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我所爱】第24章 查尔斯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作者:光光光光
2021-08-16 首发 第一会所sis001 春满四合院
字数:17803

绿我所爱1-22

绿我所爱23

    『啊..唔…汶仁….啪啪啪…噗嗤… 』

    海景套房内,亚麻色短发女孩慵懒的趴在张摇晃巨大圆形水床上,那曼妙酮浑身赤裸,只留下腿上的一双开档肉色丝袜,整个身子深埋在了床裏,房间内充满女孩诱人的呻吟。

    白嫩手掌和身后趴着一个年轻16..15岁的少年紧紧相握在一起,随着一股独特运动节奏下两幅身体施加在水床上不断挤压,泰国少年伴随着弹起的触感,肉棒却死死的连接在女孩的酮体。

    每一次的随着水床起伏,在水床的起伏带来的动力下,那年轻充满活力的染白肉棒重新用力深入女孩体内,哪怕早已顶入了女孩的子宫,泰国少年也想进一步的所求更多,更加赤裸的展示自己的欲望,想要和眼前女孩彻底融为一体。

    女孩从没有想过这种做爱方式,哪怕以前和爱人尝试过,也是体验极差,而身后的泰国少年却带着一种独特的能力,轻而易举驾驭了着毫无支点,水中翻浪的奇特大床。

    『啊…姐姐!姐姐!…我…我好爽!我…我要射了!』

    『….嗯…..呼…啪啪啪…』

    趴着的雯雯随意呢喃的回应了身后的泰国少年,两人压抑已久的一声呻吟,水床上女孩的小穴中被一根青筋暴起的白色肉棒紧紧塞住,伴随哪还在发育中的硕大阴囊上肉眼可见的管道蠕动,将某种物质伴随蠕动,借助撑开腔道的肉棒管道,一点点的将其送入女孩的体内,让其染上自己的颜色印记。

    高潮过后两人无言,瘫到在一旁,只剩下温存那体验极致快感,汶仁仍是不满足一般,将帅气稚嫩的面容在女孩身后不停亲昵的摩擦着,像是个爱撒娇孩子一样,而手掌却熟练的在哪开档丝袜的胯部来回爱抚,感受那曼妙触感。

    『…姐姐….怎麽样?在水床上确实更爽吧,这是只有受过特殊训练的我们才能掌握的能力,普通人连交合抽插都不一定能适应,我觉得姐姐肯定没有体验过这种快乐,所以擅自做主了,不过看来姐姐很高兴,那就好!』

    许久,闭眼回味的两人才慢慢恢复活力,汶仁温柔的问道,躺到一边侧身回复体力,从背后抱住女孩,认识毫无节製的又摸起那胸前的柔嫩娇乳。

    雯雯半瞇着眼睛,眼神有些朦胧失神,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欢愉,随这那摇晃的动力,少年用这种独特技艺超越了物理限製一般,带着动力硬生生的沖击着自己身体,哪怕体验过麦克三十厘米怪物的女孩,此刻对那黑金刚的回忆也少了几分。

    娇躯在高潮下不时抽搐着,绷直的脚趾早已酸疼成为常态,脑内分泌的多巴胺在告诉着自己是多麽快乐,这幅身体正在经历从所未有的经历,夜夜笙歌的奇特快感。

    哪怕少年已经爆射了一发,在哪年轻健美的身体下,肉棒甚至更胜刚才,丝毫没有一丝的衰弱迹象,依旧不舍离开那那温暖。

    感受体内棒身时不时传来的跳动,雯雯知道,少年如此充斥着朝气活力,还在痛苦压抑着自己,等待身下佳人的些许恢复好继续下去,继续享受这份性爱欢愉。

    剧烈的快感已经在疯狂从下体涌入大脑,不停炸裂充斥一切,那半瞇的眼神吃力的恢复了点清澈,泰国少年这几天带给自己的快乐仿佛超越了最爱之人,经历的体位和玩法都在刷新自己的三观,这还仅仅是王歆琪那个女人的日常之一…….

    这才是快乐糜烂麽?

    叶雯,叶雯….你真的沈浸在了肉欲之中麽?

    明明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麽堕落下去,可身体如此的不争气,还想索求更多…….

    『我….我要去找..要去找国华….我要回去…工作,自己不想这样下去了…..』

    雯雯很诧异自己下意识地想法居然是这个…..

    原来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国华麽…..

    为什麽….不是…小林子…..

    为..什麽……

    『姐姐?…怎麽了?』

    见雯雯许久没反应,背后抱着佳人的少年停下了爱抚,那相握着的手掌力道也不自觉加重了几分。

    『汶仁你想去S市麽?』

    突然的问题显然惊讶到了少年。

    『嗯….和姐姐去别的国家麽…我还没坐过飞机呢….』

    『是麽…..那过几天就去好不好,陪姐姐好好玩玩,想吃什麽,想买什麽都可以。』

    『真的麽?』

    汶仁从没有来过出生的地方,听到可以和雯雯出国,脸上充满了喜悦之情,脑中已经开始对未来计划的向往了。

    『姐姐S市你最喜欢那裏,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雯雯有些惊讶,少年居然问这个?

    『怎麽了?S市你没有想去玩的地方麽?』

    『有是有啦,不过我想好不容易能出去一趟,希望能去姐姐最喜欢的地方,这样子姐姐也会开心点吧,我感觉最近姐姐有点消沈,这才来这个地方散心吧。』

    听着身后男孩还在为自己着想,雯雯感觉一股难受的情绪涌上心头。

    男孩食髓知味,现在疯狂迷恋男女之事,可以说这几天两人基本是在床上度过的,少年的内心却如此纯洁善良,而自己伤害了最爱的人,还能着脸在床上心安理得的和别人做爱……

    最爱的人……我最爱的人真的是小林子麽?

    我心裏刚才想的明明是国华啊……

    叶雯….你….其实是个婊子对麽..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汶仁谈过恋爱麽?』

    姐姐怎麽突然问这个?

    雯雯以体内的肉棒为支点,翻了个身子侧躺,一条丝袜腿耷拉在少年腰上,呈面对面的方式交谈起来。

    自己……已经不想去逃避了…..也不会去逃避了。

    『不….只是好奇而已,汶仁愿意给姐姐说说麽?』

    『嗯…我很想….不过我没谈过恋爱啊,姐姐……』

    『那汶仁现在最喜欢的是谁?』

    『当然是姐姐,我好喜欢姐姐!那麽美丽,温柔善良,要是能和姐姐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姐姐去哪裏,我就去那裏。』

    侧躺着的女孩看着眼前有些激动的少年,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从哪裏学来的,肉麻!』

    『嘻嘻,谁叫姐姐那麽迷人!』

    雯雯见少年玩够了,才认真说道,

    『汶仁喜欢姐姐,那姐姐和男友做爱的时候,汶仁是怎麽想的呢?』

    『 ..唔….真的可以说麽….姐姐听了会讨厌我的吧!』

    『傻孩子,这麽贪婪!答应姐姐的话,到S市姐姐…..做你一天….的女朋友行了吧,做什麽都行哦!』

    见女孩开出了这麽一个条件,雯雯感受到体内的肉棒又大了几分,看来少年诚实得答应了!

    『..嗯…..很嫉妒吧!王叔叔可以拥有姐姐,一起谈恋爱,接吻,结婚,最后生孩子,我有时候在想,要是姐姐是我的女友就好了,可以在外面光明正大的和姐姐这麽亲昵,在那些嫉妒的人眼前当面告诉他们,是那麽的幸福!

    可…正因为王叔叔有这种爱好,我才能有今天这般,能和姐姐在一起,我感觉很奇怪,我不希望王叔叔这样对待姐姐,偏偏我和姐姐在一起就是得益于此…..

    我没有能力去改变着一切,我只想这个梦永远的不醒来,只要姐姐快乐不就好了麽….这样….就能和…姐姐永远在一起。』

    雯雯没有回话,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该怎麽回复眼前的少年,这个孩子已经很努力思考了吧,默默的抱住男孩,不知道为什麽自己出乎意料的喜欢眼前的男孩。

    懂事,体贴,善良……充满着青春与活力,还有…那….大肉棒。

    自己也不知道感情多一点,还是肉欲多一些。

    玉手放在了少年的脑后,轻轻将那脸庞按入了自己的雪白胸脯上,男孩没有像自己想的那般含住那粉红蓓蕾,只是闭上眼睛用脸颊磨蹭起来,像个小孩子那般,贪婪吮吸女孩的体味。

    少年比起肉欲,更多的是一种依存留念,过于简单又过于纯粹。

    抚摸着安分在怀裏的少年,雯雯又问道,

    『那麽,汶仁….如果你是王叔叔,你会这麽做麽?你觉得….姐姐很..淫蕩麽?』

    『我….姐姐愿意,我就愿意….淫蕩麽…姐姐这麽漂亮,别人根本不会觉得吧。』

    雯雯没有回答,是啊,汶仁,如果现在让我再一次选择…..

    以前的我会希望人生能够重来,早早离开王家,和那个刚失恋的他在一起……只有我们两…

    那该有多好?

    现在麽…..我不知道….

    就在女孩臆想的时候,下体一股灼热的感觉传来,本就紧紧的腔道内再次感觉到被塞入了更多的液体!

    本就紧致粘稠的交合处再次有许多白浆溢出,流到女孩的大腿上。

    泰国鸭子都这麽猛的麽?简直是一台永不缺少弹药的发射机器,但怎麽少年又突然射了一发?

    『我…我没有钱也没有权力,什麽都没有,我…听说华夏说男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生个孩子…那用来生宝宝的精液肯定也很重要吧,看到姐姐那麽不开心,我想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姐姐….. 这是我仅有的了…抱歉姐姐…..』

    别的男人说这种话绝对是在刷流氓吧…..

    但是少年的话……雯雯生不出想要苛责少年的想法。

    『回家和家人说下吧,到时候省的他们担心,行李之类的就不用带了,姐姐给你买新的!』

    『好!』

    少年一把将人搂住,拖住那Q弹带着些骨感的小屁股,雯雯被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汶仁抱起,让那纤细修长的丝袜腿缠在腰上,高级丝袜透过那双美腿摩擦在身后的肌肉,毫无抵抗的沈浸在哪柔顺丝滑中,少年这一台发动机再次开动了起来。

    『啊….姐姐!我爱你!…啊!!』

    『…啪啪啪….呼….嗯….』

    自从上次少年尝试了一次这种体位后,简直食髓知味,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抱着女孩这麽做爱,不过每次都射的太爽,事后都摇摇欲坠很快沈睡过去。

    雯雯不愧为天生的炮架子,任何人只要将女孩抱在怀中抽插一番,那种滋味都无法忘怀,只要一次!就不存在戒断的可能。

    少年慢慢前行,随着步伐不停触碰到那敏感的子宫,进一步的刺激着女孩的身体,仅仅数日,女孩的身体就仿佛变得敏感了起来,这句酮体正在适应这一切,也开始变得愈发贪婪。

    抱着雯雯走到客厅,感受海风吹在身体上,酒店下的海滩区还有许多人在哪嬉笑玩闹,汶仁整个人靠在巨大玻璃窗上,两人一起看着下方,如果有眼神好的人向上看去,说不定能看见两人的淫戏。

    空中的雯雯如同进入了云霄一般,想到下方还有人可能偷看,身体就忍不住绷直了些,仅剩的羞耻感也再次涌出,可随着少年的猛插,快感上头的雯雯只能更加的抱紧少年。

    不同于和王国华或者小林子,和对方做爱之时总带着一股给对方带绿帽的感觉,和少年做时,这种禁忌的快感也变成了两倍,雯雯感觉到现在自己愈发的沈迷其中了,特别是被少年抱在怀中做爱,高潮之际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 …啪…啪啪啪…呼..国…国华…小…林子…再…再快点!』

    听着姐姐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汶仁固然有一丝吃醋的玩味,不过一想到姐姐这般的美人,比起深爱的两个男人,还是更喜欢在自己的胯下娇喘欢愉,那说明姐姐最喜欢的还是自己啊,口是心非!

    想到这裏,泰国少年更加的耸动起下体,女孩体内残留的粘稠浆液变得愈发润滑,整具酮体此刻痉挛起来,套弄挤压着少年胯下的肉棒,渐渐融为一体,闭上了眼睛,与怀中女孩一同沈迷下去。

    一个念头伴随舒爽快感涌上了女孩脑海,如果此时国华和小林子同时在场,看着自己在少年怀中高潮到颤栗,会是怎麽样的场景呢?自己为什麽很想看呢。

    『姐姐!抱紧我!啊啊啊!!』

    『..嗯…..呼.啊..啪啪啪…』

    伴随着紧紧在一起的交合走动,空蕩蕩的房间只剩下了两人的娇喘呻吟,享受着及时行乐的每一秒,一直持续下去。

    …………….

    ……………

    隔天清早,躺在床上的雯雯慵懒的睁开眼睛,床边还遗留着离去少年的体温,赤裸颤抖的酮体还在回味昨日的疯狂,女孩很少见的腿上没有丝袜,反而有些不适应,像失去了什麽,在两个男人的耳濡目染下,女孩早已习惯腿上的那一层薄纱包裹。

    女孩并没有呼叫保洁,就任由地上散落着两人交合的痕迹,地上光用烂的丝袜都不下五六双,库存的高级肉色丝袜早已经用完,不过这不是重点,回想桌上手机裏的信息让女孩头大了起来。

    『啊,抱歉最近遇到好玩的事情,我不打算回来了,你的一切开销都算我的,把这酒店炸了我都帮你赔,就当我微不足道的歉意,顺便帮我的傻弟弟整理下财务,一周后S市见。『

    耳边仿佛传来了王歆琪那玩味的声音。

    『这个女人……』

    『叮咚』

    手机再次传来一声响声。。

    一个文档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赫然写着xxx王氏集团内部财务报表。

    草草扫了一眼,雯雯就知道自己简直进了个坑,阳谋。

    自己一个人从这几十万字的报表裏找想要的得猴年马月….

    不过王歆琪也没好到帮自己整理好,估计得自己弄了。

    女孩穿起穿衣,起身拿起纸笔写了起来,直到天黑,雯雯才回过神,收拾好东西,疲惫的脱下睡衣,换了身合体的休閑衣服,感受凉水溅在脸上雯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真的好想狠狠整这个讨厌的女人一把。

    不过成果还是有的,目前自己找到了好几个财务造假的问题,这应该能有一点用处。

    镜中女孩依旧美的那麽不可方物,可那面容下充满了疲态。

    『吱吱吱…..』

    浴室内突然出现了虫子般的声音,是虫子麽?

    刚想掏出手机打给前台的女孩,突然楞住。

    女孩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恐惧蔓延在了身上。

    『……吱吱吱…叶久的女儿麽?真是个美丽的可人儿!』

    那娇躯酮体慢慢的颤抖起来,朱唇也变成了白色,女孩深吸几口气,眼睛充满了坚定,猛的转头回望。

    复眼组成的无数镜面上映出女孩的迷人容颜,但此刻这份美丽确是那麽的恐怖与诡异。

    一只巨大的飞蛾就这麽慢悠悠的浮在空中,隔着层玻璃,女孩的美眸睁大,充满了不可置信,这可是十几层楼的高空。

    飞蛾的样子显然不是很好,翅膀断了一只,身上也是有着多处的伤口凝固着透明的血液,样貌很是凄惨。

    雯雯忍不住脱口而出,

    『…………呼………你是…什麽东西。』

    『你可以称我为….查尔斯,这是我还是人类时的名字。』

    女孩的脑中突然出现了这句话,而玻璃外的飞蛾依旧是吱吱吱发出不明的声音。

    『 …你…』

    『有吃的麽?我好饿….』

    雯雯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仅仅数秒就反映了过来,这种….怪物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反抗的,

    连忙跑到客厅,拿出一些糕点放到盘子裏,

    慢慢呈到了阳台裏飞进来的查尔斯眼前。

    飞蛾显然对女人的反应很是受用,大口吞咽起托盘上的食物,丑态百出,食物残渣不停从哪虫类口器裏掉出,砸在女孩那伸直颤抖的手上,雯雯强忍着恐惧,看着飞蛾一点点的将食物吃完,随后慢慢落在客厅地毯上一动不动。

    雯雯就这麽看着眼前的怪物,强忍着恐惧轻手轻脚将地上的食物残渣整理好,慢慢走向厨房水槽,哪裏离门口很近,自己一定可以……

    『看在你给了我吃的份上,人类,我是来保护你的,不要想别的…』

    女孩的脚步停下,脑海中的声音传来,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只好转身坐下,看向这只巨大的飞蛾。

    『你叫叶雯对麽?』

    听见脑海传来的声音,雯雯只好默默点头。

    『很好,那个叫林定的人类没有骗我。』

    『..小林子….他怎麽了?求求你快告诉我!』

    听到爱人,女孩忘记了眼前的恐惧,连忙驰声问道,

    查尔斯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自己在传送进人间的瞬间背刺,好不容易把叶久打跑了去养伤,人间这麽大,找自己就要花上无数时间,唯一的对手消失了,接下来自己在人间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而具名者在父系血脉相食的诅咒下,叶久即使养好了伤,只要把这个女人带在身边,也不敢找自己的麻烦,费了那麽大的劲才得到子嗣,叶久不可能不顾及这个。

    自己现在有那个人类,林定的记忆,新的司辰和他有关,必须得接近他,就用这个骗他好了!

    见熟睡养伤的飞蛾在思考不理睬自己,女孩在客厅箱子搜寻一番,拿出了杀虫剂和打火机对準了眼前的怪物,大声说道,

    『你把小林子怎麽了?告诉我,我…我..不怕你!』

    看着女孩的简易喷火器,飞蛾毫无反应,许久,名为查尔斯的飞蛾才悠悠发出声音。

    『那种东西对我没用,傻女孩,事实上我几乎不老不死,叶雯,告诉我,你四岁生日的时候,你母亲送了你什麽东西?』

    雯雯一惊,忍不住回想起来。

    『一个紫色的小羊…娃娃….』

    『很诧异对麽?人类,你居然记得,非常非常的清楚。』

    雯雯摸着脑袋,诧异自己的记忆力,这麽小的时候,自己还能清晰的记着,宛如昨天。

    『你从小不会生病,超越凡人的美貌,不会忘记自己的记忆,卓越的智商与学习能力,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真是一个普通人类所具备麽?你的父母真的是你的父母麽?或者说…你的容貌,性格遗传了父母哪一点?』

    『我……这….这不可能,我和爸爸妈妈DNA鑒定都是一样的,你…胡说。』

    查尔斯不愧是活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知道眼前的女孩最在乎爱人了,先用这个打开女孩的防御,然后用更加劲爆的消息轰炸女孩的内心,接下来植入的话语才会下意识的深信不疑。

    『我是你真正父亲的朋友,他委托我过来帮助你的,他现在不能见你,你要相信我,我刚才和他的仇家大战了一场,才受的伤。』

    『…证据…..我要证据!都是假的!』

    『我就是最好的证据!….不是麽?』

    雯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不是父母的孩子,这怎麽可能,但是这又怎麽解释,解释这一只大飞蛾的存在呢?

    难道骗自己都是幻觉麽?

    『我和你的爱人,林定也有一面之缘,他也拜托我过来保护你,防止你父亲的仇家找上你,当然,他也是前几天在我的帮助下,恢复了记忆,和你一样才了解的这一切。

    啊,对了,那个人类说自己有淫妻癖,这个可以证明我的话了吧,你不是最近要去S市麽?我们可以去验证。』

    『…….去S市?你会读心?….还是你一直在监视我?』

    『……』

    查尔斯触须微动,显然被女孩的机敏给震惊到了,飞蛾再次沈默起来。

    雯雯没有说话,自己不可能找小林子验证,眼前的怪物毫无疑问在说谎,可是自己证明了又有什麽用呢?只要这大飞蛾想,完全可以活吞了自己,而且这家伙还知道爱人的淫妻癖….

    『我…相信你。』

    『很好! …吱吱吱….. 我还需要更多的食物,当然,我会给你科普一下这些无形之术,就是人类传说中的,算命,降头,魔法,阴阳术之类的统称。』

    查尔斯挥了下残存的翅膀,不过扇了几下,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疼,一股被阳光灼烧的焦味散发出来。

    『……………………』

    许久,直到地上堆满了食物的残渣,飞蛾足足吃下了几倍于自己的食物才停下脚步,休息起来,期间也算是给女孩简单科普了下,

    当然,具体情节是自己修改过的版本,

    雯雯根本不敢请保洁来清理酒店客厅,只好跪在地毯上慢慢将食物残渣一点点清理,回忆着刚才沖击三观的新知识。

    现在该怎麽做呢……………

    『那麽,查尔斯,你说你在….那个森林呆了那麽多年?你是靠什麽为生的?』

    飞蛾翅膀慵懒的煽动了几下,女孩脑海中声音传来,

    『吃人…..很美味,具名者个个太能跑了,虽然我是最强的,但根本抓不到……而现在长生者太少了,所以我总是很饿….』

    果然是怪物……

    『那麽….你为什麽来人间呢…』

    『受你父亲所托保护你………….』

    『查尔斯你有子女麽?』

    巨大的复眼盯住了女孩,许久那镜面重新失去焦距,复眼中的女孩又消失了。

    『子嗣….你看起来是个很好的苗床!』

    飞蛾的话立马吓到了雯雯,女孩瞬间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不过飞蛾说是来保护自己的,这肯定是假话,既然如此,那麽这句话多半也是吓人的…….

    『我早已升格生了更高等的存在,自然对你这种长毛的母猴子没有兴趣,当然,你看起来很好吃!』

    似乎受不了眼前的好奇宝宝,查尔斯煽动了几下翅膀,慢慢飞向了窗外,

    『除非我愿意,一般的人类看不见我,我会跟着你去S市,记住,每天给我準备好食物,有麻烦就喊,赞美飞蛾,梦中的介壳种,过几天等我伤好一些,我可以替你父亲教你一些无形之术,当然,信不信随你。』

    看着慢慢离去的飞蛾,雯雯感觉到自己在颤抖,不过不是恐惧,而是兴奋,自己需要力量,需要权力,这样子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个名为查尔斯的怪物肯定有着其他超脱升格的方法,当然,变成大虫子除外!………

    =====================================================

    车内的我看着手机裏的直播,手下意识地放入了裤裆的位置,喉咙也不自觉哽咽。

    『…小屁孩….你在搞…什麽….』

    我的内心感觉在过山车一般,在两级来回窜着,两个一黑一白的女孩跪坐在镜头前,还有身后左右站立的四个裸露下体男人,像极了某些小电影裏的场景,而裏面的人正是……….

    『当然是给垃圾哥哥戴绿帽子啊!』

    小家伙的小手慢慢摸住了其中一根肉棒,其主人还有着一些小肚腩,加上这些摄影和直播毫无疑问是许胖子那家伙,那麽其他三个人呢?

    女孩的话让我一股异样的感觉涌现了出来,要知道昨晚我还享受了一场美妙3P。

    我不确信自己是不是该接受这种生活,可早上这一出。。。

    『抱歉,哥哥,我被迫的!』

    沐熙反而一副挨打认错的表情,双手合十对着我。

    还是熙儿省点心,等等……

    为什麽沐熙也在裏面?可她不是我的女友啊。

    看着两女孩赤裸着身子,那刚长开的身子穿着双不同颜色的长筒丝袜,像被露水淋湿的草莓,让人忍不住一口吃掉。

    哪怕接受了那一套理论,此刻发生我还是犹豫…..

    为什麽我在犹豫…..

    说明我很想麽?

    很想…….

    『哥哥?』

    小家伙的话传来,将我重新拉回了现实。

    『哥哥看来回复的很好呢,哥哥现在感觉生气麽?』

    沐熙又适当的补上了一句,我会生气麽?

    我突然发现我对两个这麽可爱的女孩,真的一点脾气也没有,只是我自己觉得有些尴尬罢了,或者说,期待…….

    沐熙看见我放在裤裆的手隐隐作动,女孩咧嘴一笑,本就双手各握着身后递来的两个肉棒,张开小嘴含住了其中一根,舌头在龟头滑弄起来然后玩味的看向我。

    看见少女含住了陌生的肉棒,一阵舒爽快感涌入心中,仿佛少女含住的是我那般,裤裆裏昨日狂欢过的小兄弟精神了起来。

    我不否认很喜欢这个女孩,上次的间接接吻真是太棒了,不过她是孙文的女友啊,我,我不能这样做,不对,我现在又没有和女孩做爱,但是女孩却出轨给我看了…….

    这种禁忌与刺激并存的快感,如同最猛烈的春药,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我想对这个女孩告白…哪怕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的脑中闪现过了这麽一个场景,月色下的淫乱的群P聚会,我牵着坐在车头的女孩小手,擦拭那满是白浆的秀发,伴随空气中传来,

    碰碰!

    的声音,那车下晃悠的双腿上褐色製服鞋不断碰撞,还有一些液体摇晃的声音,女孩的鞋裏充满被我和孙文射满的精液,鞋子中被丝袜包裹的脚趾来回滑动,想要突破那层黑色束缚。

    『月色真美,熙儿!』

    『嗯,哥哥,月色真美!』

    对了,我向这个女孩子告白过,而且是当着孙文的面,难怪上次聚餐,那家伙见我两亲昵的反应毫不在意,我不那麽做才是不正常,该死,上次用餐不让女孩的小丝足放在我的裤裆上面,一边享受,一边吻住女孩才是!

    想到这裏,我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炙热与贪婪,连忙看向了我最重要,也是最爱的人,小家伙安洁!

    感受到我的目光再次汇聚到女孩身上,安洁嘻嘻一笑,也握住了脸庞耸立的肉棒,长大了小嘴,不过却没有含住,只是在那龟头前悬停了下来,似乎在询问我一般,等待我的信号。

    我敢确信,只要我让女孩停下这一切,安洁会乖乖听我的话,但是…..

    『回来吧,小屁孩,我还没做好这一切的打算。』

    最终,对女孩的爱大过了欲望,我无法相信我伤害了女孩,我也不敢去确定这究竟是女孩为了取悦我,还真的是女孩想怎麽做。

    『 ….哥哥….. 这次,不行哦!因为我是坏孩子呢!』

    女孩含住了那握着的肉棒。

    小家伙…拒绝了我?

    一时间我整个人懵住了,我该喜该忧?

    忧的是小家伙会不会变心,不再爱我了,不再爱他的哥哥了….会离开我麽?喜的是小屁孩终于有了真真的自我,不再是为了某人而活。

    如果说沐熙带给的是喜欢的女孩在我眼前和他人做爱的刺激与快感,那麽现在的小家伙带给我的感觉是,疯狂…..大脑一片空白。

    兴奋开始伴随着恐惧,一同涌入只不过恐惧太少,兴奋太多罢了。

    小家伙会不爱我?绝不可能,我很确信我两有多互相爱着对方。

    女孩真的是为了我,还是自己呢………

    亦或者,两者皆有。

    对了,我又想起了一些往事,那也是个宁静却又激动的夜晚,我的卧室大床上居然赤裸的躺着三个人,其中巧克力色肌肤少女双腿岔开,红白色的液体从哪粉嫩下体溢出。

    安洁娇喘而又满足躺在我的怀裏,处经人事的女孩还在时不时痉挛,就在刚刚,让一个陌生的男人射在了女孩的身体裏,我亲手抱着女孩,将她最宝贵的第一次送给了他人。

    我深吻住女孩,他的娇躯还在因为刚才欢愉而悸动,平复着女孩的心情,一上一下将女孩最终做成了美味的巧克力夹心饼干,和他人一同享用着人间绝味。

    清晨的我还被两人给吵醒了,女孩侧躺在我的怀中,安洁依赖的抱着我,胸膛被小脑袋磨蹭瘙痒难耐,最要命的是女孩还在压抑着自己的娇喘,忍受身体快感的同时,想要索取更多。

    直到女孩尽兴,我和许胖子才停下了狂欢,夜晚抱着女孩坐在阳台上,用肉棒堵住那被灌满的小穴,在月光下看着这世间百态,诉说着恋人之间的情话,我永远不会忘记。

    孙文这个家伙当时还在偷窥我两,而我也炫耀一般特地对準孙文的方向,把女孩的一切都展示了出来,弄得这家伙被欲火缠身,连忙进去找..歆琪..泄火。

    歆琪给我带了绿帽麽?为什麽……不对….这。..到底

    虽然脑子没有疼,精虫上脑也顾不得想这些了,日后再说。

    『…吧唧吧..唧…..滋溜….』

    手机屏幕上,两个女孩张着大眼睛看着镜头,时不时将口中的龟头吐出,拉出几道粘丝,然后小舌头再舔弄上去清理干凈,再次舔舐起来,另一只手也缓慢撸动着另一只肉棒,左咬咬,右含含,弄得肉棒主人的呻吟声来回起伏。

    两个女孩!

    一个是我的挚爱,小家伙。

    一个是我喜欢的女孩子,沐熙。

    双份的快感与刺激最终彻底占据了大脑,此刻我放弃了思考。

    为什麽我会那麽快乐呢,因为我就是这种人吧!

    『我是个…淫妻癖….』

    想到这裏,也不再需要矜持下去了,放在裆部的手直接将硬的不行的小兄弟掏了出来,此刻它充满了力量与活力,自从被诊断失忆以来,我第一次感觉状态那麽的好。

    伴随镜头裏的吧唧舔弄声,我瞇眼享受的撸动了起来,仿佛两人女孩正在我的胯下那般,见我掏出肉棒套弄,两个女孩舔弄的更加尽兴了。

    『你们两在哪?我现在过去!』

    沐熙恋恋不舍吐出嘴裏的肉棒,然后说道,

    『不行哦,哥哥只能看,不能加入我们哦,谁叫哥哥悔悟的那麽慢!』

    小家伙也边舔弄边含糊说道,

    『….唔…没..错,不过可以给哥哥…看看这个..滋溜!』

    小家伙身后一个赤裸着下体的男人走向了镜头,抓住了把手将整个摄像机提了起来,映入眼睛的正是孙文,这家伙一脸笑意的打了个招呼,

    『林哥,感觉如何?』

    孙文也是这种人麽?

    感受多巴胺在脑中剧烈分泌,我慵懒的点了点头,但手上的动作愈发的加快了!

    『爽!』

    『林哥看来恢复的不错!啊哈哈。』

    摄影机四周扫视了一番,另外三个人,许胖子,还有两个陌生的男人,脑中调用了一下看过的资料,应该是沐熙上次聚会那个驴吊胖子和矮小瘦子,当时看这两家伙把沐熙做成三明治,我真是爽到爆了,没想到沐熙和他们一直有关系。

    摄像机随着孙文的而晃动,最终来到了两个女孩面前,站到了两人中间,从上往下拍去。

    不用言语,小家伙楞了一会,看见前方大屏幕见我期待的表情,做了个鬼脸,準备含住孙文的肉棒,不过一根小舌头突然挡在了女孩面前,争宠一般的剐蹭到了爱人的马眼上。

    见沐熙坏笑的和自己争夺起来,小家伙也赶紧舔舐起来,仿佛那紫红色凸现着青筋蘑菇,是人间最美味的食物。

    『嘻嘻,林哥羡慕不羡慕!啊….爽!』

    两个女孩对着镜头吞吐起来,俯视角下所带来的的慢慢征服感下,我愈发的感觉到愉悦。

    『好酸,不舔了!』

    不一会,沐熙率先不干了,表示嘴巴都酸了,爱人都没一点反应儿发射的迹象,只是愈发的坚硬罢了。

    见沐熙罢工,小家伙立马跟风那般也表示累了,要停工。

    沐熙整个人趴在了地毯上,两只黑丝小脚不停向后翘起落下,似乎在期待着什麽。

    一个人影立马就爬到了女孩背上,看那有些赘肉在腹部,我就知道是许胖子,自从加入了我的淫乱聚会后,这家伙简直是色心大起,虽然不会去惹事情,但是这种好事可是一马当先。

    『白小姐…你这身材..啧啧,啊,和小安洁简直如出一辙,你们两真是相配啊』。

    『叫我沐熙就好了,许叔叔。』

    『叔叔….』

    没想到沐熙会这麽回,许胖子直接吃了个哑巴亏,女孩叫我哥哥,叫他叔叔,哈哈。

    许胖子见女孩玩味的回答,也不犹豫,慢慢调整了姿势,从上方对準了那又粉又嫩的少女稚穴。

    这时候孙文操刀的镜头也是迅速跟进,放在了地上给了一个特写,许胖子的紫红色蘑菇一点点挤开了那粉壁,棒身随后被腔道包住,展现了少女的青春活力,如此Q弹爽滑。

    『..啊..啪啪啪..孙文老弟!你老婆真棒!…爽!』

    看着镜头裏许胖子那肥吊在哪粉穴裏沖刺,交合处一丝丝的白色分泌物也随着抽动兴奋的溢了出来,显然沐熙在我两面前也是异常亢奋。

    镜头外的孙文无奈一笑,几秒后拿起了摄像机,看向了另一头。

    胖子摸住了跪在地的小家伙脸蛋,大手爱抚着,将那驴吊从女孩那撑满的脸颊抽了出来。

    『咳咳咳…』

    安洁虽然习惯了麦克的三十厘米黑金刚,但是可没有驴吊男人那麽宽粗,马眼还扯出一些黏液,不知道是谁的。

    小家伙舔了下嘴角的黏着物,瘦子就一把站到了女孩的身后,直接骑在了女孩身上,短小肉棒完全不需要对準,就从上方骑进入了女孩的身体。

    『…唔…..』

    不知道是太大,亦或是太小,小家伙嘟哝了一声。

    很快镜头跟了上去,一个矮小男人整个身子趴在了女孩背上,像一条骑在贵宾犬上的泰迪,快速耸动那细小玩意,见到那细短肉棒在女孩身体不断进出,在丑的衬托下,美此刻更有了意义。

    画面一转,安洁的小脸蛋出现在了画面上,小家伙自从破初以来,除了丢人的许胖子,享用过的都是至少二十厘米的大肉棒,今天是女孩第一次经历个位数长度的肉棒,看着女孩脸上的存疑,一会感到空虚,一会感到满足,却没有不满,想必又是一番奇妙体验。

    『感觉如何?』

    我哽咽的轻声问道。

    『感觉…好..啊啊!奇怪!

    .矮子叔叔进来..感觉…想被针刺了一下..身体…总觉得不满足,想要…..更多,可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满足…好奇妙…然后又消失,继续这样…..啊!!』

    我别了眼女孩身后沖刺的瘦子,这家伙没想到这麽厉害,能让女孩一直在空虚与满足之间来回反复,硬是把劣势变成了自己的特点!

    习惯麦克黑金刚来回耕耘的小家伙,也被弄得有气无力,爽的不行,真想把这家伙献给歆琪,她一定开心死了!

    也好想看这个矮子,压在雯雯身上,她会是怎麽样的感觉!

    我为什麽在想这个?…..

    麦克的黑金刚?….雯雯…..

    摇了下头,把这个念头弄开,自己再次注视镜头。

    女孩的双手被瘦子拉住,跪在地上的女孩悬空一般的仅靠身后男人的帮助,才能不落在地上,这时候胖子摸着肥吊慢慢躺到了两人身下,小家伙半瞇着眼睛,还在瘦子那细小肉棒下沈沦着。

    两人如同合作了无数次那般熟练,瘦子突然的从交合处滑出,而那跟巨大驴吊刚好对準女孩,那撑住那纤细腰部的肥手用力往下一拉,整个肉棒硬生生的挤入了小家伙的身体抽插起来。

    感受到身体突然被异物进入,一股久久盼望的爽快感在女孩的身体裏奔涌出来,

    『啊..唔….哥哥…啊!!!』

    小家伙死死的抱住身下的胖子,那胸前鸽乳也被瘦子双手握住,女孩直接高潮了。

    不同于以往被大肉棒在各种姿势的攻势下,渐渐走上顶点的高潮,这次久久苦等的少女终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等待终于得到了满足的回报,

    从女孩那绷直的脚趾就能看出,甚至还更加享受一些,这种新奇而又欲罢不能的感觉,女孩渐渐的沈迷其中,放弃了直视镜头,看向了带给自己快乐的胖瘦两人、

    看着女孩被人做成三明治,一股子酸意涌入身体,小家伙好像在哪两人的配合之下,比和我在一起还要爽上几分……不是滋味。

    但另一方面,为女孩的快乐感到开心,总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一股脑的都给她,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的快乐……还有我身体那不一样的爽快感觉。

    孙文似乎坐了下来,镜头在两个女孩之间不停切换起来,一手拿着镜头,一手撸着肉棒。

    『怎麽你不上麽?』

    看着孙文一个人撸着肉棒,满脸的满足,我忍不住问道.

    孙文想了下,随即回复道,

    『林哥你看,熙儿是趴着享受的,说明她现在只想被人疯狂干,其他的都不在意,虽然我过去,熙儿一定很开心的帮我咬,但是看她那麽享受,我就不想打扰她了,而且她刚才含也含累了。』

    『你这太宠她了吧….』

    我也惊讶的这麽想道,脱口而出….

    孙文听罢,耸肩回道,

    『咱们是一种人,不是麽?林哥,记忆现在恢复了多少了?』

    『嗯….啊….再…快…..快点!!』

    看着两女孩在他人胯下呻吟,言语神态间尽是满足神色,我由衷感受到了女孩们是多麽的快乐,既然我希望女孩幸福,那为什麽不能多找几个人帮忙呢?反正我们最爱的只有彼此,也只会是彼此!

    伴随抽了几张纸巾,连忙按在肉棒上,一大股的白色浆液沖到了手纸之上,我满足的闭上了双眼,回味这股不一样的感受,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满足,还有着心灵上的愉悦,我很…享受这种方式。

    『阿文,歆琪她…也是这样的麽?』

    『林哥不是有小妈电话麽,去见他一面吧,她是你的起点,现在也应该是,对麽?』

    淫妻癖,丝袜控…..这些都是她教会我的麽?

    将下体清理干凈,我挂断了电话,看向了手机上那串陌生又熟悉的号码,拨动了下去!

    此刻即是终结,也是新生。

    =======================================

    最近实在太忙,也感觉没有动力,干脆开个新故事,一个写的没感觉,就去写另一个,至于更新…别催…已经在新建文档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