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性奴系统】(13)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1-5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274
6-7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03
8-10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26
11-12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91

                第13章

  大山深处,一处隐秘的盆地,零散分布着几十座木头与茅草搭建的小屋。

  一座屋子内,两个绿皮兽人蹲在地上削着钉桩,其中一个忽然开口:「北方
氏族语:我们今天找到一个女人。」

  「北方氏族语:找到就找到吧。」另一个稍微壮一点的说道,「发现女人越
多,那些蠢货就越不愿意打仗,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什么是荣耀?」

  「我听阿南克说,这个女人带着空间神器。」兽人A说。

  「什么是空间神器?」兽人B说。

  「我也不懂,他们说这女人身上什么都没穿,但是能从她身上拿东西。」兽
人 A。

  「我也想去看。」兽人B。

  「干完活,不然头目要揍我们。」兽人A。

  「哈!」兽人 B笑了起来,他扔下手中的钉桩和石刀,「你说女人什么都没
穿,等我们去的时候怕都被肏死了!」

  说罢,兽人B转身就走,兽人A看了两眼手中的东西,也扔下跟了出去。

  兽人Ab左拐右拐,很快走到了据点中心位置的巨大建筑——快乐屋,对视一
眼,推开布帘。

  屋子之内热情似火,呻吟此起彼伏。

  「大陆通用语:啊……啊啊!好爽……好……」一个女人被按在简陋的桌子
上,是她体积两倍的兽人正挺着肉棒,狠狠地干着她的小穴。女人闭着眼呻吟,
下体被插的水花四溅。

  「呜呜呜……求你了……我……呕……」一个女人跪在地上,手脚栓着绳索,
动弹不得。一个兽人站在她面前,不顾她的祈求把阴茎一下插到她的嘴里。可以
看到喉咙被突然撑大了两倍,女人试图干呕,想要呼吸却不能,脸色憋的通红。

  「咿呀呀呀呀!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一个女人被从牢笼中放出,
她找准时机从兽人身边逃跑,却被追上,一刀切下了她的手臂,在女人的尖叫声
中,抓着断臂生啖。

  近十个人类的女性在「快乐屋」不同地方,被一到两个兽人所包围,要么玩
弄她们的蜜穴,要么是抽插着后庭。有几个女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放肆地
呻吟。还有几个身上还算干净,她们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看着强奸她们的兽人,被
巨大的肉棒强行扩张肉穴,疼地肢体痉挛。

  房间中还绑着几个男人,手脚都形状怪异地垂着,里面的骨头已经粉碎。每
当兽人射精,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走到这几人身边,抓过木刺深深插到他们的身
体里,用他们的惨叫和鲜血来增添性爱的乐趣。这种痛苦会持续到血液流光,或
是刺到重要器官,受难者才能得到永久的安宁。

  兽人 B很快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非常显眼,房间的左侧,一个没有手脚的
人类女性被三个兽人抱着,三根肉棒同时插在她的身体里,这一定是他们所谈论
的女人。她的小穴、菊花和嘴巴一齐被极度扩张,淫液、肠液和口水不断流出。

  「哈,布鲁,我就知道你会来。」干着屁眼的兽人说道,下体像示威般更加
使劲,「我们打赌你听了会不会来,我赢了!」

  干着小穴的兽人连忙道:「我也赢了!」

  干着嘴巴的兽人不甘示弱:「我也赢了!」

  「三个蠢货。」布鲁骂道,「那么,这婊子有什么空间神器?」

  干屁眼的兽人说道:「你看。」

  他狠狠地拍了女孩的屁股,一个彩色的菜单在他的面前浮现:「看这个。」

  「你说什么蠢话。」布鲁给了他一巴掌。

  干屁眼的兽人刚想发怒,想到他看不到这个界面,说道:「你,打她一下就
知道了。停!别打死,轻轻的。这女人可舒服了。」

  布鲁刚想一拳把这个瘦弱的人类打死,听他说明,便用指头在她的屁股上弹
了一下。

  空气闪烁,彩色的菜单悬浮在他眼前:

  —性奴隶系统:本系统旨在使拥有者变成最深度性奴隶,使用者可参考菜单
内条目,详情请轻击

  —状态

  —强化

  —商城

  伊芙疲惫地挑了挑眉毛,她被兽人掳走,在山上干了一次,在河边干了一次,
又在快到这个山寨的地方干了一次。一进这个兽人部落组成的盆地小寨,就得到
了热情的接待。三个洞穴几乎没有空下来的时候,走一个绿皮来一个绿皮。

  兽人身高最低也有2米5,比伊芙的一倍还多,阴茎比猎人父子的大的多。虽
然不及魔兽电鬣,但胜在人多势众,一波波下来,她的积分猛长,爱液也越流越
多,高潮的没有一丝力气反抗。

  「这什么玩意?」布鲁说道。

  他看着眼前的彩色鬼画符,上面没一个符号看得懂。当然还是得给系统辩护
一句,这群兽人也不认识这世界上任何一个文字。

  系统此时显示的并非人类及其亲近族群使用的大陆通用语,而是北方兽人氏
族语,也理论上是这些兽人的母语。

  但这群绿皮壮汉都是不学无术的坏孩子,没有一个人能看懂系统上面说些什
么。

  「看。」干着屁眼的兽人说着,用手乱戳着系统菜单,此时布鲁和伊芙面前
的菜单也随之变化。

  —发情药:使情欲值提高 40%(理智在0%之上时情欲值封顶90%)。1份精液
(已有 44份)

  —是否购买

  —是/否

  「到这里摸吃肉的手这边,就会出来。」

  他点击左边的「是」,手上突兀地就出现了一颗药丸。

  「有什么用?」布鲁问。

  「不知道。」

  「蠢货。」布鲁骂道,「不知道就试!」

  「哦哦。」卑微的兽人赶紧要推开抽插着伊芙嘴巴的同类,被后者一把拍开。

  「去给男人试。」布鲁喝道,「能有空……什么神器的人不会是普通货色,
给她吃万一是恢复体力的怎么办?」

  兽人看了一眼药丸,看了一眼奄奄一息被捆住的男性俘虏,再看了一眼身下
女孩娇嫩的后庭。最后在布鲁不善的目光中,依依不舍地拔出了阴茎,走到快死
掉的男人身边,喂他吃下了药丸。一只手还卡住他的喉咙,一有不对劲就把他捏
死。

  「呃啊……」男人低沉地呻吟一声,抬起了满是鲜血的头颅,同样抬起的还
有身下的小头,高高耸立,把血污与泥巴沾染成黑色的粗麻裤顶了起来。

  「嘿,是壮阳药。」兽人理所当然地说。

  布鲁看到奄奄一息的人类居然还能硬,眼里也闪烁着兴奋的光。这女人身上
带着壮阳药,多亏了四肢被自己人切了,现在的她就是一盘好菜,等着自己享用。

  他立刻命令道:「给我也来一颗。」

  兽人立刻就猜到了布鲁的想法,但不敢招惹这个小头目,只能愤懑地再次在
看不懂的菜单上划拉着,花了 1个积分买了一颗「发情药」,扔给布鲁。

  布鲁一口吞下没牙齿大的药丸,一股热流从喉咙窜到下体,本就看的兴奋的
神经愈加被刺激,阴茎迅速地硬挺起来。

  他当仁不让地占据了屁眼的位置,轻轻使劲,肉棒就滑进了满是肠液润滑的
肠道之中。

  「嗯……」伊芙闷哼一声,后庭刚刚减轻的压力又增加了回来,而且这一个
兽人显然比刚才的更为兴奋,下体耸动频率之快,她的体内被迅速地摩擦至灼热。

  她试图咬紧牙关,抵抗下体两个洞穴传来的快感和疼痛,但喉咙也被堵着,
肉棒紧贴上颌与舌根,嘴巴被迫张到最大,小舌头被顶着让她条件反射地想呕吐。
口腔空间被完全占据,肌肉连收缩都被限制,更别说做出呕吐的动作。只能痉挛
着,带给前面兽人更多快感。

  玩弄下体的两个兽人也干的爽快,这女人类小归小,腰还不及自己巴掌宽。
但两个肉洞却真是紧到极致,箍着自己的肉棒,每一下抽插都有把阴道、肠道扯
出的趋势。而且她的身体也奇特,被这样扩张也不见撕裂流血。

  伊芙被三穴齐开,绝望地迎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她被掳到兽人的山寨,身边都是吨位十足的壮汉,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
一看到自己就掏出了枪。

  而最令她绝望的是,兽人发现了系统菜单,虽然读不懂,却乱戳乱画,被误
打误撞地兑换成功了东西。

  伊芙在猎人父子家攒到了 141点积分,本计划留着攒够兑换500分的「2级治
愈」。却一进村就被兽人一戳,兑换了一个 80积分的「1级编程」。

  1 级编程:你对编程语言学习能力+20%,写代码时灵感激发概率+30%,代码
通顺度+30%。你周围的人脑中会偶尔进入奇怪的片段,它们包括但不仅限你听过、
看过、存过的黄片。

  这不说异世界有没有电脑,这画风就不对吧!我的分啊啊啊啊啊!

  被浪费了80分的伊芙想要暴怒,却几下被三个壮汉干的所有念头烟消云散。

  再之后就到了现在。

  布鲁干着女孩,很快便舒爽地射了一发,神清气爽,药物加成的情欲值也减
了不少。

  阴茎还未疲软,他让插嘴的兽人和他换个位置,便开始享用同样柔软坚韧的
喉咙。

  小头目布鲁回忆着刚才的操作,打了女孩一巴掌,果然彩色的奇怪方形图案
出现在了空中。没轻没重的兽人打的她眼泪横流,脸颊通红。

  布鲁戳着图案,点到有一整条符号的地方,就会发生部分的变化。

  他猜测这是空间神器的保护措施,防止被盗。

  果然,在他前前后后戳了几十下后,终于点进了「商城」,戳动商品,终于
看到了和刚才类似的符号。

  他戳了吃肉的手一侧,即左边,手上突然出现一条麻绳。

  麻绳:1份精液(已有41份)

  不要……不要浪费我的精液啊……呜呜呕……想呕吐……下面被……啊……
轻点……高潮了……

  伊芙刚起了一些反抗意识,一下就被干的烟消云散。

  「绳……?这女人带绳做什么?」布鲁疑惑,但他很快发现这绳子质量很好,
结实不起毛,表面泛着油光,他使劲拉动,没扯断。

  「好东西。」他赞叹道。忽然之间,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画面。

  「啊?」旁边的兽人也突然叫了一声,兴奋道,「我好像懂怎么绑女人了?」

  房间里好几个兽人发出了附和声,刚才他们的脑中都出现了异样的图景。

  一个兽人立刻站起,他在肏着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拔出了阴茎,就近找来
绳子,绕上横梁,把女人用后手缚绑住,再两脚 M字开腿地挂起来。

  其它兽人见状,也纷纷开始动手。房间里的女人随即就被龟甲缚、四马攒蹄、
五花大绑等各种姿势束缚起来。只留下一群莫名其妙的兽人在旁边不知所谓地看
着。

  兽人原本也会捆绑女人,但手法都简单粗暴,用力即可,捆住的时间过久,
手脚坏死的人不占少数。她们最终都会和男性俘虏一样,变成嗜血兽人的锅中宾
客。

  现在的兽人一下了开窍,不同的姿势玩法被用了出来。

  「呵……啊……别舔……哼啊……」一个穿着软甲内衬的女法师被捆着右脚
吊在空中,兽人一边抠着她的小穴,一边舔着阴蒂。她被抓住折磨了好几天,被
肏了几次,但都顽强地做着抵抗,加上兽人只是器大并非活好,并没有感受过非
常的快感。但突然之间,兽人行为大变,对她又抠又舔,细腻的技巧让这位曾经
的女勇士一下子沦陷了进去,眼神迷离地在情欲中迷失自己。

  一个有着柔软金发的牧师少女被后手紧缚,坐在地上,蜷缩双腿,脚踝交叉
捆住,再被一根绳子绕过脚踝和脖子系在一起。再被兽人轻轻推倒,脚踝被脖子
拉起,阴户无助地暴露在空气中。

  兽人用枝条轻轻地抽着她的阴唇和肛门,牧师少女咬着嘴唇,面色潮红。她
这几日一直在迎合兽人,也的确从折磨变成了享受。兽人看她会配合,不舍得轻
易弄死,想换方法折磨也没找到好点子。现在突然脑海中出现了奇怪的画面和知
识,他们一对照着就知道这类女人表面的淫荡只是伪装,实则受不了屈辱。便让
她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下体大开,认真感受任何人对她的侮辱。

  布鲁脑中也突然出现了画面与知识,但身下的女人类无手无脚,普通的捆绑
意义不大,他便按照脑中所得,给她绑了一个龟甲缚了事。

  布鲁看着旁边被各式各样玩弄的女人,有些兴奋,也有些疑惑,这突然出现
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但毕竟不是坏事,他也没有过于担心,肏个爽再说。

  他摸索着系统,不时戳着彩色菜单。只是他理解有误,以为每次戳菜单都需
要打一巴掌。这可苦了伊芙,屁股、脸颊、后背都被打的红彤彤的,不断呻吟挣
扎,却躲不开三个兽人兄贵的里外钳制。

  不一会,兽人布鲁终于「解开」了空间神器的谜题,手上突然多了一件黑色
的包裹。他手一抖打开,里面呈现的是粉色手链、脚链、项圈、电击乳环和阴道
塞、红色实心圆圈纹饰和一个弯折的黄色肛门塞。

  布鲁还正疑惑这是什么东西时,一个兽人就举着手跑过来,高兴喊到:「我
知道,这个叫『皮卡丘情趣套装』!」

  然后从布鲁手里抢下包裹,给被捆成一团的女法师换上套装,控制着下体两
穴和乳头放电,让她在地上绝望地打滚惨叫呻吟。

  布鲁想着「这女人身上怎么那么多方便肏弄的道具」,又间歇地从系统菜单
中成功兑换出了好几样道具。

  他们不认识字,便让旁边休息的兽人一一在垂死的男性俘虏上实验着。

  「精液恢复药」一吃下,男性俘虏就挺起了鸡巴,兽人踢了一脚,还射了浓
稠的精液。

  「体力恢复药」吃下后,男人明显精神好了许多,甚至想要反抗,被一刀割
喉,脊髓被趁热扯出分吃。

  「洗脑药( 8小时)」吃下则没什么感觉,那个男人昏昏沉沉,兽人嚷着粗
俗的兽人小语种,人类男也听不懂,摆着脑袋半昏半睡,双方僵持一会,只能作
罢。

  「斑点狗情趣套装」则直接让女俘虏试了,穿上就被很对胃口的兽人射了几
大发。

  而剩余的「一次性人偶化装置」和「一次性魅魔化装置」则变得奇怪,把男
性俘虏变成了硅胶娃娃和长着黑色蝙蝠翼、爱心尾巴的男魅魔。

  兽人看着这和脑海中动漫痴女的画风不同,感到有些毁三观,便把这俩人残
忍地分尸杀害。

  硅胶男四分五裂,他要等 8小时效果消失后才会突然分尸死亡,现在依然保
留的意识让他绝望地度过这生命最后的几个小时。

  魅魔男则被肢解炖煮,吃到翅膀和尾巴的兽人估计会疑惑,为什么 8个小时
后会突然变饿。

  布鲁和其他兽人则不断肏弄着伊芙,研究着「破解」空间神器,从里面弄出
的道具让男性、女性俘虏实验,也逐渐熟悉了这女人带着的奇怪东西的用法。

  伊芙被变成了长着羊角、卷曲尾巴的小羊性奴,三穴始终被填满,走了一个
兽人又会有新的补上,在数不清的高潮中,终于昏迷了过去。

  。

  。

  。

  这座位于薇戈森林的兽人寨子共有 127人口,房屋39座,多是木头和茅草结
构,有道路 9条,其中7条为石头铺盖,2条为黄泥地。

  种植有藤瓜3亩,养有公牛7头,母牛2头,有狩猎的野兽肉类约700斤,掠夺
来的大小麦等口粮 8车,藤瓜、青葫、卷皮菜、多子米等瓜果蔬菜10车。

  有抓获的男性村民 14人,女性20人,从村庄抢来的农具铁器约200把,皮革
麻布约70人份。俘虏有战斗力的男性剑士、骑士8人,有战斗力的女性牧师1人,
法师1人,从他们身上获得铠甲8套,锋利铁质武器10把,还有一些卷轴、金银等
兽人看不上的杂碎。

  这个寨子的兽人与大氏族分隔太久,除了最年长的萨满还懂得一些文字与历
史,但已经过于衰老难以走动,其余都是在不断狩猎和掠夺中成长起来的莽汉,
会说北方兽人语,但早已忘却了文字与传承。

  伊芙在这群兽人的围攻下过了很多个日子,一直被困在寨子中央的「快乐房」,
早已没有了黑夜白天的区分。

  刚开始尚在清醒时,她试图用高潮的次数来记录时间,但被肏弄射精了十几
发后,身体酸软,脑子也在抽搐中不断沉沦,高潮一个接一个,让她陷入粉色和
黑色的意识漩涡。待再次吃痛清醒时,发现是兽人拿着马尾鞭在换着花样抽着自
己的乳房、脊背、臀部,地下迸溅的淫水、精液不知道是自己多少次潮吹而得,
完全摧毁了她的计数计划。

  兽人很惊奇这个无肢女人类的特异,她的身体多大的阳具都能接受,就连鸡
巴最大的痴呆儿上去,她也只是放浪的淫叫,毫无痛苦。

  而且这么高强度的性交,普通女人早就下体撕裂,表皮磨破鲜血淋漓。相貌
较好的,兽人会给她们抹上一些萨满配的药膏,仁慈地允许她们休息两天。这个
女孩一次都没休息地被干了七天,第一次下体变得红肿,兽人们惯例地停止性交,
让她休息。而才过了几个小时,就有耐不住诱惑的蠢蛋把她从架子上取下猛干,
惊喜地发现她的下体不但没有破损,反而更加紧致,如同处女一般。

  她身上的「空间神器」带着不知道多少宝贝,兽人们不断「破解」着它,从
里面拿出东西,用在各个俘虏身上。而且他们更是发现了几种恢复药的神奇,几
个种类的下肚,就完全不需要休息,想爽多久爽多久。

  伊芙身上的积分此消彼长,不断的被兽人消耗积分,又不断地从他们身上获
得精液,形成了循环。

  别的女人类玩久了容易死,虽然还能把她们吃掉,并不算浪费,但死之前还
需要消耗食物来喂养,十分麻烦。

  但这女孩就不同,刚开始 3天兽人热情高涨,她的身边没停过人,非常合理
地忘了喂。兽人们很快发现,她一点虚弱的迹象都没有,只需要休息几个小时,
再次干她的时候叫的依旧欢快。

  兽人现在是对这个宝贝十分喜爱,节省粮食,带着不知道多少宝贝,休息几
个小时就能恢复体力、几个洞穴恢复的如同处女。

  兽人们也比较爱惜这个宝贝,一些酷刑便不在她身上使用。

  每次肏弄一天多之后,发现她叫声低微,便把乳胶球放进子宫或者直肠,打
气充大,她的肚子便胀大的如同孕妇。再把她倒着吊在架子或者柱子上,无手无
脚的女孩也无法挣扎,只能轻轻地左右摇摆,试图减轻肚子内的拉力。待休息几
个小时后,便用电击棒或鞭子把她唤醒,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伊芙在高潮之中沉沦昏迷,又在疼痛中被唤醒,一睁眼就是绿的发黑的鸡巴。

  这样的日子过了 7天,这一次很特殊,没有鞭打、没有电击,身体有些暖洋
洋的,似乎睡了足够久。

  她睁开眼睛,面前是一个空旷的岩石房间。

  伊芙扭动了一下身体,感受到皮肤上麻绳的触感,背部贴着木质的板子,自
己应该是被绑在一个木架之上。

  她张了张嘴,「啊」了几声,感受喉咙。下体、后庭、喉咙里被强行扩张的
撕裂敢都消失了,看来自己这次休息了足够久,「1 级治愈」把身体的伤都治的
差不多。

  「咦,你醒了?」

  伊芙突然听到一个女声,说的是大陆通用语。她扭过头来,看到岩石房屋的
两个角落,各用铁链束缚着两个女性。

  一个身材高挑,棕色长发,胸口壮硕,皮肤带着健康的小麦色,面色麻木地
靠着墙。

  一个身材小巧,亮金色卷发,皮肤白皙有光泽,正一脸高兴地看着自己。

  两个人都没穿衣服,浑身赤裸,小腹、大腿还沾染着干涸的白色体液。

  看来说话的是这个矮的,伊芙心想,也礼貌地「嗯」了一声。

  矮个子女孩说道:「我叫克里斯汀,这个是我姐姐阿罗娜,你叫什么名字。」

  「伊……伊芙。」她报出名字。

  自己这几天简直是活在云端和地狱之中,突然和文明人开始了正常的对话,
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好伊芙,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我和姐姐是银猫团的,听说这边镇子有兽
人骚扰,想来扫荡一番,没想到兽人那么多,还有萨满。」矮个子女孩——克里
斯汀自说自话,一脸无奈加遗憾的表情。

  「哦……」伊芙不知道该怎么回忆,她没听说过她们的组织,只能憋出一句,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兽人。」

  克里斯汀一脸惊奇道:「诶,是吗?圣城的兽人还挺多的,北方氏族人都挺
不错,给我上《长命种概论》的教授就是兽人,不过听说他是混血,但外表不太
看得出来……」

  「圣城是哪里?我还没去过。」

  「你没去过圣城吗?太遗憾了,圣城可是西部最值得一去的地方,我是伏尔
冈城人,第一次到圣城,哇,太繁华了,如果有个熊人在我们那的街上,肯定要
被卫兵抓起来。但我还没走进圣城,门口的卫兵就是个熊人,可吓我一跳。」

  「真的吗?伊芙的好奇心被勾引起来了。」

  「那当然!」克里斯汀被铁链拴着双手,但依然一脸骄傲,仿佛自己就是圣
城的主人,在欢迎宾客的到来,「如果你在圣城有买不到的东西,那就没地方可
以买到了。圣城有24条大街,按日杂、医药、土木……还有什么?我忘了,总之
还有魔药与灵具,一条街卖一类,东西可齐全了。在圣城东边有最大的水魔法乐
园,平民也能进入。南边……」

  克里斯汀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圣城」的风土人情,伊芙看她一副轻松的样子,
似乎对处境并不是很担心,便也放松了心情,听的津津有味。

  「圣城有三所学院,我在帝国学院里读过书,因为是基格尔帝国出资,所以
我们伏尔冈人读书基本不需要花钱,每个月还有补贴……」

  「圣城旁边有好几个村子,盛产鲜花,礼拜的时候都需要买很多,满城都很
香。如果去那几个村子,村民都很热情地送花给你……」

  「其实在圣城当佣兵赚不到什么钱,同行太多了。所以我们接了到薇戈森林
方向的任务,没想到……」

  说的高兴的克里斯汀声音忽然减弱,旁边一直沉默的高挑女性——阿罗娜突
然喝住她:「克里斯汀!」

  「没想到他们有萨满,还会挖陷阱,裘玛姐姐一下就被刺死了,德罗哥哥想
救她,被一箭射穿了脑袋,我们就赶紧跑,一跑……」克里斯汀忍着巨大的悲伤,
声音颤抖,小小的身体蜷缩了下来,「一跑,我们背后有闪电,阿罗娜姐姐的音
核被击坏了,放不了魔法,他们……哥哥们没有加持,打不过那么多人,他们砍
死了一地的兽人,但还是……呜呜呜,都怪我……都怪我……我不敢动,我放不
出治愈,如果我能治好阿罗娜姐姐,我们就可以……呜呜呜。」

  克里斯汀卧伏在地上,白皙的身躯颤抖着,悲伤的泪水滴下,滑过手臂,落
在地上。

  伊芙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克里斯……」阿罗娜收起了麻木的神情,坐起身体,悲悯地看着自己的妹
妹兼战友。可被同样链住,没有办法走近给予她一点点温暖和安慰。

  哭了一阵,克里斯汀稍稍平复,她坐起抹掉泪水,说道:「我知道的,姐姐,
我们快要死了,我只是想临时前交个朋友。」

  伊芙这下明白克里斯汀那句话的意思了,她点了点头道:「你好,克里斯汀,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克里斯汀「嘻嘻」一笑:「是啊,好朋友。」

  伊芙稍加思索,问道:「那些兽人,到哪里去了?」

  克里斯汀回答:「他们每隔几天都会到附近村落掠夺,有时候只抢东西,有
时候会伤人,去的方向每次不一样,我们找过来费了很大劲。」

  伊芙「哦」了一声,说道:「他们会杀我们吗?」

  克里斯汀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很快掩盖下去:「玩腻了就会吃掉,你吃的肉
里面有可能就是别人的身体,当然往好处想,也可能是野兽的肉。」

  伊芙想说「其实我没有吃过肉」,但理智地没开口。

  克里斯汀叹了口气:「唉,本来我们是有机会逃生的,这些兽人的绳子都是
抢来的,很松散,我姐姐还有一个小使魔,能像今天一样有那么长时间无人看管,
说不定能解开。可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铁器,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咯。」

  伊芙脸色红了红,她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其实你们的束缚器具都是在我这兑
换的」这句话,但她听到了一个词,问道:「使魔,什么样的?」

  克里斯汀很热切地望着阿罗娜:「姐姐,让我的朋友看一下嘛,好不好。」

  阿罗娜表情无奈,扬了扬脑袋,一个小小的光团从她发丝里飞出。

  银白色的小光团,有拇指大小,像蒲公英一样在空中漂浮。

  「它力气很小,嗯……比小指头的力气还要小一半,解绳子可能都要很久,
铁链……」克里斯汀摇了摇头,「如果姐姐音核还好,这种铁链一下就能烧断。」

  「音核是什么?」伊芙问道,她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节点。

  克里斯汀用「你这也不知道?」的表情看着她,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了问题:
「音核是我们背后,尾椎倒数第三块的脊椎,我们用它汇聚魔力,呼应潮汐,音
核被重击后会不稳定,里面细微的通路被破坏,就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魔法,魔法。」伊芙喃喃自语,她也会几个魔法,但没有了手脚后就一直
释放不出,「身体残缺还能放魔法吗?像我这样。」

  「嗯?」克里斯汀疑惑,「妹妹你也会魔法吗?我还以为你的手脚是兽人砍
的。」

  伊芙点了点头。

  「会有影响,回路变化后,需要重新刺激激活音核,不然回路中断,魔力就
会积压在体内,超过了身体限额就会自己消散。听说还有一些训练可以激活音核,
但我没学过……」

  看来自己这条路子行不通了。

  伊芙想了想,说道:「你姐姐……阿罗娜小姐,她的音核可以治好吗?」

  克里斯汀忧伤地点了点头:「我会这个魔法,可是我魔力低微,放不出来这
个术式。而且距离……太远,我只能贴着释放。」

  克里斯汀看了一眼阿罗娜,俩人就坐在同一个房间里,被铁链拴在两侧的墙
角,这短短的几米,就成了绝望的悬崖。

  距离,是距离的问题,还有魔力的问题。

  「两个人,两个人的法力,魔力,比如你姐姐和你,够释放吗?」伊芙快速
在脑海中检索着。

  「咦?理论上是可行。」克里斯汀疑惑地回答。

  「你有什么歪点子?」阿罗娜开口了。

  伊芙有了对策,兴奋道:「阿罗娜,阿罗娜小姐,让你的使魔打我!」

  「嗯?」

  「打,撞我,你能控制它吗?让它撞我一下,听我的指挥。」

  阿罗娜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她用意识控制着小光团,用最大的力气,微弱
地撞击在伊芙的肚皮上。

  ——性奴隶系统:本系统旨在使拥有者变成最深度性奴隶,使用者可参考菜
单内条目,详情请轻击

  —状态

  —强化

  —商城

  在伊芙和小光团面前的空气,各浮现出了一张彩色的菜单。

  「听我的。」伊芙说,「往下飞一点,再下,过了,往上飞一个指头。好,
往前飞立刻后退。」

  阿罗娜看不到菜单,面露疑惑,但看她说的笃定,便听从地指挥光团有规律
地飞舞。

  小光团戳着系统菜单,很快找到了伊芙想要的东西。

  —魔力犬绳: 49份精液(已有110份)。长10米,除两端外,中间可折叠。
分为蓝端与红端,蓝端可以吸收红端的魔力。蓝端释放的法术可通过绳索传导到
红端(损耗30%),变形、命令、衰弱类法术不受影响;不可从红端对蓝端施法,
会破坏魔力导管。可承受 50KG拉力。

  「好,再往前飞。」伊芙说道,光团朝前飞动,一根两端标着蓝色和红色的
棉绳突然从空气中掉下。

  「啊!」克里斯汀捂住了嘴巴,她似乎想起了这几天在「快乐房」内看到的
东西,感觉明白了那些奇怪道具到底来自哪里。

  「先别说那么多。」伊芙道,「你……阿罗娜小姐,这根绳子,你让使魔挪
过去,你抓住红的,克里斯汀小姐抓住蓝的。她可以吸收你的魔力,再用治疗音
核的法术,绳子能传导过去。」

  「有……有那么神奇的东西?」克里斯汀疑惑,但阿罗娜看着突兀出现在空
气中的东西,知道这无肢少女不会这么无聊来戏耍自己,艰难地控制着光团,让
它在地上拱着棉绳,往自己这边挺近。

  光团力气很小,棉绳很长,它只能1厘米1厘米地推拉扯动,花了二十多分钟
才终于把一端推到了阿罗娜身下。

  阿罗娜不多话,抓住一头把绳子全部扯过,再一甩,把蓝色的一端扔到克里
斯汀身边。

  克里斯汀抓住蓝色的一头,说:「我要怎么吸……咦?」

  「等等!」阿罗娜一把扔下红色端,她立刻感觉到了魔力被吸走。

  「姐姐,怎么了?我感觉到魔力传过来……」

  阿罗娜看向伊芙,面色阴晴,思索片刻才说道:「伊芙,女士。」

  「嗯?」

  「您……会魔法是吗?」

  「是。」

  「我恳求,您,先把魔法借给我们,外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兽人守着,我需要
积攒力量以防……」

  伊芙没啰嗦,叹了口气道:「你让使魔再过来吧。」

  一番同样的操作,第二根魔力导绳掉落在地上。

  这次花费了半个小时,主要是让力气十分微弱的使魔找合适的角度驼起棉绳
红端,再飞到伊芙面前让她咬住,再把蓝色端推到克里斯汀面前。

  克里斯汀看着伊芙,面色认真地说道:「那……伊芙妹妹,我要吸了!」

  伊芙坚决地点了点头,下一秒,她感到一种被吸出的滋味。很奇特,不同于
实体的液体通过血管、腔道流出,无形的涓流在身体各处汇聚,以 4个断肢感觉
尤为强烈,这涓流再聚集到脊椎,往上被吸出。麻麻痒痒的,有点舒服,有点空
虚。

  克里斯汀手中泛着光芒,她汇聚起魔力,施展出了脑中构想了好几天的术式。

  术式泛着光,经过棉绳传导,弯弯绕绕,进入了阿罗娜的体内。

  阿罗娜咬着牙,身体内的细微导管被重塑,神经、肌肉延伸、拉动,做着改
变。疼痛很快过去,一股舒畅感冲上脑海。她长舒一口气,魔力再次在她体内循
环流淌。

  阿罗娜手中泛着花红色光芒,铁质的手铐几秒钟就熔成了铁水。她毫发无伤
地站起,怕熔化手铐会伤害着克里斯汀,便只熔断了的铁链其余留着待之后再解
决。

  姐妹俩走到了被吸光魔力,软绵绵低垂着头的伊芙面前。

  「成……成功了吗?」伊芙虚弱道。

  「嗯!」克里斯汀高兴地点头,「我们成功了,我们这就帮……」

  「等等。」阿罗娜制止了她,说道,「伊芙女士,我很想立刻解救您,但我
和克里斯汀都不是身体强壮之人,带着您会更容易被发现。」

  「姐姐?」

  「我计划我和克里斯汀先去寻找我们的战友,他们都是荣耀的剑士和骑士,
待克里斯汀帮他们治愈部分伤口,我们有了足够人手与体能,就会折返再带上您。」

  阿罗娜认真地看着伊芙,一字一顿道:「我们一定救你。」

  「嗯……好吧。」伊芙失落地转过脑袋。她也很想逃脱这个血腥残酷的地方,
但这个女人的话也没错,自己没有体力,魔力现在也吸干了,的确是累赘。

  「……」克里斯汀眼中含着泪水,但没有反对,说道,「我帮伊芙妹妹治疗
一下。」

  「不要!」

  「不行!」

  两个女人都阻止了她,她们对视一眼,伊芙说道:「留着魔力,去救你的队
友,你们活下去我才更有希望。」

  克里斯汀收回了手,跺了跺脚,转身跑到门边。

  阿罗娜歉意地笑笑,也朝门走去,熔断了铁锁,扶着克里斯汀的肩膀朝外走。
要踏出门的时候,她回头,认真地说:「我们一定救你。」

  「嗯。」

  。

  。

  。

  伊芙陷入了漫长的等待。

  「她们现在找到队友了吗。」

  没有人回应。

  「她们逃出去了吗?」

  没有人回应。

  伊芙等了几个小时,直到岩石房间窗户外太阳落山,天色暗下来。

  门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是不是要回来救我了?」

  伊芙欣喜地昂起头,翘首以盼。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绿色的兽人。

  「!!!」

  兽人嘴里说着她听不懂的话,一把想扯断麻绳,没有成功,还把伊芙勒的掉
眼泪。

  他只能耐心地解开绳子,刚把她放下,就急不可耐地露出大屌,把伊芙套上
去抽插着。

  事毕,兽人一只手握住伊芙的腰,把她提到了快乐屋,那里早就有一堆兽人
等在那里。

  一群绿皮人和之前毫无变化,粗鲁地叫着,吃着肉,插着女人,气氛热烈而
淫乱。

  「她们,是不是放弃我了?」这是伊芙最后一个理智的念头,接下来便被三
穴齐开,快感迅速地把她击垮。

  接下来又是重复的体力劳动。

  日复一日,兽人用伊芙取欢,兑换道具,在她或别的俘虏身上实验使用。

  伊芙娇叫、浪叫,在被玩弄时沉沦在欲望的海洋,而一旦清醒,看着屋内到
处悬挂、堆砌的人体残骸、肢体,又会十分厌恶那浪荡迎合嗜血兽人的自己。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忍不住去想:「她们是不是知道我拿出来的道具害了
她们,才会抛弃我不管?」

  如果不是兽人从自己这里得到道具,她们恐怕也早就能够脱身。

  「毕竟我没什么用,走也走不了,跟着她们只是拖累。」

  「是啊,我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就是一个任人鱼肉的娼妇吗?」

  伊芙被背叛刺激,强烈的负罪感让她连自己也无法忍受。

  她开始渴求兽人的蹂躏与性爱,只有在快感和高潮席卷来的时候,她才会忘
记那个没有用处的自己,沉迷在肉欲的世界里。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兽人乐此不疲地在伊芙身上施展各种体位、玩法,个
别进入贤者时间也无所谓,总有看的火热的绿皮很乐于加入其中。

  「啊,啊,插我,插我!」伊芙趁着嘴里阳具拔出来的时机大喊着,柔软却
色情的声音让听不懂的兽人精神振奋,旁边站着的立刻脱下粗糙的皮草,把巨大
的绿色阴茎插进她的嘴里。

  阴道被扩张,直肠被填满,喉咙被顶开,伊芙身体里的沟沟壑壑都被兽人展
开,用浓厚粘稠的精液充满。

  伊芙脑中只剩下了肉欲,眼神迷离而诱惑。

  兽人熟练地兑换着道具,把一个金属小球塞进了她的肛门,然后按动遥控。

  伊芙身体一震,头上长出了弯曲的犄角,背上生出黑色双翼,脊椎末长出了
爱心状尾巴。

  变成魅魔的无肢女孩几个肉穴吸精能力加强了几个级别,同时运动的三个兽
人都低吼着,一下就被她榨出了精液。

  「哈,懦弱,这么快就不行。」一个兽人推开干着伊芙小穴的家伙,把自己
的阳具塞入,「看我的吧,干的这魅魔(中文)嗷嗷叫!嗷,怎么这么能吸?」

  兽人像比赛一样,比着谁在这个魅魔女孩身上的时间更持久。

  刚开始伊芙还能吸弄他们,被干了十来炮之后,她也只能身体酸软地挂在三
穴的阴茎上,眼珠上翻,失神的被肏弄到第二天。

  第九天后,兽人即将再次出发掠夺。一个兽人负责善后,他握住伊芙的腰将
她拎起,要把她送到牢房去。

  兽人拎着女孩走出门,外面天气良好,蓝天白云,视线极佳。

  伊芙被走路的震动惊醒,抬头就看到寨子中的房屋、石头路。

  远处插着几根杆子,中间钉着人体,顶端是头颅。

  这是兽人的刺杆,他们很乐于这样折磨杀死俘虏,四肢切除,头颅砍下。把
胴体从阴道或肛门刺入,从脖子刺出,头颅或四肢的其中之一立在顶上,做成难
看扭曲的艺术品示众。

  兽人拎着伊芙走过去,牢房在刺杆的那一侧。

  伊芙的「1级视力增强」持续作用,她逐渐看清了刺杆上的尸体。

  几具男性破碎的尸体,四肢折了十几折,头颅被捏扁,阳具被切除,插在嘴
里或耳朵、屁眼里。个别面容还能看清,上面尽是绝望与痛苦。

  一具矮小的身体,皮肤白皙,头颅被切下,刺杆从脖子的断处插入,从眼睛
插出,眼球悬挂在刺尖上。亮金色卷发沾染血污,已经失去生命的嘴唇还微微上
翘,露出难看的笑容。

  一具匀称的身材,小麦色肌肤,壮硕的乳房。头颅同样被切下,刺杆从右耳
插入,左耳插出,棕色长发随风摇动。她的左脸上用大陆通用语刻着几个字:
「我们一定救你。」

  那是克里斯汀和阿罗娜姐妹。

  在她们失手,生命的最后时刻,阿罗娜让妹妹用尖锐的石头在自己脸上写下
「我们一定救你」6个血字,她们坚定的信念即使死亡也无法摧毁。

  妹妹克里斯汀刻下字后,也懂得了姐姐的决心,微微一笑,然后被兽人用斧
头斩下了头颅。

  这风中摇摆的刺杆,就是女勇士最后的倔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芙绝望地惨叫出来。

1-5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274
6-7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03
8-10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26
11-12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391
13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0486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