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欣的耻辱之泪】(01)【作者:水镜第捌奇】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可欣的耻辱之泪(一章)

            六年前的老人凌辱之夜

  沐浴在花洒头之下可欣的思绪返回了六年前,偏偏在六年前,可欣就是由洗
澡开始,发生了延绵至今的恶梦……

  那天,在接受进勇求婚的数天后,可欣依旧在放课后在大学新落成的体育中
心练习网球,虽然可欣的网球技术并非一等一,也鲜小有机会可以代表大学出赛,
但依然吸引了不小男生在网球场四周流连,当然他们不是为了观摩网球技术,他
们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欣赏可欣这个X大的首席校花而已。

  只见在场上打网球的可欣把一头乌黑秀发往后束成了马尾,而她虽然只是身
穿一套朴素的白色短裙网球服,但仍难掩她的诱人曲线,加上不断左右奔跑的两
条玉腿,还有那张滴着香汗表情认真的俏脸,无不教所有在场外围观的男生神魂
颠倒,可惜,他们都心知肚明自己没有任何机会跟这个女神交往,皆因他们都知
道可欣已经有男友,而这人亦正在场边观看可欣打网球,在场的男生除了用癡迷
的目光注视着可欣之外,更会不时用怨恨的眼神望向这个高大而不算英俊的男人,
而这男人正是进勇。

  再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训练终於结束,进勇微笑着拿起毛巾准备替正在走过来
的可欣拭汗,而浑身香汗的可欣则一头栽进男友的怀里。

  「唉……老公啊……热死人家了……」累极的可欣在进勇怀里撒起娇来。

  「老婆你看你,整个身子都是汗啦!快来把汗擦乾净……老婆你怎么了?」

  正要替可欣拭汗的进勇忽然发现可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身后,所以他也立
刻往自己身后望去,进勇居然在网球场的围栏外看见一个自己认识的人,但进勇
却很讶异这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人就是经常在可欣之前工作的便利店外
偷看可欣的麻子怪叔叔……

  「老公啊……他怎么会在这里……?」可欣的语气显得相当害怕,可见此人
给可欣造成很大的困扰。

  「老婆你别怕,我去赶走他,你在这里等我。」进勇说罢便转身走向麻子大
叔,可欣伸手抓住进勇的手臂想阻止他,但进勇把可欣那双玉手轻轻一甩,把可
欣留在原地再继续走到麻子大叔面前,然后狠狠地盯着他。

  「大叔!上次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再骚扰我女朋友吗?你他妈的都忘记了吗?」
进勇虎目睁圆向麻子大叔咆吼道。

  「那女孩……好漂亮……我好想……跟她做……」面对进勇的威逼,麻子大
叔竟然儍笑着用微不可闻的声音抖出了这句话。

  「那你想跟我女朋友做什么!?」进勇怒吼道。

  「做……爱……」麻子大叔话音未落,进勇已经一拳打在他脸上,然后再一
脚踹向他小腹,之后麻子大叔便跌坐在地上,但流着两行鼻血的他依然对进勇傻
笑着,他的表情教其他围观的人都有点心寒……

  「你妈的还笑什么!?」暴怒的进勇正要继续用拳头重击这张讨厌的丑脸,
但突然有人从后环抱着他,熟悉的温馨感使进勇整个人软化下来,而这个从后抱
住他的人当然就是可欣。

  「你快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可欣向麻子大叔叫道。

  麻子大叔也没再说什么,他只是再向可欣儍笑了一下便站起来转身奔跑,不
消一会便消失不见了。

  「老婆你怎么阻着我?这傢伙不给他多点教训是不行的!」进勇转身向可欣
说道。

  可欣却没理会进勇的话,她只是牵着进勇的手穿过围观的人群,然后一直走
到体育中心的更衣室门口才停下来。

  「老公你怎可以这样冲动?现在你动手打人被警察抓走的话,你说人家要怎
么办?」可欣一脸担忧的对进勇说。

  「我也是忍无可忍才动手的,老婆你听见他跟我说了什么吗?不多给他一点
教训的话,他之后一定会对老婆你不利的!」

  「我知道,他说的人家都听到,但因为这个人连累老公你出事的话就太不值
得了!老公你明白吗?」可欣说罢便吻上了进勇的嘴,而进勇也把可欣搂进怀里,
深深的跟她接吻起来,两人的舌头交缠了良久才分开。

  「好了,老公你等等我,等人家进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再跟你去吃晚饭好吗?」
可欣说罢轻轻推开了进勇,进勇微微点了点头便目送着可欣进入了女更衣室。

  在女更衣室的淋浴间内,可欣宽衣解带后便开始淋浴,由花洒头喷出的水流
洗刷着可欣那雪白完美的少女胴体,但可欣却不知道,这个淋浴间被人安装了好
几个针孔镜头,现在可欣淋浴的情景正藉由这些镜头传送到某人的电脑里……

  可欣很快便沐浴完毕换好衣服外出会合进勇,他们二人愉快的牵着手开始今
晚的约会,但他们都不知道,缠绕他们的恶梦已经开始,再也不能回头了……

  几个小时后的深夜时份,在本市的豪宅区的一幢别墅里,有一个身材瘦削,
脸容奸险猥琐的半秃老汉正在电脑萤幕前检阅他今天的战利品,而他所谓的战利
品,就是那些在X大体育中心的女更衣室利用针孔镜头收集回来的偷拍影像。

  当然这老汉不是普通的偷窥狂,他的名字叫王洪,是本市首屈一指的富豪,
他涉足的生意范筹甚广,各行各业俱有涉猎,在人前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纵
使不时会传出有关他营商手法恶劣甚至与黑道勾结打压生意对手的丑闻。

  不过王洪似乎还是很努力维持他那个成功企业家的形象,例如早前资助X大
重建老旧的体育中心就是一例,不过,从来不做亏本生意的王洪会做如此善事当
然不止是为了名声那么简单,他借资助重建体育中心之机,利用自己旗下的建筑
公司承接整个重建工程,所以王洪亦可以乘机指使手下在女更衣室安装精密而且
难以发现的偷拍糸统,以供他每晚可以随意观赏一众女大学生沐浴更衣的影像。

  可是萤幕前的王洪似乎不太满意今天的收获,今天录下来的影像全是些丑女
或者胖妹,王洪不耐烦的不断跳略长达数小时的录像也没发现合乎心意的美人可
供欣赏,终於他停止了播放,再准备把今天的录像删除掉。

  而就在这时,王洪发现萤幕出现了一双极美的脚丫儿,那双脚丫彷如用最上
等的白玉雕刻的艺术品,就连每跟玉趾也是如此细緻,王洪於是继续把录像播放
下去,接着镜头一直向上移,映入王洪眼中的是一双不断流敞着水珠的美白修长
玉腿,然后是那片小小的黑色森林和纤腰,再来是一双圆浑坚挺,大小适中的3
4C美乳,还有乳上那两颗精緻的粉褐色乳头,最终王洪终於见到拥有这副美妙
胴体的主人容貌,只见她果然是一位眉清目秀的美少女,而这位美少女正是可欣,
萤幕里的她闭着双目,双手正往后拨弄着一头潮湿的秀发,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
一个猥琐的老汉看光全身上下,更不知自己已经踏进了淫乱的地狱……

  可能是进勇还在外边等候的关系,可欣很快结束了淋浴,之后便穿回衣服离
开了女更衣室,看到此情景的王洪把录像停住,接着他倒了一小杯威士忌一饮而
尽,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把这件尤物弄到手……

  王洪把录像倒放回可欣的脸部特写,并且打算叫人弄清这女孩的底细,这时
他觉得这女孩怎么有点眼熟,像很久之前在那里见过……没错!她是那个老俞的
女儿!不会错的!老俞是王洪十年前的生意夥伴,那时候王洪去过老俞家喝酒,
也见到了老俞的女儿,那天王洪已经留意到还是小女孩的可欣天生一副美人胚子,
多过几年一定要弄到手玩一玩,不过很快他便忘了这件事。

  王洪心中暗喜,既然是旧识的女儿那倒是省了不小功夫,於是他拿起了手机,
淫笑着打了通电话,却不是打给老俞,而是打给自己的手下,叫他告诉自己老俞
那家公司的近况,然后再谋划下一步行动……

  同一时间,在可欣家楼下刚与进勇吻别的可欣,正一脸愁容的目送着他离去
的背影。可欣想起自己辞掉便利店的工作以来已经花了进勇不小钱,而可欣也知
道自己父亲的公司现在经营状况恶劣之余,还要花钱医治长期在医院卧病在床的
母亲,想到这些可欣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找份兼识帮补一下,至小令自
己的学费跟生活费可以自给自足,不用再麻烦父亲和进勇。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可欣回到家里正准备沐浴更衣时,可欣的父亲开口对
她说话了。

  「小欣啊,爹爹知道你想找兼职,现在爹爹知道有一个见习秘书的工作机?,
你有兴趣吗?」父亲的声音有点阴沉。

  「是吗?那太好了!那家是什么公司?什么时候可以去面试?」可欣喜出望
外的向父亲问道。

  「小欣你还记得王伯伯吗?就是他的公司可以给你提供这个职位,而且他还
说如果你表现好的话,可以在毕业后继续留在他的公司发展,我看这倒是小欣你
的一个机会,如果你有兴趣明天就可以去面试了。」

  「原来是当年那个王伯伯啊,听说他的公司这数年已经成了本市第一大企业
呢!不过隔了这么多年没见他怎么又会想找我来应徵这个职位呢?」

  「其实这几天我因生意上的事情又再见到老王,他也知道我近来的恶劣情况,
所以愿意给我一点帮助之余,还把这个职位留给你,如果小欣你真的有兴趣,就
要认真的好好做,不要丢了爹爹的面子,好吗?」父亲说罢向可欣露出一丝微笑。

  「好啊!这实在是太好了!多谢爹爹给人家找到这个好机会!我一定会好好
做的!不会丢了你的脸!」满心欢喜的可欣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好吧!别说了!快点去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准备明天的面试吧!」

  「明白!人家先去洗澡了!」可欣说罢便进了浴室并关上了门,所以她亦看
不见她的父亲跌坐在沙发上,一手掩着双眼啜泣起来……

  当晚可欣也跟进勇聊了一会儿电话,她告诉了进勇自己之后应该会在王洪的
公司做兼职,进勇知道后心里有点不高兴,因为以后会小了时间跟可欣相处,但
他也知道这对可欣来说,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也只有表示支持了。

  翌日早上,可欣换上了标准的OL制服准备到王洪的公司面试,可欣那身穿
白衬衫黑短裙加上黑丝袜和白色高跟鞋,再配上一个清爽的淡妆和刷上了粉红色
口红的长发美人OL形象在路上吸引了大部份男人的目光,这些男人当中包括了
正在路边一辆货车卸货的一名搬运工人,他把头从堆积的货物后探出来偷看可欣,
可欣也似乎意职到有人偷看她,也下意识地向那工人瞟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却
教他惊呆了……那工人不就是自己的男友进勇吗?但进勇明明不是个搬运工人,
而且他的工作地点也不在这里,可欣边皱着眉边走向那人想问个明白……

  那工人看见可欣竟然向自己走过来,心里震惊非常,他心想我只是偷偷看你
一眼,也不用特地跑过来骂我吧……

  「老公,你怎么会在这里?」可欣走到工人面前劈头的第一句话,更加叫他
不知所措,惊喜交集,惊的不讲,喜的当然是突然有一个美人走过来叫自己老公
……不过工人下一瞬间已明白她是认错人了。

  「我想美女你是认错人了。」工人虽然有小许不愿意,但他也只能这样回应
可欣。而可欣这时再看清这工人,才发现他虽然跟进勇几乎一模一样,但神态和
眼神都跟进勇有分别,可欣也意识到自己是认错人了。

  「对不起啊先生!打扰了!」可欣因为自己的冒失感到相当难堪,向工人道
歉后便匆匆转身离去,而工人则是不舍地望着她的背影。

  「喂小林!你妈的还在那边楞着干什么!?快点帮忙把货搬完吧!我们还有
很多地方要去呢!」后面传来了货车司机的呼喊声,工人也只得回头继续卸货的
工作了。

  这个叫「小林」的搬运工人边干活边想今天算是近来自己最走运的一天,毕
竟突然跑个美人OL出来错认自己是老公,这对刚刚失恋又失业的他也算是一个
小小的鼓励吧……「小林」这几个月的遭遇确实相当坎坷,首先是被女友嫌他不
长进所以离开了他,再来是他原本工作的电脑糸统维护公司因为业绩欠佳而结业,
小林也因此跟着失业,现在只能在亲戚的物流公司做个兼职搬运工糊口,想做回
老本行的话他还得要继续努力。

  当然,这个叫姚启林的失意青年很快就忘记了这件小逸事,可欣也同样没有
再记起这件事了,就算在六年后他们再度相遇甚至相恋,他们也不曾记起多年前
在两人之间,曾经有过一段这么有趣的小插曲……

  大半个小时之后,可欣端坐在王洪的办公室中等候面试,她那张俏脸显得相
当崩紧,看来她非常紧张。正常来说,以大企业的规矩,面试新人是人事部的工
作,可是现在竟由大老闆自己面试新人,当中的原委相信只有王洪自己才知道。

  良久,办公室的门终於打开,一个西装笔挺但形容猥琐面容狡诈的半秃白发
老汉进入了办公室再端坐在可欣对面,并对她微笑起来,这人正是王洪。

  「王伯伯,很久不见了,您好!」可欣勉力压下紧张的心情,微笑着向王洪
打了个招呼。

  「唉呀!小欣你怎么这样见外?今天虽然名为面试,但实际也只是我这个老
头子想找小欣你聊聊天而已,反正这个职位是预备给你的,所以小欣你不用紧张,
不过王伯伯倒是想知道,小欣你有兴趣在我这里长期发展吗?」

  「我有啊王伯伯!如果您不嫌弃我经验不足的话,我愿意毕业后也继续在这
里跟王伯伯学习,而且王伯伯您帮了我家这么多,我也会努力工作不会令您失望
的!」

  「哈哈!傻孩子,王伯伯又怎么会嫌你没经验?你不懂的话王伯伯都会亲自
教懂你嘛!好了,王伯伯明白小欣你真的很有诚意,那么明天开始来上班,小欣
你可要好好表现给我看啊!」

  「那么小欣先谢过王伯伯,我一定会努力的,那么我先走不妨着王伯伯工作
了,再见王伯伯!」可欣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去。

  「好!王伯伯也期待你的表现!明天见!」王洪语毕,可欣便微笑着对他点
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可欣离开办公室后,王洪在办公室里的小吧台倒了一小杯威士忌轻呷着,再
向着门口方向淫笑起来……

  「小骚货,老子真的期待可以调教你变的淫荡到什么地步啊!哈哈!」当然,
王洪这句话可欣也不会听到……

  转眼又过了一个星期,可欣在这几天的课余时间都会到王洪的公司上班,而
王洪安排给她的都是些简单的文书工作,所以可欣也庆幸自己可以这么幸运拥有
这份有前途又不太费神的兼职,唯一的缺点是和进勇的相处时间变得小了,不过
可欣相信进勇会明白的。

  是夜可欣回到家里,发现父亲并不在家,她只看见饭桌上放了一碗汤水和一
张字条,而字条是父亲留下的。

  「小欣,爹爹有急事要回公司处理,你把汤水喝了再早点休息吧!」字条这
样写道。

  可欣也没什么疑惑,随即把汤水一饮而尽,皆因可欣的父亲也是经常煮汤水
带去医院给母亲服用,而多出来的份量都会留给可欣,但都那么晚了,父亲还要
回公司处理业务就有点奇怪了。

  但可欣也没有多想,喝完汤水后她洗了个澡再换了睡衣,然后打了通电话给
进勇打算跟他聊几句,但不巧的是原来进勇工作的电器店今天正进行季度盘点,
身为售货员的进勇今晚也得加班工作,可欣也不想妨碍他所以二人寒暄两句后便
挂线了。

  无所事事的可欣躺在自己的床上滑着手机,但突然之间,可欣感到胸口传来
了火荡荡的感觉,而且头也有点晕,更古怪的是下体传来了阵阵酥麻感……

  怎么突然会这样?是不舒服了吗?还是早点休息吧……但可欣整个人一躺下
来,那些古怪感觉便来得更加强烈,真奇怪啊……这些感觉正常是跟进勇亲热的
时候被他爱抚胸脯和下阴才会出现的,现在怎么自己跑出来了?难道跟进勇一起
几次共赴巫山,欲仙欲死之后,身体变得更淫荡了吗……?

  这时可欣的思绪变得更加凌乱,同时一手伸进内裤之中拨弄自己的两片阴唇,
而另一手则解开了睡衣的钮扣再褪去胸围,之后再轻捏着左乳上的粉褐色乳头,
嘴里开始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啊喔……老公……亲我……填满我……噢……」呻吟着的可欣这时把两根
手指伸进自己的小屄里翻挖着,同时她的脑海也浮现了前几次在这张床上跟进勇
翻云覆雨的情境,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使她浑然忘我,完全陶醉在跟爱郎性交的幻
梦之中……

  「喔……人家要来了……老公……再快点……啊噢……!」可欣的两只手指
越动越快,在自己的小屄里高速磨擦着最敏感的那个部位,终於她纤腰一挺,在
销魂的呻吟声中冲上了高潮,之后她把两只手指抽出体外,同时有一些透明的粘
稠液体从她那两片浅褐色阴唇里溢了出来……

  最后昏昏沉沉的可欣在高潮过后昏睡了过去,而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自慰的
痴态已经籍由安装在房间里的针孔镜头,传送到了王洪的手机中……

  「哈哈!老俞!想不到你女儿外表那么清纯,但吃了这种新药却可以变的这
么淫荡啊!」在可欣家楼下的一架豪华房车里,拿着手机刚欣赏完可欣自慰过程
的王洪,向身边的可欣父亲如此说着,但面如死灰的可欣父亲没有搭理他。

  「哎,老俞,别这个样子嘛!多亏你肯合作替我下药又替我装好镜头,也不
枉我借那笔大钱给你了,好啦,老子现在欲火焚身,就先上去享用一下你女儿了,
待会儿再告诉你滋味如何吧!」王洪说罢便下了车扬长而去,留下了在车厢中掩
面痛哭的可欣父亲……

  数分钟后,令人发指的奸淫画面正在可欣的闺房里上演……

  只见可欣那一丝不挂的少女雪白娇躯,正被王洪那老迈乾皱而又长满老人班
的灰白身体压在上面疯狂侵犯着,王洪把可欣两条玉腿分开再挺动着屁股冲击着
可欣的身体,而可欣那双白玉似的脚丫儿则随着王洪挺动屁股的节奏凌空摆动着
……

  「啊喔……啊……老公……好大……喔……噢喔……」可怜的可欣依然因药
力的关系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神智尚未回复的她还以为正在侵犯她的是进勇,
而气喘如牛的王洪则是像一头饿狗般,贪婪地低头用他张长满灰白鬚根的臭嘴狎
玩着可欣那双圆浑坚挺的34C美乳,他时左时右地吸吮着可欣那两颗粉褐色乳
头,发出了猥亵的「??」声……

  「嗄……妈的……这骚货身材真好……屄又窄,真的跟那些时常出来卖的什
么模特儿和二线女星不一样,不过这货竟然不是处女……他妈的!」

  「啊……喔……王伯伯……你在做什么……噢……快停下……停啊……!」

  看来王洪的自言自语惊醒了可欣,但因为药力的关系,别说反抗,可欣就连
想喝止王洪的侵犯也显得有心无力。

  「什么嘛小欣,你不是一直被我插得很爽吗……刚才还一直喊我老公呢……
嗄……还有王伯伯来问你……是不是这个小畜牲吃了你的处女呀?」王洪说罢望
向了可欣床边那张进勇和可欣的合照。

  「是……又怎么样……呀喔……他是……我男朋友……现在你……强奸我…
…我要报警……啊噢……」

  「嘿!原来又是一个外表清纯内里不安份的小淫娃……嗄……还有小欣啊…
…现在王伯伯不是强奸你,而是取回我应得的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老头儿用了
你来抵债吗?」

  「不……不会的……啊喔……你别胡说……」

  「小欣你就面对现实吧……刚才你喝的那些汤水就是你老头儿加了药的,你
喝完之后发浪在自慰王伯伯也看得一清二楚……嗄……那镜头也是你老头儿装的
……总而言之他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懂了吗?」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的……我不答应……噢……我要问清楚爹爹…
…你快停下……来啊啊……」

  「哈哈……小欣你想不答应也可以……嗄……你就叫你老头儿把那笔钱还给
我,然后他自己破产之余……你那母亲也等着没医药费给赶出医院吧!」

  「不……不要……你快停下……快拔出来……啊噢……」这时王洪突然加快
了抽插的速度,可欣也意识到他是不是要射精了,只见王洪那根硕大的紫黑色肉
棒快速地把可欣那两片浅褐色阴唇干得一反一反的淫水四溅,仔细还可以听见
「?哧?哧」的声音……

  「来……来啦……小骚货……嗄……你灌了老子的种以后……就是老子的女
人……嗄……射死你这骚逼……淫娃……」无耻的丑恶老汉整个身体抖动着,开
始往可欣那从未接受过男人精液的子宫灌浆,没错,之前可欣从来不准进勇不戴
套就进入她的身体,没想到这反而便宜了王洪……

  「救我……老公……救救我……」可欣只感到一股耻辱的暖流在下体扩散开
来,第一次被爱郎以外的男人中出,她只能以流着泪的双眼望向进勇的照片,作
出无意义的求救……

  不过王洪似乎意犹未尽,他把失神的可欣拉了起来让她坐在床上,然后自己
在床上站了起来,使他那根还硬着的紫黑色大肉棒挺立在可欣的俏脸前,而可欣
这时见到王洪那根丑东西因沾满淫水而闪着寒光,而且顶端的龟头还有白糊糊的
精液冒出来,不过最可怕的还是那个蛋袋,两颗蛋蛋竟然各自有一个乒乓球般大,
跟进勇的阳具比较起来王洪的那话儿就像怪物般畸形……

  「吸乾净!」王洪对可欣命令道。

  可欣别过脸去不肯照做,於是乎王洪竟然抓着可欣的下巴再捏着她双颊打开
她的嘴,再一口气把自己那根东西捅了进去……

  「唔……嗯……唔唔……」王洪那根紫黑色的噁心东西把可欣两片粉红色嫩
唇撑得老大,而还是第一次替男人口交的可欣只感到精液的腥臭伴随着屈辱感在
嘴里散发开来……

  「记着呀小欣,被男人操完屄一定要用口吸乾净他的老二,这是做女人最基
本的礼貌,知道了吗?哈哈!」

  「唔嗯……唔……」面对王洪的变态发言,嘴里被肉棒填得满满的可欣只能
眼泛泪光的发出一些闷哼声……

  ******************************************************************************************

  「老婆!你没事吧?你洗了很久啦!」启林在浴室外的呼喊声把可欣从六年
前拉回了现实。

  「我没事,人家现在出来了!」可欣回应道,然后她穿回衣服离开了浴室。

  之后可欣边吃启林为自己准备好的甜点,边回想起自己六年前被王洪强奸后
的第二天,父亲的屍体在郊外被发现,死因是中剧毒身亡,警察相信他是自杀,
而可欣也明白父亲必定是无面目再面对自己,所以选择了这条路……

  「老婆,今晚可以不戴套吗?」启林的提问再度打断了可欣的回忆。

  「不行,人家说过要正式结婚后才准你不戴套。」其实可欣心想不戴也无所
谓,不过她又不想一晚就开放那么多东西给启林,免得自己好像一点矜持也没有。

  「唉,我明白了,那我先去洗个澡,老婆你等我。」启林说罢便灰溜溜的进
了浴室。

  而可欣则是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夜空,结婚啊,自己多过两个月左右便正
式跟启林结婚了,想到这里,可欣从身边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红色小锦盒然后
打开,里面赫然是当天进勇送她的求婚介指……

  望着这只介指,可欣的思绪又回到六年前,她向进勇提出分手的那一天……

               (一章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