对儿老人,居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而随着他俩的争吵我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满嘴刻薄的老女人其实就是一个
常年隐秘在公园里的老妓女,而那个敢怒不敢言的老大爷就是一个爱占便宜的老
嫖客。

  「哎…哎呀!呵呵,老妹啊,你别急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
我这50块钱花的太冤了点。」

  「呦~ 刚才玩的时候你咋不喊冤呢?」

  「那!那起码你得服务到位嘛!弄了半天我、我我还没射呢我!」

  「呵呵?没射啊?没射问你老二去啊!我还不怕告诉你,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别以为你………呦嗷!!这怎么还有人啊??」

  黑暗的长廊虽然暂时隐藏了我和老婆,可当这二老的视觉渐渐适应了这片黑
暗的环境之后,就听见那个正说到一半的老嫂子顿时又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

  「嗯?哎呦?还真有人啊?嘶…哎?这不是刚才那两个年轻人嘛?」

  做贼心虚的我自然不敢抬头,但老头这句话却说的我心中更加七上八下。看
来这个老家伙已经将我俩给认出来了,而我又不敢贸然回应,只能极其尴尬的将
睡在我两腿之间的老婆搂了搂,并用手臂遮挡着老婆那赤裸在外的脊背,一直沉
默的低着脸,不想去搭理这个多事的老头。

  「小伙子,哎小伙子?你…你也是来玩的呀?」

  我本想通过这个举动来让老头认为我俩是约会的情侣,可没想到老头此时却
主动跟我搭讪了起来,这不禁让我本能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一时间尴尬的有
些无语。

  「…啊?」

  「呵呵,我说你也是来玩的呀?」

  「额……嗯。」

  我当时还不明白老头这话是啥意思?还以为他是说我俩是来公园里散心的游
客,便没过脑子的对着他『嗯』了一声。可这一下子却让老头产生了严重的误会,
随后就见他又笑呵呵转过身去,对着旁边那个正在揣摩我的老妓女说道。

  「呵呵呵,没事老妹,他也是来玩的。」

  「是嘛?我刚才就瞧着这女的有点不对劲,闹了半天是跟我抢生意来了?」

  「嗯???」

  老妓女这句话顿时让我反应了过来,闹了半天他们也把我老婆当成妓女了。

  不过想想也是,看来之前那个司机说的一点也没错,老婆今晚这身暴露的打
扮,任谁第一眼看了都像是一个风尘中女子。更何况此时的老婆正上身赤裸的贴
趴在我的两腿之间,将脸深埋在我的胯裆里,而廊椅下那两条诱人的黑丝美腿也
软软的倾倒在一边,并在廊椅上半撅半露着她那团儿没穿内裤的短裙翘臀,而我
的裤子也还没来得及穿好,半条敞开的皮带还漏在外面,让我俩现在这样子怎么
看都像是一个风骚的小姐在给嫖客口交。

  「哼!哪来的野婊子?抢生意也不给老娘打声招呼?」

  果不其然,此时就听那个老妓女一声怒喝,仿佛是怪老婆抢了她的生意,轮
胳膊挽袖子的朝着我这边走来,像是要教训教训我老婆的意思。这不禁吓到我有
些束手无措,不过好在旁边那个老头却挺身而出,并拉着她劝道。

  「哎哎哎!老妹老妹,虽然你俩都是同行,可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是咱这片
儿的呢?你就别惹事了,额…我看咱还是先说说钱的事吧。」

  「还说什么说什么啊??钱我是肯定不会退给你的,你就别想了。」

  「嘶…哎呦……我说老妹啊?你总不能只管起飞不管降落吧?」

  「啥意思啊?嫌我没把你伺候好?」

  「你瞧,我这还硬着呢。」

  「嗯?哼哼,你是瞧见人家小姐的黑丝腿才硬的吧??」

  「额!额呵呵呵呵……」

  老头此时一愣,便一脸傻笑的揉了一把他那凸起的裤裆,又老脸一红的扭头
瞧了瞧老婆那两条性感的黑丝腿,然后又瞧了瞧老婆那赤裸的背影,最后才尴尬
的对我笑了笑。

  而我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到底是几个意思?但他那猥琐的笑容里,却明显藏
着是一种不怀好意。

  「嘁!我说老哥啊,你还瞧什么呀瞧?这种货色的小姐,你就是再活八辈子
也消费不起啊!哼,我看要不这样吧,瞧你老小子也是确实憋得难受,你再给我
50,我帮你弄出来。」

  而此时的老妓女却好像瞧出了老头的鬼心思,估计也是怕这个老头『移情别
恋』,想再宰他一刀,便又稍显婉转的对着老头说道。可随后的老头却回头瞪了
她一眼,甚是不爽的回道。

  「啥呀就又50的!??」

  「怎么?嫌贵呀?嫌贵你去找那个小姐呀!你去问问人家,看看人家多钱?
嘁哼,还嫌我贵?」

  眼前这一对儿老活宝算是彻底把我给逗笑了,而我那原本紧张的心情也不由
得放松下了起来,心想这两个老家伙正做着见不得人的生意,应该也不会对我造
成什么威胁。

  「嗤呵!」

  可没想到我这一乐,却又引起了老头的注意,并真就走到了我的面前,询问
起了老婆的价格。

  「哎,呵呵,小伙子,呵呵,额…你这个…呵呵,这个小姐多钱啊?」

  老头一脸傻乎乎的问着我,语气还显得又软又怂,也不敢贸然离我太近,只
能眼巴巴的伸着脖子,畏首畏尾的瞅着我身下那裸背的性感娇妻,简直就是一副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却又不敢吃的样子,这不禁又让我一时忍俊不住的笑道。

  「嗤呵呵,啥呀?」

  「额…我看你这个起码也得好几百吧?」

  「啊??」

  刚刚那个司机还给我老婆估价两千呢,怎么一到这小老头的嘴里就跌成好几
百了呢?难道我这漂亮的老婆就值几百块钱吗?这不免让我有些不爽的瞪了他一
眼!同时心里想着:就算我想要淫妻,也犯不上让你这么个糟老头得逞,起码也
得是有权有势,或者年轻精干的男子才行,你这么个又丑又穷的小老头算是个什
么东西?也敢打我老婆的主意?

  而此时的老头却并没有察觉出我那不爽的情绪,他只是尴尬的对着我笑了笑,
然后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烟,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又将烟递到了我的
面前,仿佛是想要跟我套套近乎。

  「额…额呵呵,老弟啊,我看这个小姐一定也不便宜吧?要不…要不咱俩团
一个?也算是为你省省钱。」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说嫖娼还能团的?这不禁更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了
起来。看这老家伙虽然有够猥琐,但嫖娼的经验明显不足,想必平日里也只能找
廉价的野鸡烂草,铁定是个比我还要窝囊的男人,便放心的接过了他手中的香烟,
一脸不屑的对他笑道。

  「呵!大爷,那个大嫂说的没错,我这个你是真消费不起,再说人家也不接
3P. 」

  「不接3P?那…那一个人多钱啊?」

  老头眨巴眨巴眼,显出一副无知又渴望的样子。但我的虚荣心却反而膨胀了
起来,甚至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反正老婆现在也是昏迷不醒,我的胆子也大了
起来,同时也刚好可以趁此机会来满足满足我的淫妻欲,便一边装模作样的抽着
烟,一边又摸着老婆那光滑如玉的脊背,开始大言不惭的跟老头吹起牛来。

  「大爷您就别问了,这是我从高档会所里带出来的极品少妇,只是出来前喝
多了两杯,现在睡着了,在这里坐着休息休息,一会儿醒来我就要跟她去酒店了。」

  「哦,额…额那你看能不能等她醒来之后跟她商量商量,或者留个电话什么
的……」

  「呵呵,老爷子,您老人家就别胡想了,还是去跟那个大嫂到别处解决吧,
要不然你就早点回家去吧,省得家里人为你操心,这大半夜的,您不累啊?」

  兴奋的虚荣心令我冲昏了头脑,也让我此刻的语气变得略显嚣张,见这个他
还是一脸的不死心,便想着难为一下这个糟老头子,让他赶紧滚蛋就完事了,我
这边还等着早点回家呢。

  可没想到我的这番话却让老爷子的脸上变颜变色了起来,但他这个小老头又
不敢把我这个小伙子怎么样,只能一脸不情愿的走回到了老妓女的面前。

  「怎么样?碰了一鼻子灰吧?」

  这老嫂子不说去好好安慰安慰老头,反而还幸灾乐祸,说的老头更是灰头土
脸,便又回头对着我老婆那两条黑丝腿瞅了一眼,然后一脸羡慕嫉妒恨的对我说
道。

  「哎!老弟,就不能再商量商量吗?把她电话告诉我也行啊。」

  「呵呵!老爷子,如果哪天您看见她一个人在公园的时候,你再来找她要电
话好了,您现在还是赶紧和大嫂去别的地方吧。」

  我见老头不死心,便又对他挖苦了一句。而老头此时也只能不甘心的看着老
嫂子,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唉!他娘的。」

  「叹什么气嘛,人家不要你,我要你嘛。」

  「…好吧,不过50太多了,我顶多给再给你30. 」

  「嘁!小气样子。」

  「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行行,算我服了你了,呵呵呵……」

  二人谈好价钱之后,就见那个老嫂子便勾肩搭背的陪着老头转身离去。而此
时的我却不自觉的瞅了一眼老嫂子身后的那团儿宽厚肥臀,心想这个老女人的屁
股虽然远不如我岳母的屁股诱人,但这么大的肥臀也算是让那个糟老头赚到了。

  「呵呵……」

  「额!」

  可没想到这老嫂子的身后仿佛长了一对儿眼睛一样?就在我偷看她屁股的同
时,她竟然对着我回眸一笑,吓得我赶紧把脸扭到一边,心想这老婊子可千万别
对我产生什么误会,否则我今晚肯定会做噩梦的。

  而随后也确实没再发生什么,那个老嫂子只是对我着笑了一下,便挽着老头
的手,有说有笑的走出了长廊。而我也长出了一口气,但心中又有些矛盾起来,
看来这又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玩笑罢了。

  不过这个夜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干嘛总是跟我接二连三的开着玩笑?害得
我心里只能一次次的隐隐作痒,却又无法发泄我那纠结的淫欲。

  但不管怎么说,老婆肯定还是跟张总有染的,可这个心结我却一时又没法解
开,只能等老婆醒来之后再找机会问她。见此时已经快要到凌晨一点了,也没什
么心情再去玩弄老婆了,将衣服给老婆穿好之后,我就继续背起老婆,走向了公
园的后门。

  「嘶…哎呦!哎呦我的肚子…我…我去……」

  正所谓每逢屋漏偏阴雨,正当我即将走出公园后门的时候,我那不争气的肚
子又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估计是之前去KTV 的那泡屎没拉干净,刚才又喝
多了两口凉水,这会儿开始好死不死的发作了起来。

  焦急万分的我只好先将老婆放躺在小路边的一张躺椅上,但又恐有会人路过
会趁机偷了她的包,便又拿起老婆的包包,飞快跑向了公园外的公厕里。

  「呼,今晚可真是有够倒霉的。」

  「叮!」

  「嗯?」

  正当我蹲在厕所里方便的时候,老婆包里的手机却又发出了一声短信,这不
由得让我感到有些好奇?便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手机屏正锁着,没有老婆的指
纹肯定是解不开的,可这半夜三经的,又会是谁给老婆发短信呢?

  「这谁啊这是?……不会是张总吧?」

  本来就疑神疑鬼的我,哪能经的起这种风吹草动?赶紧上完厕所回到了公园
里,想拿老婆的玉手来解开指纹,好看看到底是谁给老婆发的信息?

  可没想到当我再走回到那张躺椅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老婆居然失踪了??

  「诶??人呢??」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明明10分钟前还躺在椅子上的老婆,怎么一下
子就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不见了呢?这顿时让我感到很是奇怪?便赶紧四处寻找了
一圈,可还是没见踪影。

  「哎?这可真是奇了怪了?早知道就不拿她手机了,联系都联系不上,嗯…
…不会已经回去了吧?」

  之后我又仔细想了想,估计是老婆酒醒了,见我不在身边,她就一个人赌气
先回家了。这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老婆刚才确实酒醒过一次,而且这也确实符
合她那一贯任性的性格。

  「唉,酒醒了也不知道等等我?我还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啊?」

  想到这时,我又不禁懊恼了起来,毕竟我知道老婆的为人,同时还真有些担
心,回家之后该如何向老婆解释?她肯定会怪我把她一个人丢在公园里,说不定
今晚我又得要睡沙发了。但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办法,只好转身朝着公园的后
门走去。

  「诶?诶我说?我说你别愣着呀??你把腿再撇开点嘛。」

  「哎呀~ 哎呀你这个老不死的,亏你想得出来,居然用这种姿势?你…你到
底行不行啊你??」

  「行啊!怎么不行了?你把腿撇开,撇大,再撇大呀!」

  可正当我准备走出公园后门的时候,我又隐约听见旁边的一个花园里传来一
阵古怪的骚动声?而这动静也是忽大忽小,让我一时没听明白,但又觉得好像是
刚才那两个老家伙,难不成此时他俩正躲在花园里打炮?这不禁让我感到十分好
奇,便不自觉的靠近了花园,打算再确认一下。

  「哎呦~ 哎呦我滴妈呀!我说老鬼,你可真能折腾人,你这样也要算钱的喔。」

  「啊呀行了行了!给你钱给你钱!我说你好了没?好了我可就插进来。」

  没错,就是刚才那两个老家伙。闹了半天他俩是在这里进行着皮肉交易,这
让我立马就来了性趣!同时又感到有些庆幸,还好老婆现在已经回家了,要不然
这么精彩的一幕岂不是要被我给错过了?

  「哼!算便宜你这个老小子了,嗯…进来吧。」

  「好嘞!嘿…哎?嘶…嘿!!哎呦??嘶…哎?哎怎么回事?」

  「干嘛呢你?没进来啊?」

  「他娘的!怎么老是滑枪啊?唉呀…唉他妈的……」

  当我偷偷躲在花丛下面,并支起耳朵听着花园里那一声声尴尬与叹息之时,
我不禁有些忍俊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心想那个瘦巴巴的小老头明明就没有个金
刚钻,可却偏偏要揽这个瓷器活。而那个老嫂子的屁股又大又肥,岂是他这根老
枪能干得动的?

  「老鬼?你他妈到底行不行啊?我这个样子…哎呦,我这个样子很累啊你知
不知道?」

  「啰嗦什么呀?是你的姿势不对嘛!你把屄再往上仰一点嘛!」

  「呀~ 我真…我真服了你了!这样?额…这样??」

  「哎对!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腿,腿再往外撇点,对对!哎!对
对!嗷唔!嗷我进了!我进了!嗷吼!嗷吼!嗷吼我操他妈的!好紧!喔嗷…喔
嗷!嗷!嗷吼!」

  可没过一会儿,花园里便传来了那个老头的喘息声,想必他此时已经成功的
肏进了老嫂子的老屄里。不过他那粗喘的怪叫声却过于兴奋了点,就犹如一头发
情的老毛驴似得,爽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听得我又是忍不住的有点想笑。

  但同时我又克制不住自己那强烈的好奇心,想着那个老嫂子虽然长得不怎样,
但她肥大的屁股却不免令我有些遐想,便想抬头好好窥看一番,想看一看那个干
巴巴的小老头究竟是用何等滑稽的姿势,来肏那团儿沉甸甸的大屁股的?

  「呵呵,这傻逼老汉,小心别暴毙在这里。」

  强忍笑声的我此时探出半个脑袋,向花园里窥去。可花园里却是一片昏暗,
让我一时间也看不清什么,只能隐约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瘦小的背影,在一张躺椅
前使劲来回晃动着,同时从那背影的两侧还弯出两条纤细的腿影,也随之一颤一
颤的,估计是老头正用下身压着老嫂子的两腿之间,做着活塞运动。

  不过这模糊的一幕也让我看的有些奇怪?我确定那个瘦小的背影应该就是老
头,可又觉得他这姿势却过于别扭,应该用老汉推车的姿势来肏老嫂子的大屁股
才对,怎么能用这么费劲的姿势呢?

  另外他这背对着我姿势,也让我看不见那个老嫂子的大屁股,只能看见两条
腿正扬在半空飘来飘去,这实在是让我看的有点不过瘾,便壮着胆子悄悄的走进
了花园。

  「哎呀~ 哎呀你这个老不死的,你…你能不能快点射啊?想累死我啊?」

  「呼嗷!呼呵呵!急啥嘛?呼…呼嗷!呼嗷!」

  可当我越走越近之时,却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就见那个老头此时下身
赤裸,并扎着马步,两腿跨开大步站在一张躺椅前,一条抖动的腿下还散落着他
的裤子,并不停朝着躺椅上挥动着他的老腰。

  而坐在躺椅上的那个老嫂子,却并没有为老头抬起她的两条粗腿,而是……
等等!我没看错吧??而是正抱着我那昏迷不醒的老婆,并双手左右分开我老婆
那两条正在晃荡中的黑丝腿,在为那个老头大开着方便之门,好让老头的肉棒可
以随意进出在老婆的肉穴里!??

  「………………」

  我的天呐!眼前这一幕直接把我给看愣了!我就感觉自己此时浑身上下像是
被雷劈了一样,脑仁一个劲儿的发蒙!双腿一个劲儿的发抖!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我这不是在意淫吧?我就说老婆怎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还以为她回家去了呢?
闹了半天是被这两个老畜生给弄到了这里??

  「……………………」

  此时此刻的我傻了,我真的彻底的傻了!我就就这么傻傻的站在那个老头的
身后,吃惊的看着那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在连喘带晃着他的老腰板,啪啪作响的撞
击着我的老婆私处。而我老婆那两条上下翻飞的黑丝腿,也就这么触目惊心的颠
簸在我眼中!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