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附身> 三部曲之最终章- 妻子们的秘密旅程 (03)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
本篇作品为系列的最终章,欲知前事请点选以下连结。

第一部
  http://www.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41650

第二部
  http://www.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44781
=========================================================

【原创】妻子们的秘密旅程 (03)

——————————-
2021/10/13 原创首发于四合院
作者:linjcrm4x
——————————-

    时间已过午夜,酒吧街上的人也渐渐少了,只剩下一些欧美男人在路边聊天― 当然这只是表象,他们真正的目的是猎豔。

   「Hey~~! Sweety~~!」一个人高马大的强壮男人对着一个亚洲女人喊道。
   「Hi…」这个女人有着修长的身段,穿着一件低胸细肩带上衣,下身一件白色短裙,露出性感修长的大腿。
   「I’m Tom, nice to meet you.」男人对女人伸出手自我介绍。
   「Monica, nice to meet you.」女人微笑着轻轻握住男人的手,美丽的脸让男人看得有点呆了。

   「You have a lovely smile, did you know that?」
   「Really? You’re so cute…Don’t you want to buy me a drink?」女人用狐媚的眼神挑逗地问道。
   「Oh…oh~~~! Sure! Come on sweety!」

    男人听到女人主动邀约,连忙把手上的啤酒瓶塞给身旁的同伴,牵着女人走进了酒吧,进门前还偷偷转头用胜利的眼神对同伴示意。
   「Fuck you!」同伴们用羡慕的眼神目送着他,用手势和嘴型对他骂着。
   「Damn it! Why he is so lucky?」
   「Yes, she’s so hot!」
    在他们进去后,男人的同伴们还在羡慕着。

   「Tom…」
   「Yes, sweety.」
   「I’m so tired…」
   「Ti…tired?」男人见女人才喝了半杯酒就昏昏欲睡也甚感惊讶。
   「Tom, can I stay in your room for one night?」女人斜靠在他身上问道。
   「Oh…oh…su…sure!」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连忙付了钱扶着女人离开酒吧。
    男人能对这梦幻般的美人搭讪成功已经让他的同伴们羡慕不已,不过半小时居然又看着他扶着女人回旅馆,惊讶得连嘴里的酒都喷出来,只能不断对他骂着髒话,目送他们远去。

   「小鹰呼叫!小鹰呼叫!夜猫已经抓到老鼠!重複!夜猫已经抓到老鼠!Over!」
   「老鹰收到!把猫顾好!Over!」
   「小鹰收到!Over!」
    此时,暗夜中几个游客打扮,戴着耳机的人在一栋旅馆前悄悄散开,不知所蹤。

   「Oh! Yes! Oh! Oh! Tom~~~! You’re so hard! Oh! Fuck me! Oh yes~~~!」旅馆里的一个房间隐约地传出销魂的女人叫床声。
   「Monica! You’re so tight! Oh~yes!」
   「Tom~~~deeper! Oh~~~harder! Yes! Yes!」

    这个叫Tom的男人觉得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幸运的日子,他长得并不好看,所以女人缘一向不是太好,他原本希望能藉由健身来增加猎豔成功的机率,但老天爷似乎向他宣告这个做法没有用,即使他练得再壮,女人对他还是没什么兴趣。

    今天,命运之神终于给了他回报,让他在国外旅游的时候遇见这个叫做Monica的亚洲女人,她的皮肤白皙、身段姣好,声音轻柔好听,她气质高洁,眼神却带着狐媚,对他来说这根本就是个女神,这世界上绝对没有男人可以抗拒。
  
    这个端庄高洁的女神,现在正全身赤裸地被他压在身下猛力地干着,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他让女神趴在床上,扶着她的细腰从后面插进了她的阴道,他盯着自己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在女神的蜜穴里进进出出,女神激烈的淫叫声让他觉得自己犹如古代征伐天下的大将军,这种征服感是他从来没感受过的,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他一手伸向前抓住她的丰乳揉捏着,不时弹弄着她的乳头,每当他这么做,女神的叫床声就会变的高亢起来,也让他的阴茎愈来愈硬,抽插的速度也犹如电动马达一般加快了速度。

    又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他把女神抱起来,让她面对面地坐在自己怀里,女神虽然有着将近170cm的身高,但在Tom的面前却犹如女孩一般娇小,整个人都被他包在怀里。
   「Oh~~~my God! Oh! God! Oh…」在Tom的冲击下,女神再次仰起头放浪形骸地叫了起来,秀髮凌乱地披在她潮红的脸上,跟着下体冲击的节奏甩动着,看起来既性感又淫蕩。

    Tom看着这幅美丽的画面,在心中讚叹着,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女神的嘴唇,他原本担心会不会被拒绝,没想到在碰到女神嘴唇的那一瞬间,她居然主动搂住自己的脖子和自己舌吻起来,「太幸福了!我真的太幸福了!」

    平常的锻鍊在此刻终于有了表现的机会,Tom都不知道换了几个姿势,女神原本还紧搂着他的脖子配合着舌吻,到后来她只能无力地被抱着,任由Tom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
   
    「噢…这家伙…怎么还不射啊…哦!My God!他也太粗了!哦!」女神没想到这次选的男人居然会这么持久,而且还这么硬,她觉得自己的阴道每次都被塞得没有一丝缝隙,这又胀又满的抽插已经让她来了好几次,现在的她已经没办法再配合Tom的动作,只能任他摆布。

   「不行了…只能这样了…」女神平常都会用骑乘位让男人射出来,但今天她算是遇到对手了,只能主动出击好赶快结束这场激战。
   「Tom…Tom…Stop please…stop…oh…」她挣扎着离开了男人的身体。
   「What’s wrong sweety?」Tom疑惑地问道。

    女神抽掉了Tom的保险套,躺在床上分开了自己的双腿,用魅惑的眼神看着他说。
   「I want you cum inside…give me all…」
    此情此景让Tom不禁双眼冒火,大吼一声扑到她身上,开始最后一轮的冲刺。

   「Oh! Yes! Oh! Tom~~~! Go deeper! Oh yes~~~! Yes! Oh~~~God~~~Oh~~~!」女神想让他快点射出来,只能努力夹紧了Tom的肉棒,她原本就已经被插得够呛,这个动作让她的快感又提高了好几成,她好几次都差点撑不下去,但想到自己快成功了,只能用力抓住男人的双臂,咬着下唇来承受这一波波涌来的高潮。

    出人意料的是男人见到女神紧皱眉头又不时咬住下唇的性感样貌,瞬间精关不固,又热又浓的精液一注注地强力喷射进了女神的花心,把女神给射得全身抽搐,还微微地翻着白眼。

   「Oh my God~~~Monica~~~! I’m coming! Oh!Oh!Oh!Oh!Oh!」Tom用龟头紧紧抵住女神的花心,边射边吼叫着,他蓄积多年的慾望终于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Oh!Oh!Oh!Oh…What?」Tom突然发现似乎不太对,「Oh…Hey! Monical…Why I… Oh…What the…Oh…No! No! No~~~~~」他惊慌地大叫起来。
    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停止射精,也无法拔出阴茎,全身使不出一丝力量,只能任由自己的能量一股股地从下体流出去…

    ***********

   「嗯!呜!嘿!呼…」小芊好不容易才从Tom的身体下钻出来,躺在床上喘着气,「重死我了…这家伙还真持久…快搞死我了…」
    不同于Tom的感受,小芊觉得今天自己有点倒楣,她以为跟之前一样找了个像处男的家伙就可以很快结束,结果居然被搞了一个多小时…高潮都不知道来了几次,而且这家伙跟之前的老外不同,粗长之外还特别硬,今天真是累死她了。

   「不过算了,这个家伙一个人就贡献了3人份,辛苦还是有点回报。」
    小芊看着身边那个脸色苍白,已经晕死在床上的男人,在心里对着他说,「接下来这3天你就好好休息吧!虽然对你有点抱歉,但我也是不得已的,不过刚刚你所体验到的快感这辈子应该无法被超越了,也算是对你的回报啰。」

    她看看着墙上的电子钟,时间已经不早,她缓缓地下了床,步履蹒跚地走进了浴室沖洗身体,换上了原本的衣服安静地离开了旅馆。
    出旅馆之前,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耳机,打开开关小声地说道「夜猫回巢!Over!」   

    呼叫完毕她便出了旅馆,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几个男人也跟着往她的方向离开了。
      
   「芊,妳回来啦?」
   「豪,你怎么还没睡?」
   「妳没回来我睡不着。」男人搂着她说。
   「嘻嘻!你真的很爱担心耶!」女人嘴巴唸着,脸上却露出开心的笑容,「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嗯,看到妳回来我才放心。」
   「豪,我换个衣服就来,你先上床吧。」
   「嗯。」

    男人乖乖地回到床上躺着,一直等到小芊也上了床才抱着她睡了,没几分钟就听到他微微的呼声。

    小芊见男人睡沉了,慢慢地从他怀里抽身而出,侧身翻向另一侧,她看着窗外的月光,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因为遇人不淑,半自愿地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后来遇见了自己的老公逸昇,他的体贴和爱让自己逐渐放下了过去,成为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没想到后来却莫名地在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还发生了很多不科学的事情。

    在那之后,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结束,她能回到原本单纯的生活,没想到过去的命运却没有放过她,为了让一切有个真正的了结,她不得不抛下自己的丈夫,只身来到离家几千公里的地方,睡在别的男人怀里― 虽然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

   「我的人生真是奇幻啊…又或者这是我的宿命?」小芊在心里默默地叹息着。
   
    今天真的太累了,没多久,她也沉沉睡去。

    **********

   「嗯…」筱彤半睁着眼睛看了一眼,「还没天亮啊…」她想了1秒,随即闭上眼想要继续睡。
   「啊!」她猛然想起自己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一艘船上,「季鸿隼!」她想起来了!

    她连忙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只是翻身,偷偷地转向床铺中央….昨晚的男人早已不见蹤影,只剩下叠好的被子放在他躺的位置上。

    筱彤坐起身默默扫视的房间,侧耳静听房内的动静,「他好像不在…」
    此时船身微微摇晃一下,一丝光亮从窗缝透了进来,筱彤这才发现外面早就天亮了,但这个房间因为装了完全不透光的窗帘,才让她能一路好睡。

   「竟然快中午了…」她看着手腕上典雅绚丽的钻錶,时间指着11:20。
    筱彤下了床,带着惺忪的睡眼进了厕所,脱下内裤坐在马桶的那一瞬间,她居然闻到自己的阴部飘来一阵清香。
   「咦?」她不太确定,这香味真的是来自己的…?她脱下了内裤闻了闻,香味确实是来自那里。

    此时她见到洗手台上摆着一个精緻的小瓶子,还贴了一张字迹娟秀的纸条,她歪着身体把东西取了过来,居然是季鸿隼留的!

    —————————————————————————-
     早安:
         昨天晚上不知道有没有把妳弄痛,如果有不舒服,每4小时可以擦一次这个乳液。
         早上我担心妳会不舒服又怕吵醒妳,所以擅自帮妳擦了一些,还请见谅。

                                                          by 鸿隼   」
    —————————————————————————-

   「擅自帮我…不会吧!」筱彤把纸条丢在地上,迅速转开了那罐乳液…「天哪!」她在心里惊喊着。
    没错,这味道和她内裤上的味道完全一样!

    筱彤平常是个很浅眠的人,老公翻个身都能把她吵醒,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睡到下面被擦了乳液还不自知。
    虽然昨晚已经被他…但一想到早上自己的下身可能都被男人看光,她真的…说实在她也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她闭上眼用手撑住头,深呼吸了几下舒缓舒缓情绪,起身沖了马桶开始盥洗,接着到更衣室里挑了一套有着星月图案点缀的白色针织上衣和粉紫色短裙穿上。
    梳洗已毕,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真漂亮啊…」她不禁潜意识地称讚起自己,姣好的脸蛋、高挺有型的胸部、S型的完美腰,再配上一双大长腿,筱彤第一次觉得自己和电视上那些女明星相比丝毫不逊色。

    时间已近中午,她虽然有点饿了,可是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做,现在那个男人不在,正是最佳良机!
    她走回房间,拉开所有的窗帘,外面射进来的阳光让她的眼睛一下子睁不开,适应了几分钟之后,她才能够好好的把这个房间看个清楚。
    除了昨天她所看到部分,季鸿隼睡的位置旁边原来还有个带抽屉的小床头柜,除此之外啥都没有了。

    她正想着要进一步探索,一件事情让她打消了念头,她回到更衣室里从小包包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姐姐妳起床啦?睡得好吗?」小芳开朗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嗯…」
   「姐姐妳饿了吗?妳想吃什么?要在房间吃还是去外面?」
   「有点…船上有轻食或早午餐之类的东西吗?」筱彤问。
   「有有有!妳等等~~~我找一下菜单,等一下传Line给妳,那妳想在哪吃?」
   「我在房间吃吧。」
   「好!没问题,妳等我一下喔!」
   「对了,那个…」
   「嗯?姐姐妳说,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不是,我想问那个…就…他…」
   「哦?妳说老闆啊?他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要下午才会回来喔!」
   「这样啊…」筱彤鬆了一口气,至少今天中午可以不用面对那个男人,「我知道了,谢谢。」

    小芳给她的手机连Line都设定好了,没多久菜单就传了过来,她随意点了几样东西,大概20分钟小芳就推着餐车进来了。
   「姐姐让妳久等了~~~快吃吧!妳一定很饿~~~」小芳干练地把食物摆在茶几上,一边招呼着她。

   「小芳…」
   「是!姐姐请说!」她很有精神的回应着。
   「我等等能去船上逛逛吗?」
   「噢!当然可以呀!」小芳从口袋拿出一张房卡交给筱彤,「这张是门卡,其实用手机也可以刷开的,姐姐妳都带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嗯…还有个问题。」筱彤迟疑了一下「这船上不会有危险吧…」
   「哈哈!您放心!这船上到处都有老闆的人,妳可以放心地逛。」
   「这样啊…但如果我走到没人的地方呢?」
   「妳放心,重要的地方都有管制,其他区域也都有监视器,老闆的人会在监控室里面保护妳。」小芳压低了音量说,「其实老闆是这艘船的大股东。」

   「那…这房间不会也有监视器吧?」筱彤害怕地问道,「那我们在这里不就…」
   「哈哈哈!姐姐妳放心,老闆怎么可能会在自己房间装监视器,这样监控室的人不就都看光光了?不可能啦!」小芳斩钉截铁地说。
   「妳确定?」筱彤露出怀疑的表情。
   「那当然!我可以保证!」小芳拍拍胸部说。
   「好吧。」筱彤不再追问,「那我先吃了。」
    小芳点点头退了出去,筱彤看到桌上精緻的食物还真的饿了,顾不得形象放肆大口吃起来,昨晚消耗这么多热量,到现在她可是滴水未进。

    吃饱之后她看看手錶,时间是下午1点多,她起身绕行着房间开始翻找所有的柜子,也注意所有墙面是否有缝隙,想找到这男人的一点蛛丝马迹。
    是的,刚刚她是故意问关于监视器的问题,既然知道没有装那种东西,她就可以放心的在房间里做她想做的事情。

    她就这样翻了快一小时,任何有缝隙的地方她都没放过,连电视后面、床底下甚至床垫都抬起来看过,但除了柜子里有几罐精油、香水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之外,什么也没有,筱彤累得瘫坐在沙发上休息,想着到底还有哪里没…
   「对了!就是那里!」她的视线停在季鸿隼更衣室的门。
    她起身走向更衣室,悄悄地推开门往里面看,里面的布局和自己的更衣室差不多,只是礼服变成了许多西装和衬衫,筱彤把门又推开了一点,一脚正準备踏进去。

   「哔哔~~~哔!」
    他回来了!房卡感应的警示音让筱彤连忙关上门,狂奔着坐回了沙发,还用叉子叉了一块水果放进嘴里咀嚼着。

   「喀嚓!」进来的果然是季鸿隼,筱彤在心里暗叫好险,压抑着心里的紧张,佯装悠闲地又叉了一块水果放嘴里。
    季鸿隼一进来就见到筱彤,显得心情很好,微笑着跟她打招呼:「筱彤小姐,妳起床啦?昨晚有睡好吗?」
   「还好。」她不带感情地回答。
   「对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早上擅自帮妳…」
   「不要再说了。」筱彤冷冷地回道。
   「哦…好…我不说就是了,那妳不生气好吗?」他问。
   「…」筱彤被他这问题问得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回答好或不好。
   「妳看…妳果然还是在生气…妳听我说,我早上是真的担心…」
   「不要再说了!」筱彤又一次冷冷地回应道,但她的脸却微微泛红。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那妳不能生气啰?」季鸿隼嘻皮笑脸地说,「妳如果还觉得生气,那我就只能继续解释了。」
   「你…」筱彤皱着眉头,她原本就不善言词,现在遇到季鸿隼这种高手,更是毫无还击之力。

   「嘻嘻~~~妳生气的样子也好美。」季鸿隼猛地冒出这句,筱彤被他逗得胀红了脸,无言地别过头去。
   「本来想找妳吃午饭的,看来妳刚吃饱,那我只能一个人吃啰!」季鸿隼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
   「你吃吧!我想出去逛逛。」
    筱彤边说边起身走进了更衣室,季鸿隼也没拦她,只是笑笑地拿出手机开始点餐,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逛,只是想儘量远离这个男人而已。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美丽的自己,再度回想起从昨天上船后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想从中找到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线索。
    就这样一路回想到了昨晚,她洗完了澡上了床,季鸿隼帮她按摩,然后…然后…

   「啊!」她撑起了身体惊想着,「我得快点离开这里,等等他吃完饭会不会又要…」
    筱彤起身想去收拾东西,但一股异样的感觉却从下面传来…那是一种湿润的感觉!
   「这…不会吧!」她在心里否认着,咬着牙把手伸进内裤想确认自己的感觉。
   「筱彤小姐?妳还在吗?」突然门外传来季鸿隼的声音,吓得她连忙把手给抽了出来。
   「筱彤小姐?Hello?」
   「什么事?」她从门内回应。
   「既然妳还没出去,那我带妳去逛逛吧。」
   「不用,我晚点再自己去。」
   「我就知道妳还在生气…」季鸿隼恍然大悟地说,「那…」
   「好!我知道了!我跟你出去。」筱彤知道他又要提那件事,乾脆主动投降,心里不禁抱怨着这男人明明就是个犯罪集团首脑,为什么行为如此幼稚。

    她拎起桌上的名贵小包,整理了一下衣服,换上一双好走的平底鞋,不情不愿地走出了更衣室,季鸿隼已经在外间等着他,他换掉了西装,改穿一件南洋风的花衬衫,配上深蓝色的短裤,脚踩着人字拖,头上还戴着个大草帽。
    筱彤很讶异他居然穿成如此随兴,不禁多看了几眼。

   「呵呵~~~出来玩嘛!放鬆点好!」季鸿隼彷彿看出她内心的想法,主动解释道。
   「要出去就快点吧。」筱彤说完冷冷地甩头就走。
   「等等!」季鸿隼拉住她。
   「你要干嘛?!」
   「我要牵妳啊!嘻嘻!」他嘻皮笑脸地答道,一边轻轻地牵着筱彤的左手。
    筱彤被他牵起的那一剎那,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从指尖流进她身体,让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没事,别紧张,走吧。」季鸿隼用他的招牌微笑对筱彤说。
    筱彤没回答,只是低着头任由男人牵着出了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怎么了?」
    昨天的她对季鸿隼还是很反感的,为什么刚刚被他牵住的时候,居然有一种颤动感,她记得上次有这种感觉,是她和老公第一次牵手的时候。
    她偷偷地看着季鸿隼,很确定自己对他并有一丝心动,但为什么现在被他厚实的手掌牵着,居然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唉!太阳还真大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一出了舱门季鸿隼就唸着,今天天气很好,虽然已经下午,阳光还是炽热地晒人。
    筱彤没有回答,但刺眼的阳光也照得她有点难过。
   「来,戴着,别晒伤了。」季鸿隼拿下头上的大草帽,戴在筱彤的头上,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
   「走,我带妳去看鲸鱼。」他兴致勃勃地拉着筱彤来到船侧的栏杆,指着远方说道,「妳仔细看喔!」
   
    没过几分钟,远方真的跃起了一只只鲸豚,她早就想去宜兰赏鲸,但一直无法成行,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她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睁大的双眼却完整地说出她内心的兴奋。
   「好看吗?」季鸿隼突然从后面轻轻地抓住她的上臂,整个人都贴在筱彤背上,这肌肤的接触又让她颤抖了一下。
   「我从小就喜欢看鱼,所有的鱼我都爱。」他自顾自地说着,「牠们不管在海里游还是飞出水面,都是这么的美、这么的自在!」

    季鸿隼的双手往下轻抚着筱彤的手臂,然后搂住了她的腰,或许是知道挣扎也无用,她只是微微扭动了一下,就任由他搂着。
   「最重要的是,大海这么辽阔,只要有东西吃,牠们想去哪就去哪,多自由啊!我就是羡慕这点!」
    季鸿隼搂紧了她,说话时的温暖气息不断刺激着筱彤的耳朵和脖子。

   「又来了…」下体那异样的感觉又来了,筱彤只能假装调整姿势,夹紧大腿搓动着,她的呼吸也开始沉重。
    其实刚刚那几次接触,都让她感觉下体涌出了一点湿润,但这次的量她觉得自己的内裤好像都湿透了似的。

   「我想回去了。」筱彤冷冷地说。
   「啊?这么快?」   
   「太阳很大,我很热。」筱彤推开了他,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季鸿隼也连忙追上去,牵起了她的手。

    一进了房间,筱彤就躲进了厕所。
   「嘶…哦…」她的感觉没错,她不但湿了,还湿得一蹋糊涂,她用卫生纸擦拭着阴户,每一次的擦拭都让她敏感到忍不住低声喊叫。   
    她决定沖个澡,让自己冷静一下,因为身体的反应让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呼…」沖完澡的她觉得好多了,她摸了一下自己的阴户,虽然里面还是湿润的,但至少没有像刚刚那样都渗到阴脣外面,自己现在也平静多了。
    她换上另一件白色T恤和短裙,吹乾了头髮,最后站在更衣室门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房。
    算了!就算躲得了现在,晚上呢?明天呢?
    她咬了咬牙,推开门走了出去。

   「洗完澡有舒服一点了吗?」季鸿隼一见到她,立刻迎了上来,然后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你…你干嘛!放开…先放开我!」这次的抗议被宣告无效,季鸿隼霸道却又温柔地紧紧搂住她,任她在怀里挣扎也丝毫不放鬆。
   「筱彤小姐,请让我抱一下,好吗?」季鸿隼温暖的气息又窜入她耳里,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用鼻尖碰着她的耳朵上下吻着。
    他的手也没闲着,一手轻抚她的背,另一手轻轻地用指尖梳着她的头髮。

   「我从早上起床就一直在想妳,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就让我抱一下,好吗?」他深情地告白着。
    筱彤听到他这样说,轻叹了一声不再挣扎,反正抵抗也没什么用。

    没多久她就后悔了,季鸿隼那恰到好处的抚弄让她感觉下体又涌出了湿润,呼吸也逐渐沉重,而且她感觉自己被一个硬物给顶在了身上。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自己等等又要被那根东西给…想到昨晚自己竟然它被弄得….

   「啊…」不想还好,一想到昨晚的事情,那种瞬间湿透的感觉再度涌了上来,让筱彤不禁轻喊了一声。
   「筱彤小姐…我要妳!」季鸿隼彷彿听到了进攻指令,直接就把筱彤放倒在床上,开始疯狂地吻着她。

   「嗯…哦…你…等等…嗯~~~!」筱彤嘴里拒绝着,但下体一阵阵如涌泉般的湿润,让她没办法用力挣扎,甚至全身发软。
    季鸿隼除去了她的上衣,一路从脖子吻到她的酥胸,接着扯下了她的内衣,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指尖玩弄着乳头,一边把双乳往中间推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然后用灵活的舌头快速地上下舔着。

   「哦…嗯~~~!哦~~~嘶~~~嗯嗯嗯!啊!」筱彤早已失去挣扎的能力,十指紧紧地扣住季鸿隼的肩头不断喊着。
   「呀~~~!」不知何时筱彤的内裤也被除去,一对指头插进了她的蜜穴里。   
   「筱彤小姐,妳好湿了…」季鸿隼在筱彤耳边轻轻地说着,「妳也想要我对不对?」
   「我没有!」筱彤否认着,但蜜穴里却不争气地不断涌出汩汩淫水。
   「是吗?」季鸿隼怀疑地问着,突然他往上一按,狠狠地压住了蜜穴口的小豆豆。

   「哦嗯~~~!」筱彤忍不住喊了出来,还来不及喘气,便被季鸿隼的高速旋转按压技巧给弄得大声叫喊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哦嗯~~~!嗯哼!嗯嗯嗯~~~!呀!嗯嗯!」   
   
    季鸿隼持续不断地玩弄着筱彤的豆豆,当他发现她快喘不过气的时候才会停一下,然后再继续。
    筱彤紧紧地抱着季鸿隼,只能不断地大声喊着。

   「嗯哼!嗯嗯嗯~~~!嗯哼!哦~~~呀!!噢!噢!唔~~~!噢!噢!噢!」筱彤突然夹紧了双腿,原本的销魂的淫叫变成了阵阵低吼,她再度被季鸿隼的手弄到高潮,全身不断地抽搐着,季鸿隼都觉得手指被夹得隐隐作痛。

   「呼…呼…」高潮稍退后的筱彤躺在床上喘着气,脸上红通通得像颗苹果,床单也早已湿了一片。
    季鸿隼温柔地看着她,等她呼吸稍稍平复之后,打算再继续用手技让筱彤再到一次顶峰,哪知手指才刚碰到就被一把抓住。
   
   「不要再摸了。」筱彤说,季鸿隼用询问的眼光看着筱彤,「你…你上来吧。」
    季鸿隼微微一笑,起身除去了自己全身的衣服,在白天的光线下,筱彤终于看清他的身体,他真的很壮,却很精瘦,他的皮肤微黑,却不像传统海滩男孩那种油亮的色泽。
    还有他的…阴茎…虽然看起来只比老公和阿徐长一点点,但颜色看起来却像一根粗黑的铁棍而不是肉棒,硕大的龟头有着夸张的倒钩,形状有点像是箭头,难怪每次进出都可以确实地刮擦着自己的阴道。

   「我到底在想什么?」她别过头去闭上了眼自问着,潜意识里面的那股渴望是怎么回事?
    季鸿隼裸着身子却没有立刻上床,而是坐在床边仔细端详着筱彤美丽而又性感的胴体,用和昨天一样的,欣赏艺术品的眼神。
    闭着眼的筱彤觉得奇怪,怎么季鸿隼衣服早就脱完却一直不见动作,便睁开眼看他在干嘛,没想到一开眼就看到他用灼热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

   「你…你干嘛…」她下意识地拉了旁边的被子想盖住自己,却被季鸿隼一把抓住。
   「因为妳太美,我看到入神了。」他深情的说。
   「你…你到底要不要继…」筱彤问到一半才发现自己不该这么问,便红着脸别过了头。
   「要,我要妳,我想狠狠的要妳。」季鸿隼捧着她的脸转向自己,用鼻尖碰着筱彤的鼻尖,斩钉截铁地说道。

    筱彤感觉自己的下身又不由自主地湿了,她闭上眼睛,任由季鸿隼分开自己的双腿,扶住他的双臂,等着他把那根黑铁棒,插进自己的阴道内。

    今天的季鸿隼不似昨日那样狂野,他扶着筱彤的细腰,缓缓地把阴茎插进筱彤湿润的蜜穴里。
   「嘶…」他看到筱彤的阴唇含住了自己硕大的龟头,也忍不住轻声喊了出来。
   「嗯…嗯…哦…嗯…嗯嗯…嗯哼!」季鸿隼精细地抽插着筱彤的阴道,前后都不超过1公分,把筱彤弄得奇痒难耐,不断扭动着身体。
   
    季鸿隼看到筱彤难受的样子,偷偷微笑了一下,又把阴茎插进去半截,然后继续抽插着,筱彤的叫声稍微大了起来。
   「喔!!嗯哼!哦!哦嗯!哦嗯!嗯嗯~~~!」筱彤的阴道前半段被快速地刮擦着,但后半段却愈来愈空虚,感觉每次要被填满的时候就空了,因为季鸿隼每次只进去一半而已。

    到后来,她开始本能地配合着季鸿隼的插入抬高自己的臀部,好让身下的那根阴茎可以更加深入,但在季鸿隼精密的控制下,始终无法如愿,他就这样快速地浅插着,一边欣赏筱彤上下晃动的双乳,还有饥渴难耐的表情。

    就这样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筱彤突然举起双腿盘住季鸿隼,同时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腰,狠狠地将他拉趴在自己身上。
   「嗯~~~~!嗯嗯嗯~~~!噢!嗯嗯!」季鸿隼的肉棒当时正拔出到龟头的部位,被这样一拉,整根阴茎直接从阴道口顶到了筱彤的花心,惹得她放声大叫,全身不断发抖,一股温热的阴精喷射在了季鸿隼的龟头上,让他也舒服得差点叫出来。

    1分钟的静止后,季鸿隼想起身,却被筱彤狠狠地抱住。
   「你再…玩…我就…不要了。」她喘着气在季鸿隼耳边说道。
   「我…」他还想辩解。
   「再这样,我会…生气。」
   「我知道了。」
      
    季鸿隼知道差不多了,也伸手搂住筱彤,开始高速地抽插,每一次都扎扎实实地填满她整个阴道,他龟头的冠状沟犹如多套了一个塑胶环似的,每一分移动都刺激着她的阴道壁,刮进、刮出、刮进、刮出、再刮进、再刮出。

   「天哪…怎么会…这么舒服?好舒服!噢!天哪!噢!」筱彤的大脑不断吶喊着,她仰起头,十指深深地嵌入季鸿隼的背肉,下身用力地向前挺动配合着季鸿隼的插入,额头上也渗出点点汗珠。

    季鸿隼卖力地抽插着,他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真正的高潮是什么,开启她性爱的新天堂。

   「嗯嗯!你…哦哦哦!再…嗯嗯…快一点…嗯嗯嗯~~嗯嗯!快点…」身下的女人断断续续地提出了她的要求。
   「呼…呼…那…我要来啰!」
   「好…嗯嗯!好!」
    季鸿隼说完,开始加快腰部的速度,如同打桩机一般地高速进出着筱彤的阴道。

   「哦!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筱彤生性保守,做爱的时候她大部分都是抿着嘴嗯嗯叫着,以便控制自己的音量,但这个昨天才见面的陌生男人,让她这辈子第一次毫无顾忌地张开嘴叫床。
    更正确地说,这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海啸,让她无法,也忘了去顾虑她原本所顾虑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噢!噢!噢!噢!噢!啊啊啊~~~~~!」筱彤终于被推上了高潮的顶峰,她用力往后仰着头,狠狠地夹紧季鸿隼的阴茎,下身更紧紧地顶住他的骨盆。

   「喔喔!喔嘶!噢!嘶~~~~~~!呃!呃呃!」季鸿隼被筱彤这样一夹也撑不住了,一股股精液强力地喷射在筱彤的花心上,射得她全身不断抽搐。   
  
   「呼…呼…」高潮过后的2人就这样紧紧地抱着,谁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筱彤才渐渐地放鬆了四肢,平躺在床上休息。
    季鸿隼缓缓地拔出了他的阴茎,躺在了筱彤身边,拉了条棉被帮她盖上。

   「要去洗洗吗?」他问。
   「嗯…」
   「那妳去吧。」
   「嗯…」筱彤虽然答应着,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季鸿隼知道她累了,也不再问她,就直接将她拥入怀里,轻抚着她的全身,不时吻着她的脸颊和耳朵,听着她偶而发出的嗯嗯声,不知不觉地,2人就这样裸抱着沉沉睡去。
  

— 未完待续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