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真实经历】(02)【作者:王文忠】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2)

  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母子俩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生活。

  每天上午,我和妈妈基本上都在睡觉。临近中午饭点,妈妈会先起床,去厨
房弄点吃得。直到她弄好吃得,妈妈才会回房间叫我,她总是想让我多睡一会儿。

  我正值青春年少,每次妈妈喊我起床时,我的鸡巴都因晨勃而高高挺立着。

  妈妈怕我憋得难受,每次都自觉地用嘴含住我的龟头,轻轻晃动脑袋,让她
柔软的嘴唇前后套弄我的鸡巴。

  好几次我从梦中醒来,睁着惺忪的睡眼,都瞧见妈妈双手捧着我的卵袋和阳
具根部,她一边抚摸我的卵袋,一边像吃冰淇淋一样舔着我的龟头。

  我对妈妈说,不需要她每天都这样,睡了一夜起来,还未吃饭,我怕影响她
的胃口。妈妈说,她心甘情愿,不想看到自己儿子无处发泄性欲,况且她自己本
身就是个妓女,已经习惯吃男人的鸡巴了。

  起床后,我们母子俩快速洗漱一番,草草吃完第一顿饭,基本上妈妈就要开
始接客了。

  我们租的这间屋子,除了客厅还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我们母子俩睡觉的
卧室,另外一个房间则是妈妈接客用的炮房。

  与我们睡觉的卧室不同,炮房会有比较复杂、花哨的装饰。首先,妈妈会把
炮房的窗帘换掉,换上深色的遮光厚窗帘,把窗帘拉上后,炮房里几乎伸手不见
五指;在这种黑暗的场景下,妈妈会换掉炮房的白炽灯,换上充满挑逗意味的、
昏暗的红绿灯光,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气氛;除此之外,妈妈还会在炮房的墙壁上
贴上许多壁纸,壁纸上全都是些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色情女郎。

  这些窗帘、灯具、壁纸,一直跟随着我和妈妈五湖四海的迁徙。我们母子俩
一共有五个大行李箱和一个小行李箱,这些东西都在那个小行李箱里装着。无论
我们搬迁到哪里,妈妈都精心看护着那个小行李箱,生怕有人偷走了她吃饭的家
伙。

  中午,往往12点多钟,就会有男人来敲我们家的大门。因此妈妈必须在1
2点之前,就洗过头发、喷上香水、化好浓妆……当然,妈妈还必不可少地穿上
各种性感的小裙子、吊带丝袜、高跟鞋。

  等妈妈梳妆打扮完毕,她会温柔地轻我一口,让我回房间看武侠小说。这么
多年来,妈妈从不给我买玩具、买游戏机,除了在家看书和看电视,我无事可做。

  不过有时候,家中来了熟客,我便不用刻意回避。这些人操完我妈妈后,还
会和我聊聊天。他们或多或少地都会关心我一下,问问我为什么不去上学、为什
么不去打工、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闭塞?我都礼貌地一一作答……当然,有一些
嫖客素质较低,他们会公然跟我讨论我妈妈的床上功夫、说我妈妈的性器如何如
何。对于这样的家伙,我还是会假装客客气气,但妈妈告诉我,叫我不用搭理这
些人,说他们不知廉耻、心理变态……

  下午,一直到四、五点钟,妈妈一般都在接客。期间她很少休息,生意好的
时候,嫖客们都是一波接着一波,排队的人全部在客厅等候,妈妈根本忙不过来,
何谈休息?

  我曾经主动提过,帮妈妈换床单、递毛巾,甚至给等候的嫖客泡茶喝。妈妈
全部拒绝了我,说我岁数太小,不要掺和她的「工作」,而且就算我想帮忙,也
绝不是干这些下等人做的事情。

  记得有一年,我们母子俩在海南三亚。一个嫖客操完我妈妈后,正准备离开,
却看到我在隔壁房间看书,他淫笑着问我妈妈,这小男孩儿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我妈妈不知道他问这个作何,但还是诚实的点点头,说「当然是了」。

  那个嫖客似乎有点不相信,他跟我妈妈商量,是否愿意把这小男孩儿卖给他,
他愿意出五万块。我妈妈当即摇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就算出五百万,她也不可
能卖儿子的。结果,那个嫖客似乎被惹毛了,他觉得我妈妈态度有问题,说我妈
妈一个做婊子的,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最后,他又出言不逊,骂我是个婊子
养的龟儿子,以后就是当龟公的命!

  我妈妈被他这一句「当龟公的命」给刺激到了,待那个嫖客离开后,妈妈竟
然伤心地流起了眼泪,她心里暗暗起誓,等我长大成人,她一定给我找一个光明
正大的事业……

  晚上,从五点半到六点半,这一个小时左右,妈妈会稍稍歇息一番,顺便做
晚饭给我吃。这段时间内,如果有人上我家敲门,妈妈是绝不会搭理的。

  吃过饭后,往往都是我帮妈妈收拾碗筷,洗碗刷锅。如果这时候有客人上门,
妈妈会看情况而接客:遇到熟客,妈妈会在客厅里给他们口交,如果他们要求上
床,妈妈则会让他们再等一等。

  有几次我很快收拾好碗筷,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妈妈光着身子、跪在地上
给男人舔鸡巴,我倒不是很惊讶,但那个正在享受我妈妈口交服务的男人却被吓
了一跳……因为都是熟客,他们往往会一脸尴尬地对我说:「小天,你先进屋去,
我跟你妈妈谈一点事情。」

  7:00过后,夜幕渐渐完全降临,路上未归家的人愈来愈少。从这时候一
直到凌晨时分,夜色撩人,寂寞的男人在空虚着,忙碌了一天的男人在压抑着,
此时此刻,他们最需要性爱的减压释放……一直到午夜12点,这是我妈妈一天
中最繁忙、生意最好的时候了。

  ……

  又过了一个星期,某一天下午,妈妈生意一般般,不怎么忙。她送走最后一
个客人后,来到我们的房间,当时我正在看武侠小说。

  妈妈凑近我的身旁,问我怎么老是看武侠小说?

  我说,其他书我都读不懂,就武侠小说读起来最带劲。

  妈妈合上我的小说,封面上写着书名:《鹿鼎记》。妈妈问我,这书是谁写
得?我告诉她,是金庸。母亲愣了一下,又问我,金庸是谁?我惊讶地笑出声来,
说,妈妈啊,你竟然连金庸都不知道?!

  妈妈不好意思地说,她从小没上过几天学,后来也更不会去读书看报,当然
不知道金庸是谁啦。

  我跟妈妈讲,金庸写得武侠小说,是精品中的精品,他文笔好、构思巧妙,
要不是因为题材问题,金庸完全有资格得诺贝尔奖。

  妈妈再次迷糊了起来,她问我,诺贝尔奖又是啥?

  我听了,哈哈大笑,说妈妈真是没文化,没听说过金庸,也不知道诺贝尔奖。

  妈妈也跟着笑了起来,她说,如果她稍微有点文化知识,现在说不定正在哪
家大公司,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免费吹空调,一边给人签字批文件呢,就像过去
她在厂子里打工时,那些厂长、主任一样……

  我开玩笑地回妈妈,说她现在不就有个办公室嘛,我指了指隔壁的炮房。接
着我又说,妈妈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办公,只不过人家坐着办公,我妈妈躺着
办公。

  妈妈一听这话,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粉拳轻轻捶在我的胸膛。

  我们母子俩聊了一会儿,妈妈说她不想打扰我看书,准备去客厅里看电视了。

  我拉住妈妈的手,不让她走。

  妈妈诧异地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让妈妈陪着我看书。

  妈妈摇摇头说,她看不懂这些东西。我也摇摇头,说,看不懂没关系,我只
需要妈妈陪着我就行,妈妈难得有空,应该多陪陪儿子。

  听自己儿子这么一说,妈妈的心瞬间就软化了。她开心地搬来一张凳子,在
我身旁坐下,陪我一起看金庸的《鹿鼎记》。

  妈妈看着厚厚的一本,她问我,能不能先跟她大概说说,这《鹿鼎记》到底
讲了啥?

  我告诉妈妈,《鹿鼎记》说的是清朝的事情,主人公叫韦小宝,是皇帝身边
的红人,还娶了七个老婆,不过他虽然享尽荣华富贵,但他出身很差……说到这,
我不禁笑了一声,继续跟妈妈讲,这韦小宝其实跟我还挺像,从小在妓院里长大,
他妈妈在妓院里卖春。

  妈妈隐约明白「卖春」的含义,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

  看妈妈脸上露出害羞的神情,我突然就来了性欲,我伸手穿过她吊带裙的领
口,伸进妈妈乳罩其中一个罩杯里,开始揉搓她圆鼓鼓的乳房,手指挤压妈妈的
奶头和乳晕。

  妈妈看了看我,发现我也在看她,母子俩目光相接后,妈妈赶紧垂下头……

  半晌,妈妈才怯怯地问我,要不要她吹一下?

  我继续揉着妈妈的大乳房,说了一句:「你先把衣服脱了吧。」

  妈妈立刻照办,她伸手到背后,拉开吊带裙的拉链,然后双肩一缩,两条肩
带从她雪白的肩膀上滑下,妈妈丰满无比的上半身尽显眼前。

  因为妈妈的胸部实在太大,她的胸罩根本盖不住她的双乳,奶头和一大半乳
晕都露在外面。

  「把胸罩也脱了吧,内裤暂时别脱。」

  我继续说道。

  妈妈点点头,伸手解开胸罩的搭扣,深红色的大码乳罩轻轻滑落,她胸前一
对肿胀的大乳房微微晃动着,暴露在自己亲生儿子眼前。

  我欲火中烧着,随即合上手中的书本,伸长脖子,含住我妈妈的一颗大奶头
贪婪地吮吸。妈妈不自主地摇晃起身子,她的大乳房随之跳动,但无论妈妈的乳
房如何跳动,我都死死咬住,不愿松开。

  妈妈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说我还跟小时候一样,就喜欢喝奶子!

  我的嘴里被妈妈柔软的乳肉塞得满满,讲不出话来。

  妈妈接着说道:「乖儿子,等你喝个够,妈妈就给你吹。」

  我听妈妈这样讲,莫名地有些失望,我一口吐出妈妈的奶头,转身望了望后
面的大床,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渴求。

  妈妈读懂了我的眼神,她伸手抚摸着我的鸡巴,语气安慰地说,她已经跟我
讲过许多次了,我现在岁数太小,等我过了16岁,她一定信守承诺,让我的鸡
巴进入她的体内。

  说罢,妈妈看我表情十分失落,她知道我不满意,于是妈妈突然微笑起来,
问我:「小天,你想不想看好玩的?」

  我不明白妈妈什么意思,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接着,妈妈把手伸到裙摆里,熟练地脱下内裤,一直褪到脚踝处,然后她又
抬起一只腿,把小脚搁在我的书桌上,另一只腿也尽量向侧面打开。

  我痴痴地盯着妈妈的两腿之间,欣赏她门户大开的阴部:妈妈的阴部依然还
留着先前被嫖客奸污的痕迹,她大阴唇还红肿着,看起来异常肥厚,小阴唇半搭
着耷拉在外面,膣口黑乎乎的张着小嘴,露出里面暗红色的阴肉。

  妈妈故意让我盯着看了半天,直到她把手伸到自己的阴部,食指和无名指微
微抚弄大小阴唇,中指在膣口周围轻轻摩擦。弄了一会儿后,妈妈嘴里开始发出
「哼哼」的轻声呻吟,她双目微醺着,大拇指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撩拨阴核。

  我看得目瞪口呆,两眼直直地放着绿光,这是妈妈第一次在我面前手淫。

  「小天,怎……怎么样,你喜欢吗?妈妈这……这都是为了你……」

  妈妈一边飞快地手淫,一边问我,她的呼吸声渐渐急促,奶头也完全勃立了。

  约莫过了近十分钟,妈妈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用双手往两边用力拨开自己的
阴唇,露出里湿润无比的阴肉,上面很明显沾着白色的液滴。妈妈把食指和中指
一起插进她一张一合的膣口内,膣口一下子就收紧了,从里面翻涌出一波波黏稠
的淫液……

  高潮过后,妈妈脸颊上已经香汗淋漓,她用鼻子喘着粗气,大腿肚子微微颤
抖着。我依然两眼紧紧盯着她,脑海中回味着刚刚那一段淫靡景象。

  ……

  晚上,我和妈妈准备出去下馆子。

  今天下午一直没什么生意,妈妈几乎没接到客人,于是她索性休假一天,陪
我去外面吃一顿好的。

  出门前,妈妈换上了一条网状的低胸蕾丝裙,腿上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用
棕色的吊袜带吊着,脚上是一双尖头的银色高跟鞋。

  好不容易等她收拾完毕,刚出家门,妈妈突然想起自己忘记喷香水了,她又
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返回房间,喷了几下她那几十元的廉价香水,顺便还补
了一个浓妆。

  我站在家门口等妈妈,心里觉得一丝无奈,不知道妈妈是因为爱美,还是出
于职业习惯,无论何时何地,她似乎都喜欢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妈妈,你怎么每天都穿得这么漂亮?」

  我们母子俩走在出小区的路上。

  妈妈笑着答道:「因为妈妈是女人啊,女人都喜欢穿得漂漂亮亮的。」

  我挽着妈妈的胳膊,若有所思地记下了这句话。

  我们母子俩走着走着,路过小区门口的保安室,妈妈放慢脚步,特地朝里面
望了一眼,发现保安室内灯火通明,似乎三个保安都在。

  妈妈见状,不禁喃喃自语道:这几个人最近在搞什么,怎么都不来了?

  我问妈妈,怎么了?

  妈妈也不隐瞒我,她说这几个保安经常来照顾她的生意,尤其是那两个年轻
一点的,有一次他们俩还一起……说到这,妈妈突然住嘴了。

  「他们一起什么?」

  我好奇地问妈妈。

  妈妈低着头,不搭理我。

  我又问了一遍:「妈妈,他们俩一起什么啊?」

  妈妈摸着我的头,轻声地问我:「小天,妈妈不想告诉你,行吗?」

  「不行、不行,我就是想知道啊!」

  妈妈拗不过我,她叹了口气说道:「唉……你这孩子,真是的,还能有什么
呢?当然是他们俩一起……一起和妈妈那个了。」

  「两个人一起?」

  我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继续问妈妈,「两个人一起,怎么弄啊?」

  妈妈害羞地告诉我,如果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个男人做爱,那她就得同时张嘴
和张腿,因为一个女人身上有两只「嘴巴」,上下各一只。

  说到这,我瞬间就明白了一些。

  我点点头,妈妈以为我似懂非懂,竟然还跟我开了个玩笑,她说,以后我就
知道了,其实女人身上不只有两只「嘴巴」,还有第三只,藏在屁股后面……

  我被妈妈绕的有点晕,怎么一会儿两只「嘴巴」,一会儿又三只「嘴巴」,
还藏在屁股后面?

  我耸了耸肩,说:「妈妈,我饿了,咱们快去找吃的吧!」

  ……

  出了小区,街对面就有一家小饭店。妈妈听她的一位嫖客提过,这家小饭店
在附近挺有名气,街坊邻居都爱去那儿吃。

  我和妈妈走了进去,正准备找位置坐下,这时候有个老头走过来,拍了拍我
妈妈的肩膀。妈妈回头一看,这老头是牛大爷的朋友,那天牛大爷请了一帮老伙
计到我家吃饭,其中就有他。

  妈妈表情略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大爷,您也在这吃啊?」

  那老头嘿嘿直笑,说他不是来吃饭的,就过来转一转,这家小饭店是他开的。

  虽然之前有过一面之缘,但今天我才知道,这老头姓马,今年虚岁六十一了,
别看他一把岁数,但身体一直硬朗着很,小饭店开了快十年,一直由大爷全权打
理。

  今晚,我们母子俩第一次光顾,马大爷说,都是老相识了,随便点几个菜尝
尝吧,他给我们免单!

  妈妈笑着说:「大爷您甭客气,该多少钱就多少。」

  马大爷走后,妈妈拿着菜单看起来。我问她,为什么要客气呀,既然马大爷
都说免单了,不如咱们多点几个菜。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说,不要轻信别人,这马大爷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好
色,那天来我们家吃饭,第一个对我妈妈动手动脚的,就是这位马大爷……

  妈妈带着教育的口吻,告诉我:「小天,你渐渐也长大了,以后对社会上的
人,要多留一个心眼。你想想啊,来马大爷家饭店吃饭的,哪个不是街坊邻居嘛?

  他凭啥就给咱们母子俩免单呢?「

  我点点头,看来是自己年幼无知了。

  随后,妈妈看着点了几个菜,价格不贵,红烧肉、宫保鸡丁、炒土豆丝,数
量也不多,正好两荤一素。

  我从小没去过什么高档饭店,更没吃过什么豪华大餐,家里经济条件不好,
因此每次跟妈妈出去下馆子,只要有一盘红烧肉,我就相当开心、满足了。

  ……

  八点多钟,我们母子俩边吃边聊,差不多快吃完了。

  这时候,马大爷再次走了过来。他简单询问了几句,问我妈妈味道如何,小
孩儿爱不爱吃?

  我妈妈客客气气地说,味道很好,做得很正宗。我也假装附和了一句,说这
些菜做得比外面的大饭店还要好。

  马大爷听着我和妈妈的夸奖,他笑眯眯地点头致意,连声说了好几句「不要
客气、不要客气」……我原以为他过来打个招呼就会走,但接下来,马大爷丝毫
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站在我们餐桌边上,眼瞅着我们母子俩继续吃饭,也不说
话……

  半晌,我妈妈觉得十分不自在,是呀,哪有人喜欢吃饭的时候,旁边还有一
双眼睛老盯着自己呢?

  于是妈妈微笑着抬起头,礼貌地问道:「大爷,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马大爷说,确实有点小事,拜托我妈妈一下,要我妈妈跟他去后厨一会儿。

  妈妈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但表面上又不好拒绝,只得不情不愿地跟着马
大爷进了小饭店的后厨。

  我继续吃了一会儿,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于是悄悄起身,准备去看看马
大爷和我妈妈正在干啥。

  我走到后厨门口,旁边正好有一个送菜的小窗户,我见四下无人,便把脖子
伸进去,探头探脑地偷窥着:此时,我妈妈和马大爷似乎在说着话,但我隔得太
远,听不清他们在说啥。过了一会儿,马大爷搂着我妈妈的腰,推着她走到一个
放菜品的架子旁边,那个架子上摆放着许多蔬菜水果,有青菜、有白菜、有茄子,
还有一部分做拼盘的水果。

  马大爷从架子上拿了一串香蕉,然后从里面挑出一根最粗最长的大家伙,他
附到我妈妈耳边,笑着小声说了一句什么。我妈妈听完小脸一下红了,她战战兢
兢地垂下头,没说话。

  马大爷嘿嘿直笑,他得意地握着香蕉拍了拍自己的手掌……我虽然岁数不大,
但第六感隐隐告诉我,马大爷手中拿着根粗长的香蕉,一定是想对我妈妈图谋不
轨。

  果然,几十秒后,我妈妈开始自己动手脱裙子,准确地说,她是用手提起下
边的裙摆,然后把里面的内裤脱下,褪至脚踝处。接着,我妈妈一脸又羞又怨的
表情,她双手趴在墙上,高高的翘起屁股,包裹在肉色吊带袜中的两条美腿,尽
力向两边打开。

  马大爷站在我妈妈身后,他伸手摸到我妈妈的私处,在我妈妈的阴蒂上慢慢
搓揉。很快,我妈妈深褐色的阴户就开始充血,她阴道口的粘膜上已经泛射着水
光。

  马大爷淫笑了一声,然后往自己手上吐了几口吐沫,他将吐沫作为润滑剂,
涂在手中那根香蕉的底部……接着,就听我妈妈一声惨叫,马大爷手握香蕉,毫
不费力地插入了我妈妈的阴道中。

  马大爷缓缓旋动香蕉的另一头,使其慢慢地往我妈妈阴道更深处插入……随
着阴道口被不断撑大,我妈妈呻吟声越来越大,她不时低下头,看一看自己下体
的景象,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我痴痴地站在后厨门口,目睹眼前这番景象,我惊讶得捂住嘴巴,没想到自
己妈妈竟然被一根香蕉「强奸」了……不过见妈妈如此被人家淫虐,我倒不觉得
有什么不妥,反而感到一丝刺激和兴奋。

  我妈妈紧闭着双眼,脸颊潮红,她微微地扭动身体,那根香蕉几乎整支没入
进她的阴道后,我妈妈已经不再发出太大的呻吟声了,只是「呜呜咽咽」地低声
沉吟。

  马大爷用香蕉抽插了一会儿我妈妈的肉穴,又继续把整支香蕉往我妈妈的阴
道最深处捣进去。很快,我妈妈的小腹上就硬邦邦地鼓起来一小块,拨开她的阴
唇,可以看到她红肿的阴道口上,有一根黄里发黑的香蕉把子露出来。

  我以为马大爷折腾一会儿,就会放过我妈妈,但没想到,他把整支香蕉都插
进我妈妈的阴道后,他突然弯下身子,将我妈妈的内裤从她脚踝处拉起,帮我妈
妈重新穿上,然后又把她的裙摆放下、整理好……

  「大爷,你……你想干什么呀?」

  妈妈有些生气地说。

  马大爷凑近她的耳旁,淫笑着:「大妹子,莫急啊,回家你再拔出来,嘿嘿!」

  说罢,马大爷再次搂起我妈妈的腰部,推着她从后厨往外走。我赶紧跑回自
己座位上,生怕被他们发现。

  几秒钟后,俩人从后厨门口出来,此时小饭店里的客人已经走光,服务员们
也上楼休息去了。我坐在座位上,假装一直在吃菜。

  我妈妈迈着小碎步,一脸尴尬地朝我走来,她小心翼翼地夹着双腿,深怕那
根香蕉从她下体内滑出。马大爷跟在后面,脸上表情猥琐,他时不时地打几下我
妈妈的屁股,催促她走快点。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