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9)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9)

  作者:indainoyakou
  2020/10/1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九章「冬季战争」#2

  诺夫哥罗德商团以雄厚的财力席捲希姆基北区、东区、半个南区及西区,从
当季蔬果肉食到用来拉抬喊价的仓储物资,全部以高于瑟安商团预算的价格收购
下来。除了少数几家死忠于瑟安的中盘商仍坚守底线,大部分的人忠诚度都败给
了排山倒海的金钱。整个希姆基高达八成物资都被运往诺夫哥罗德地盘,百业萧
条只在须臾。

  贸易禁令解除的三天后,除诺夫哥罗德所属商家外,各区店家都出现了供不
应求的状况。

  但是,他们并未就此关上大门。

  营业规模是缩水了没错,不过贸易行为仍然持续发生中。诺夫哥罗德商团的
奥洛娃执行长很快就找出问题所在。

  「洋葱旗与八字旗……露可和凡希穆?他们什么时候结成跨区同盟的?」

  对于诺夫哥罗德来说,这仗理应在禁令解除前就已打完,现在所做的纯粹是
完成预定调和的过程。

  阿布拉姆事先即前往巴斯曼区,以相当代价说服杰亚商团当家吉拉娜,两家
约定依现有界线休兵和好,直到诺夫哥罗德攻灭瑟安、抑或杰亚攻灭邻近的凡希
穆为止。如此一来,诺夫哥罗德便可倾全力击溃失去外援的瑟安,将历经内斗的
希姆基纳入版图。

  不料一队又一队的马车穿越阿尔巴特区进入希姆基,为饱受断料之苦的瑟安
开始了第一波输血。

  奥洛娃来到希姆基东南区交界处亲眼见证此事,发热的脑子迅速整理出攻破
外援的方法。

  「塔甘斯基的凡希穆……他们应该正被杰亚打得喘不过气,物资必然有限。
为防万一,派人去塔甘斯基调查清楚。」

  「是!」

  「再来是达尼洛夫的露可……他们和红熊联手对抗第二位,还有余力维持双
战线?唔,得考虑北方开拓带来的利润。虽说垫底,终究是八大商团之一──找
个能说的年轻俊美者去,锁定干部,多挖点情报。」

  「遵命!」

  部下们获令出发后,奥洛娃对着终于跑到底的车队尾巴闭起双眼,脑海浮现
出过去曾让她吃足苦头的数字游戏。

  第一级战场是三位(诺夫哥罗德)对抗六位(瑟安)。

  第二级战场是三位(诺夫哥罗德)对抗七位(露可)及八位(凡希穆)。

  可能构成压力的外部战场有两处,分别是五位加七位对抗二位的西南线、四
位对抗八位的东南线。

  若是依北方开拓初期表现来看,八大商团各排位之间的实力是越往前差距越
大。即使懒得思考,也能简单地看出西南线是二位胜出、东南线为四位胜出,七
位不是重伤就是倒闭,八位破产指日可待。那么,第二级战场就可以删去,六位
获得的支援不过是昙花一现。接着,第一级战场无庸置疑会是财力佔优的三位得
胜。只等此地收尾结束,就该立即掉头,与先前大胆地侵门踏户的四位全面开战

  最终形成的局面应该是三位佔有北方及东北三区,二位佔有西方两区,一位
的出手将决定邻近两地所有权。届时三位与二位便可正面迎战莫测高深的一位…
…她这名统领一方的执行长才能真正发挥她的实力。

  ──前面也说过,就是这种按照粗浅条件推演的数字游戏害了她。无法掌握
即时情报,抓着过时的资料只会沦落到败北的下场。如同她先前侍奉的商团败给
诺夫哥罗德那般。

  所以她运用诺夫哥罗德的庞大资源来训练一批专门收集情报的部下,在民心
一面倒向瑟安的希姆基区策反二十商家正是她最初的杰作。情报网也能依靠用钱
堆出来的交际手腕来渗透,藉此让自以为有在地优势的对手陷入五里雾中。

  她的布局已经完成,不会被区区一波物资撼动。

  奥洛娃如此坚信着。

  瑟安获得补给的五天后,恢复一时的店家再度陷入低迷状态。

  可是,这次还是没有任何一家关门大吉。

  又过了两天,阿尔巴特区再次出现浩浩蕩蕩的运输车队。同时,奥洛娃派往
两区的部下亦带回两家商团的消息。

  「执行长大人!塔甘斯基区近半沦陷,杰亚攻势相当猛烈!凡希穆完全自顾
不暇啊!」

  凡希穆要输了!

  「稟报执行长大人!达尼洛夫区遭到针对打击,已是不得不请求红熊进驻协
防的状态!」

  露可也完蛋了!

  下三位商团的实力果真如此差劲,同盟根本毫无意义嘛!

  现在问题只剩物资来源。

  瑟安获得的补给物资唯独金属特别少,意味着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使原料商
信服,无法让对方交出宝贵的库存。食材部分虽难以满足上流宾客,应付吃惯粗
茶淡饭的民众不成问题。布料与木头入手难易度就更低了。这很可能只是挪用预
备资金或分团资金、跨区购买成本利润比更高的物资罢了。

  换句话说,只是另一波杯水车薪的输血。

  一切未曾改变,始终走在既定进程上。

  奥洛娃挥散脑海里晴时多云的天空,让愉快的豔阳照亮大地。

  开胃菜用完了,现在为诺夫哥罗德的胜利乾一杯!

    §

  姬玛很不爽。

  自从贸易禁令解除后,她每天早晚都被传唤至本家,彙报物资调达状况。本
来只要设个专案负责人,像是临时安排个首席秘书一类的职位给尤玛或芭儿拉娜
,再由她们赴本家报告即可。但是二当家琴娜指名要姬玛亲自开会,她只好忿忿
不平地把用于拜访和调查的时间拿来开无聊的收支会议。

  这种时候要是有夏儿酱在就好了。

  最好有两个预备的夏儿酱,一个应付本家,一个主持家务。这样她就可以放
心像个野孩子似地往外跑,给红牌们多拉几位口袋够深的客人之余,顺便向黑市
更新模糊依旧的情报。

  ……即便是处于短期混乱的情报网,还是得悉数打听、仔细筛选过每道消息
。正因为奇蹟这玩意的存在,没有什么比明知做白工却不得不做更令人沮丧了。

  所以姬玛现在是既不爽又沮丧。

  强烈到如果有谁敢跳出来开她或夏儿酱的玩笑,当街来一发火焰雷射也不为
过的程度。

  回到小酒馆,店内也因为食材拮据供餐有限,往往过了中午就处于半休息状
态。少掉的收入可以视为救济商家们所付出的代价,无奈所谓的商家们之中还有
个食量惊人的本家。

  分团才刚遭逢变故,马上就不遗余力地对这边予取予求,险恶程度不比骤雨
过后的那一击啊。

  「要死也得底下的先死是吧……」

  细雨纷飞的午后,姬玛有气无力地瘫软于小酒馆餐桌上,窝在老早就闭店、
只开放春房的本馆散发负能量。因为无事可做,厨师与杂役都回去了,馆内只剩
下小姐和寻芳客。想到娼馆事业,稍微减轻些的脑内压力又往上攀了一截。

  艾妲以艾达妮亚之名赴茶会的那天,儘管在伪装成僕人的姬玛看来表现尚算
不错,穆罗姆子爵显然也对这朵乡间盛开的美花感兴趣,然而教会的臭(女)三
(神)八(官)们却处处刁难艾妲,并在茶会尾声揭露她的身分之谜。整场茶会
都对艾达妮亚这号人物如痴如醉的子爵,得知真相后当场翻脸不认人,再也没有
看过打回原形的艾妲一眼。姬玛藉机打入中央贵族社交圈的计划就这么泡汤。

  美丽的双子艾尔菲妮雅与爱欧里雅情况也没什么进展。地方上的有钱人家们
瀰漫一股莫名其妙的进取氛围,按照不知何方神圣传开的规则,订立「高位优于
低位,本家优于分家」如此冷酷的三分法。身为八大商团中的第六位、又属分家
的姬玛商团,理所当然被视为下流之选。就连老顾主们都有部分不再光顾,遑论
开拓客源了。姬玛甚至想乾脆绑架那群有钱的傻子、逼他们收听艾尔菲妮雅富含
魔力的歌声,说不定还能起到魅魔之类的迷魅效果。

  除此之外,曾经给「紫绀的王子」吸引过来的大批已婚女性顾客──那些花
钱不手软的太太们,如今已是鸟兽散,偶尔才有一两个人前往南区点洛瑟娜的檯

  盈收持续成长固然是好,可这客源的根基却越挖越鬆,只怕日后禁不起一次
大地震……

  「小姬。」

  姬玛小小的身躯忽然震了下,不知不觉睡着的脑袋在黑暗中迅速甦醒,接着
是拨云见日的大眼睛。艾妲一身热呼呼的样子坐在她身旁,身上有着激烈运动后
的味道。她刚咚地一声坐起来,学尤玛扎起双马尾的戈拉就端着两杯水、两颗乾
巴巴的蜜柑上桌。姬玛不是很在意地瞥了下戈拉。脑袋一时没把眼前的女孩子和
「躲回家的戈拉」划上等号,只是单纯觉得比起尤玛的垂直型马尾,水平扎起的
双马尾更可爱些。

  「戈拉,可以麻烦妳先替我整理房间吗?」

  「咦──距离下个客人还有点时间耶。」

  「拜託嘛!」

  艾妲双手合十于抬起的下巴前,对戈拉露出与其说请求、更像是以好处贿赂
的魅笑。身为纯正拉娜人的戈拉当然不会被区区北方女孩魅惑住。不过因为多少
有点期待红牌小姐的交换条件,所以她还是假装拿对方没辄地捲起袖管嘟嚷着:

  「真拿妳没办法耶!」

  等戈拉提着抹布与水桶上楼,大白天睡迷糊的姬玛正将两颗乾蜜柑塞入袍子
内,突变成最新颖的四乳人类。艾妲还不太能接受基因突变级的演化,就把手伸
进姬玛的绿袍内,一口气将四颗蜜柑赶出来、咚咚咚咚地在桌上一字排开。

  姬玛边吃着第一红牌亲手剥的蜜柑,边感受脑袋逐渐增温的烦躁感。只要还
有重要问题尚待解决,她就难以把意识维持在放鬆状态。这股好像有许多能量在
体内杂乱无章奔流着的焦躁,毫无遮掩地在艾妲面前显露出来。

  「小姬,脸很可怕哦。」

  「嗯嘎──!」

  姬玛无法控制不由自主地进行思考的意识,于是假装成孩子气的怪兽,怒吼
(?)一声后用超强力爪子袭击艾妲的胸部。可惜这对雪白巨乳的防御力比超强
力爪子强许多,姬玛的尖爪全部匡啷啷地碎裂,只剩下难以掌握硕大乳肉的无害
手掌。

  「休息一下吧?」

  「咱没时间休息吶。」

  「房间整理不用太久,现在就上去吧!」

  「……咱没时间吶!」

  虽然总觉得这种鸡同鸭讲后被强行带走的画面似曾相识,姬玛倒也不是真的
很想处于没时间休息的「状态」,差不多挣扎到楼梯口就放弃了抵抗。

  此时戈拉还在艾妲专用房里打扫。她正沉浸于自己的天职可能是美豔清洁妇
的小小快乐中,艾妲就一脚踏进闪闪发亮的房间地板,对室内清新的空气惊叹一
声。平时的杂役为人亲切但手脚不怎么灵活,房间搁置十五分钟还会有前一节留
下的气味;相较之下,戈拉的重点清洁非常到位,配合空气流通顺利让味道消散
不少。

  戈拉还想把剩下比较次要的地方整理好,身为一个暂时逃离正式职务的兼职
杂役小姐,至少要将兼职部分做完善才行。像老妈子般单手拖着姬玛的艾妲把另
一只手放到戈拉肩膀上,轻拍两下,以美到足以瞬间攻陷南方女孩的微笑请离她
。戈拉必须很用力地强忍住,才没从眼里迸出爱心。

  房门关上,艾妲带着停止抵抗后变成黏呼呼史莱姆的姬玛上床,白纱一脱,
就在姬玛面前以沾湿的手指黏些香料草碎末,给她的坚挺大白奶去个味。本来就
有味道的情况下,用香水强行盖过去恐怕会让疲惫的人更反胃。像这样用气味清
香的花草粉末搭壶子里的清水简单去味,就算抱着史莱姆化的姬玛也不会害她溶
化了。

  「小姬,来……」

  艾妲挺着擦拭乾净的柔软巨乳来到姬玛身边,侧躺于她右手边,也是传出歌
声的墙壁这一侧。夏儿拉娜教导过小姐们,让客人看见自己身后是墙壁要比宽敞
空间更令人安心,焦点也会更聚焦在小姐的身体。因为姬玛是史莱姆状态,智力
低于平常,没有多余的杂念就给艾妲拥入怀里。

  闻着艾妲的体香,混杂不堪的脑袋开始慢条斯理地化开,将结构複杂的思绪
高楼一砖一瓦地拆卸下来。儘管看似缓不济急,姬玛贪求的其实是脑子停止思考
、进行拆卸的这个动作。所以她非常放鬆地给艾妲抱住,感受丝滑的触摸,聆听
沉稳的心跳声,彷彿自己只是坨无忧无虑、缓慢地自体净化中的史莱姆。

  「呜吶……」

  平常总是有精神到像只小妖怪的姬玛,进到艾妲怀里就成了内建家居训练的
人畜无害小动物,而且很快就睡着了。

  艾妲维持侧抱姿势过了好一会儿,才悄悄地用枕头来个金蝉脱壳,蹑手蹑脚
地移动到房外。她到楼下去等候预定造访的恩客,亲自向那位看似彬彬有礼、实
则有点变态的老先生致歉,顺利将对方的约期延至后天。

  拥有倾城之姿的堤米斯姊妹花挽着刚办完事、还满脸唇印的有钱夫妇有说有
笑地下楼。艾妲最近已看得出艾尔菲妮雅的稳重笑容是装出来的。恩客后脚刚离
开娼馆,火焰般的红髮就摇摇晃晃地飘向艾妲,姬玛商团最宏伟的两对白皙巨乳
噗妞地挤成一团。比美丽端庄的外表更加孩子气的艾尔菲妮雅一股脑儿地数落妹
妹的不是。与沉稳优雅的外表一致的爱欧里雅则是冷静地向艾妲解释她所做所为
都是为了姊姊好。艾妲很喜欢她们,但说实话捲入这对姊妹的纷争会很麻烦。所
以她只是稍微安慰一下抱起来暖呼呼的艾尔菲妮雅,并以成熟的眼神向爱欧里雅
送一句「我都明白」。

  得到安慰却嫌不够的艾尔菲妮雅转移注意力至忙着擦桌子的戈拉,爱欧里雅
旋即跟了过去。艾妲独自进厨房去倒两杯水──不用托盘,直接用手拿着上楼吧

  在艾妲房里充分回血的姬玛睁开眼睛时,天空已开始转红。醒来最先捕捉到
的并非贴住脸颊的柔软乳肉,而是艾妲覆在她耳朵上的手。小心翼翼地把那只手
移开,隔壁房的艾尔菲妮雅就变得有点恼人了。

  姬玛望着不知何时睡去的艾妲,咕噜咕噜地饮尽水位较高的那杯水。

  出了房门,下到一楼,对着空蕩蕩的小酒馆叹一口气,用力打了下戈拉翘得
引人犯罪的屁股。

  「好痛……!」

  「明天就给咱复工吶。」

  「呜呜……是的。」

  姬玛见桌上蜜柑不见了,就到厨房的「柑桶」补充两颗熟到快要烂掉的橙黄
色蜜柑,装备完毕便往门外哒哒哒地跑走。

  夜幕低垂,位于希姆基黑市的洋甘菊帽子店来了名巨大的访客。一整天都在
阿尔巴特区开肉贩会议的伊万疲惫地将他壮硕的身体挤入矮小入口,他似乎可以
体会平时硬塞入木箱内的生肉排感受了。他身后跟着两名胸前挂有「巴尼肉店」
与「噗噗炸肉排」名牌的客人,两人进入这座单调又有股异味的房间后,立刻拿
掉闷热的假髮并脱去斗篷,向发帖者露出五味杂陈的表情。

  「潘蜜朵、托拉酱!欢迎光临咱的秘密基地!」

  来者正是露可商团当家潘蜜朵──正在烦恼该拼个粉身碎骨抑或让红熊商团
趁乱併吞的忧郁女子。以及凡希穆商团二当家托拉──最近看到拉娜人就反射性
想吐的务实派女子。

  摆在穷酸迎宾席上的蜜柑虽非上等货,倒也有着姬玛亲自赋予的香气。各自
面临灾难的年轻女子们将她们的袍子垫在地上,不很舒服地坐下来,心神疲累地
让入夜还格外有精神的姬玛主导这次的三人会议。在入口旁席地而坐的伊万迸出
雷鸣般的鼾声,让夜晚的秘密聚会更添风味了。

    §

  北方战线,基洛夫河畔。

  五颜六色的萤光斑点大举自出海口逆向涌入川内,将河面点缀得闪闪发亮,
宛如童话故事所描绘的七彩光河。群起逆涌的光点来到搭建营地的河畔,便哗啦
啦地溅起水花、朝岸上伸出长长的肉桂色触手。色泽相近的触手群以六条为一组
,营地对应的河岸线一口气迸出上百条触手,铺天盖地打向湿漉的地表。这些触
手啪答啪答地贴住地面后,马上就把浸在水平面下的本体弹射出来。

  一只只体型比成人还大的乌贼藉由触手抛往半空,发出光芒的头部在阳光下
烧焦般冒烟转黑,巨大的身体也有好几处不知是因为空气还是日射而腐烂。儘管
登陆后都是半腐烂的噁心模样,牠们身后的同伴仍然持续不断地跃出,似乎非得
将河畔空地完全填满不可。

  先登陆的半腐烂乌贼操起一条条腐蚀发臭的触手、大肆破坏营地帐篷时,远
方高地上响起了宏亮的战吼。

  「火焰射手团!射击──!」

  佔据高地的魔法师部队一齐射出威力强大的火焰雷射。具有强烈贯通性的雷
射魔法射穿因皮肉腐烂而脆弱化的乌贼后,高热马上让牠们的身体燃烧起来,可
说是完全剋制这种生物的杀伤魔法。但是乌贼大军持续冲出河面,许多燃烧着的
乌贼给同伴们的湿润身体覆盖过去,又在照不到阳光、空气接触量低下的集团内
部开始自癒。为了引开这些堆成小山般的家伙,高地上的魔法师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咏唱魔法的空档就由与之搭挡的弓箭手代为射击。

  一字排开的高处弓箭手与躲藏在营区内的游击弩手同步展开射击,箭雨自四
面八方朝层层堆叠的巨大乌贼袭来,这场由王国军对异民族发起的诱入战正式打
响。

  「十步一箭!清空箭匣!腿短的自求多福啊──!」

  散布营区内的游击弩手是从正规军和佣兵队当中特别遴选的飞毛腿,他们或
许只是普通的步兵与披着佣兵名号的野盗,一旦装备上索利拜尔商团製造的轻便
弩器,仍然能发挥寻常弓箭手七成左右的射击威力。而且不需拉弓,也不用瞄準
再三。第一箭射出后,跑个十来步转身第二箭,十来步后再射出第三箭──仅止
三矢的箭匣清空,旋即往内陆全力逃跑。

  总数六十二名的游击弩手只牺牲三人,便成功将大量上陆的乌贼诱入离河川
更远的平原地带。高地的投射部队降下第二波密集轰炸的火焰雷射群之后,也跟
着往后方撤退。从这里开始,就是近战部队的处刑场了。

  「将荣耀献给女王陛下!联合王国军、奋勇杀敌啊啊啊啊──!」

  正面迎击部队乃王国军重整第三、第四、第七步兵中队,这三支满目疮痍的
部队都在先前吃过闷亏,留下来的兵力虽不多,个个都充满在绝境中燃起的斗志
。三百五十名轻步兵与二十名掷斧兵分为三队,蓄势待发地与遭到乌贼追击的游
击队擦身而过,随即杀声震天地冲往持续虚弱化的乌贼大军。

  巨大乌贼的触手在水中拥有强大破坏力,刚上岸也能确保一定强度的抓地力
,追到内陆时则弱化到可以用金属盾牌正面抗击。只需忍住群体腐败所瀰漫的恶
臭味、封锁住触手攻击,剩下的超大颗脑袋不过是待宰肉块。

  话虽如此,由于接战双方的个体数相当,且后方河畔处仍持续有巨大乌贼登
陆,执行作战的正规军并没有办法维持高涨的士气太久。

  这时,轮到佣兵队登场了。

  经由侧翼绕到后方阻击的是第六至第十五佣兵队,总计十个部队共一百二十
二名亡命之徒。这支部队的使命是抄断涌出营地外的乌贼大军,让正规军有足够
时间歼灭先头敌人。换句话说──

  「在场的咱们都是弃子!但是活下去就会变成有钱的弃子啦哈哈哈──!」

  伤亡率居高不下的佣兵队,之所以能保持建制的原因就在于此。

  军方开出的报酬在全员生还的状况下并不吸引人,高伤亡率反倒成了吸引身
手不凡者的诱因。聚集于此的众人都是擅长战斗和求生的佼佼者,大伙目标只有
一个,就是在这场任务中活着回去领赏。

  参与战斗的十个佣兵队中,有两支队伍表现格外亮眼。其一是由女性队长率
领的第六佣兵队「贝卡小队」。

  「队长!您辛苦了!这里就交给我们──靠!她又脑冲了!」

  「妈的!好歹为留在营地的小伊想想啊!」

  「这些快死的给别队去捡吧!全体跟着队长冲啊啊啊!」

  第六队队长黛安娜‧贝卡身手矫健得彷彿早已习惯与巨大乌贼缠斗,她闪躲
触手的步伐轻如舞蝶,挥剑轨迹行云流水,若是一对一战斗,上岸的乌贼大概没
一只是她对手。可是她总不要命地深入敌众我寡的区域,打着救援友军的大义名
号让自己身处险境,跟随她的队员们不得不冒死挺进支援她。

  在第六队自西南方往战线中央深入之际,另一支备受看好的第十三佣兵队「
伟大的托斯拉夫」也在东北方盛大地开打。

  「呜喔喔喔喔!伟大的托斯拉夫下达圣谕啦!杀死一百头乌贼者就能上天堂
!」

  「俺、俺上次杀了三头,可、可不可以接着算啊?」

  「当然可以!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伟大的托斯拉夫在看顾着咱们!祭祀
者大人是这么说的啊!」

  「感、感谢伟大的托斯拉夫……!战、战斗开始喔喔喔……!」

  第十三队队长伟大的托斯拉夫──身穿高人一等的纯黑重装甲、从来不曾在
众人面前现出圣容的这个男人,只是站在为数众多的支持者中央抬起手,现场便
为之雷动。他身旁总是站着一位用红色与橙色布料包得密不透风、脸上贴着画有
单只眼睛的白布的女祭祀者。祭祀者既是圣谕的宣达人,亦是伟大的托斯拉夫在
战场上的代行者。伟大的托斯拉夫所行之处,都由手持枪斧与弩器的祭祀者先行
率队杀出一条血路。

  当正规军在魔法师与弓兵队支援下消灭内陆的巨大乌贼、前来援助佣兵队战
线时,十支佣兵队已有五支溃灭、两支逃散,仅剩三支队伍尚在充满血肉与脏器
的战场上拼死作战。在这场战斗中倖存下来的佣兵几乎都会加入余下的三队,擅
长宣传的第十三佣兵队人数又更加膨胀了。

  基洛夫诱入战最终以北方军团大获全胜划下句点。王国军着实地剿灭一支準
备投入东侧战线的乌贼大军,让阿尔法公爵率领的主力部队压力稍微减轻了些。
正规军很快就全体退向不容易遭到袭击的内陆营地,只有试图从满地尸骸的战场
打捞些什么的佣兵队仍留在此地。

  「伟大的托斯拉夫!伟大的托斯拉夫!伟大的托斯拉夫!」

  「伟、伟大的托斯拉夫……!俺、俺今天砸扁五头啊……!」

  「嘘!大家安静!祭祀者大人要跳塔玛拉之舞了!」

  「无论战友还是异民族,死去的灵魂都将平等地踏上这支舞指引的道路吗…
…不愧是伟大的托斯拉夫啊!」

  在激战中淘汰战力不足者、又加入一群生存力惊人的战士们,第十三佣兵队
就像个进化的部队,经由伟大的托斯拉夫与他的祭祀者反覆凝聚强者,每次战斗
后皆能获得整体实力的提升。

  相较于此处喧闹起舞的热烈气氛,远方的第六佣兵队就显得安静许多。

  「队长,咱们该回去啦……这些玩意马上就腐烂,连肉都没得刨啊。」

  「尸臭浓得受不了……队长到底在找啥啊?」

  「总之先叫新来的回营地等着吧。」

  黛安娜其实并没有在寻找什么。相反地,她很想将自己遗弃在漫无目的之中

  今天她也做出非常糟糕的决定。

  她将自己与队友的性命置于险地,害好几个队友死在战场上,然后恬不知耻
地活下来了。

  活下来的她也会下达非常糟糕的命令。

  她将命令从桑莫难民营意外捡来的小伊,冒着生命危险去做一个小女孩应付
不来的事情,然后独自一人望着不晓得是否会再被那双小手掀开的营帐入口。

  如果自己和队友能活下来,实战与生存能力就会上升。

  如果小伊能活着回来,也会变得比同龄的孩子更加坚韧。

  每个如果将持续地堆叠下去,直到大家不会轻易死去为止。

  野花虽香,却很脆弱。

  得知自己只是路边野花的那一刻,她的心也被破坏得难以复原。

  并不是只要有偶然相遇的替代品即可。要将碎裂的心拼凑起来,彼此就不能
是经不起风雨摧残的野花。

  为此,她只能不断地押上自己与他人的生命,将生命之花凛然绽放的那一天
视为救赎的希望。

  「老头子,回去了。」

  「是!队长!小伊也在等待队长的归来哪!」

  「……啊啊。」

  在整个北方战线中,战斗经验累积最为迅速、等级也飞快提升的,正是以第
六队队长黛安娜、第十三队祭祀者两人为中心的战斗集团。随着各战线的收束,
负责在基里希─基洛夫一带出生入死的佣兵队,也收到了全力支援公爵军的命令
。这场从春末展开至今、耗费无数兵员与资金的北方战争,终于在雪花飘落的季
节迎来最终决战。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