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0章 当诱饵的最佳人选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字数:678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沈幽摊开手,一脸无辜地说:“之前许婷不是一直给你当助手的吗?她为什
么不行?”

  “奸杀案的诱饵,不行。助手可以。”韩玉梁没那么容易被她一个笑颜就带
偏脑子,摇头道,“钓鱼的饵,都是要被鱼咬进嘴里的。婷婷不行。”

  许婷扭脸看着韩玉梁严肃的表情,唇角噙着一丝笑意说:“老韩,好久没见,
怎么上来就不行不行的,瞧不起我啊?好歹先看看是什么事儿行不行?”

  沈幽不给韩玉梁继续坚持己见的机会,点头说:“对,具体计划怎么执行,
等咱们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之后,再做决定。既然人来齐了,咱们就开始吧?”

  叶春樱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到许婷身边,轻声说:“婷婷,我听你姐说,1
6号你就该开学了,你还有时间吗?”

  许婷微微一笑,“有,以后都有得是时间。我办好退学手续了。”

  “什么?”这下韩玉梁都吃了一惊,“你退学了?”

  她点点头,语调轻快,看似一本正经地说:“我找黑街最有名的神棍算过命,
就那个济仁大师,他说我起码要有三辈子因为男人大学毕不了业,这叫命中注定。
我那会儿还不信,结果等我签完字,想起来了,啧啧……回头我得记着去给人把
当年掀摊子赖了的钱补上。”

  “因为男人大学毕不了业?”韩玉梁笑道,“因为我么?”

  “对啊。”她眼角一抬,斜瞥着他,似笑非笑地说,“我可是对你一见钟情
呢。”

  “嘶……”他故意做出苦思冥想的样子,缓缓道,“我怎么记得,咱们第一
次见面的时候,你的鞋底距离我的脸也就三寸多远呢?”

  许婷一翘脚,双手从短裤下往脚踝慢悠悠摸过去,笑眯眯地说:“我的腿这
么漂亮,当然要摆到离你近的地方让你好好看看,第一印象很重要。”

  “胡说八道。”韩玉梁笑了两声,摇头道,“你姐答应?”

  “本来是不答应的,但我说今后都要在你们事务所打工,她就没意见了。”

  “你问过所长了吗?”

  许婷莞尔一笑,扭身抱住叶春樱胳膊,凑到她耳边特别小声的说了一大堆悄
悄话。

  叶春樱先是一愣,跟着脸上一红,低头看着自己膝盖,既有点高兴,又有点
担心,等到听完,犹豫一下,还是说:“我不太擅长外面跑的工作,你愿意回来
当助手肯定好。可你之前一直说将来想当幼儿园老师,退学……就放弃那条路了
啊。”

  “哪儿会,”许婷笑眯眯一摆手,“黑街这地方,五百块就能办个学前教育
资格证,我真想去陪孩子玩,半个月就能找到工作。放心。”

  韩玉梁微微皱眉,“你刚才跟春樱说什么呢?”

  许婷一鼓面颊,抬起手把细长的指头作势抓了一下,“说我要来抢你了,她
要怕就别让我回来。这叫激将法,叶姐信心十足,当场接受了我的条件……啊,
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给,拿着,上次就说给你买,后来事儿一闹心里乱,
给忘了。”

  漂亮的花纹包装纸,裹着个小方盒,上头还打了个蝴蝶结。

  韩玉梁随手一撕,纸盒里放着四个长方小盒,上头整整齐齐写着六个字——
白龙马痔疮膏。

  “这……是礼物?”

  “对啊,我姐说你一直惦记着她屁屁,正犹豫要不要去做个痔疮手术,我寻
思你这人不走寻常路,那以后随身带一管这个,事后给人妹子抹抹,清凉消肿,
不长痔疮。”

  沈幽忍着笑拍了拍大腿,“我说,你们打情骂俏完了吗?要是需要时间还长,
我就先去睡一觉。”

  许婷吐了下舌头,“完了完了,我这不是想先把工作定下来吗,学都退了要
是没人收留,我姐非得把我吊起来当按摩教具用不可。沈姐,开始吧。”

  沈幽调整了一下表情,站起来拿起一个遥控器,点了几下,白色幕布缓缓从
另一端垂下,一个投影机也从天花板打开的暗格里出现。

  许婷小声说:“哇哦,比我们大学教室还高级。”

  沈幽神情非常严肃,缓缓地说:“下面你们将看到的,是这次连环奸杀案凶
手最近的一个受害人,也是资料最详细的一个。叶春樱,许婷,你们两个最好有
一定心理准备,照片是内部资料,没有任何处理,非常……有冲击力,你们现在
可以选择要不要看。”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大概她们是觉得,经历过KTV那次血海地狱一样的场景,承受力应该没有
问题。

  可她们还是低估了受害者的惨状。

  照片出现后的第一时间,许婷就脸色苍白地捂住了嘴,叶春樱瞪大眼睛看了
几秒,喉咙蠕动了一下,忍着恶心没有动。

  韩玉梁皱眉看着画面,沉声道:“这……真的是奸杀?怎么看出来的?”

  单看尸体照片,的确已经看不出是否生前遭受过凌辱。

  因为可能被男人强暴的地方,已经不见了。

  整套女性生殖系统,都被娴熟地割掉,只留下了敞开的腹腔。

  一起消失的,还有少女不知是否饱满的胸脯、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肉和肋侧直
至胯骨中间的部分。

  切口非常整齐,下刀的不是外科医生,就是老练的屠夫。

  沈幽叹了口气,拿起遥控摁了一下。

  一段视频出现在屏幕中心。

  那应该是头戴式摄像机拍下的,全程主观视角,一开场,就是追击、殴打并
粗暴强奸了逃跑少女的部分。

  视频的右上角有一个小小的水印,写着“L- club”。

  “这是不知什么人流出在暗网最深处几个站点的视频片断,从一些身体特征
判断,被强奸并杀害的少女,就是刚才照片里的死者。”

  视频没有声音,但看着少女痛苦的脸,耳边就几乎能听到她可怜的哀号。

  韩玉梁本来想问,那些被切下来的部分去哪儿了。然而这时,他看到了凶手
摆放出的厨具和烧烤架。

  许婷倒抽了一口凉气,“不……不会吧?”

  沈幽点了点头,但她似乎有心磨练两个年轻姑娘,并没有暂停,而是一直播
放了下去。

  当发现被害少女是活生生被切割的时候,叶春樱先忍不住,起身跑去了卫生
间。

  几秒后,看着锯子周围溅起的骨渣,许婷也跟了过去。

  一门之隔,呕吐声此起彼伏。

  沈幽看着不为所动的韩玉梁,轻声说:“你的定力倒是不错。见过类似的事
儿?”

  韩玉梁点点头,“见过,不过吃得没这么精细,更没这么浪费。人这东西,
要饿死的时候,本就是会吃人的。但……这家伙并不饿。”

  沈幽看着他的表情,“这就是我找你的第一个委托。看来,你已经有兴趣了。”

  韩玉梁冷冷道:“当然,把漂亮小姑娘这么浪费用掉的笨蛋,应该剁了喂猪。
这种案子汪媚筠那边都不能公开查,甚至连资料都要靠入侵来搞到,是那个鸟语
标志的原因吧?”

  沈幽关掉视频,微微颔首,“是,露杜斯的影响力,汪媚筠一直都没有摸清
边界。这次奸杀案的事,总算让她发现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怪物。我猜她最
近几天心情不会太好。”

  “掩盖杀人案,地方警署帮忙就做得到吧?”叶春樱擦着嘴从卫生间出来,
坐回沙发上说。

  “这次的受害者,就是南城区警署署长金义的小女儿。”沈幽双手扶着身后
的桌子,健美的臀尖轻轻搁在上面,“这还是黑街的署长第一次用黑色郁金香来
委托我们办事。”

  韩玉梁皱眉道:“你们为什么不接?”

  “这不是准备照顾你们生意吗?”沈幽淡淡说道,“听小叶说你们当了房奴,
大买卖你们能干成,就转包一下咯。”

  不等韩玉梁进一步发问,叶春樱就握紧了他的手,语调透着一股难掩的义愤,
“不管金额多少,我们接了。这样的残忍杀人犯,就算没有报酬,我也一定会说
动韩大哥去除掉他。”

  沈幽挑了挑眉,“我还当要跟你讨价还价一番呢。那好吧,作为中间人,我
们收10% ,剩下九成报酬归你们。金义的要求是抓到凶手,让他看着处死。报
仇一百万,你们能拿到九十万,如何?”

  许婷扶着卫生间的门框,撇撇嘴,“警署署长,自己女儿死了都要委托杀手
帮忙报仇,这个露杜斯到底什么来头啊?”

  沈幽沉默几秒,轻声说:“不知道。只能根据现有情况推测,那是个成员身
份非常惊人的秘密组织,结构松散,有钱有权。汪媚筠的一个前辈,就是在开始
秘密调查露杜斯相关案件后,人间蒸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侵入警方资料库
也找不到一点痕迹。这也是当初汪媚筠加入我们成为‘寒狐’的原因之一。露杜
斯控制力比较强的领域,是在白道,黑道就只能间接下手,以这边的身份调查,
会安全许多。”

  “所以署长才会没办法查自己女儿的案子,不得不拜托黑街清道夫……”韩
玉梁冷笑一声,“有意思的世界。这个凶手之前在黑街犯案过吗?光这一个视频,
除了能看出这家伙手上皮白毛多老二和胃口都挺大之外,屁也不知道啊。”

  “这种奸杀手段并不常见,而且既然牵扯到露杜斯,说明这个疯子的犯罪不
仅是在发泄自己的欲望,也是在满足露杜斯某些成员的猎奇癖好。露杜斯会设法
保护他,所以,我找出了入侵的数据库中所有被高层设禁,不允许继续查办的类
似案件。目前搜集到的,能确定和此次手法相同的奸杀案,有四十七起,受害者
五十九人。疑似同一人犯案,但手法有一定差别的,三十一起,受害者三十五人。”

  沈幽一边让幕布上的投影继续播放,展示着警方秘密数据库中法医拍摄的各
种尸体照片,一边淡定地介绍着目前了解到的情况。

  “所有受害者全部是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少女,容貌美丽,运动能力较为
优秀,百分之八十以上有运动社团的参与经验,剩下的也都有健身习惯。她们的
家庭出身覆盖很广,有比署长女儿还要来头大的,也有圣心福利系统抚养长大的
孤女。”

  “按照时间和地点排布,可以看出,凶手的主要活动范围,就是东华特政区,
以最北端的峪口市为起点,顺时针旋转流窜作案,每到一个地方会停留一段时间,
杀死至少五名受害者后,才会离开。他到目前为止主要在各大卫星城活动,没有
下探到工、农区。当然,也有可能在下级区做的案子可以很轻松抹杀痕迹,没有
在数据库内留有记录。从时间线的几次中断来看,这个推测更有可能是真相。”

  叶春樱颤声插口说:“所以真正的受害者数目可能比刚才说的还要多?”

  沈幽点了点头,“从犯案间隔上看,如果他是规律型罪犯,间隔均匀,那么
至少还有三十个以上受害者没被我们发现。”

  叶春樱紧紧握住了拳头,愤怒到白皙的面颊都变得发红。

  许婷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在后面大声问:“这么多受害者,就没有家人要讨
公道吗?怎么之前就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如果不杀来黑街,咱们是不是一辈子都
不知道还有这个变态杀人狂?”

  沈幽平静地说:“这世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犯罪,也许在你和我说话的
那几秒内,就有一个罪犯刚把受害者肢解处理完毕。许婷,大劫难让人口减少了
一多半,但世界上依然有二十多亿人。”

  叶春樱反驳道:“人多世界大,不是能把这种恶性案件掩饰得这么干净的理
由。”

  “这大概就是露杜斯的恐怖之处。”沈幽多摁了几下遥控器,幕布上出现了
一张表格,“我检索了所有受害者的信息,你们现在看到的,名字后面对应的注
释,就是这些受害者在社会上被以为的结局。其中大多数被认定为失踪,一部分
被栽赃给涉嫌器官贩卖的黑帮,另外一部分……根本无声无息。小叶,当白道某
些人的力量运作起来的时候,比黑道可怕多了。”

  许婷一撑沙发靠背,翻过来坐在韩玉梁和叶春樱中间,满脸严肃地说:“为
了抓住这个家伙,我愿意当诱饵。哪怕被咬一口,我也认了。老韩,你一定要杀
了他,让他……死得越痛苦越好。”

  “这种疯子,真出什么差池,可不是被咬一口那么简单。会没命的,而且…
…死得很惨。”韩玉梁还是摇头,“先考虑其他办法,沈幽,我不信你只有钓鱼
这一个计划。”

  沈幽叹了口气,“受害者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在北城区,我已经安排人手去查
了。但情况并不乐观。我没猜错的话,犯人很可能打算避开黑街,就在北城区和
新市区活动,这样的话,露杜斯的影响力会非常有效。而相对的,我们这边的实
地调查能力则会大打折扣。这样下去即使能查出来什么线索,按照此前犯案的间
隔规律,一周之内就该有新的牺牲者了。恐怕赶不及。”

  她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说:“不过,我还有第二个委托,不是什么特
别正式的,就是请韩大侦探你帮个小忙,也许,这个忙你帮了我,我就能找到更
合适的诱饵,你……也会比较放心。”

  “什么忙?”韩玉梁一怔,一时间想不出她要干什么。

  “我想让你帮忙牵线搭桥,认识一下易霖铃。”沈幽深不见底的眸子紧锁着
他的神情,注意着每一丝变化,“她目前的资料年龄十九岁,运动能力极强,只
是极其不爱显露,大一那年收到外校挑衅,短暂加入校女篮帮忙打了一场对抗赛,
赛场上以一米五二的身高多次罚球线外起跳扣篮成为校内名人。哦,对了,我这
儿还有份调查报告,说她曾在一场没录像的高中校内排球赛上扣爆了七个比赛用
球被请出场,高中校运会单人刷新了所有女子项目的记录。不过可能是第一个参
加的项目百米跑跑出的六秒三太过引人注目,她之后的成绩相对低调了很多。不
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她让高中校方保守了成绩的秘密,还在网上自导自演了一场
深扒戏码,把自己黑成了造假高手,算是躲了过去。”

  她停顿了几秒,继续说:“我有理由认为,她和你有着类似的本领。我没说
错吧?韩玉梁。”

  他娘的,没想到易霖铃这丫头片子这么不知道低调,罚球线外扣篮……你怎
么不干脆穿男装带着东亚邦足球队勇夺世联杯去算了,一脚连人带球一起闷进门,
让大家看看什么叫真人版少林足球。

  韩玉梁腹诽几句,皱眉道:“你要是能说动她当诱饵,我倒是没意见……不
过凶手不会有意见吗?这王八蛋食量这么大,易霖铃的奶子割下来还不够塞牙缝
呢。”

  沈幽面无表情地说:“我会记得转告你这句话。谢谢你提供拉近和她关系的
好材料。”

  易霖铃大小也是个网红,天天忙得要命给自己赚学费生活费外带毕业后的买
房钱。所以他没什么自信说服她过来跑这么一趟,毕竟在他的记忆中,江湖英豪
们行侠仗义也是要考虑方便不方便的。

  交给沈幽去谈,正好。这女人拉人入伙的本事一流,比他想把姑娘哄上床时
候的话术都强。

  拿出正式的私人联系方式,顺便在手机上发条信息过去说要介绍一个朋友谈
点事,韩玉梁就乐得当甩手掌柜。

  沈幽去另一间屋子直接联系易霖铃,暂时看不到更多资料,闲来无事,他一
扭头,皱眉问:“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许婷往后一仰,故意敲敲叶春樱的肩,“叶姐,他问你话呢。”

  叶春樱盯着幕布上的资料表格,头都不扭,“少来,我这段时间可一直都在。”

  “哦。”许婷鼻头皱了皱,“我姐没跟你们说吗?我去旅游了啊,散散心。
上次那事儿……搞得我挺尴尬的,不知道见了老韩该说什么,干脆溜了。”

  “那你现在知道该说什么,”韩玉梁轻哼一声,“也不觉得尴尬了?”

  许婷眉心一皱,有点撒娇味道地说:“老韩,你不能这么小心眼儿吧。我那
时就算没第一时间动,我第二时间也拼命救你了啊。你老没个正经,本来就不像
好人,色起来废寝忘食的,陆雪芊的话我相信也很正常吧?”

  韩玉梁脸色冷了几分,“这就是你想说的?”

  “不是不是不是,都怪你,好端端的质问我。”许婷眼珠一转,站起来跑到
叶春樱另一侧,隔着她看向韩玉梁,“我主要想说的,是三个字。”

  叶春樱登时扭脸盯住了她。

  “哎呀,叶姐,肯定是‘对不起’啊。你瞧你表情……想哪儿去了。”许婷
笑嘻嘻抱住她胳膊靠了一下,探头看着他说,“这不是道歉我当时的应对不及时,
是后来车上我脑子混乱胡说八道的那些,当时……我把你想得太糟糕了,心里觉
得特别难受,说得不好听,虽然你晕过去了没听到,但还是对不起。”

  韩玉梁淡淡道:“我不知道你那时说了什么,如果是陆雪芊的话引起的,那
你不必道歉。我以前是不是好人,我大致心里有数。”

  “但叶姐说得对,以前确实不重要。”许婷的眼睛亮闪闪的仿佛在发光,
“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现在,你是个能为了消灭黑天使出生入死的人,是个
绑架案里救人救到满身血的人,就算还是很好色……起码也是个风流小侠吧。我
觉得我和叶姐努努力,让你变成个风流大侠也不是没可能。”

  “你……怎么知道绑架案的事?春樱说的?”

  叶春樱急忙摇头,“我没有,我都不知道婷婷还会不会来,咱们的业务,告
诉她干嘛。”

  “是沈姐说的。”许婷挑了挑眉,“旅行结束后,我其实顺便给沈姐打了个
工,你们之前做的那个委托,我差不多知道情况。那种奇葩老公,还有人当宝捧
着不撒手,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没兴趣多说杉杉夫妻的私事,韩玉梁沉声问:“你给沈幽打工?你帮她干什
么了?”

  许婷笑了笑,说:“我觉得我挺厉害的啊,帮沈姐个忙赚点零花还能搞砸啊?
再说,那事儿我本来也打算去干,我找她要的情报,她顺便委托我帮忙。嗯……
算是合作了一次吧。”

  “到底什么事?”

  露出略显复杂的眼神,许婷缓缓说道:“我靠沈姐给的线索把陆雪芊前一段
时间的住处硬刨了出来,然后,监视了她一阵子。”

  她咬了咬唇,很认真地说:“我想知道,她心里的正义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你监视出答案了?”

  她点点头,“我看到了。那种女侠,不是我心里一直期望的。再小几岁,我
说不定会狂热地崇拜她,但现在我只觉得……很别扭。”

  她忽然笑了起来,一脸灿烂地扑过去抱住了叶春樱,从眼角瞥着韩玉梁,大
声说:“这种太复杂的事儿啊,我想得头疼,所以啊,我还是信叶姐吧。”

  韩玉梁的眉眼柔和了许多,笑道:“这就是你的选择?”

  她点点头,笑眯眯地说:“没办法,谁叫我跟她喜欢到一块儿去了呢。我再
拿不定主意,就看不见她车尾灯啦。”

  叶春樱板起脸,“那我还是开除掉你吧。”

  “叶姐饶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