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篮球梦】第二卷:毒狼在野 第二十一章:初战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作者:子龙翼德
2020/03/0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9,902 字

  写在前面:第二卷的比赛正式打响,因为是小组赛,所以比赛描写不算太细,
大家多多担待。

              第二卷:毒狼在野

               第21章:初战

  深海市新体育中心球馆,四块篮球全场周边早已围满了人,共计41支参赛队
伍齐集于此,教练、领队、球员乃至一众的啦啦队员们纷纷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阵
营位置,除了篮球拍打地板的声音,每个人的心中都难免有着不一样的心绪,因
为今天,是一年一度CUBA深海站的开赛第一场。

  「下面有请运动员代表发言。」一众领导讲话完毕,按照流程,会选出一位
运动员代表上台讲话,对领导裁判漠不关心的台下众人这会儿却是纷纷仰起头来,
谁都想看看,那个站上高台的人是否有那个资格。

  「王启舟!」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所有人心中登时一记「咯噔」。是的,
王启舟,上一年CUBA深海站MVP,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

  「大家好,我是来自英侨大学的王启舟,下面,由我代表参与本次比赛的运
动员们进行宣誓:坚决服从…」王启舟的声音十分洪亮,虽然是照着手中的稿子
一字一句的念着,但仍然给人一种掷地有声的感觉,钟致远站在台下,深海大学
的队列离高台中间并不远,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王启舟的面容:面无表情,一板一
眼。

  「他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吗?」钟致远突然小声问了一声。

  「是的!」回答他的自然是离他最近的聂云:「只要翻过了他,我们才有资
格冲击全国大赛!」

  「不好打,」钟致远的目光注意到王启舟的下肢,小腿附近的肌肉匀称,大
腿附近却又显得粗壮,再看上肢肩宽,足有寻常人两个大小,这样的内线,不但
灵活,而且扎实。

  「不好打也要打!」聂云冷声一笑,望着高台之上意气风发的王启舟,心中
的热血正在慢慢沸腾起来。

  「谢谢王启舟同学的发言,接下来就把现场交给各位运动员与裁判员,请各
位按照指定的分组抵达相应场地。」开幕式结束,场上立刻散开,今天是开赛第
一天, 41支队伍分成了8个小组,今天将进行的是A-D组较量,而分到C组的深海
大学将迎来他们的首战——深海文理学院。

  「嘟,双方运动员入场。」裁判员吹响口哨,双方首发尽皆入场,然而深海
大学的阵容一亮相就吸引了一定的眼球。

  「咦,深海的大熊呢?」

  「聂云、贺子龙、秦茂松、诶,那两个是谁?」

  「不知道,没见过啊,不会是新人吧?」

  「我靠,深海大学今年垮了?」场下的观众们各抒己见,显然,对这支去年
的深海站亚军颇为熟悉,这支全新的深海首发五虎,赫然是带着了才刚刚入队的
戴歌与钟致远,没有了去年那头恶熊,今年的深海,看起来实力要大打折扣。

  「哇,英、英侨!」不知是什么人高呼了一声,一时间将全场的目光全部吸
引了过去,就在深海大学所在场地的对角,被分到 F组的英侨大学首发亮相,除
了那位能够代表着深海全体球员的 MVP王启舟,除了那位去年有着最佳新人荣誉
的马博飞,在他们的队伍你,竟是莫名的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高大魁梧,身披
32 号球衣的熊安杰。

  「我的天,熊安杰去英侨了,那还玩个蛋?」不少队伍的球员们纷纷摇头,
显然是对这样的阵容没有信心,是的,去年的英侨已然是横扫深海站未逢一败,
而今他们还得到了那位在内线能够大杀四方的熊安杰,这样的阵容,实在是令人
胆寒。

  「向文理学习!」

  「向深海大学习!」

  两声呼唤将众人的目光渐渐唤了回来,双方队员有序入场,各自于中圈站好,
迎接着新一年CUBA深海站的开赛第一球。

  「嘟!」哨声响起,裁判员将球高高抛起,然而还没等深海文理那边中锋有
所反应,戴歌便已经高高跃起,「啪」的一声,篮球在半空之中被戴歌一掌拍下,
径直向着前场方向划过,在那里,早有人严阵以待。

  聂云。

  有着「深海第一控」的聂云不会放过每一个机会,当篮球落入手中之时,不
带半分犹豫便向着前场奔袭而去。

  他的正前方并非一马平川,对于这位深海大学的核心后卫,没有球队会轻易
漏掉,深海文理学院的队长张扬早早的等候着聂云,双手打开,目不转睛的盯着
聂云。

  然而就在他紧盯着聂云的同时,一道风声自耳边划过,张扬侧目隐隐能瞧见
穿着白色球衣的深海队员自中线强杀了进去,而就在这时,聂云动了,双手高高
扬起,一个简单的高抛。

  「是传球!」张扬登时有了判断,毫不犹豫的向着身后转了过去,不管怎么
样,拼上犯规也要将这球拦下来。

  一秒、两秒…张扬转身奔袭,用了约莫两秒钟的时间扑至篮下,正要高高跃
起试图拦住这记高抛传球,可他的头顶,似乎根本没有篮球划过。

  「假传!」

  「哇!」场下突然爆发出一阵轰鸣,张扬猛地回过头来,只见聂云正闲庭信
步的站在三分线外,他没有动,他手中的篮球也没有动,此刻,他面前空无一人。

  起跳,三分,出手,命中!

  一气呵成,教科书般的投篮教学,在全场沸腾的呼唤声中,聂云三分得手,
拿下了本场比赛的第一记三分。

  「天呐!」

  「帅啊!」

  「聂云好帅!」

  场下的轰动骤然间点燃整个新体育馆,即便是隔得最远的场地都有人投来好
奇的目光,然而聂云根本不去理会这样的关注,他稍稍向着深海队的后勤席位望
了一眼,那里坐着的只有教练和替补球员,平日里紧跟着男篮队员们出征的啦啦
队员们,今天却是一个不在。

  叶红雾也不在。

  聂云不禁摇了摇头,她今天来的例假,这会儿自然是不便前来,可即便是她
不在,以往也会有舞蹈社的人组成啦啦队前来观战,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竟然
一个拉拉队员都没有。也不知道高木兰是怎么安排的。

  不过,比赛终究是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的,这一些许的场外因素还不足以动
摇到聂云的心态,只在后勤席撇了一眼过后,聂云迅速的开始退防,对于这一场
首战,即便对手是支弱旅,他也不会有丝毫懈怠。

             *** *** ***

  分割线

             *** *** ***

  深海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周文斌满脸微笑的坐在办公椅上,今天他换了个黑框眼镜,年纪轻轻的他这
会儿看起来更是显得有些精神,他的心情一片大好,不为别的,就为了他此刻手
中握着的那份「扶危济困病例工作报告」,温雪父亲的病情渐渐好转,本来是一
次帮忙的小事儿,算起来还是自己动用了些权力手段,可没想到医院这边正接到
了上级的「扶危济困」专案工作开展活动,周文斌索性把这事儿当作典型给报了
上去,一来二去还真就混成了个优秀事迹,这一份工作报告一交,轻则弄个嘉奖
表扬,重则直接给升一级也说不定。

  「周副院长,有人找。」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敲,一位白衣小护士领着个穿
着宽松灰色卫衣的少女走了进来,见着来人,周文斌更是双眼一亮,轻松的笑了
起来:「哦,是小高啊。」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护士打了个招呼:「你先下去吧,
这是我远房表妹,今天特地过来看我的。」

  护士闻言一笑,想着是周文斌的家里人,索性还把门给带上,小心翼翼的退
了出去。

  「来啦?」护士一走,这办公室便只剩下周文斌跟高木兰两个人,周文斌那
温和的笑容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幅嘴角上扬的淫靡笑容,他双腿一
撩,搭在办公桌上,慵懒的问着:「那个怎么没来?」

  高木兰双手不自觉的捏了捏拳,她当然知道周文斌说的是叶红雾,可既然答
应了红红自己一个人把这事儿给扛下来,那她便也只得强行鼓起勇气:「她,她
有点不舒服。」

  周文斌哈哈一笑:「她还在硬抗着的对吧?」众女回到学校的这一周里,几
乎人人都尝试过去医院或者是诊所里查看病情,可几乎没有一个医院或者是医生
能查出她们所说的「浑身酥麻,万蚁噬咬」的病因,甚至有医生建议着她们去做
一做脑电波,看看是不是心理上有什么问题,如此一来,众女发病之时才知道这
药物的可怕,一个个开始按照着当初留的号码寻了过来,周文斌对这批女人兴趣
不大,索性给了她们一个月的药量,而这群人里最有魅力的叶红雾与高木兰,他
可是不愿就此放过,叶红雾或许还在宿舍里硬生生的扛着,高木兰这会儿自然是
想着能带两个人的药量回去。

  「你觉得?我会给你两份药量?」

  高木兰蠕了蠕嘴,抿了抿唇,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泛了出来,说话几近带
着几分哭腔的跪在了周文斌的身前:「周院长,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们吧,红
红,红红她快不行了。」

  「哼,我不是说过嘛,只要她来这里,我自然会给她药的。」周文斌丝毫不
担心这群女人能在医院给他什么威胁,经历了这一次的度假村狂欢,他对自己的
药非常自信。

  「她几天没吃饭了,再这样熬下去,她会死的。」高木兰哭得大声了些,这
倒让周文斌有些不耐:「你要是再大声说话,今天你的药也别想拿到了。」

  「我…我…」高木兰浑身颤抖,双手稍稍握住了拳头,显然是在内心深处挣
扎着。

  「你别想着有人能救你,我跟你交个底,我这个药是根据毒品改进的,要想
治好比戒毒还麻烦,而这个世界呢,也就我能研制出这个药,你如果要和我破罐
子破摔,我保证你活不过下一个发病期。」周文斌说话之时语音越来越尖锐,直
到最后一句,渐渐有着几分阴沉的霸气。

  高木兰虽然对他这话早有推测,可此时被他这么一说还是觉得难以接受,然
而形势逼人,她一想起昨晚在宿舍疼得死去活来,差点被室友送去医院的样子,
心中便一阵后怕,说话的声音自然而然小了几分:「我、我会听话的。」

  「是嘛?去把门反锁了。」周文斌看了看表,这会儿已经是快下班的时间,
医院的人不是回家就是食堂,应该不会有人过来,见着高木兰今天这身青春洋溢
的打扮,心中的欲念不由得又一次牵动,他还没试过在医院的办公室里玩过女人。

  「啊?」高木兰错愕了一声,当即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在这?」

  「哼,这会儿有空,先肏你一顿,晚上跟我走,带你吃顿好的。」周文斌见
她锁了门,登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风急火燎的解开了那身洁白的大褂,朝着仍
旧杵在原地的高木兰喝道:「还愣着干嘛,过来!」

  高木兰拖着碎步走来,似乎每一步都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实在想不出该如
何从眼下的局面中解脱出来,那个周末的夜晚实在太过骇人,她至今耳边都能回
忆起那个外国女人的阴森面孔,而眼下,她又受着那这毒药的煎熬。

  「不妨告诉你,我这个药的药效只有一年,你要是乖乖听话,一年以后我玩
腻了自然不会再多找你麻烦,可你要是不识时务,不但是自己受苦,而且,得罪
了你得罪不起的人,这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周文斌知道她此刻心中煎熬,
深谙心理学之道的他这会儿毫不犹豫的来了一记软硬兼施。

  果然,这一句的重点几乎都戳在了高木兰的心坎里,「一年后」、「得罪不
起」几个字眼仿佛在她心中扎下了根,她终于是抬起了头,只几步便已走到男人
的身前,望着那条早已解开了皮带的裤子,望着那双岔开了的腿,高木兰把心一
横,「蹬」的一下便跪了下去。

  「砰砰。」然而就在高木兰刚刚跪下,周文斌正准备着一番享受之时,办公
室的大门却是被敲响。

  周文斌剑眉一蹙,当即站了起来,稍稍系好腰带,披着白衣便向着门口走去,
门轻轻开了一道小缝,却见着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粗布灰衣的乡下女人,当即眉头
一皱:「你找谁?」

  「不好意思哦医生,我是新来的保洁,这里面需要…」女人虽是衣着朴素,
面相却是并不显老,这一声音出来,连周文斌都怀疑她是不是只才二十多岁,然
而这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要朝着办公室里走,周文斌自然不会答应,当即把门
一合:「这里是院长办公室,暂时不需要清理。」

  「啊?」那女人微微一愕:「是刚才一个医生叫我来的,真的不用?」说着
目光又朝着里头探望。

  「不用。」周文斌沉声道,头也不回的将门合上,直接上了反锁。

  然而他正要向着屋子里的猎物走去之时,忽然间一个念头从脑子里闪过,他
猛地回头,拉开房门,左右一望,却是再也找不到刚刚的那位保洁女人了。周文
斌皱起了眉,整个人陷入一阵沉思之中,以致于高木兰走到他身旁了才发觉。

  「你…」周文斌稍稍犹豫了下:「你先回去吧,我过段时间再找你。」

  「那药?」能躲过一劫,高木兰自然是满心欢喜。

  「我这有两个星期的量,你和姓叶的一人一半,」周文斌已然无心与她多费
工夫,即便是叶红雾的药也一并给了:「一个星期内我会去找你。」言罢却是自
己率先走出房门,急匆匆的向着楼下走去。

             *** *** ***

  分割线

             *** *** ***

  深海市新体育中心篮球馆的激烈球赛仍在上演着,由于是小组赛阶段,新体
育中心的这场比赛倒是没有设置太多的观赛门槛,四片球场差不多这会儿都已围
满了人,而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多的观众闻讯而来,篮球馆的小门这会儿都
变得拥挤不堪。

  「麻烦让下可以吗?」拥挤的人群围观之中,突然一道女声自后传来,中间
位置的几个男生下意识的回头望去,这地儿看球的位置可是绝佳,他们心中自是
想着就算是女生来了也不会答应,可几道目光才刚刚回头,不由得纷纷上扬几分,
气势一瞬间就弱了几分。

  「好、好高啊!」众人心中都是如此感叹,眼前的这个女人面带着微笑,穿
着的却是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套装,脚下,脚下竟是穿的一双平跟鞋。就是这样
随意的站在众人眼前,可那身高气场,一时间就把周围的一群男生给盖了下去。

  「你好,请问这里是深海大学的比赛吗?」女人再次问了一声,丝毫不介意
所有人的目光注视。

  「这,是!就在那儿,深海大对深海文理!」自有人?献殷勤一般的回答着,
这女人当即微笑着点了点头,朝着身后的人笑道:「走吧,玉姐,去看帅哥啦!」

  原来她身后还有一位美女!众人这才发现。

  两个女人都是一身运动休闲打扮,可即便两人都是生得花容月貌,风情万种,
可众人的目光却是始终被走在前头这个女人所吸引。一米八几身高的女生或许能
在电视里见到,可无论是高大魁梧的运动员还是 T台上的模特,都似乎比不得眼
前这女人吸引,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视觉冲击,更何况,这女人虽然高,可身材
却是一顶一的好,根本没有一丝魁梧或是瘦削的感觉。人群莫名的散开一条道来,
女人也不推让,直接拉着身后姐妹的手走了进去。

  「深海大学8号又一记三分出手,来看有没有,有了,three!这个深海队的
8号真的是新人吗?本场比赛他已经拿到了 37分了!有没有现场观众能够告诉我
他的名字,这,会是有史以来最强势的新人吗?」高个女人才刚刚挤到前面,便
听到场中的MC开始不断的呼喊,不由得将目光朝着中场位置的技术台望去,这才
第三节没结束,然而双方的比分却已似乎已经不在一个频道上了—— 82:34,深
海大学以48分的差距制霸全场。

  「看看看,小钟在那儿呢。」对这一成绩,高个女人似乎已是司空见惯,根
本没有什么波澜,可没成想身后的玉姐却是指着场上正专注于防守的钟致远大喊
道:「小钟,小钟!」

  钟致远本是专注于防守,虽然胜负已无悬念,但一旦到了球场,他便显得格
外认真与专注,这么个分差,即便是聂云也开始放缓进攻节奏,第三节半段干脆
申请着下场,而钟致远因为得分过多,几乎有望冲击CUBA深海站「60」分的单场
得分记录,孙琅也就没把他换下场来。

  然而玉姐的声音实在够大,这一嗓子不但把周边观众的目光吸引过来,更是
让场上的钟致远稍稍一愕,当目光顺着声音投向场边时,钟致远「啊」的一声惊
呼,他所防守的对手见机立刻突破,等着钟致远回过神来,人已经奔至是罚球线
附近,一个简单的抛投命中。

  钟致远这才从专注的精神中缓了过来,他朝着记分台望了望,确认了比分悬
殊,当下也不再迟疑,向着场上的裁判示意暂停。

  「孙教,让他们多打打吧。」比分悬殊的时候,球队一般会让平时上场时间
少的新人上场轮换,一来减少主力球员受伤的概率,二来也是锻炼新人。

  「怎么,对记录没兴趣?」孙琅微笑着回应着,虽说这段时日也认可了这位
一年级生的实力,可今天钟致远的表现仍旧是让他吓了一跳。

  「不了,我姐来了,没什么事的话,我这边就先走了。」钟致远一边说着,
眼睛却是已经朝着场边的两位美女忘了过去,他那走到哪儿都是焦点的姐姐,这
会儿正微笑的望着他。

  「哟,是你姐啊,」孙琅侧目望了一眼,望着钟神秀那身材,喉咙里不自觉
的咕噜一声,旋即尴尬的笑了一句:「基因真好。」

  「去吧,明天的训练,不要耽误了。」孙琅身边的聂云站了出来,明天他们
没有比赛,但日常的训练还是不能间断。

  钟致远点了点头,旋即向着姐姐走了过去,才稍稍走进,玉姐便已是大张旗
鼓的向他挥手喊道:「小钟,我们在这…」

             *** *** ***

  分割线

             *** *** ***

  「晓雨,在忙什么呢?」

  林晓雨刚刚才从舞蹈室出来,操练了一下午正累的够呛,可一看着男友打来
的电话,脸上的疲态不自觉的消散不少,连忙拿起手机:「喂,老公,我刚练完
呢,进度不错,下周应该就可以去给你们加油去了。」

  「哦哦,辛苦你了。」电话那头的钟致远心中一甜,晓雨这边为了能跟着他
们队伍,可算是下了功夫:「这会儿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给你介绍个人认
识。」

  「啊?谁啊?」林晓雨一下子紧张起来,与钟致远相处倒是没有什么太多拘
谨的时候,和他宿舍几个也见过面了,即便是他比较尊敬的聂云队长,他可都没
这么认真的用「介绍」这个词,细心的晓雨立时就发现了不一样。

  「嘿嘿,来了就知道了,我们回来的路上了,你回去洗个澡差不多就到了,
咱们餐厅见吧。」钟致远挂了电话,转头却是无奈的向着身旁的两位美女说道:
「姐,你这样会不会把她吓到啊。」

  「嘿,难得来一趟,自然要来看看她啦,上次机场比较匆忙,要不然我都要
拉她聊会儿。」钟神秀这会儿正一个人躺在小车的后座上,一双长腿撩放得很高,
几乎够到了车窗顶上,整个人横陈在后座沙发椅上,显得甚是慵懒。

  「是啊,我也要看看,哪家的小姑娘这么有福气,把我们秀秀家的小帅哥给
吊跑了。」正开着车的玉姐也加入了话题,女人果然是八卦的生物,一聊起这事
儿来都是来了精神。

  汽车稳稳的停在深海大学附近的一家西餐厅门口,一下车玉姐便自来熟的向
着西餐厅里走,仿佛比钟致远这个住在附近的人还要熟悉。

  「姐,她?」

  钟神秀轻轻一笑:「她啊,到哪儿都能找到好吃的,进去吧。」

  三人寻了个角落坐好,玉姐家常便饭一样的点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单,看得
钟致远咂舌不已,可一想着这位玉姐是能随手拿出个一二十万的主儿,心里也就
释然了许多,与姐姐许久未见,自然是少不了几番寒暄,从家里聊到学校,钟致
远倒是觉得,今天的姐姐似乎没有了往日的御姐范儿,反而是一路欢声笑语,要
不是这么高的姐姐只此一家,钟致远都怀疑她是换了个人。

  「钟…」许久,耳边传来了晓雨的声音,然而当晓雨瞧见钟致远身边坐着的
两位美女时,心中却也没来由的咯噔一下,呼唤着的声音也稍稍停了下来。

  「晓雨,我来给你介绍,」钟致远赶忙起身给她介绍起来,先是朝着钟神秀
指道:「这是我姐,特地从京北过来看我的。」接着又朝着玉姐一指:「这是…」

  然而他话未落音,玉姐却是突然变出一副轻蔑的样子抢过了话:「我是他女
朋友,美女,你是谁啊?」

  晓雨一时被她说得满脸委屈,脸皮薄的她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竟然是根本
瞧不见钟家姐弟两脸上露出的笑意,眼眶里渐渐的涌出几滴泪来。

  「诶诶,晓雨,你别听她乱说。」钟致远也是被玉姐逗得好笑,可哪里知道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晓雨竟然是急得哭了起来,赶紧起身扶了过去,连连解释起来:
「她是我姐朋友,和你开玩笑呢。」

  「好啦,」钟神秀这会儿倒是担起姐姐的风度来,向着林晓雨打起了招呼:
「小妹妹好啊,我是他姐,这我朋友,刚逗你玩的。」

  晓雨这会儿自然是听出几人的玩笑,只是觉得自己被这稍微一吓就给吓哭了
有些难堪,只得钻在男友的怀里,也不好多说什么,见姐姐打起了招呼,晓雨也
只得小声的回应了一句:「姐姐好。」说完又用好奇的目光望着那位玉姐。

  「哈哈,小妹妹,你可要看紧他哦,你要是看得不紧,说不准哪天我就给你
抢了。」玉姐仍旧是开着玩笑,不过这一次倒是笑逐颜开,自然是叫人亲近许多。

  「抢了就抢了,我不稀罕。」晓雨心中还埋怨着刚刚被弄得这记尴尬,不由
得顺着话嘟嘴了两句,可嘴上说着不稀罕,抱着钟致远的手心却是捏得更紧几分。

  看着林晓雨这个样子,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两女这会儿都觉着她单纯得可
爱,再加上晓雨这般动人的身材样貌,更是配得上她这位宝贝弟弟,姐姐朝着玉
姐望了一眼,默契的点起了头来。

  「姐,你在这住哪啊?」

  「我住她那儿,你玉姐有钱,跟着她混吃得好睡得香。」钟神秀早已准备好
了说辞,话题也绕得极快:「今天打得不错啊,怎么样,CUBA,还适应吗?」

  「还不知道,」钟致远意外的摇了摇头:「今天打的队伍太弱了,还没碰到
强队,就今天而言,应该还比不过我们高中那时候的对手。」

  「哼,我可是专程来看你比赛的哦,你不是答应老头子打出成绩嘛,我给他
盯紧了,你要是输一场,我就把你拧走。」

  「别啊姐,这比赛有输有赢的不是很正常嘛。」

  「哼,少来,反正我在京北一个人呆着无聊,老头子又不愿意回来住,只好
抓你回去陪我啦。」钟神秀半开着玩笑,但心中何尝又不是如此念想,身处地下,
而目标又这么明显,想要隐藏身份,最好的方式不就是宅着嘛。

  「姐,你是不是该找个男人了?」钟致远见得姐姐今天心情倒是不错,冒着
胆子开起了玩笑。

  然而下场自然是回到了小时候被姐姐教训的日子,一支钢叉从姐姐的手里扔
出,钟致远下意识的一闪,这才发现钢叉正插在自己的身后的墙上,直把钟致远
吓了一跳:「姐,我错了,我错了。」可钟神秀的脸色却是变化极快,突然间又
是一记飞脚狠狠的在桌底踢了一记,正踹在弟弟的小腿上,疼得他直打哆嗦:
「啊,姐,我错了,错了错了错了…」

  高档华贵的西餐厅,姐弟俩不断的上演着全武行,而他们身边,晓雨担心的
看着男友,可又不敢忤逆姐姐的意思,而玉姐,却是一个人自顾自的咀嚼着新上
的食物,全然不将他们放在心上。然而在外人看来,却是对这位英俊高大的男孩
艳羡不已,的确,三个女人一个妩媚,一个高挑,一个清纯,每一个都能引起人
潮围观,追捧无数,更何况这里一下子出现三位,如此一来,这顿饭自然是少不
了旁人异样的目光。

             *** *** ***

  分割线

             *** *** ***

  深海山润集团大厦演播厅。

  坐拥全国最大的房地产金融的山润集团在总部集团大厦的投资不可谓不奢华,
就拿这栋高居一百层的办公大楼来说,金碧辉煌的装修配上一系列配套的设施项
目,集团高管的所有工作几乎都可以在这里完成。演播厅也不例外,这层规模远
超电视台的演播厅不但舞台宽阔,后台的区域及配置也都是超高规格,这可是颜
妙旖上任以来特地精修过的地方,此刻,她就站在演播厅的观众席第二排,认真
的观望着台上的节目录制。

  「下面有请 017号选手慕容琴带来的节目《听声》。小楼昨夜听风雨,道是
润物细无声,来看看我们的古筝美女今天又会为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感动。」主持
人报幕完毕,小心翼翼的退出舞台,工作人员急忙扑上台前摆好古筝,一切就绪,
静静的等待着这位古筝表演者的登场。

  清婉脱俗,白衣翩翩,一袭洁白的纱裙覆地,一款精致的长袖汉服,迎面走
上舞台的便是这样一位白衣仙子,面容清雅,虽是为了迎合舞台略施粉黛,但那
眉宇之间的清丽却是掩盖不住,莲步缓行,每一步都带着白裙飘荡,直至舞台中
央处,轻掀裙角,坐落于古筝之前,一双裹着纯白长袖的手轻轻搭在琴弦之上,
双眼微闭,只一瞬间,喧闹的演播厅便似是静止一样,鸦雀无声。

  「叮~」琴声扬起,白衣仙子双手同时拨动,一曲悠扬的古筝曲调仿佛寂静
山谷里的小河一般,细细流淌,台下众人或是沉醉于琴声,或是痴迷于容貌,安
静得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即便是台下见多识广的颜妙旖也不禁放缓了心神,悠然
的躺在靠背上,静静的聆听。

  「颜总,这就是我跟您提起的慕容琴,您觉得怎么样?」颜妙旖身边,负责
文娱项目的山润娱乐董事长郭山临向颜妙旖介绍着台上的女人。

  「不错。」颜妙旖点了点头:「她是我想要的人。」

  「是啊颜总,」郭山临继续说着:「您想的这个『琴韵古风』大赛还真是厉
害,我本以为在现在的娱乐圈都是韩流欧潮,可没想着你这一个国风综艺竟然这
么火,我还没额外增加一些话题,就光是普通宣传都已经火成现在这样了,还不
知道总决赛的时候会怎么样。」

  「不要给她制造话题,」颜妙旖郑重的说着:「给她一个最纯粹的环境,她
身上有这种特质,越是保留就越吸引人,多派一些人看好她,她会成为我们山润
进攻文娱界的一块重要跳板。」

  「好的颜总。」

  台上的琴声终是结束,慕容琴缓缓站起,朝着台下行了一记古礼,一瞬间演
播厅里的掌声爆起,所有人都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疯狂的鼓起掌来,要不是知
道台下坐着的还有他们的老板,估计都要全员狂欢呼喊了。

  「走,去看看她,」颜妙旖站起身来,也想去后天瞧瞧这位让她都有些心动
的女子。然而这时有助理走了过来,拿着手机稍稍一摆:「颜总,找您。」

  「嗯?」颜妙旖接过手机,只听了几句,脸上便洋溢起自信的笑容。

  「深海大学105:64大胜深海文理,新人钟致远37分强势表现引人注目。」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