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05) 师父的开示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海部性树原创作品集】
【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05)  师父的开示

2021-08-10 唯一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及出处

对小弟的文笔,还请不吝多加留言鼓励,谢谢。
若有同好增补本文,也请补寄一份给本人同赏析。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海部性树原创作品】。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有可能是真的。
============================================
【师父的开示】

阿珠前往菜市场买菜的路上有一间藏身旧公寓一楼,名为「真一观」的道坛,这个道坛是一位女师父在主持,平常穿着铁灰色的道服在屋子里面服事,乾瘪瘦长的瓜子脸,深邃的眼眸彷彿能洞穿人心,清瘦的身形看起来年纪应该是还不到四十,好像跟她差不多。

平常阿珠若是经过这道坛的时候都会向里面供奉的观世音菩萨神像合手参拜,默念祝祷阖家平安,鞠躬敬礼,然后然后跟女师父点下头才走人。

女师父身边还跟着一位身材较矮胖的女助理,这位女助理经常在道坛里外忙进忙出,有时阿珠看到她也会跟她点一下头,但她却似乎神情较为严肃,不常露出笑脸。

上个月阿珠被小偷闯入店裏强姦之后,整个人担心受怕紧张,持续了一个多月。

这一天,阿珠去市场买菜的时候经过了道观,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她双手合十参拜并默念了几句又站在外面一些时间正要离开,刚好那位道观女师父从外头走了进去,刚好碰到阿珠,就跟阿珠点了点头,阿珠也跟她点头回礼。

那个女师父进入了屋子里面跟她的女助理交头接耳讲了几句之后,那个女助理走了出来,她问阿珠是不是有要问什么事情?如果她要问事情的话可以进去跟师父谈一谈。

阿珠犹豫了一下,便跟女助理进去了。

道坛由于是位于旧公寓一楼改装的,所以并没有很宽敞。

一进门大厅最裏面的墙壁有一张约六尺宽的神桌,正面的墙上挂着三幅不同菩萨的画像。中间是王母娘娘,左右两边各是观世音菩萨及九天娘娘。

神桌中间还摆着一个神龛,内供的主神是【贞一大德】也是此道坛的教祖。神桌两旁各摆了一个酒瓶状的花盆上头插着一束鲜花。中间则立着小香炉。

道坛的布置相当简洁明亮,不像一些家庭式小宫庙常常被烟燻的乌漆抹黑的。

左边靠墙壁摆了张问事桌,女师父就坐在那帮信众解答疑惑。两旁各摆三张椅子靠着墙壁并排着,专供上门的信众排队时休息用。

屋内还有两个女信众,跟师父谈事情,她们应该也是来问事的,女师父坐靠墙壁的桌子后面,跟那两位女信徒交谈了一阵子之后,便起身送那两位女信众出门,然后她请阿珠坐到桌子前。

「我是这间道观的住持,法号玄慧居士,请问这位师姐贵姓?今天想要来问些什么呢?」

「我姓林,叫美珠,我是想问‧‧‧」阿珠吱吱呜呜了一阵一直开不了口,「师姐最近是不是遭受什么身体之灾?」那位女师父一开口就点出了阿珠的来意,让阿珠颇为讶异。

阿珠愣了一下,点点头。

然后那个女师父说,「没关係,如果不方便说的话,也是没关係的。请师姐先写下自己的姓名及生辰八字,我再来看看。」女师父从桌上递了张黄色的符纸给阿珠,要她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上面。

于是阿珠在那黄纸上写上自己的生辰八字,再拿给女师父。

女师父拿过阿珠写上生辰八字的黄纸,细看了一会,再打量阿珠上半身,「我是看到师姐的身边有一些浓雾晦气在围绕,师姐最近有犯什么小人或是沾到什么煞气吗?再以生辰八字来看,师姐最近应该会有小人之灾,甚至已经~~」

「小人之灾?」阿珠对女师父的铁口直言,感到有些惊奇,想知道可否化解。「那有什么可以化解吗?」

女师父早已习惯来问事的民众,一旦得知自己秽气上气,自是急燥不已,「化解之道,不是没有。如果有心的话要多行一些善事化解身上的瘴气,常念南无阿弥陀佛!在我看,扰乱的时间还会持续一阵子,所以师姐要保持平常心不要太在意,影响你的作息,你多注意身边的事情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应该就可以度过,就这样子吧!」女师父慈眉善目,语气柔缓,让阿珠舒心不少。

「另外,如果你身体有受到什么样的伤害的话,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肉体的伤还是用医药来治疗比较好。」

阿珠听了女师父的一番话,颇感中用也感到宽心多了,她跟师父道了一声谢,「请问师父,刚才问事的费用要多少呢?」阿珠起身时,问了一句,阿珠第一次进来问事,不知道要包多少红包给师父。

女师父跟阿珠说:「我们是没有跟信徒收取功德金的做法,道坛的维持都是我们在特定的法会跟信徒或十方大德化缘而来,不管是金钱或物资,也欢迎施主以实际行动帮助有需要的人都是我们道坛劝募的方法。」

女师父大致跟阿珠介绍了道坛的由来,这【贞一观】神龛里供奉的是一位名为【林贞一】的女子,相传这位女子是南宋末年福建建宁地区的人为了抗击盗匪的入侵,不惜牺牲生命,以一弱女子之躯入盗匪窝与匪首周旋而亡,乡人为感念其德泽而建庙以纪念,后有修行之人入庙潜修,继续弘扬其理念,而广散各地默默行善至今。

由于女师父另有要事便先行离开,便请在旁的助理阿纹继续跟阿珠介绍。

这位助理阿纹比阿珠略为矮胖,但年纪看起来比女师父年轻许多。阿纹跟她说,「我们这边没有设功德箱,完全是施主们自由的布施,而且师父有说你现在有困难,她只是帮你一点小忙,结善缘,并没有要跟你布施收钱的。」

「师父,怎会了解我的情况?她有什么特异功能吗?」阿珠想知道师父是否是什么样的能人异士,所以好奇的问着阿纹。

「其实师父倒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只是有时她跟旁人对话时,很直觉讲出只有对方才知道的事情时,连她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讲出这些话来~」

经过阿纹的解说,阿珠对师父有了多一些的了解,由于耽搁的时间已久,阿珠连忙跟阿纹点头称谢,便走出了道观,感觉全身自在舒活多了。

经过了一个多礼拜,阿珠晚上睡觉时还是常常做梦,梦到那个小偷闯入她家非礼她,让她受惊苦恼不已,胸闷的现象更是频繁。

于是她又跑去道坛找师父以求化解。

※※※※※※※

师父在大厅听了阿珠的告解,眉头深锁,在阿珠面前来回踱步几次,接着她跟阿珠说:「师姐的瘴气浓雾还在,如果要驱除你身上的瘴疠之气,恐怕得要进行法事,将正气灌注到你体内,不过这法事并非随时都能进行,得看你的体质及当日时辰是否能够配合~~」

「那能否有劳师父看看我的体质适合做法事的时辰~~」阿珠想尽快知道何时可进行法事。

「好吧!那你随我来。」于是阿珠起身随着师父走进隔壁的房间。这间房间是一间书房,四周墙边都是书架,摆满了佛书。中间摆了一张书桌。进了房间,师父要阿珠将门带上,由于这房间没有窗户,她则将电灯打开。

「哪我现在就要检查你的体质最近是否作法事。」师父跟阿珠说明进到这房间的用意。

「好。」阿珠点头回答。

师父要阿珠端正站好,双手自然下垂,并闭上双眼,然后她对着阿珠的脸,细声唸了些咒语。接着她开始将双手从阿珠头顶两端开始往下摸。师父的手很快移到阿珠的肩膀,然后是胸部,师父在阿珠的乳房揉了几下,阿珠本有些慌张,身体有些颤动。

「别紧张,没事,别动。」师父要阿珠不要紧张。

阿珠听了师父的嘱咐便不敢随易乱动。但第一次被师父这样揉着乳房,敏感身体开始有些微微发热。

接着师父又将双手往下移动,从腰部的两侧摸到臀部,由于阿珠穿着宽鬆的七分裤裙,所以师父蹲下身,将两手从屁股的两侧再往下移到大腿膝盖,接着再到小腿的脚踝。随后师父的两手再往上移动,来到阿珠屁股处,她用右手移到阿珠下体位置,用中指往阿珠阴部顶了几下,阿珠有点小惊吓到,扭了一下屁股,但随即又回复正常。

师父站了起来,「好了,我初步看过了。你睁开眼睛吧~」师父要阿珠可以睁开眼了。

「那请问师父,检查之后什么时候可以举行法会吗?」阿珠想知道师父刚才检查之后有什么结果。

师父走到书桌旁,拿起桌上的黄曆翻了其中几页,然后跟阿珠说,「你的身体,现在有许多不明的气虚之穴,我有些难以掌握。」

「那怎么办?」听到师父这么说,阿珠有些心急。

「那还要再详细看完你全身的肉体细处,才能做最后的判断。」

「师父怎么说,我都愿意配合。」阿珠走近师父面前,想让师父尽快答应。

「好,不过你要脱光衣服,我才有办法看清楚你的肉体,你愿意吗?」

「这‧‧我愿意,师父怎么说,我怎么做。」阿珠心想师父也是女人,脱光衣服,全身赤裸让她看,也没什好害羞的。于是阿珠便在师父面前逐件脱起衣服。

她将脱下的衣服折好,摆在桌子上。鞋子及袜子则摆在阿珠站的位置旁边。此刻阿珠已经全身赤裸的站在师父面前,她有些小害羞,微微低下头,不敢正眼看着师父。

师父要阿珠站回刚才检查的位置,一样要她闭上眼睛,抬头挺胸,双手自然下垂。

接着师父手摸着阿珠的头顶,开始念起咒语。接着她走到阿珠身后,她将双手架在阿珠的肩膀上,慢慢的往下移动,到了胸部位置,师父向前贴着阿珠的背,两手环抱着阿珠,她的两手握住阿珠的乳房,慢慢的用力搓揉,阿珠的乳房受此刺激,没多久就发热硬挺了起来,师父的手也感受阿珠的乳房发硬,不断加大力度绕圈的揉着阿珠的乳房,阿珠的全身因这样的刺激而发热起来,下体阴部也逐渐溼润起来,但是她不敢乱动,怕坏了师父的功课,她只能抿着嘴,握住两手,撑过这段师父在她身上探索的时间。

终于师父在阿珠背后环抱着她的乳房揉捏了一阵之后,师父的手开始往下移动。从腰部两旁移到屁股两侧。师父蹲了下去,她的左手扶着阿珠的屁股旁边,右手则从屁股的肛门处伸了进去,阿珠微微的抖动,发热的身体,已让她全身开始僵硬了起来。她的阴道口开始涌出淫水,或许也掺杂了部份尿液,浸湿了两旁的阴唇。

师父在阿珠的肛门口用食指搓了几下,然后再往前伸去。接着师父改用中指伸到阿珠的阴道口,上下探了几次,阿珠受到师父中指的刺激,全身火热到微微发红,由于不能夹紧屁股,阿珠只能更握紧拳头,两脚的脚指头紧紧的靠拢,来缓和身体兴奋的情绪。

师父的中指在阿珠阴道口轻摸了几下,上头已沾满淫水,于是师父将中指开始插入阿珠的阴道内,阿珠「啊~」的轻呼一声,淫水也流了更多出来,开始沿着大腿根部滴了下来。师父的中指在阿珠的阴道内探了几回,判断阿珠的阴道是鬆弛的,于是她将中指慢慢的插入,随着一节两节的推入,最终整根手指都没入了,都还没探到阿珠的子宫口,还好阴道相当的溼润又鬆弛,于是师父再做一次推入,用力将整个手关节挤压阿珠的阴唇向前推入,终于探得阿珠的子宫口,有如强烈的电流刺激让阿珠差点站不住而倾倒,还好她的右手撑着师父的肩膀才稳住。

师父收回伸入阿珠阴道的手之后,慢慢站了起来。她拿起口袋内的手巾,将沾满阿珠淫液的右手擦拭乾净。

「进行法事的时候,你的阴毛跟腋毛记得要剔除乾净。」师父嘱付阿珠。

「好。」阿珠随即点头回应。

「你可以睁开眼了,穿回你的衣服吧!」师父走到书桌旁的椅子坐下,「穿好衣服,来这边坐下。」

「如果要将你身上的瘴气彻底清除乾净,势必得进行两次法会。但以我的内力,恐怕只能进行一次法事,因此我会请我的大师兄帮我忙,第二次法会就由他来主持。你觉得可以吗?」师父提出她探完阿珠的身体后,给她的建议。

「大师兄?」阿珠穿好衣服后,坐到书桌前面,对师父刚刚的提议提出疑问。

「是啊,我有一位同门的大师兄,在林口山区修行二十几年了,我会将你的情况告诉他,他应该会帮我这个忙的。」师父淡然的回答阿珠的疑问。「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再把举行法事的时间告诉你。」

「好。」阿珠没有异议。

「还有,虽然施行法事之后,日后还是要多行善事,累积自己的功德,才能尽快让师姊走出阴霾。」师父不忘提醒阿珠平日要多行善事。

接着师父跟阿珠说明法事进行的程序,首先是请阿珠先沐浴净身,然后换上黄色道服,接着她会用自己身体藉由法器与阿珠身体以【交合之法】进行沟通,然后再默念咒语将阿珠身体的晦气逼走,就完成整个法事了。

所谓的【身体交合之法】就是女师父跟阿珠两人各以自身的裸体互相交缠作用以达法事的目的。

阿珠第一次听到【肉体交合之法】来进行法事,但是因为是由女师父口中说出,阿珠并不觉得这个方法有什么情色的意思,再加上她已被小偷强姦的事困扰一段时间她想尽快摆脱这件事情对她的影响,于是她就跟女师父表明她愿意照女师父所说的方法来进进行法事。

师父要阿珠先回去,等她通知可以举行法事的日子。

过几日,阿珠接到师父的通知可以举行法事了,师父还要阿珠在举行法事前一天将身上的腋毛跟阴毛剔除乾净之后再去道坛找女师父。

※※※※※※※

到了约定的日期,阿珠将理髮店挂上【临时有事休息】的牌子,準时前往道坛。

师父于是领着阿珠从道坛后门走入防火巷里,经过五、六户公寓的后门,她们俩人从另一户公寓的后门进入屋内。

这地方是女师父平日修行做功课及举行法会的地方。阿珠第一次来到这地方。

屋内的大厅是类似一个日本和室的环境,墙上挂了几幅与真人尺寸同高的教祖画像,画像的前面有一张半人高的神桌,上头摆着几样鲜花素果。在神桌的前面又有五六张黄色丝质的坐垫整齐的摆着,大概是供信徒参拜用的。空气中瀰漫着淡淡的紫檀木香气,让人进入室内没多久便能感受种心神镇定的力量。

阿珠跟随女师父脚步,脱鞋之后进入屋内,女师父请阿珠先双手合掌向教祖画像鞠躬三次蹲坐在坐垫上。

接着女师父从后面的房间拿来一件黄色的道服请阿珠拿着道服,到后面的浴室沐浴净身之后,再换上这件道服,并且里面不要再穿上任何衣服。

经过10分钟,阿珠已经换上黄色道服,手上拿着自己换下的衣服从浴室走到大厅。

女师父已经穿好黄色道服盘坐在大厅等着阿珠,她请阿珠将手上的衣服放在靠墙壁的矮柜上,接着她领着阿珠来到后面的小房间,那个小房间四週没有窗户,大概两张榻榻米的大小,地上舗着木地板。她打开了灯及空调之后,请阿珠进到里面站在中间位置,接着她将手上的拿着的一条用黄布包着的长型管状物放在地上。

她请阿珠将身上的道服脱掉之后放在墙边,女师父也脱下自己身上的道服放在阿珠的衣服旁边。

接着她请阿珠站到中间,两个裸体的女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阿珠的身材是典型四、五十岁中年妇女的身材,圆胖没有腰身,但胸部的乳房却相当圆润肥大,即使现在没有胸罩的支撑,阿珠坚挺的乳房也只是些微的向下垂,如花生大小的乳头有些黝黑,还颇有性感的表徵,而下体阴道的两片阴唇之肥厚更不在话下,由于阿珠的性慾需求比同年龄的女人强烈,加上经常自慰的关係,所以她的阴道就比较鬆弛,经常湿润而肥厚的阴唇就是最明显的表徵了。

相形之下师父的身材就清瘦多了,胸部是平坦的,几乎没有明显的乳房可言,小小的乳头贴在上面,就如葡萄乾一般,师父的阴道也剔光阴毛,可以明显看出两片阴唇颇为乾涩瘦扁,师父应该很久是没有行过房事了。

师父要阿珠躺在地上然后打开双脚,然后小腿弯曲着,阿珠的阴户正对着师父,这样的姿势就像产妇生小孩时对着妇产科医生一样,此时女师父就像妇产科医生般蹲坐在他的阴道前面。

师父跪坐在坐垫上,她的下体阴部也对着阿珠的阴道口,两者的距离大概20公分左右。

师父拿起旁边用黄布包着的法器。她将黄布拿掉,露出一根两端各有一个形似男性龟头的透明塑胶阴茎,也大概约20公分长,她面无表情地将阴茎的一头慢慢插入到自己的阴道内。

阿珠看到这景象,内心惊骇不已,同时也让她的性慾迅速高涨,全身开始冒出冷汗,她想像着待会师父若将塑胶阴茎的另一头插入她的阴道时,她的阴道将会受到何等剧烈的冲击?

女师父嘴巴念念有词的将插入自己阴道的塑胶阴茎的另一头开始往阿珠的阴道慢慢的靠近。假阴茎的另一头终于和阿珠的阴道口碰触在一起,她的双手各握着阿珠的两腿膝盖。

阿珠的阴道口被女师父的假阴茎的龟头碰触时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阿珠此时虽将身体完全放空,来让女师父对她的身体进行法事。但她敏感的身体各部位依然忠实的将各种兴奋感觉传达到阿珠的大脑。随着性慾的高涨,阿珠的全身逐渐地僵硬了起来,下体的阴唇也湿润的很快,没多久开始渗出的淫水已经一滴一滴地掉到地板上。

阿珠第一次跟女人进行裸体的接触,这样的经验让她此刻莫名的无比兴奋。阴道的淫水像漏尿般的不断排出。

女师父的下腰开始顶着塑胶阴茎对着阿珠的阴道口挺进,阿珠惊呼了一声,自从被小偷强姦之后,阿珠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跟男人做过,空虚又敏感的身体各部位神经一旦感受到刺激马上引起强烈的反应。

由于阴道强烈的搔痒感,阿珠忍不住的用双手撑开阴道口的两片阴唇,让假阴茎能够更顺畅在阿珠的阴道内来回运动着。师父对阿珠的动作没有任何的不悦,反而很满意阿珠能自己撑开自己的阴道口让她的假阴茎法器能够更顺利的推送着。

每一次的推送,都刺激大脑中枢产生的强烈震波,然后再扩散至全身四肢末端,强烈的兴奋感,每每让阿珠几乎要喊了出来,但阿珠为了不让师父觉得她失态,不时紧咬着下唇用力的忍住波浪般的快感袭来。

阿珠有生的第一次感受到她整个肉体的毛细孔都被张开,全身冷汗直流,各处神经像被微弱电流交叉穿过,下体被她所经历过最舒服的肉棒抽插着,全身像被抛到九霄云外不断的腾空飞跃。

在极度兴奋之下,由于不断的撕咬着嘴唇,产生无比强烈的酥麻感连带的阻断阿珠的嘴巴神经的收合,阿珠整个脸形也无法随意志自由的控制,口水不断的从嘴角的两端渗出。

女师父面无表情地看着阿珠的眼睛,口中唸着阿朱听不懂的咒语喃喃自语低鸣。

她推着透明的塑胶阴茎对着阿珠的阴道继续前进,阿珠的阴道被塑胶阴茎满满的充实着。塑胶阴茎很快顶到了阿珠的子宫口,强烈的慾望让阿珠很快有了高潮的感觉,阿珠全身颤抖不已,几乎快要崩溃大叫。

阿珠的眼角流出了些许的泪水,她看着女师父坚韧的表情,心里渴求女师父能继续加大力道对她的下体做猛烈的插刺。她想藉由猛烈的插刺所引起的下体疼痛感才能够压制高潮时所激起的兴奋感。

阿珠一手撑着阴道的阴唇,一手摸着自己的坚硬乳房,她甚至用力的扭转乳房上乳头,希望能让扭转乳头的疼痛感,不要让自己陷入连番高潮的疯狂中。

阿珠的阴道渗漏出的淫水夹杂着尿水沿着屁股,将木地板沾溼了一大片。

女师父依旧嘴巴默念着咒语,神情坚定的继续推着假阴茎向阿珠的阴道口一前一后的推送着,她的上半身也开始涌出了一些汗水,部分的汗水甚至沿着她的乳头滴落到阿珠的身上。

当假阴茎推到阿珠子宫口,师父一感受到阻力,她的腰部便会放鬆力量再往后退,好让阿珠阴道内的子宫口的肌肉组织自然将假阴茎弹回去,如此一来一回形成了有节奏的抽插运动,让师父不会费太大力气对阿珠的身体进行去除瘴气的法事。

连串的高潮让阿珠不自觉地的将腰部高高的挺起,她的身体弓起跟地板形成一个弧型桥樑。阿珠此刻的生理状态高亢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跟被小偷强姦的受辱状态相比,阿珠已对小偷强姦的记忆不再感到惧怕了,她已能够坦然面对那一段不堪的过去。

在连串的高潮袭击之下,阿珠终于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

阿珠醒来时,全身已被穿上来时所穿的衣服。她躺在前厅的和室木地板上,就像睡着了一般,身上盖着一袭凉被。

她看到师父的女助理阿纹正在门口打扫。

阿纹也看到她醒来了,问她说,「你睡起来啦!」,阿珠跟她点点头,然后问她现在几点了?阿纹跟她说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阿珠有点不敢置信,做完法事,阿珠昏厥睡了一个多小时。感觉好像躺了很久了,怎么才睡一个多小时而已?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阿珠问阿纹说,「师父在哪儿?我想去跟她道个谢~」

阿纹回阿珠说,「师父有事外出了,她请你回去好好休养不要想太多,按照她给你的指示再做第二场法会。」

阿珠又在法会现场待了半小时,等整个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才跟阿纹告辞离开。

※※※※※※※

经过了三个礼拜之后。师父通知阿珠可以去林口山区找她师兄进行第二场法事了。虽然阿珠年纪已经四十出头,但还是会来月经,于是师父问了阿珠的安全期,再决定确切的法事日期。

再隔日,师父给了阿珠一个林口的地址,要她在指定的日期时间去找她师兄。而那日子也是阿珠的安全期。

于是阿珠在约定的日期,按照师父的吩咐穿了一件长袖的白上衣,然后还特地去买了一件黑色的长裙以及黑色的内裤来穿。

阿珠按着师父给的地址,去到了林口山上去找她的大师兄。

阿珠来到了大师兄的讲堂,第一次看到大师兄,他是一个大概50几岁的人,身高约170公分,身型清瘦,他上半身穿着米白色的功夫装,下半身配一条黑色的长裤,那样子真像武侠电影裏走出来的功夫高手,尤其脸上还留着一些鬍鬚,颇有深山高僧的气息。

大师兄跟阿珠说,他的师妹已经将阿珠前来拜见的原因说明清楚,于是他跟阿珠说明他将要举行法会的仪式内容来驱除阿珠朱身上的孽障。

他跟阿珠说,「要把妳身上的污秽之气赶走,最快的方法就是用【男女交合之法】,把我身上的精气贯到妳的身体里面,所谓的交合之法就是我将自己的念力通过我的阴茎插入你的阴道内传送给你,这跟一般我们所认知的做爱是不同的,所以你不要有不好的念头,但是这样会还会有一个危险就是会把妳全身的精气逼到一滴不剩,然后将我的阳精替换过去,可能会有几天全身酸痛疲劳的情况产生。」,他请阿珠好好的考虑是否仍要这样子做。

阿珠苦恼着过去这一个多月,她几乎每天都做恶梦,梦到那个小偷又来揉躏她,她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虽然师父在第一次法事,已经稍稍减轻阿珠心头的压力,但阿珠还是能尽快完成第二次的法事。大师兄说的男女交合之法是她第一次听到,但是大师兄讲的也是很有道理,完全不会让人有色情的联想,但是这样会不会有怀孕的可能?阿珠心里面不免有这样的疑问。

大师兄看出阿珠脸上疑惑的眼神,就跟阿珠说,即使阿珠现在是安全期,但是他还是有準备好合法的避孕药丸,待会举行忌改法会之前,让阿珠服下避孕药丸便不用担心会有怀孕的可能了。

阿珠想了一会儿,点点头答应了。

大师兄请阿珠,进入川堂的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有两张椅子跟一个小桌子,然后里面有一半是高度到膝盖的榻榻米大通铺。通铺上面在四个角落各摆了四条草绳子。

阿珠对这四条绳子的用处,感到有些纳闷但是她不好意思问大师兄。

茶几的旁边摆着一个跟椅子同高,类似水缸的陶製桶子。

大师兄请人提了一壶白开水进来,倒了一碗白开水放在茶几上面。他请来人将门关上。

屋子里安静的可以听到两人呼吸的声音,以及上方换气孔空气流动的声音。

大师兄跟阿珠说房间裏没有冷气所以可能有些闷热,所以他请阿珠要忍耐着,阿珠点头说没关係。

他请阿珠先坐在茶几旁边的椅子上。桌上还有一颗白色药丸,大师兄说那是避孕丸,请阿珠把那避孕完服下,配上碗里的水慢慢的喝光。那碗里的水甘甜无比,让阿珠第一次觉得白开水是这么多好喝。

「这水怎么这么甘甜啊还蛮好喝的~」,阿珠好奇的问着。

大师兄说,「这是附近的山泉水,然后经过层层过滤把杂质过滤掉之后再煮沸。我在这里修行,平常都喝这个水,已经十几年没有感冒过了。」

阿珠将碗裏的水喝完之后放到桌子上。

大师兄又倒了第二碗水请阿珠再慢慢的喝完它。

阿珠喝完第二碗水之后,大师兄又倒了第三碗水请给阿珠喝下,到了第四碗的时候,阿珠只喝了几口,手摸着肚子,跟大师兄说,「实在是喝不下去了,肚子太撑了。」

大师兄没有勉强阿珠再继续喝。

他请阿珠站起来,来回走动,绕着茶几走个两圈。

「如果有想要尿尿的感觉就跟我说。」,大师兄对绕着茶几走步的阿珠说。

阿珠走了两圈,她感觉尿意有些涌现了,她抬起头来跟大师兄说他有想要尿尿了。

大师兄说,「好,那要麻烦你将全身的衣服脱下。」

由于已经有尿液涌现,再加上屋内的空气稍嫌闷热,对于大师兄指示她脱衣服的命令,也觉得刚好可以让她全身闷热的身体透透气。

阿珠很快将脱下的衣服折好后,放在靠墙的柜子上。

阿珠放好衣服后,走回茶几旁,此刻全身赤裸的就站在大师兄的面前,她面露羞腆的表情,害羞的将左手遮住胸前的乳房,右手握住下体的阴部,眼神朝下,不敢直视大师兄。

由于她已经遵照师父的指示在前一天将身上的腋毛跟阴毛全部剃除乾净,所以阿珠的整个身体更加显得乾净无瑕,圆润的肚皮配合着呼吸的节奏一吸一吐的收放着。下体阴部外露的阴唇,有些许的尿液逐渐地渗出,慢慢的沿着大腿根部滴了下来。

这样赤裸的站在大师兄面前,让她全身火热了起来,再加上屋内的空气闷热,她全身也蹦紧了起来,甚至有了兴奋的感觉。

阿珠夹紧双腿,但下体的尿道尿液渗漏的更明显了。

「大师兄不好意思,我快尿出来了,怎么办?」阿珠低着头害羞的说。

「好,我知道接下来我会开始跟你行【交合之势】,所以你要努力配合,不用太紧张,如果有不舒服想要説出来的话也没关係。」

阿珠说,「好。」

于是大师兄也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他将脱下的衣服摺好之后也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现在大师兄全身也赤裸的跟阿珠面对面站着,阿珠含蓄的看了大师兄全身一眼,这才发现到大师兄虽然看起来清瘦,但胸前的体格却十分的精壮,跟阿珠以前看过的李小龙电影里面,李小龙结实的身材不相上下。

阿珠的眼神继续往下漂,她终于看到了大师兄的阳物。

当她第一次看到大师兄的阳物时,她不禁倒抽了一口气,大师兄的阳具此刻垂下来的长度几乎是阿珠两个拳头倂起来的长度那样长,这样的长度肯定是阿珠碰过的男人当中最长的了,虽然跟阿珠看过的色情电影里面老外黑人的阳具不能相比,但是还是让阿珠惊讶不已。

在如此惊奇的情况下,阿珠下体的阴部蜜穴的尿液也不自觉的从两端的阴唇滴了下来,逐渐渗漏的尿水沿着她的大腿根部流到小腿下方。

阿珠依然夹紧双腿,虽然此刻她的右手摸着阴部,更使他的阴道口受到更多刺激,使得尿水流的越来越多了

大师兄于是请阿珠坐到那个陶製的桶子上,原来那是一个尿桶,阿珠赶忙走动到那个尿桶上,才坐定没多久,阿珠爆胀的尿道的尿水便尽情的喷洒出来了,部份溅出的尿水也散落到周围的地上。

膀胱的压迫感在尿道开启后,尿液快速的喷射下得到了舒缓,阿珠抖了下肩头,心里暗自庆幸,没有将地板喷得到处都是。

大师兄接着蹲下来,他以单跪姿蹲到阿珠的胸前,阿珠顺手的将两只手握着大师兄的头以保持平衡。

大师兄看着阿珠的尿液逐渐地尿完,接着他跟阿珠说,「接下来我会用两根手指头,行【合夹之法】将妳阴道里汙秽之物吸取乾净。」

「哦~」,阿珠点点头表示明白。

于是大师兄伸手用两只手指开始轻轻的在阿珠的阴唇上面来回的磨擦,强大的刺激几乎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啊~啊~噢~~噢~」阿珠不自主的呻吟着。

大师兄的两根手指在阿珠的阴道内来回的搓弄让阿珠兴奋的紧抓着大师兄的头髮,为了压抑高潮的冲击,阿珠死命的紧咬着嘴唇不敢叫出来,

接着大师兄跟阿珠说他,「接下来,我将要用我自身下体的阳物对你进行【通合之法】来帮你清除体内的瘴气。」

「好。」阿珠经过刚才大师兄用双指插入阴道内,来回的搅弄,激起的高潮已扩散全身。双腿发软已经站不起来,于是大师兄便要阿珠抱着他,他再将阿珠抱到床上平放着。

他要阿珠成大字型躺在床铺的中间位置。

接着他跟阿珠说,「为了让你能够专心的接受交合之法,我会把你的双手跟双脚用角落的四根绳子绑起来固定来。」

「哦~」阿珠此刻大脑神经已陷入停顿,连续的高潮让她的大脑已陷入混乱,眼神已找不到焦点,嘴角渗出些许白沫,只能惯性的回应着大师兄的话语,任由大师兄随意的处置她了。

大师兄用绳子将阿珠的四肢绑好后,大师兄双脚跪膝的跪在阿珠的阴道前面。

他开始搓揉自己的阴茎,没多久阴茎就硬挺了起来。大师兄的阴茎勃起之后,并不会特别的粗大,只如同一根坚硬的香肠肉棒。

他将勃起的阴茎提到阿珠的阴道口,抵着左右两边的阴唇,结合轻缓的结合着。

接着膨胀的阴茎在阿珠口迴了几圈,让整个龟头沾满阿珠的淫水,然后试着慢慢地插入

大师兄将龟头推入阴道之后,觉得阿珠的阴道没有很紧,而且阴道的鬆弛度也正逐渐迎合着大师兄的阴茎硬度,吸引着肉棒的进入。

大师兄缓缓的将龟头再往前推荐一两吋,阿珠的阴道感受到大师兄的肉棒推入。

「啊~」她无力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她弓起下腰让大师兄的肉棒能够更顺利的探入阴道内。

在缓缓的推入之后,大师兄感到他的肉棒已经插到阿珠阴道的顶端了,阿珠张大眼望着大师兄,她感受到大师兄的肉棒已经用力的推挤到她的子宫口,强烈的冲击波几乎把阿珠震的晕倒。

但是大师兄的肉棒还没有完全的没入,他知道阿珠的阴道应该就是这么深了,他如果强行的将整个肉棒完全的推入可能会让她受不了,甚至受伤。

阿珠此刻将下腰高高的顶起,整个身子弯成一个明显的弓形,而她全身体不断的出汗,尤其是整个额头更是满头大汗,滴落的汗渍溅满阿珠所躺的大片通舖位置。

因为她的双手被绑住所以她的全身力量都分散两只手上,紧紧的抓着绳子。

全身不断地扭曲翻转,大师兄来回抽插了几次,他感到阿珠的阴道口已经鬆弛多了。

于是他开始挺腰做比较大力的进出,阿珠已经被大师兄的肉棒干到失神,无力的呻吟着。

「啊,我~~我不行了,我要飞出去了~~」阿珠被肏得哀狂喊叫,一阵阵高潮的痉挛不断袭来,她挣大双眼,看着大师兄间歇不断持续的将笔直的肉棒挺进她的阴道。

她的下体阴道有如海棉般顺着节奏,配合着大师兄的进出,腰部上一下一的推送。

她的两脚因为大师兄肉棒的抽插,为了舒缓压力而左右扭动着。

在经过一二十分钟的抽插之后,大师兄感到他的阴茎龟头已有一些搔痒感正逐渐的累积着。

随着龟头逐渐酥麻,完全失去知觉,大师兄觉得他已经快要射精了,于是他把握住最后的关头。

阿珠在此之前,已因用力过度,弓起的腰身,在高潮频频冲击下,顿时如洩气的皮球,缓缓的酥软下来。彼时阿珠已经失去意识,全身瘫软任由大师兄恣意摆弄她。

大师兄双手抬起阿珠的腰部,「趴啪啪~趴~趴啪~啪趴~~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啪~~~」清脆的撞击声,在肉棒挺进的节奏下密集的响起,然后在最后的冲刺下用了七分力道再向阿珠的阴道抽插了二三十次。

然后才让他的精囊内蓄积的精液喷射入阿珠的子宫内。

※※※※※※※

「师姊,师姊,已经到了妳家了~」一位年轻的男人,从后座开门轻轻的拍着阿珠的肩膀,细声的喊着。

「哦~」阿珠睁开双眼,看到自己店门口的铝门窗,她完全想不起来,她是怎么坐上这台车的,还有她身上的衣服,又是怎么穿上的?

「请问,你是谁派的?」阿珠随口问了一句。

「是大师兄派我要将你安全载送回到家的。」

「原来的是大师兄派你来的。」

阿珠拿着自己的包包,下了车,「啊~」她全身顿时酸痛涌现,差点站不稳,还好开车的那位年轻人,眼明手快的架住阿珠,从没让阿珠跌倒。

「谢谢您,小师父!」阿珠跟小师父道了声谢,手扶着腰,一跛一跛的走进家门。

※※※※※(待续)※※※※※

后记:
接下来,理髮店老闆娘阿珠,又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人生变化呢?有兴趣的院友可提供意见给我,你的意见,或将写入阿珠的生命历程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