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耻奸之安吉的故事(7)—— 悠舞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再见耻奸之安吉的故事(7)—— 悠舞
作者:art_dino

  家,还是离开时的样子。

  韩玲,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

  31天的凌辱

  744个小时的羞辱和虐待

  并没有结束,一切,只是开始。。。

  孔雀放了我,但我并不自由,韩玲和周小雨还在她的手里。
从我们被带到秘密基地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韩玲和周小雨,
只知道吴鹏在玩弄她们。她们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孔
雀说我这一个月所经历的,比她们俩要轻鬆的多。我宁愿相信
她是瞎说的。。。

  「安吉,这就是你的家啊,好大啊!」熟悉的声音在身后
传来,最熟悉也最陌生。我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的走向我的卧
室。

  「没规矩。。。」略显调皮的声音被我关在了卧室以外。

  她是带我出来的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带我出来,孔雀
什么都没告诉我,我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但我也知道这个沉
默不会一直保持下去的。

  我的心很乱。。。

  「砰砰砰」我才刚刚趴在床上,卧室的门就被敲响了。我
用枕头蒙住头,不想去搭理她。

  「你车钥匙在哪儿?我要去买东西!摩托车我不会骑,汽
车钥匙在哪儿?」她在门外喊道。

  我依然没有答话,虽然我有太多疑问。但我就是不想跟她
说话,一句都不想说。我身上的鞭痕还隐隐作痛。但我心底那
道最深的伤疤,原本已经治癒的伤疤,此刻却比身上的鞭痕更
疼。

  门外没了声音,她嘟嘟囔囔的走开了。听不清她说什么,
我翻身躺在床上,举起手抚摸着手腕上隐隐的伤痕。

  孔雀,悠舞。她们是什么关係?

============================================

  小舞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孔雀的一个人妖手下正在用她
粗长的鸡巴抽插着我的阴道。而我正在卖力的给另一个人妖口
交。只要我能让她在我身后的人妖内射我之前在我嘴里射出来。
我身后的人妖就会在射精前抽出来,把精液射到我嘴里。如果
我身后的人妖先射在我体内,那么我嘴里的这根鸡巴也会在射
精之前抽出去,插入我的阴道深处,顶在我子宫口上狠狠的射
进去。

  她们被改造后的睪丸所产生出来的有毒精液就会让我怀孕,
那一天,是我的排卵日。孔雀是确定了我开始排卵后才安排的
这一次人妖轮姦。

  她说这是考验我口技的时候,她手下的这些人妖会轮姦我
整整一天,每次都是嘴里插入一根鸡巴,阴道里插入一根。那
一根先射出来,另一根鸡巴也要射入同一个地方。

  孔雀给我用了好几种性药,我的性慾完全无法控制,我的
高潮来的很快,我的淫水流满了大腿。我知道我不能让这些精
液进入我正在排卵的子宫,我不要怀孕。所以我拼命的去为嘴
里的鸡巴口交,努力的去吞吐,用心的去舔马眼。甚至疯狂的
去深喉,只为嘴里的鸡巴能在我阴道里的鸡巴射精之前射在我
的嘴里。

  这些人妖好像商量好了一样,插入我嘴里的鸡巴总是保持
不动,全靠我自己来努力的服侍它。而插入我阴道里的鸡巴则
是一上来就疯狂的抽插,好像只想快速射精的样子。

  悠舞走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轮姦了足足两个小时,我的
嘴已经麻木了,我嘴里的鸡巴一动不动的毫无射精的徵兆,而
阴道里的鸡巴已经把我操出来两次高潮了,刚刚潮吹过的阴道
敏感的感觉到阴道里鸡巴的搏动,她要射了。。。

  我的腰被抓的死死的,她的鸡巴每一次都大力的顶到子宫
口上,撞的我酸麻酸麻的,而且她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最快的
速度,这是她射精前的冲刺,我知道要不了几秒,当鸡巴狠狠
顶在里面不动的时候。就是她射精的时候,随后我嘴里的这根
鸡巴也要射在我的阴道里,然后开始下一轮,我的嘴已经没有
办法让鸡巴快速的射精了。从这一次内射之后,我将被迫接受
很多很多的精液,孔雀说了,今天要轮姦我一整天,这才过去
两个小时而已,我就要迎来第一次内射了。

  就在我绝望的停下嘴里的动作,呻吟着承受着身后鸡巴的
射精冲刺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停了这一切。

  「好刺激啊!人妖操美女!」悠舞的声音。

  「停」孔雀的声音。

  身后的鸡巴抽了出去,我的后背和屁股上紧接着迎来了一
波滚烫的精液,就差几秒,我就要被这些精液内射了。

  「希望你的游戏足够有趣。安吉,你可以跟她走了。你要
听话,否则你这辈子也见不到韩玲和周小雨了。她们不会死,
但是会生不如死,但如果你足够听话,也许你有机会把她们带
走。还有,我现在在以你的身份做一些事情,所以,你出去之
后。最好不要跟任何人联繫。包括家里人。悠舞,人我交给你
了,她刚才差一点儿受孕呢,哈哈哈。」孔雀说完拍了拍悠舞
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了。她手下的这些人妖也不情不愿的穿上衣
服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悠舞和高潮到浑身无力的我,轮姦停止了。
但是性药的药性还很强,我的阴道很快又流出了很多淫水,双
手被只有一公分的铁链铐在我的金属项圈上。我的双腿被折起
来用胶带缠的死死的,我只能用膝盖作为支点。刚才口交的时
候我的手是扶着面前人妖的胯部的,现在手没有扶着的地方,
我就只能以跪伏的姿势趴在悠舞的脚下,我很艰难的才能仰视
比我矮很多的她。

  「你不是一直让我来找你么?我来了,你高兴么?」悠舞
的台湾腔说话很温柔,在这个场景下显得格格不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可以把我带走,她
和孔雀什么关係?听刚才的简短对话,我想她们之间有某种交
易。

  悠舞没有解开我的束缚,而是找了一个跳弹过来,塞入我
湿淋淋的阴道。然后走到我的面前,把她的鞋子放在了我的嘴
边。

  「还记得要怎么做么?亲爱的~~」悠舞温柔的说道。同时
打开了跳弹的遥控开关,本就饑渴难耐的阴道随着跳弹的震动
马上就进入了状态,冲着高潮的山峰一路狂奔而去。

  「嗯~~啊~~~啊~~~来了。。。要来了。。。」我控制
不住自己发出了羞耻的声音,但我没有回答她的问话。我不想
跟她说话。一句都不想说。

  跳弹在我高潮爆发前一刻停了下来,我难受的扭动着屁股,
悠舞没有说话,只是把鞋尖儿往我嘴边又凑了凑。我知道她要
我舔她的鞋子,就好像曾经那样。那时候我会很认真的去舔她
的脚和鞋子。但现在,我不想再那样做。我不想重新回到过去。

  跳弹又一次启动了,刚刚下滑的性慾再次被推向高潮。同
样是在高潮前戛然而止。嘴边的鞋尖儿调皮的晃了晃。我除了
呻吟,叫喊,因高潮不得而难受的扭动屁股外,没有再给悠舞
任何的反馈。

  悠舞倒是也不着急,她足足玩弄了我四个小时,不断的推
上高潮又不让我高潮,嘴边的鞋尖儿一直晃来晃去,可我不管
多难受都没有去舔她的鞋尖儿。有几次被高潮临界点折磨的我
舌头都要伸出嘴唇了,又缩了回去。我不想向悠舞臣服,因为
那等于再一次的沉沦。我好不容易才走出来,我不想回去。

  四个小时后,悠舞拿出了跳弹,在我以为她放弃了让我再
次臣服在她脚下的时候,我感觉到她把一管药膏重新挤进了我
的阴道,还有屁眼,还用棉签沾着药膏插入了我的尿道。这个
药膏我很熟悉,痒药!!让我那些最敏感的腔道产生奇痒的药!
孔雀在这一个月里用这个药让我无数次的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

  我知道,我的身体完全扛不住这个痒药的刺激。不管我自
己的意志力多么强大,来自下体的这种要命的痒,只要半个小
时,就能让我为了解痒而答应任何羞耻的条件。

  十几分钟后,痒感开始在我的阴道、屁眼儿和尿道里发酵
的时候,鞋尖儿再次回到了我的嘴边。悠舞和我都没有说话,
只不过她的鞋尖儿触碰到我的嘴唇的时候,我哭着伸出了舌头。

  我以为我羞耻下贱的伸出舌头,这一场对弈就算结束了,
她会给我涂抹解药,让我解除痒药的折磨,可是我错了,我的
舌头并没有舔到她的鞋尖儿,她的脚丫在我的嘴边以脚后跟为
支点晃来晃去,躲避着我的舌头。

  我费力的趴在地上抬起头去仰视她,可也只能看到她的下
巴。悠舞的脚就在我面前,我下面的三条敏感腔道里已经开始
了无法承受的恨痒,我难受的扭动屁股,可我没有办法给自己
解痒。我的眼泪已经滴在地上。我知道悠舞要我去追逐她的鞋
尖儿。好像一个主人用毛球逗弄一只猫咪一样。

  半个小时以后,我放弃了最后的抵抗,真的是痒的要死了。
我用锁在脖子上的双手抱住了悠舞的鞋尖儿,伸出舌头去舔,
可是悠舞却用力的从我手中抽走了她的脚,她用脚踢了踢我的
双手,示意我不许用手。然后鞋尖儿再次回到了我的嘴边。

  一个小时以后,我痒到疯狂了,我被这种痒和阴道里的性
药给生生熬出了一次潮喷。。。可是并不能缓解我那极限的恨
痒。反而更加的难受,我放弃了所有的矜持和最后的尊严,拼
命的用舌头去追逐鞋尖儿,但总是舔不到,我看到悠舞的手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管药膏,痒药。

  「呜呜呜呜」我尿了,我知道她要再给我上一次药,可是
我身体里的药性此时正是最兇猛的时候,再上一次,是要我活
活痒死么?看到她手里药膏的同时,我就不受控制的失禁了,
同时我哭出了声,但我没有开口去求饶。失禁和哭都是不受控
制的反应,但求饶,我不想。

  因为巨痒难耐,我能感觉到我的阴道、屁眼和尿道全都在
剧烈的收缩。她看我又尿了发出一阵笑声,她的笑很好听,但
我现在听起来很刺耳。

  两个小时后,我终于舔到了她的鞋尖儿。。。在舔到她鞋
子的同时,我高潮了,我阴精,潮喷,失禁,泄的一塌糊涂。
我恨死研发这种药物的人了。我想任何女人都无法承受这种药
物的煎熬吧?

  从秘密基地出来的时候,我的腿因为跪的时间太长,已经
不太会走路,悠舞一直搀扶着我,很温柔,和情人无异。

  情人?

  孔雀安排了车送我们回家,一路上悠舞欢快的跟我说着笑
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好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这让我在一
瞬间甚至有些恍惚,但我依然没有跟她说话。

============================================

  「起来,脱光。我只买了吃的,忘记买重要的东西了,你
去买一趟吧,我不知道性用品店在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
睡着了,我是被悠舞叫醒的,她站在我的床头。手里拿着我的
一件风衣。

  「你要干嘛?」这是我和她见面后正式说的第一句话。

  「玩儿我们最喜欢玩儿的游戏啊。脱光,穿上这件衣服去
买两盒保险套,一捆sm绳子,四副手铐,还有两瓶润滑油,我
还需要一个炮机,假鸡巴买你最喜欢的形状,能充分刺激到你
G点的那种,玉米造型的。还有跳弹,还有医用针头,还有能让
女人发情的药物,买最贵的。贵的一般效果比较好~还有鞭子,
要打在身上最疼的那种,蜡烛!鱼线,鱼钩,电击器,还有别的
我都写在纸上了,你拿着照着买就行了。买完快点儿回来,我等
你给我做饭呢,出门前把这张床的床单被罩换一下,这个床我睡,
我给你买了新笼子。」悠舞一口气说了一堆。

  「我不去!你给我出去!滚!」我跳起来一把推开悠舞,
悠舞被我一把推坐在了地上。

  「我可以滚,你也可以自由。那个叫韩玲的女人你只要不管
她你就不会被任何人胁迫。人啊,无情无义才能自由自在。你要
是确定让我滚,我现在就滚了。要是不想让我滚,那就像以前一
样,听话!!」悠舞坐在地上说道。

  我看着悠舞,她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捡起地上的风衣和纸
条。看着我说道:「不让我滚了?那就脱光,然后穿上这件风衣,
去买东西。」

  「你为什么会出现?你和孔雀怎么认识的?你们有什么交易?
孔雀说你的游戏?你要玩儿什么?你玩儿我玩儿的还不够么?到
底想怎么样?」我一口气喊出了我的很多疑问。

  「你没有必要知道,脱光!去买东西,否则今天晚上你就能
看到韩玲被身体改造的直播。」悠舞严肃的说道。

  我瞪着悠舞,粗暴的脱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穿上她手里的
风衣,拿着纸条。去买上面列的所有物品,就跟当年一样。我总
是半夜被她要求真空穿着风衣去便利店买东西,主要是买保险套。
很羞,但很甜。

  现在,只有羞耻。。。

============================================  

  「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悠舞说道。

  我现在的样子?头上套着被尿液浸透的内裤,踩着我最高的
高跟鞋,双手向上被吊在客厅里?

  还是被医用针头穿透的乳头?

  被鱼线从根部绑住的勃起阴蒂?

  插在尿道里的金属棒?

  屁眼里被灌进去的500ml白醋?

  这个样子就是她最喜欢的样子?是的,一直以来都是。

  我买完东西回来,就给悠舞做了饭,饭一做好,她就把我吊在
了这里,然后给我灌了好多水,还当着我的面把我刚刚买回来的利
尿剂加在水里,还加了两倍的计量。

  我就这样穿着高跟鞋踮着脚尖,吊在客厅里被憋到尿裤子。她
把我尿湿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这确实是她曾经最喜欢我做的事情。
然后用针头穿透了我的乳头,给我的屁眼里灌了醋,还把我阴蒂挑
逗到高度勃起后用鱼线绑了起来。利尿剂的作用很强,很快我就又
尿急难忍了,她用一根连着电线的金属棒插入了我的尿道,这是我
按照她的要求买的电击器,也是她最爱用的。

  这是一个两根金属细棒的电击器,一根插入尿道,通电后用另
一根触碰阴蒂,这样的电击可以让阴蒂的整个海绵体都产生剧烈的
过电反应。和普通对阴蒂头的折磨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通电后我
马上就会失禁,尿道里的尿液将电流快速的导入膀胱,子宫也会受
到很大的刺激,会产生宫缩一样的痉挛。很疼。可是阴蒂又极度的
爽。之前悠舞经常用这个电我玩儿。每次玩儿完以后,我在未来的
一天都会大小便失禁。

  「半个小时,憋住了你的屁眼,漏出来就把这管药膏给你涂上
然后吊你一宿。」悠舞一边说一边晃动手中的痒药。

  「现在我要给你重新穿环了,不过不是穿在之前的地方,是要
穿在另一个地方。」悠舞一边说,一边从我的购物袋子里翻出一个
扩阴器。

  她把扩阴器横着插入我的阴道撑开到最大。然后从她的包里拿
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十分精巧的金属环。然后蹲在我的
下面,我看不到她具体怎么操作,也不知道她要把环上在什么地方。
原本我以为她会在我阴唇曾经上环留下的孔洞里重新装上银环。或
者上在我的阴蒂上。

  但是悠舞撑开我的阴道让我很紧张。。。

  阴道里传来一阵快感,她的手指在刺激我的G点区域。我扭动
着屁股但却无法躲开她的手指。很快我的淫水就从撑开的阴道口里
毫无阻碍的流了出来。我也感觉自己即将要爆发G点高潮了。

  悠舞拿出手指,用手电照着仔细的看着我发情的阴道里面,说
道:「不错嘛,你的G点区域兴奋起来还是这么明显。」

  「啊~~啊~~小舞。。你。。你要干嘛?」我很紧张,我看到
她拿过金属环,这个金属环不是封闭的一个圆环,有一个开口,两
端是两个金属小球。她拿过一个粗短的针。。。

  「你。。。你干嘛?你要干嘛?」不管我怎么问,悠舞都没有
回答我。

  「啊!!!!!!」疼!钻心的疼。随后我感觉我的阴道和尿
道都流出了一点血,然后冰冷坚硬的金属环从我阴道G点的位置穿
过刚刚被刺穿的孔洞,一头从尿道里伸了出来。金属环头上的圆球
穿过阴道进入尿道的过程让我的疼痛进一步加剧,疼的我混身哆嗦。

  「乖~我的安吉。让我来帮你止疼。」悠舞一边说一边拿出一
个喷剂,在我G点的位置喷了喷,果然瞬间冰冰凉凉的就不那么疼
了,然后她把喷剂接上一个细长的喷嘴,抽出插在我尿道里的金属
棒。

  在抽出金属棒之前,悠舞先用另一根电极金属棒电了我阴蒂一
下。一股电流瞬间贯穿整个阴蒂海绵体,让我感觉我的阴蒂整个膨
胀起来,联通里面的部分好像要爆开了一样。同时膀胱和子宫都开
始了剧烈的收缩和阵痛。

  悠舞拿开了按在我阴蒂上的金属棒,同时也拔出了我尿道里的
那根。可早就被憋到极限的我却尿不出来。膀胱在收缩,膀胱括约
肌完全不听使唤,失禁的尿液是一股一股进入尿道的,却被穿过G
点进入尿道的金属环的大珠子给顶住了。

  我想这个金属环尿道里这一端的金属球一定把我的尿道整个撑
满了,所以好像一个尿道塞一样让我的尿液出不去。尿道感觉到胀
痛,而且这个胀痛在加剧。因为膀胱里还有尿液在不断漏出到尿道
里。

  悠舞把接好细长喷嘴的喷剂插入了我的尿道,顶在金属球的位
置喷了几下,尿道里的伤口也变得不那么疼了,但是尿道的胀痛感
和那种酸麻的感觉更强烈了。

  「安吉,给你喷的这个是让你的伤口快速癒合的,最晚明天早
上,这个环就跟你的肉长在一起了。这个环两头有球体,你应该是
拿不下来的了。你阴道里G点的位置这下就一目了然了,以后刺激
起来会很容易,而且这个环也会时时刻刻的刺激你的G点。就好像
有一个手指始终用力压在你的G点上一样。尿道里的部分才是关键。
那个球等会我会启动它,只要遇水就会让你G点上的球体放电,同
时它也将永远堵死你的尿道。刚才是你最后一次尿尿了,以后再也
不用担心会失禁了。」悠舞开心的说道。

  「嗯~~啊~~你~~你要弄死我?」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刚才的
电击让我现在还感觉自己的整个阴蒂从阴蒂头到整个海绵体都火辣
辣的,还是有一种随时爆开的感觉,阴蒂头感觉已经胀的好像被挤
压到极限的闷头一样,随时要爆开,里面有一股力量要冲出来。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估计很快你的膀胱和尿道就会爆开了,八
成会弄死你。不过我怎么捨得你死呢?你曾经那么爱我~~今天晚上
的时间还很长,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悠舞还是一副开开心
心的样子。

  曾经我是那么喜欢看她开心的样子,为了她开心我心甘情愿的
去做她想要我做的任何事。可现在看到她的样子,我只有憎恶。我
觉得她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好丑,好噁心。

  「呸」我冲着她的脸吐了一口唾沫。

  她快速闪开了,还是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悠舞刚才的这个动作很灵敏,而悠舞不
可能做出这么敏捷的动作。。。

  这个悠舞虽然说话的声音和长相身材怎么看都是悠舞,但直觉
告诉我她可能是个假的,想到孔雀通过人皮面具易容孙露的手段。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悠舞一定是孔雀手下的人妖假扮的,可是她搞
这一出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现在的身体穿环么?完全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啊?一定有
其它的目的。这个目的一定是和调教凌辱我无关的。我瞪着眼前的
悠舞陷入了沉思。快速的思考让我暂时忘记了来自身体的痛苦。

  「安吉?你在想什么?你的眼神变的不一样了呢~」悠舞笑着
说道。

  「你是谁?」我大声问道。

  悠舞突然楞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并没有回答我,我认为这
就是回答。她是假的!

  悠舞拿过一瓶500ml的矿泉水,拿出利尿剂,放了很多很多进
去,多到水的颜色都变的很浑浊了。

  然后她捏住我的鼻子,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把一瓶水给我灌
了进去。然后把瓶子一扔。抽出我阴道里的扩阴器,一句话不说的
直接转身上楼睡觉去了。

  这瓶水喝下去大概5分钟,我就感觉我的膀胱要炸了,我原本
就被胀到极限的尿道里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尿液了。这时候我感觉
阴道里刚穿的金属环震动了一下,好像启动了。

  随后我就感觉尿道里的珠子在变大,把尿道堵的更死了。阴
道里G点位置的那个珠子开始放电,整个金属环开始震动。我穿着
高跟鞋的脚只能勉强够到地面,双手在上面被吊的笔直,双腿反覆
夹蹭着,但依然无法阻止G点高潮的爆发和尿道里越来越接近极限
的胀痛。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这样我会炸的!!!
你下来!!你到底是谁?你给我下来!!!」我对着楼上大喊。可
却没有任何回音。

  高潮又来了,尿道已经疼到我浑身出虚汗了,膀胱更是把我原
本平坦的小腹撑起一个很大鼓包,我低头都能清楚看到我膀胱的形
状。用不了多久,我想它就要破了。不知道是我的尿道先胀破还是
膀胱先胀破。破了,我是不是就死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控制屁眼儿的括约肌了,灌在肠道里的白醋早
就让我的肠道痉挛,我是一直强忍着才没有喷出来。现在我忍不住
了,我也不想忍了,既然我的尿道无法排泄,最起码排空肠道也会
多少舒服一点儿。

  可是我发现我好想又着了道,屁眼儿喷泄而出后,我的肠道并
没有舒服多久,很快强烈的腹痛就在整个肠道里蔓延开来。可我已
经没有东西能拉出来了。这种腹痛只有排泄才能缓解,可是我的肠
道空空的,这种酸痛让我开始怀念之前憋着不喷出来时候的状态。

  相比而言,刚才的感觉还更舒服一些,或者说,舒服很多。

  「啊~~啊~~啊!!!!高潮了!!我高潮了!!!我不行
了!!!求求你下来!!!下来好不好?啊!!!!」G点上的持
续放电刺激,金属环的震动。让我的身体在极度难受的情况下依然
保持着不断的高潮,再高潮。我的膀胱真的要炸了,真的炸了。尿
道好像已经被憋到撕裂了。我开始渴望悠舞下来,不管她到底是不
是悠舞。我不想被尿憋死,这样的死法太羞耻了。我不能接受自己
这样死去。

  可是我又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求求你,我求求你了。真的不行了,真的!是真的!你下来
啊!不要,我不要!啊!!!!!!来了!!来了!!!我要炸了
炸了!!!!啊!!!!来了!!!」我已经开始歇斯底里了,但
楼上依然没有任何声响。好像家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一样。

  伴随着又一次高潮的爆发。小腹突然传来无法忍受的剧痛,尿
道也传来了炸裂般的疼痛,我感觉我整个下身都爆炸了一样。眼前
一黑。。。

  死,并不是一种解脱。。。

================================================

  睁开眼,周围洁白一片。

  这是哪儿?

  天堂么?

  感受了一下我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我想我可能是死了吧。。。

  我试着活动身体,发现动不了,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被大字型
绑在一张床上,洁白的床单,柔软的床垫,倒是很舒服。既然被绑着。
我想我没有死,如果连死了都要被绑着接受凌辱。那我是得多惨?

  可我明明感觉自己的膀胱和尿道破裂了呀?那是真真切切的感
觉。我收缩了一下我的尿道,她还在,能感觉到里面的金属圆球。我
有些想不明白。

  「安吉!安吉你醒了,吓死我了!呜呜呜!」旁边的门打开,韩
玲走进来看到我醒了情绪十分激动。她跑过来,但却被脖子上的项圈
拉住了,她努力的伸手过来,也只能勉强够到我的脚趾。她的脸因为
项圈被身后的铁链拽着,让她呼吸困难,脸憋的通红,但她依然努力
的想伸手触摸我。但只能勉强触摸到我被固定在床脚的脚趾。

  「韩玲!」被孔雀抓来后,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她脖子上的项
圈连着一根铁链,在铁链的另一端,一个男人用力的拉着铁链。不让
她进一步靠近我,吴鹏!这个禽兽!

  吴鹏狠狠的一用力,韩玲被他一下拽了回去。吴鹏拖着韩玲把她
的项圈固定在了墙上,固定的高度很折磨人。韩玲只能贴着墙半蹲着,
很难受的姿势。蹲不下去,也站不起来。

  「自己摸,我要看你一直把自己控制在高潮临界点上,否则你就
回到自己的笼子里去。别想再看到她。」吴鹏恶狠狠的说道。

  「我摸,我摸,我现在就摸!」韩玲好像很怕他,比之前更怕的
样子。她在这样半蹲的状态下,努力张开双腿,她的阴唇上湿乎乎的
显然一直处于发情的状态,她的阴蒂明显大了很多。这个距离看过去
都能清晰的看到哪个勃起的红彤彤的肉芽。韩玲的手摸上阴蒂的瞬间
浑身哆嗦了一下,一股淫水从她的阴道里流了出来。

  「孔雀现在正以你的身份在银行办理业务,很大一笔钱哦」吴鹏
说道。

  「什么?」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很不好的预感。

  「从你被抓进来的那一天开始,孔雀就开始以你的身份处理组织
里的事情。开始布局她的计划,就是要你这个组织里所有的女人最终
都变成永世不能翻身的性奴。同时她还在以你的身份跟你的爸爸妈妈
联繫。明确的告诉他们,你对活着毫无兴趣。你的爸爸妈妈当然吓坏
了,他们以为他们的宝贝女儿已经没事儿了。你说你活下去的唯一形
式就是把自己的身体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这需要很大很大一笔钱。」

  「这种鬼话谁会信?当我爸妈是傻的?!」我气愤的说道。

  「对啊,当然不信了,谁会相信,而且不光不信,他们甚至怀疑
跟他们视频通话的安吉是一个假安吉。他们才不信他们的女儿会做出
这样荒唐的事情呢!」吴鹏笑着说道。

  「嗯~~嗯~~啊~~」韩玲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吴鹏回头看了一
眼,笑着说:「状态不错,保持住,你要是高潮了或者让自己快感从
目前的状态掉下去了。我马上把你关回自己的笼子,今天晚上你就别
想睡在这张床上。」

  「你妈妈当时就说要马上过来,孔雀假扮的安吉就说不需要,自
己只要钱,改造自己的身体。妈妈要是来,就马上死。孔雀的演技真
的是可以。我在对面看着都能感觉到,她真的好入戏啊。」吴鹏继续
说道。

  「我妈这就信了?就给钱了?不可能!放我出去的那一天,还有
那个悠舞,一定也是假的,这一天一定发生了什么其它的事情!」我
说道。

  「聪明,你妈当然不信。但是孔雀的表现又让她半信半疑。所以
她偷偷过来了,还带了些人手。她要知道你到底怎么了?这一切当然
都在孔雀的计划之中。她易容成你,虽然不是没有破绽,不过你妈只
是暗中观察,倒是也很难发现那些近距离才能发现的问题。她找了一
个身材和悠舞差不多的人妖手下,易容成悠舞,就生活在你家,在你
妈的暗中观察下,每天过着性奴的生活。同时不断的跟她联繫,说要
钱来改造自己,不然真的就不想活了,安吉只想以自己想要的样子活
下去。还在你妈妈的偷窥下,在家里上演了几次自杀戏码,都被假悠
舞救了下来。她不断的安慰假安吉说你妈妈一定会很快把钱给你,让
你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一定要再坚持一下等等。你回家的那一天,
孔雀假扮的你和假悠舞一起离开家,并在路上成功甩开了你妈妈的跟
蹤。然后当你妈妈再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悠舞扶着被折磨的路都
走不利索的你回家了。也是在这一天,你妈妈偷偷装在家里的监控声
音坏了。这一天你妈妈看到了你和假悠舞的所有画面,却没有听到声
音。在你被吊在客厅憋爆自己的过程中,假悠舞一直在房间里哭泣。
并且她还给你妈妈打了个电话,哭求她把钱给你。要不你真的自己要
把自己玩儿死,即便她不配合你自己一样会把自己玩儿死。」吴鹏一
口气说了一堆。

  我瞪着他,没有说话。心里有些乱。

  「这中间还有一个细节,就是你真空出去自己买调教物品,这个
过程你妈妈可是距离你很近的,她不敢露面,她就一直跟着你,看着
你一家一家的成人用品商店里去买这些器物。而且她是知道你真空出
来的。她是看到了家里监控画面的,她也看到了你从床上跳起来,推
倒悠舞,不顾她的劝阻,脱光衣服穿上风衣,自己出来买东西,她也
看到了你走之后悠舞痛苦伤心的哭泣~哈哈哈哈,这一齣戏是不是还
挺有意思的?」吴鹏大笑着说道。

  「不过你妈妈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她要确认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女
儿。她还是不信,于是你休克在客厅的时候,她还是回家了。你的膀
胱没有爆掉。金属环上尿道里的珠子在你尿道和膀胱达到破裂临界点
的极限值后,会放电刺激尿道壁和膀胱。让你清晰感受到膀胱和尿道
真的破了,这样的生理刺激足以让你休克。然后珠子会缩小,你憋到
极限的骚尿液会排出来,不过不是很顺畅罢了。悠舞跟你妈妈打完电
话后让她来家里,你妈妈进屋的时候你已经休克了。尿流的满地都是。
狼狈及了。悠舞跟你妈妈一起送你去的医院。在医院里给你验血的时
候你妈妈留了个心眼,她顺便验了DNA。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只要肯
花钱,结果出来的是很快的,你妈妈拿到结果的时候,确定了这段时
间颠覆她认识的女人真的就是你——安吉!可是她拿着结果跑回病房
的时候,却只看到了悠舞,悠舞告诉你妈妈,安吉在抽完血之后就醒
了。她也知道妈妈来了。她不想见妈妈,就跑了,没有做后面的任何
检查,她只要悠舞转告妈妈,明天上午十点,给她钱让她开始新的人
生。或者就等着她的死讯吧,现在的身体,安吉是一天都不想要了,
从她要悠舞憋爆自己膀胱尿道的行为就足见安吉的决心。于是,今天
上午。孔雀以安吉的身份。得到了这笔钱。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
孔雀只是说,足够把你组织里所有的女人都改造一遍的。她的计划很
快就可以实现了。」吴鹏终于说完了。孔雀,亏我当你是姐妹,居然
这样算计我。

  这个女人到底诈了我家里多少钱?

  「啊~~啊~~」韩玲的呻吟声大乱了我的思绪。

  「行了,表现的不错,一直到明天早上,你都可以睡在这张床上。
好好陪你的安吉吧,注意不要让她尿急哦,她现在每次尿尿可是要命
的。」吴鹏说完过去解开韩玲固定在墙上的项圈。然后锁上门就离开
了。

  韩玲快速的爬上我的床,她试图去解开我的束缚,但失败了,手
脚上的皮铐都是密码锁,根本解不开。她只能趴在我是身边,只知道
哭。

  「哭什么?命在,就能翻身。你不会真的又被那个吴鹏征服了吧?」
我平静的说道。我知道现在不能乱,越冷静,自救的办法就越快被想
出来。

  「没有,不可能的,他只能控制我的身体,他不可能控制我的精
神,我只是没有办法而屈从罢了,安吉,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看到
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韩玲说道。

  「自救,我有办法,你抱抱我。我需要温暖。很快,她们这些恶
魔就会得到应有的报应,只要我的脑子还清醒,就一定有办法。」我
自信的说道。

  「嗯,我信你。」韩玲看着我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说道。

  这是这段时间来我睡的最好的一个晚上,因为韩玲一直抱着我。
她的身子很软,热乎乎的。

  夜很长,夜很黑,夜很静。。。

  但太阳早晚要出来的。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