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卧底】二 冷豔同事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前言:我认为色文有三种
第一种,肉戏极多且十分细腻带感的,这种有点像製作精良的A片
第二种,剧情为主,人物立体,肉戏不算太多但每一场都比较有代入感,这种有点像精心製作的三级片,但不同于三级片中床戏是服务于剧情的,此类色文中所有剧情和人物的精心设计都是为肉戏服务的,当剧情有趣,人物立体,读者会有很容易有代入感,到时候哪怕只是轻轻一句「女主的屁股被讨人厌的上次偷偷摸了一把」也会显得具体而刺激。
第三种,肉戏多,为了肉戏而肉戏,什麽剧情什麽人物形象都不管,这种就像是怼着生殖器拍的无脑A片,精彩有限。

《不良卧底》努力的方向是第二种,所以介意肉戏太少的朋友可以稍安勿躁,好饭不怕晚。

正文

曹小猛饿极了,他万万没想到人死了还会感觉到饿。
他记得自己死于暗算,被人一枪轰了脑袋,而暗算他的则是个逼毛旺盛的女人——没办法,虽然她长着一张美艳娇俏的脸蛋,身材也非常火辣火辣,大奶子大屁股,可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那从贴在小腹上的茂密的毛发,在她优雅的气质和白嫩的身体下尤为惹眼,都说逼毛多的女人性欲强,那她就属于表面高贵实际上在暗处欲望疯长的类型呗?不过比起这些曹小猛更好奇这的枪从哪儿掏出来的?
藏逼裏了?

曹小猛摇摇头,阴阳两隔,这个秘密自己是永远不会知道了。再说了人都死了再想活着的时候的事儿也没啥用,不操那没用的心。他四处环顾,所见之处铺满了长得像棉花糖的大片云朵,连脚下也都是软软的。难道这就是天堂?

「唉,管他天堂还是地狱,我饿啊!这特麽要是有个大猪蹄子,就算下地狱老子也是不怕的。」
曹小猛嘟嘟囔囔,没想到话音刚落就飘来一朵云朵,然后散开,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餐桌,餐桌上那真就是各种山珍海味,惹得曹小猛口水直流。

「妈的,天堂果然不一样啊,想什麽来什麽,心想事成啊!」他也顾不上这顿美味从何而来扑上去就大快朵颐起来,让他奇怪的是,明明一顿风卷残云将整整一大桌包括烧鸡,烤羊,牛排在内的美味吃进了肚子,可饑饿感一点都没有消失,肚子裏仍然是空落落的。

「操,老子是北方人啊!没有大白馒头怎麽吃得饱?」曹小猛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几乎随着这个想法的诞生,眼前的一桌美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飘在空中的两颗又大又白的馒头,

「这他妈才是好东西!」

曹小猛上去一手一个将大白馒头牢牢地抓在了手裏,咦?这馒头啥面做的?咋这麽软弹?摸起来好舒服啊……

突然天地变色,风云变幻,随着狂风大作一个愤怒的女声骤然响彻天地!

「曹小猛!」

曹小猛他被惊得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云朵又变化成了一个新的空间,这裏看起来有点像医院,对面还有检查视力的图表和一些医疗器具。

「进天堂还得体检?」

他迷迷糊糊地打量四周看到身边居然站着一位漂亮的白大褂,面若白玉,美眸水灵,齿白唇红,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蛋了……

「英子?你咋也在这儿!」曹小猛心想难道我俩前后脚死的?得,这下也算是有个伴儿了。
只见英姿美目一瞪,咬牙切齿:「把你狗爪子给我拿开!」

曹小猛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麽时候居然放在了英姿的胸脯上,吓得赶紧拿了下来,瑟瑟发抖,这姑奶奶可不好惹!

「曹小猛!」

还没等曹小猛问英姿是怎麽死的走廊外又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一路过来骂骂咧咧,声音越来越大,
直到推开门,曹小猛更加吃惊:「我靠,刘所,你咋也死啦!咱们被连锅端了?」

刘建民本来气势汹汹的,可迎面被曹小猛这麽一问反倒楞住了,看了看英姿。

「检查过了,皮糙肉厚的没啥大问题,就是有点脑震蕩,不过对他影响不大,本来也不是啥脑子正常的人。」

稀裏糊涂地听了俩人的对话曹小猛好像明白了什麽,难道自己还没有死?那刚刚那些棉花糖,那些美味佳肴……就都是梦啦?我去,老子还活着!曹小猛可算是体会到什麽叫做死而复生了!大喜之下又想到了刚刚梦裏出现的手感极佳的馒头。

「嗯,果然梦都是反的,不过手感还不错的!」

英姿好看的脸上闪过一丝红霞,骂了一句「怎麽没死过去呢!」便收拾了一下医疗箱后离开了。

刘建民走上前一点都不客气,照着曹小猛的脑袋狠狠砸了一拳,然后破口大骂:「你妈的,自从你来了就没一件好事儿!天天他妈的给老子闯祸!说!你是怎麽知道赌场那个地方的!」刘建民气得七窍生烟,像一头随时可能暴走的老黄牛。

曹小猛不敢怠慢,忍着痛,堆起笑脸:「刘所,这不是想着积极表现一下麽,我这来咱们派出所也有段时间了,还啥正事儿都没干呢,总要有点贡献啊。」

「别!曹哥!你是我大哥!我可求求你了,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啥都别干那就是你最大的贡献了!」

「我也想低调,可偏偏不就让我知道这个计划了嘛……」
原来一个星期前市局準备开战一次专项行动,要清除一批市裏的赌场,行动範围较大,为了确保行动成功便需要多组行动同时展开,这样一来市局的人手就不太够了,于是向下面派出所下了文件,要求在行动当天各个派出所调派人手配合市局的活动,当曹小猛得知有这麽个计划之后那可是跟狼见了肉似的,两眼直冒贼光:「你说这麽长脸的行动如果咱们只是跟着市局屁股后面到头来又是啥都捞不着,白忙乎一场!所以我毅然决定牺牲小我,成全大你,独闯龙潭,将那些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到时候上面一高兴给你升个官,你再给我扶正,岂不是皆大欢喜?」

「成全你妈个头!老子差点被你给害死了!市局统一的活动因为你善做主张不得不取消了!老子被叫过去挨了整整一天的骂!这个骂完那个骂,挨着圈地挨骂!轮了好几圈了都!后续怎麽处罚还不知道,妈的!」

劈头盖脸发泄了一通,刘建民也平复了一些:「行了,先不说这些,你就告诉我,你怎麽知道这个文件内容的!这个文件可是保密的,除了我没人可以看到,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辅警了,说!你又偷偷搞了什麽名堂!」

曹小猛面露难色,实际上脑子飞速转动,最后非常「为难」地供出了一个名字:「袁老三。」
***********************

袁老三不知道大难临头,还沈浸在拘留期满的得意中,结果前脚刚踏出派出所的大门,后脚就被人摁住。

「干啥呀?搞错了吧?」袁老三大吃一惊,可身后的民警非常肯定:「抓的就是你!」

就这样还没来得及感受自由的空气袁老三就被人又拷了回去,他自然是万般喊冤:「不是啊,搞错啦!我这刚被放出来,还没来得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啥事儿没犯啊!」

「新的你是没来及犯,但之前的事儿还没交代清楚!」

「过去的?不是,我都交代了啊,真的,真的!」袁老三可不想这麽不明不白地再被抓回去,心裏发慌,索性口无遮拦起来,「我检举!我戴罪立功,我们知道有个群,全是偷老太太裤衩子的变态……真的!你们查一下啊……」
**********************

「袁老三那边我们自然会审问清楚的,那那个严健生怎麽回事?」

「他说啦?」

「他没说我才问你!你以为他是谁?鸡巴都被人砍下来了会这麽善罢甘休?他坚决表示鸡巴是自己玩儿刀的时候不小心划下来的……」

曹小猛没忍住,「噗嗤」一笑:「他真那麽说的?没看出来呀,这哥们儿挺有才啊!」

刚刚有点平息的怒火再度蹿了上来,刘建生吼道:「你他妈是不是缺心眼儿?他现在保你就是为了方便日后报复你!」

曹小猛满不在乎:「我会怕他?」

「你不怕,我怕啊!到时候你他妈再没轻没重的给老子闹出人命来我他妈还退不退休了?我就剩两年就退休了,就想稳稳当当的,不成吗?」刘建生越说越气,「你说你擅自行动也就罢了,为啥每回必见血?五十多人全部受伤,七个胳膊掉了,十二个腿折了,你他妈有暴力倾向啊?我看你别叫曹小猛了,改名叫曹鸡猛吧,超级猛!」

曹小猛一楞,又乐了:「谐音梗?要扣钱的。」

「扣你妈!别以为这回所裏还会给你买单,告诉你,从下个月开始你的工资统统上缴,不,我直接扣下来!就你闯的那些祸就是扣到你退休都不够补偿的!」刘建民顿了顿,又问,「不是我就好奇了,给人打骨折啥的也就算了,你跟人家鸡巴叫什麽劲啊?非给人砍下来?还是人家严健生说他要用鸡巴干你?」

曹小猛辩解道:「这您可错怪我了,不是他要拿鸡巴干我,而是他在干……哎呀!」曹小猛突然大叫一声,「人呢?那个女人?暗算我的女人?」没等刘建民听明白曹小猛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不对呀,我被人爆头了啊,怎麽没有坑?」

刘建民冷笑:「废话,如果有坑你还活的了麽。再说了,电击枪而已,能有啥杀伤力。」

「电击枪?不对啊,那应该是真正的枪啊?」曹小猛疑惑着,结果刘建民一句反问问得他哑口无言:「你一个小破辅警,见过真枪就知道长啥样?」

「咳咳……反正,反正得找到那个女人,绝对有古怪!我救她,她却给我这麽一下子,不合常理啊。」

「可是,市局的同誌收集了现场指纹后找到了几个当事人,并没有你说的那个女人。」

「监控!查监控啊。」

「监控已经被人为破坏了。行了,这件事已经由市局接手了,你不用管了,我说的不用管的意思就是连想都不要想!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这次你擅自行动造成的损失全部由你承担,所裏先垫付,以后你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用来还所裏的钱。还有,回头再给我写一个检讨,手写,一万字!至于市局会怎麽处罚你到时候再说。」刘建生说完转身就要走被曹小猛叫住:「刘所,那个,那个……挺饿的,给个馒头呗……」

刘建民回头,阴恻恻地笑:「馒头是没有,但拳头就管饱,要不要?」

「嘿嘿,不用了,我自己解决,不用了,真不用了!真的!啊!」

……
**********************

「嗨,美女。」曹小猛从医务室出来转头就鉆进了旁边的屋子,那是作为派出所驻所医师的英姿的办公室,「我还是头一回知道咱们所裏还有个医务室呢。」曹小猛找了个镜子照了照,刚刚被刘所一顿老拳伺候过的脸上轻一块紫一块,顿时心疼不已⋯⋯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曹小猛自来熟地找个椅子坐下,说着话眼睛到处扫描,他想女人都喜欢吃零食,这儿或许可以有些收获。

英姿听到是曹小猛进来理都不理,继续埋头写着什麽:「是啊,你从来也用不着医务室啊,那都是为被你打伤的人準备的。」

曹小猛可听不进去英姿在说什麽,眼冒绿光地到处找却没有看到一点零食的蹤影,顿时悻悻,準备出门去买,没想到英姿把他叫住。

「你还说话算话不?」

曹小猛心道不好,把这茬给忘了!

这事儿还得从英姿帮着曹小猛偷拍到市局下发的文件内容说起,嗯,前面的袁老三只是个背锅的倒霉蛋。

在派出所裏英姿地位超然,她的人事关系在市局,听说家裏背景非常硬,来派出所属于下基层镀金,干满两年回去前途无量,所以平时在所裏没人敢管束她。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曹小猛才缠上了英姿。
***********************

「你有毛病吧?既然知道文件是保密的还非要看?」

「我这不是寻思为咱们所裏做点贡献嘛。」

「贡献?自打你进到所裏做的‘贡献’可不少了,还是歇歇吧您。」

「嗨,那都是小打小闹,我听说这回有个大行动,就是具体什麽情况我还不清楚,所以……」曹小猛
嘿嘿淫笑,结果碰上英姿的无情白眼「所以啥?少做梦了,赶紧滚蛋!没空搭理你!」

英姿下了逐客令,可曹小猛这厚脸皮岂是那麽容易打发的?

「英子,这个周末……有空?」

英姿终于擡起头,盯着曹小猛的眼睛颇为玩味地问道:「怎麽,想贿赂我?」

英姿的眼睛非常漂亮,直勾勾地盯着曹小猛,含着婀娜风情与清灵的笑意,看得曹小猛心下一动,险些落荒而逃,他还是更加适应英姿平时的横眉冷对。当然,眼下有求于人自然不能太任性,稳定一下心神,笑道:「啥叫贿赂啊?你我当初同一天到所裏报道,按理说这份情谊绝对比所裏其他人都要深厚许多,早就想着请你吃饭了,对了,还有看电影,反正就是全套做足!」

英姿俏脸一羞:「呸!不要脸,谁跟你全套……」曹小猛懊悔自己说话没谱,正想着怎麽补救只听英姿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先滚吧,回头发给你……」

打发走了曹小猛英姿却犯了难,怎麽就稀裏糊涂答应了这麽离谱的请求?这种事儿跟偷窃又有什麽区别?而且也从来没干过类似的事儿啊。英姿有心反悔可一想到周末的那顿饭便告诫自己:「做人一定要诚信,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英姿在办公室裏苦思冥想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

「文件我收到了,刚看了一眼,你放心,绝对配合市局的同誌!」刘建民正打着电话,听到有人敲门,「请进。先不说了,我这儿来人了。」

挂了电话看到进来的人英姿,只是今天的英姿怎麽有些奇怪?她跑到自己办公室汇报工作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她居然没有穿她的那件白大褂。平日裏英姿来到所裏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警服外套,然后换上白大褂,过去的一年多向来都是如此,像今天这般只穿着蓝色的警服衬衫亮相还是头一回,更让刘建民意外的是,蓝色的警服衬衫下摆塞进裤子裏,将英姿虽然不算大但十分挺拔的胸脯衬得异常醒目,这还不够,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居然没有系,裏面白嫩的肌肤随着她的走动若隐若现!

「见了鬼了这是!」刘建民心下大为诧异但面上不露声色,英姿身份不比他人,他断然不会因为这种事对英姿说什麽,「来啦?什麽事儿呀?」

「哦,刘所,这是前段时间咱们所裏的同誌集体体检的检查结果,您看一下。」

刘建民「哦」一声结果一摞检查报告心底直犯嘀咕:「什麽情况这是?这种东西有必要给我看?知会一声入了档不就完事儿了?这孩子今天到底怎麽了?古古怪怪的……」刘建民没想到的是当自己刚刚接过检查报告,英姿就非常笨拙而刻意地微微弯下腰提供了一个极佳的观景视角,观什麽景?当然是美女的胸脯啦!英姿平时在所裏向来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大爱跟别人开玩笑,所以虽然模样水灵标致但大伙面对她的时候一直是克製而认真的,像现在这样可以近距离看到美女深邃的乳沟的情况更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算什麽?所长的福利?」刘建民心脏「砰砰」乱跳,即便他从未对英姿有过任何非分之想,一直以长辈的身份自居,但面对眼下这再明显不过的诱惑也动了心。

英姿的乳沟近在咫尺,那软弹的乳房肌肤白到透明,甚至可以看得到裏面游走的毛细血管,这对丧偶多年的刘建民来说实在是突如其来又威力过猛的诱惑,身体做出诚实的反应,裤裆支起了小小的帐篷,为了避免自己丑态被英姿看到刘建民只好稍稍侧过身,避开英姿的眼睛,装模作样地看着手裏的报告,实际上根本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脑子裏两个小人儿正做着激烈的对抗。

「醒醒吧,你以为你是谁?一个糟老头子而已,人家什麽背景,什麽模样,什麽年纪,会看得上你?」

「放屁!凭什麽英姿就不许看上了他?老来俏懂不懂?再说,如果不是看上了他,那她干嘛突然为无关紧要的事情跑过来还露奶子撅屁股的?」

「我呸!还老来俏,我看这是臭不要脸!但凡不是老年癡呆就不会这麽胡思乱想,羞不羞啊?」

「人老心不老!怎麽可以轻易错过送上门的机会?况且英姿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最容易迷上成熟稳重的男人。」

「成熟?是熟透了吧?还硬的起来了吗?赶紧醒醒吧。」

「胡说!上个星期还不是把水果店的老板娘操得直喊老公?老刘,你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了以后一定后悔莫及啊!跟了英姿能让你少奋斗多少年啊?你还有两年退休,但如果跟了英姿说不定一下子给你调到市局了,在那裏退休和以派出所所长的身份退休可是天差地别啊!」

「拉倒吧,我看就是你馋人家小姑娘身子了,别忘了,英姿的年龄做你女儿都绰绰有余了。」

「那又怎麽了?只许小男人攀富婆不许小美女倒追咱们?再说了,我还把话撂这儿了,就是馋英姿的身子了,漂亮女孩儿是身子谁不馋?更何况这样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要了直接可以玩儿原汁原味的製服诱惑,穿着这身警服为人民服务了几十年了,到头来一个穿警服的都没操过,太说不过去了!想想把,英姿这麽漂亮的女孩子,上身穿着警服,解开扣子分开两边,一对嫩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出来,下身光着,大大的分开,露出少经人事的嫩穴,任由你粗野的抽插,她不仅毫不怪罪反而一边呻吟一边鼓励着你,啊,老公,加油!」

刘建民越想越没谱,越想越迷离,越想越激动,猛然转过身却发现英姿早没了人影!

如同一盆凉水浇下来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幻想惹起的火焰浇灭,羞臊不已:「妈的,乱七八糟地想什麽呢!」刘建民责怪自己不要脸,同时仍然好奇英姿今天的举动怎麽奇奇怪怪的。不过没多久他就知道了答案,曹小猛得知了市局文件的内容利用周末轮休孤身前往,把人家赌场一网打尽了,但也给自己惹下了大麻烦,为了彻查是从哪裏泄露的文件内容刘建民查阅了近几天的监控录像,结果看到当天在办公室自己转过身的功夫英姿迅速掏出手机将放在桌面上的文件拍了下来,然后离开……

市局要求所裏做出交代,可刘建民心想总不能把英姿交代出去吧?最后索性把皮球踢给曹小猛,没想到这个家伙平时虎楞楞的,这关键时刻脑子还挺灵活,直接「供」出了袁老三这个惯犯,他不倒霉谁倒霉?这样一来倒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

之前曹小猛许诺要带英姿去吃饭看电影纯粹是口嗨,没想到人家认真起来了,曹小猛迅速盘算了一下成本越想越心疼,两个人出去哪怕吃麻辣烫也要三四十,再加上看电影,没有一百绝对拿不下来,这几年曹小猛到处闯祸,到处补锅,工资就是扣到退休怕也是搞不定,这种情况下花100块钱出去吃饭实在太奢侈了。更重要的是,本来以为经此一战自己可以从辅警转正,扬眉吐气一把结果到头来灰头土脸的,也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去潇洒,100元,能买多少个大馒头啊……

英姿看出了曹小猛的犹豫,面若冰霜:「你走吧。」

曹小猛如蒙大赦临走时却发现英姿眉宇间的失落,突然心下不忍,一咬牙:「我说话向来算话!等着吧,就今晚,下班了哥哥带你好好奢侈一把!」说完一个漂亮华丽的转身,头也不回地一路走出派出所,他的心在滴血,生怕自己会随时反悔。

从所裏出来曹小猛第一件事就是在对面早餐店花了十块钱买了几个馒头,可还没来及吃上一口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突然出现急停在他面前,随即从车上下来两个全副武装只有眼睛露在外面的黑衣人,一看就是奔着曹小猛来的。

「大白天穿夜行衣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坏蛋?还有,这天也挺热的,你们不闷吗?」曹小猛可算是开了眼界了,「再说了你们倒是挑点好地方啊,在派出所门口干坏事儿?就这智商跟我也是有一拼,不对!呸呸呸……」

没想到他话音刚落派出所的大门就被门卫关上了。

「大白天关什麽门?」曹小猛有些奇怪,然后又发现所裏所有窗户的百叶窗也都拉了下来,仿佛用实际行动在说:「这人跟我们没关系,请便!」

曹小猛着实看得目瞪口呆,完全理解不了眼下的状况,而那两个黑衣人也不管这是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突然发难直接奔着曹小猛沖了过来!

俩人一动身曹小猛就知道不好,这俩人都是高手,速度极快,行如鬼魅,幸好是白天动手,如果是夜裏遇上再加上对方这一身夜行衣确实没啥胜算。然而曹小猛失算了,就是现在他也没有任何胜算。他太长时间没有吃饭身体虚弱的不行,面对对方淩厉的攻势他先是正面迎了几下,结果对方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狠戾,如巨浪海涛般连绵不绝,一波接着一波,再加上俩人相互配合,上下左右全都被俩人密集的攻击被围住,曹小猛很快就落入下风,只能狼狈防守实在没办法反击。

「呼」「呼」

曹小猛耳边不断刮过淩厉的拳风,对方配合得当,四只手,四只脚配合出千军万马的效果来,密集的攻势打得曹小猛逐渐喘不上来气,不得不一边防守一边寻找破绽,打不过还跑不过麽?
就是现在!

所谓百密一疏,俩人配合再好终究不如一个人心思统一,少不了会出现一丝破绽,而这对曹小猛来说足够了,找準了这个破绽曹小猛猛地一脚蹬出去,顺利逃出了俩人罗织的天罗地网。

曹小猛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干嘛的,他只知道来者不善,自己还是先跑路了再说,以至于连手上一口都没吃的馒头都顾不上来了,随手一扔甩开步伐就跑了起来,没想到车上又下来一个大汉,正好挡在了曹小猛的去路,这大汉接近两米的身高,身体壮如蛮牛,曹小猛躲闪不及一头栽进对方的怀裏,紧接着就感觉一片乌云落下,大汉的巴掌从天而降一掌就把曹小猛打倒在地,晕晕乎乎,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三个黑衣人把曹小猛装进车裏便扬长而去,从黑色商务车出现到最后扬长而去整个过程非常迅速,以至于很多路人都没有顾得上把手机拿出来。

与此同时,所长办公室裏,刘建民一边透过百叶窗看着窗外的情况一边不知给谁打着电话:「已经带走了,不过我说老兄,你们就不能换个地方?一定要在我们家门口?但是看在你替我处理掉了这个瘟神就不跟你计较了,老子算是受够了,一想到以后再也不用看见他,舒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