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博物馆2】之校园风云 ❤ 第19-21章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部:白马博物馆之我的妻子苏吟雪(共20章)  

【白马博物馆1】我的妻子苏吟雪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第二部:白马博物馆之校园风云
作者:bloodsun
首发:2020.9.16  春满四合院(暂时只在这里发)
其他章节: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2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page%3D2#pid1394696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3-4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 5 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6-7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8-10章  链接:https://www.spring4u.info/viewth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1-14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2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5-18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为答谢广大老铁,今日再更新三章!
—————————————————————————————————————————————————————-

第19章 示範课程

当陆天宇浑浑噩噩地被卢晓艳她们拉着一起走进初二(1)班的教室时候,首节芭蕾课程已经开讲了,教室后面已经坐满了旁听的老师,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苏吟雪只是低头端坐在讲台位子上,讲课的老师却是郁金香,说是为了让师生们足够重视,副校长亲自带课效果会更好。不过这样对于陆天宇来说反而是好事,他坐在后面的旁听席上视线被讲台阻挡,只能看见妻子的上半身,至少心情还能好受些。

当然了,无论如何他的心情也是平静不了的,因为苏吟雪今天这副装束等会儿只要站起来就会春光外泄。
     
这不,郁金香讲到后面,果然就让苏吟雪站出来示範一些标準动作。为了示範绷脚尖的动作,苏吟雪被要求脱掉鞋子站在讲台上演示,当她站上去的那一刻,现场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滞了——洁白的天鹅裙下,春光无边,绽放的裙摆把肉色连裤袜包裹着的整个下半身衬托得淋漓尽致。

按照专业的说法,芭蕾舞演员穿紧身裤袜时里面是不允许穿打底裤的,苏吟雪这种穿法本来也是符合规矩的,只是偏偏她今天的这身天鹅裙不是那种连体式带底裤的,又是超薄的肉色裤袜,所以当她一站到讲台上,乍一看就是未穿内裤的样子,自然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

而坐在前排的男生,比如石小军、张胖子等更是看得目眩神迷、口水狂吞,因为小教室不比阶梯教室,近距离观看,能清楚地看见神秘部位那高高隆起的阴埠形状。当郁金香要求她演示单腿劈叉动作时,苏吟雪一边皱眉感受着下面一道道灼热的目光,一边咬着嘴唇将一条长腿举过头顶,于是整个裙底都毫无保留地展示在众人眼前了。

终于,原本还带着一丝倔强的美眸里漫起一层水雾,这哪里是在上课,苏吟雪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召开「个人屄展」!只不过展台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其他人都是来观摩的。

可即便是这样,郁金香似乎还是不能放过她,继续下着各种指令,让她摆出各种羞耻的造型。于是,双腿反覆地开合之下,花唇被迫打开和关闭,贴身的丝袜慢慢陷进花唇中,在裤袜的裆部形成一道羞人的凹痕。更要命的是,勒进私处的丝质面料不断摩擦秘肉,敏感的阴蒂很快就硬了,神圣的秘处被勾勒出了清晰的形状。

此时,苏吟雪清晰地感觉到阴道里有液体溢出来了,在紧贴私处的裤袜上印出了一道湿痕,情急之下只得向郁金香投去求饶的目光,却见对方脸上明显带着轻蔑的嘲讽,这令她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对方和那个蒙面男人第一次羞辱她的情景,当时她被羞辱至尿崩的时候,对方也是这个表情。

「够了吧!」苏吟雪终是忍无可忍了,愤怒地瞪了郁金香一眼,小声地抗议道,随即迅速放下那只举在空中的丝袜脚,仓促地跳下讲台。

也许是她刚才消耗了较多的体力,一只脚刚踩进高跟鞋里便一个踉跄向后方跌倒,眼看着她的后脑即将着地时,郁金香才从身后把她托住,慢慢把她扶起,这时她看到郁金香正一脸坏笑地看着她的裆部——此时她只有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踮着地,而整个人以仰躺的姿势被郁金香从后面托着肩部向上扶起,为了保持平衡,她的另一只丝袜裸足高高翘起在空中,因为她都能够清楚地看见自己裙下的状况,那些坐在前排的学生就更不用说了,都睁大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的裙底,在教室明亮的灯光下,包裹着紧緻丝袜的私处被一览无遗,那道湿痕也是格外醒目!

「你那里湿了哦,大家都看见啦!」郁金香乘机凑在她耳边轻笑道。

「啊!」苏吟雪惊叫一声,条件反射般的猛地从郁金香怀里弹起,慌乱地穿好鞋子。

此时,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十分暧昧。在场的男人,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是一脸震惊和兴奋地看着她。而现场的那些未谙世事的女学生都用手掩着嘴,瞪大眼睛看着她,在场的几个女教师则一个个红着脸低着头。

终于,她觉察到了教室后排那道熟悉的目光,目光中带着满满的震惊和狐疑,让她心头猛地一颤。「对不起!」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了这三个字,耻辱的泪水瞬间从眼角滑落,她一只手掩面向门外沖了出去。

「哒哒哒哒」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时候,教室里才慢慢恢复过来,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一时间惊叹声、偷笑声、议论声四起,整个课堂一片骚动。

「苏老师今天是怎么回事?不过真的好美!」
「啊!我是不是在做梦,这真的是我们的苏老师吗?」
「哼,看到了吗,你们心目中的女神其实不过是个骚屄…..」
「你才骚呢,我觉得苏老师像是被逼的,她一直都很端庄的」
「喂,这也太夸张了吧!」
「都看到屄缝了,不过真的很美啊,也只有苏老师的才会这样吧!」
「诶?苏老师刚才好像哭了呢!」
「是的,我也看到她哭了,忽然有心痛的感觉…..」
「是啊,感觉苏老师好可怜。」
「那种情况下…..也太难为情了吧!」
「苏老师她不会有事吧,怎么会……」
「是啊,简直不敢相信…….」

「安静——再说一遍,都给我安静下来!」郁金香终于发飙了,「这一个个的,还有点儿上课的样子吗?!芭蕾舞的服装本来就是这样,大惊小怪的,懂不懂什么叫艺术?满脑子陈旧的老观念!身为新时代女教师,为这点事难为情就没资格做老师!」说着,她把威严的目光扫向后面旁听的老师身上,几个女老师当即噤若寒蝉。

郁金香见大家不作声了,便指了指堆在教室前方的一堆衣物,开始向众人发号施令起来。
「好了,在场的无论学生或是老师,现在都到前面来选舞蹈服,前后两个角落我事先布置了支架,只要拉上布帘就是个小更衣室了,女生在前面这儿换衣服,男生到后面……」

「对,从前到后,排好队,男女各一组,大家动作快一点!」

于是,在郁金香的指挥下,教室内的课桌椅被搬到四周靠墙处,中间留下一大片「舞场」,教室前后的两个墙角处分别用布帘临时拉了个简易的「更衣室」,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每人都领了一套芭蕾舞服,在教室前后两个临时布置的简易那里排队换装去了。

郁金香还特别强调穿芭蕾舞服时,无论男女都是不允许穿内衣裤的,让现场很多人都感到惊讶和尴尬。尤其是男生,因为除了不需要穿裙装外同样也是要穿紧身的裤袜的,不穿内裤,直接穿上那种类似白色丝袜材质的东西,那叫一个酸爽——那些未谙世事的小男生明显都产生了生理反应,裆部都拱起了「帐篷」。

当陆天宇换上一套男式的白色芭蕾服出来时,教室里已经整齐地站了两大排穿着芭蕾舞服的男女学生,教室后面还有几个男女老师,也都穿上了芭蕾舞服。

其实,陆天宇之前对芭蕾舞并没有多少清晰认识,对穿上舞蹈服的女生感觉还好,确实挺美的,可就是总感觉男生们都怪怪的,一个个跟参加蘑菇展览似地,下身爆着一大坨在众人面前晃来晃去,真膈应人哪!直到自己也穿上了芭蕾舞服装,才明白原来搞芭蕾舞的,不管男孩女孩都要求无内穿裤袜,尤其是几个身体成熟的男女老师,他们互相尴尬地看着对方,眼睛都不敢直视,现场的女人们一个个都涨红了脸,场面着实比较尴尬。

女款的服装相对还好,因为裙装是连体式带裆的,这样虽然不穿内裤直接穿着白色的裤袜,但只要一穿上裙装,就相当于在裤袜外面又穿了一件白内裤。如果之前苏吟雪也是穿这样来上课的话也就不至于太尴尬了,当然,别人自然不知道那是为苏吟雪专门定製的款式。

男款的芭蕾服就尴尬了,虽然也是标準的芭蕾舞服,但是下半身就只有一条单薄的裤袜,所以,即使不去看那鼓着的性徵,光是看裆部那透出的那一片黑色森林,就够辣眼睛的了!
   
十几分钟后,大家都换好了,所有人都穿上了专门的芭蕾舞服站在教室中央,此时教室里的气氛显得特别诡异,也许是因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芭蕾舞蹈课,更是第一次见熟识的同学们或是同事们穿上这种异常性感的装扮,所以大家都显得有些拘谨,男女生自然分两边站,而且都排得整整齐齐的,多数人眼睛里带着羞怯的神色,也不敢到处乱看。

到是便宜了班里几个平时就流里流气的坏男生,一个个都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那些漂亮的女学生或女老师身上乱看,尤其是卢晓艳和陈洁,她们两个就像是两朵盛开的白玫瑰,在花丛中特别显眼,那些男生的目光早就将她们从头到脚浑身上下狠狠地扫描过了,就差没有透视了。

郁金香笔直地站在讲台前,目光扫视着众人,显然是看出了其中尴尬的气氛,嘲讽地撇了撇嘴。只见她不知从哪找了块瑜伽垫放在她身前的地上,然后弯腰伸手「刷拉」两下乾净利索地拉下靴子的拉链,再迅速地脱掉了靴子赤足站在瑜伽垫上。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才不由集中到郁金香身上来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本就穿着单薄的她竟然还在继续脱她身上的连衣裙。

直到郁金香将身上的黑色连衣裙全部除去后,众人才发现原来她早就有备而来——原来连衣裙里面是一件性感的黑色芭蕾舞紧身裙,除了裙装的颜色不同之外,其他部分几乎与苏吟雪的那件款式完全一致,就连裤袜也是那种性感的肉色半透明丝袜样式,不用问,这套衣服显然也是出自博物馆。

郁金香挺了挺胸,正色道:「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连学个芭蕾都能产生心理障碍,能不能心态阳光些,女孩们敢不敢勇敢地抬起头看看对面的男生?男孩子能不能主动去牵一下女孩子的手,大大方方地夸讚一下对方的美丽?我们现在就当自己是专业的芭蕾舞演员,首先要克服各种心理的难关…….」

郁金香那充满蛊惑的声音在教室里迴蕩,陆天宇大约能猜到她想干什么,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儿,自从妻子奔溃而去他就一直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

第20章 圈套

此时,在学校最后面的一栋房子里,苏吟雪神色複杂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女,双手护在胸前,一身极致性感的白天鹅装束让她显得高贵而又淫邪,是的,这世上也唯独只有她能把淫邪硬生生演绎出高贵的气质了。

「我不干了!说好了不能违背我的意愿……现在,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苏吟雪有些恼怒地冲着那两个少女喝道,终于恢复了一丝身为人师的强势。

「苏老师,目前是由小玲代表博物馆方行使对您身体的租用权,如有疑义您可与她协商,我这会儿还要参与检查,先失陪一下啦。」说完,其中一个身着护士服的少女起身走向门口。

「小花,这可是金香姐给你安排的命令,妳倒好……」顾小玲话才说到一半小花却早已经走得无影无蹤了,只能摇了摇头看向苏吟雪,「苏老师,在甲方租用乙方期间,甲方有权控制乙方的身体,甚至要求乙方裸体,这些可是都是事先约定好的,何况现在已经充分考虑了您的面子了哦!」

「可契约书中也有约定,不得违背我的个人意愿,强迫……」苏吟雪刚想辩驳,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小玲给打断了。

「不是啊,穿成这样是谁强迫您了吗?当时郁老师应该是让您自己选择的吧!」小玲露出狡黠的表情,一双狐狸般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的这位班主任老师。

「可是当时……怎么选都是那些下流的东西呀……」苏吟雪有些心虚,眼前这个仿佛能洞穿自己一切的小妖精还是让她颇为忌惮的,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早就学会了怎么玩弄男人,更懂得如何玩弄女人,自己身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可耻的事情哪一件不是这个可恶的小妖精的功劳?但不得不说每次若不是她及时打断石小军对自己的进攻,恐怕自己早就沦为石小军的玩物了吧。在苏吟雪的意识里,被一个女孩玩弄怎么也好过被一个男孩玩弄,所以面对自己的这个女学生,苏吟雪的心情是十分複杂的。

「哪里下流了?是您思想不纯了哦!就算是不愿意穿着贞操带,那也可以选择戴跳蛋啊,那样至少是可以换上那种带底裤的裙装啊。您明明心里很想要,却要假装正经,但是这样裙子里什么都不穿就来上课真的合适吗,难道是想趁机勾引您的那些小男生吗?」

   「你胡说!……」苏吟雪一时气结,回想起昨日郁金香丢给她的三个选择,一是穿「无内」芭蕾服;二是可以穿内裤,但必须在内裤里和胸罩里放置跳蛋;三也是穿无内芭蕾服,同时可穿上贞操带,这样乍一看像是穿了一件丁字裤。本来如果一上来就要她穿成这样来学校,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她之所以愿意签下那个荒谬的身体出租契约,唯一能摆得上檯面的理由就是可以以「违背主观意愿」为由而摘下那件该死的贞操带,所以这第三种选项一上来就被她排除在外了。

而经历了昨日穿着贞操带在课堂里被遥控的险境,苏吟雪自然不敢选择跳蛋,虽然能穿得看起来体面一些,但插着跳蛋去上课这种事,只是想想都让她觉得可耻,而且天知道对方会给自己準备什么样的跳蛋,百般无奈之下才选择了「无内芭蕾服」。

话说回来,这也正是郁金香的高明之处,故意给个选择,这样让苏吟雪潜意识里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一些尊严的,可以自主选择,似乎这样就没有受逼迫了。其实只要她再往深里想一下,坚持必须换有底裤的那种芭蕾服,郁金香的奸计就会不攻自破了,其实那个契约中是注明了不能违背她的主观意愿的,苏吟雪并不知道,这是因为那个叫「馆长」的大人物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于她。

当然了,说郁金香高明,并不是她能猜到苏吟雪会怎么选择,因为无论她怎么选,效果都是一样的——郁金香的目的就是要不断调教她,哪怕只是半推半就地接受调教。

苏吟雪显然不了解,其实她和陆天宇早就已经掉入了别人的圈套。虽然一直以来她都极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底线,但在一次次周密的设计之下,她其实一直都在接受着调教,如果说之前的调教主要是针对她身体的开发,那么现在郁金香针对她採用的则是身心的调教——先是利用她的羞耻心外加滋养牛奶培养她身体的欲望,然后通过她的两个学生一点点摧毁她矜持和高傲的心志,最终一定能把她培育成为一匹出色的白马,这只不过是一个略微複杂点儿的养成类游戏罢了。

只是这次给的时间比较紧,因为「百马大选」就要开幕了,馆长大人又十分重视苏吟雪,所以郁金香必须儘快将一个调教好的苏吟雪带回去。如果换做是一般的女人,早就应该沦陷妥协了,无奈这个苏吟雪过于非凡,哪怕严格来说她现在的身体其实已经不贞了,但是心志坚定的她始终还能保持着最后的底线——至少到目前为止,博物馆中那些觊觎她的男人都还没有得手。

「苏老师,因为暂时是由我行使对您身体的租用权利,我也可以给您一个其他的选择,当然还是需要租用您的身体……如果您愿意的话,平时就可以穿上比较体面的衣服。」顾小玲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什么选择?」苏吟雪微微抬头,美眸里露出狐疑的目光。

「不急,先跟你说个人,唐小婉的儿子张小杰你认识吧,他有个姑姑叫做宁雪,其实妳应该见过她的……」顾小玲不紧不慢地向苏吟雪述说着可以让她穿上体面衣服的另一个选择。
——————————————————————————-

    与此同时,初二(1)班还在继续上着芭蕾舞教学课。郁金香要求每一个男生都找一个女生做舞伴练习,男生们本就一个个尴尬地下体挺立着,都不好意思看女孩了,女孩们也在偷笑,而现场的男老师需要和女老师练,也好不到哪里去。男老师们的下体更加成熟,勃起时的样子就更加夸张了,饶是让那几个早已为人妻的女老师都感到一阵眩晕,一个个羞红了脸不敢直视。

儘管如此,郁金香偏要加强男女间的身体互动,说是要打破「世俗的隔阂」。有一个舞蹈动作,要求男生紧贴在女生身后,还要满怀深情,手搂住前面女生的腰,坚持一会儿。可是,这时男生激凸的下身就免不了会擦枪走火,硬邦邦地紧紧顶在女生仅着丝袜的隐秘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别说是学生,就连见多识广的老师也是难以抵抗的。

舞蹈课程就不得不一次次被尴尬地打断,这种时候,郁金香就会趁机训斥学员们思想不健康,不懂艺术啊什么的,把大家说得无地自容。而这时候,苏吟雪竟然回来了,依旧是一袭洁白的天鹅裙装,性感的肉色丝袜,只不过私密部位却已经有白色的三角底裤遮挡了。她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可偏偏陆天宇又阴差阳错地与卢晓艳配成了一对,她瞥见他胯间的勃起物正顶在卢晓艳挺翘的屁股上,醋意顿生,眼睛里漫起一层水雾。

「吟雪姐……」卢晓艳显然也看见了她,娇羞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慌乱。而现场的很多人自然看不出其中的纠葛,并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的关係。

苏吟雪的到来,却让现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目光中有崇拜、有羡慕也有複杂,她就像坠落人间的仙子,让人生不出一丝的反感和亵渎。

当然,似乎也有例外的,只见郁金香皱了皱眉,不屑地讽刺道:「哼,苏老师妳怎么不穿着长裤来跳芭蕾呢?都是妳带的好头,你看看你们这些学生和老师,脑子里不知整天在想什么,只不过是稍微有些肢体上的接触,都成什么样子了?一帮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

「叮咚」这时郁金香的手机发出了一道简讯提示音,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屏幕,是顾小玲发来的简讯,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她同意了」

「看来大家必须要补一补性教育课,免得大家的思想不开化,苏老师您说对吗?」郁金香嘴角微微勾了勾,忽然语气一变,狡黠地看着苏吟雪。

「对….」苏吟雪闻言浑身一颤,气场顿时弱了几分,低着头,眼神中有些挣扎。

这时候应该是课间休息了,第一次看到这种别开生面的课堂,吸引了窗户外面越来越多的学生前来围观议论:「一班的是在上舞蹈课吗,咦?那不是新来的副校长吗?」「好多老师都在呢…..」「她们看起来好漂亮哦!」「我看到苏老师了耶!」「卢老师也在呢」

郁金香如无其事地接着道:「好,既然如此,就从我们初二年级开始,要求所有师生一起上性教育普及课,届时我会带着保健室的老师一起过来,亲自给大家讲解。到时我校将成为国内第一个践行裸体授课的学校!没错,我们就要学习别人好的教学方法,彻底改变大家阴暗的性观念。保健室将组织大家逐渐了解性,剖析性,正视性,希望老师们都能够有勇气投身到裸体授课中来,我决定下周就先从我们初二(1)班开始,苏老师,作为本班的班主任老师,您愿意为教育事业主动献身,成为第一个真人示範教学模特吗?」

话音刚落,已经有好多双眼睛看向低头不语的苏吟雪了,而苏吟雪却呆立原地,显得有些木然。

郁金香见状又从身后摸出一个粉紫色的布条,托在手里慢慢走向苏吟雪,那分明就是昨日大会上当众展示过的那条内裤!

苏吟雪顿时脸色煞白,惊惧的神情在俏脸是一闪而过。

「苏老师,别忘了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骯髒之事哦!之前我就说过,只有内心淫蕩、阴暗的人,才会偷偷做出那种事情,啧啧,妳闻闻——」郁金香故意把那条内裤放到苏吟雪鼻子底下,仿佛有一丝丝淫邪味道散发在空气中。

「咱们美丽的苏老师品行高洁,一定是不懈于这种偷偷摸摸的苟且之事的对不对?内心阳光的妳一定会积极配合性教育课的是吗?」温柔的话语中隐含着一丝威胁。

「是……」苏吟雪根本不敢去看眼前的那块布条,心虚地低着头。

「好的!这位美丽的苏老师答应了,那么我校第一堂裸体授课的老师确定了,她就是苏吟雪——苏老师!」郁金香故意大声宣布道。

「哇……这是真的吗?」

「不是吧,苏老师不可能的吧!」

郁金香不去理会周围的置疑,只是继续盯着苏吟雪问道:「那么苏老师,妳是自愿成为第一位裸体授课的老师的对吗?你会认为这是高尚的教育事业对吗?」

「是的。」苏吟雪此时像是被催眠了一般,早已不会思考了,相较于被大庭广众之下戳破那条内裤的秘密,或许她反而觉得脱光了站在讲台上更有尊严。

「好,可以先放你一星期假做好準备,为了届时不会产生不必要的尴尬,记得要洗澡哦,我替大家谢谢苏老师了!」

「好的。」苏吟雪眼眸低垂,脸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简短的对话却震撼了现场所有人,有那么一会儿教室内外几乎是鸦雀无声,师生们都不敢相信本校的女神苏老师会那么轻易答应这种疯狂的裸体授课要求,大家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裸体授课……这是真的吗?假的吧……」

「脱光了上课吗?不可能的吧,不违法吗?」

「天哪!苏老师竟然答应了呢!」

「好想转到1班去,旁听也好啊」

「好羡慕1班的男生诶,好想看苏女神脱光的样子啊!」

「滚,你都三年级了,三1班的班主任可是男的……」

就这样,郁金香宣布了这个惊天的消息之后就示意大家可以换衣服下课解散了,苏吟雪低着头匆匆离开了教室,一路上感受着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让她加快了逃离的步伐。

「不对!难道这是布的局?…….」陆天宇看着妻子离去的背影,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也顾不得更换衣服,二话不说便向外追了出去。

————2分钟后,苏吟雪的办公室内。——————————————————————————————————-
(此时其他老师都在换衣服,办公室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为什么要答应她?妳糊涂啊!」

「你别那么紧张嘛!只是性教育而已,再说了,也没说一定要脱光的……」

「说这话妳自己信吗?妳平时有多保守我还不知道吗,听我的,妳拒绝就是了!」

「不,你不也老嫌我古板吗,我要趁机锻鍊一下,也是为了教育事业……」

「所以妳就要答应裸体授课——脱光了给别人看吗?!」

「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只是答应了会配合,如果……如果到时候一定要脱光的话,我会拒绝的……」

「总之我不同意!」陆天宇一时气结,打断了妻子的解释,接着便「砰」的一声狠狠把门甩上,但从办公室冲出来之后却又深感焦躁和无奈,他本想和妻子摊牌的,但是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妻子越是在他面前掩饰他就越不忍心伤害她。

苏吟雪呆呆地站在办公室门背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陆天宇朝她发火,颤抖着用后背顶在门板上,绝美的脸颊上有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

第21章 错误的时空

「不行!一定会有办法的,我要逆天改命!」陆天宇此时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握了握拳头,似是打定了主意,果断朝着停车场方向走去。他知道,现在谁都帮不了他。这几天发生的种种迹象表明,敌人可能早已经控制了身边之人,老师、学生、校长、教委甚至警局,就连自己的好兄弟赵凯,似乎都对自己有所隐瞒。所以,他现在只有靠自己想办法了,而此时,他想到的办法是冒险再去一趟那个地方——天机通道。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那就回到过去的某个时段去阻止一些什么,也许这是可以改变一切的唯一办法了。于是,他匆匆驾车离开了学校,向那个地方赶去。

很快他便再次到达了目的地,静谧的林荫道一直通向建筑的入口处,熟悉的场景,依旧是熟悉的神秘建筑,此时却未发现一个人,这里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废弃建筑。不过陆天宇现在心裏面只关心苏吟雪,也顾不得多想,三步并作两步就进入了里面,很快就找到并踏进了那个所谓的天机通道。他不知道这条走廊有着什么样的魔力,上次走过去似乎就可以穿越。这一次他也是小心翼翼地穿越了这条通道,可是这一次感觉有所不同,虽然也感到头脑里短暂眩晕了一下,但是眼前却并没有变黑,而是变成白茫茫一片。

陆天宇心里暗道不好,因为顾小玲曾和他说过一些天机通道的秘密:穿越之前是应该先进入旁边的控制室预先设定好时空才行的,上次应该是赵凯提前设定好了他才能回到想要的时间的,但是这次他没有设定时间和目的地。而根据顾小玲的说法,如果是返回到过去的时空,穿越的时候眼前的景物是一片漆黑的,现在却是一片白色,想到之前顾小玲对他透露的信息,难道这次是穿越到未来去了?

没等他多想,眼前景物一晃,恍惚中陆天宇发现自己已经坐在教室后面的一个座位上了。他看着座无虚席的教室心头大骇:「真的穿越了!这次怎么会到了这里?」

这时一道性感至极的身影走进教室,依旧是那身洁白的芭蕾裙装,将她那完美的线条和出尘的气质衬托地淋漓尽致,没错,还是那个班级,进来的老师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苏吟雪!还好此次她的下身是穿了白色内裤的,只是腿上似乎没有丝袜。她的目光不经意间从他的位子上扫过时,身体停顿了一下,眼圈微微泛红,但很快便低下了头,闪躲他的目光,然后在第一排挑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陆天宇这才注意到教室前排坐了好几个其他班级的老师,卢晓艳和赵凯赫然都在其中。教室四周笔直地站着几个一脸兇相的魁梧男子,而讲台上站着的那个金髮女子——郁金香正在发飙。

「经过了这么多次集训和排练,你们竟然毫无进展!一个个思想古板得像老头老太,男女完全没有配合,亏某些人还是练过芭蕾的……」说到这儿,郁金香有意停顿了一下,目光有意扫向苏吟雪的位子,然后郑重地宣布道:
「我念到名字的上台来接受体罚,苏吟雪、卢晓艳、顾小玲、石小军、张大杰……还有赵凯,马上上来!」

老师竟然也被叫上去体罚?学生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但谁也不敢吭声。「糟了!如果是到了未来,那岂不是……」陆天宇独自坐在教室最后面的位子上,惊疑地注视着讲台前方,心里开始紧张起来。

讲台前方不知何时摆了一排桌子,被叫上台的男女同学和男女老师共有八个人,各自站在那排桌子的后面。

 「尤其是妳们这些惺惺作态的女生,罚了几次到操场跑圈都没用了,今天我要用更严厉的处罚,看妳们还敢不敢不认真,全部给我趴下去!」

 说着,郁金香过去把几个女人挨个摆成趴下去的姿势,双手支撑在桌子上,要求她们抬起头面对大家,并且要儘可能地翘起屁股,然后示意后排的男生进行体罚。

「连老师的屁股都要被打,这样的话对女孩子太过了吧?」陆天宇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那几个一脸哀羞的女老师和女学生,因为她们都穿着芭蕾裙装,在这个姿势下,从陆天宇的角度只能看到她们高高矗立成圆形的裙摆,仿佛孔雀开屏一般,但是这样的话裙子后面的风光岂不是……?! 站在她们后排的男生们此时都惊呆了。

陆天宇此时才注意到讲台前正好站着4个女人,她们每个人身后正好有一个男生配对,刚好可以让男生们对前排的女生进行「体罚」。

难道体罚不是要打屁股吗?现在这是……?
  
「好,都準备好了,体罚开始!」郁金香一声令下,陆天宇看到站在卢晓艳身后的张大杰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站在顾小玲身后的赵凯开始解开裤子拉下拉链,好像从里面掏出了什么;而站在苏吟雪身后的石小军也不知手上干了什么,但可以看到短裙下的小内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以下!陆天宇见状心头大震,心脏一阵狂跳,一时间竟忘了去阻止。而此时讲台上的动作也引起了班上一阵嘘声。

「不要吵!你们看清楚,不好好练的话,下场就是这样。」郁金香喝道。

男生们已经开始在女人们屁股后面动作了,女生们的裙装本就单薄,只是因为角度关係看不到后面,而丰满的胸部早已经春光外泄了。

顾小玲两眼紧闭,此时看起来也是十分惊恐和不安,似乎在等待着随时降临的体罚。

「老师,这样也太过份了吧!怎么可以让女孩子当众被男老师那个?」底下终于有人勇敢地站出来替受罚的女生表示抗议了。

「好,我准许你们换人,去,石小军和赵老师互换位置……」郁金香皱了皱眉道。

「不行……」苏吟雪露出惊惧的表情,身体也变得僵硬了。

不过下一秒,赵凯已经站在她身后了,并且还下意识挥动了他手中的皮带。

「啪!」的一记清脆的拍打声,苏吟雪浑身猛地一颤,眼睛里顿时涌上了一层水雾,露出了悲愤的表情。
   
「对不起!嫂子……」赵凯盯着眼前耀眼的臀瓣,白色内裤此时已经被褪到膝弯处了,深藏在臀峰间的风景让他看得两眼发直,终究是唤醒了男人内心的欲望,忍不住将皮带一下下地接连拍打过去。许是自己也曾亲身经历过SM调教的缘故,他抽打的力度不轻不重,刚好在皮肤表面留下淡淡的红印,并有意将抽打的部位逐渐从两个臀峰向中间的溪谷中央移动。

「嗯!啊——!」苏吟雪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悲鸣,脑袋拼命向后仰起,娇躯随着拍打声颤动起来,咬着嘴唇一副秀美紧蹙的样子,分不清是痛苦还是什么。

陆天宇此时双拳紧握,脸色已经涨得通红,对妻子的耻辱感同身受的同时却可耻地发现自己胯下那根硕大的阳具早已经坚硬如铁了,所以他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此时张大杰也学赵凯的样子,挥舞着皮带抽打在卢晓艳的屁股上,发出一连串啪啪啪的声音。再望向顾小玲那边,石小军早已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裤子从她身后插入了,也是一阵啪啪啪地响声。

「嗯!……」苏吟雪的声音再次把陆天宇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只见赵凯那家伙拍打几下后开始在她臀部动作起来,他把双手插到苏吟雪屁股两侧,然后往下一拉,只见又一条超薄的性感丝质小内裤被拉了下来,一直拉过了膝盖,连同之前那条内裤,从膝弯处一起落下,套在两脚脚踝上。

陆天宇看到那丝质内裤的裆部中央已经湿了一圈,而苏吟雪此时已是两眼紧闭,小口微张,似乎已经认命,準备承受这一切了,这让他感到十分诧异,内心却又十分火热,一想到妻子的小穴现在已经完全露出了,并且可能会被兄弟插入,胯下的肉棒似乎又硬了几分。

 「这种体罚还远远不够,我倒数三秒,给我加大体罚力度,三、二、一!……」郁金香喝道。
陆天宇如梦初醒,视线转到妻子的脸上,发现她也正望向他,目光里泛着泪光,秀美紧蹙,仰面压抑着,露出了尴尬而羞耻的表情。
 
「噗嗤!」忽然赵凯双手抓着苏吟雪的双臀,腰部往前一挺,猛地将他的阴茎插入了她的体内。

「不要——啊!」苏吟雪再次露出悲愤的表情,但一张嘴却从喉咙里溢出可耻的声音。

「不要啊」陆天宇也在心中大喊,但,已经来不及了,在老师倒数完后,台上的女生们哀叫声四起,而苏吟雪双眼紧闭,牙齿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可耻的声音。

她的身体在震动!苏吟雪已经被身后的凯子顶得一前一后晃动,陆天宇看见赵凯抱着妻子的腰,嘴巴张得大大的,闭着眼睛似乎很是享受。

郁金香从左到右扫视一遍,总算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只见有的女生捂着脸,有的低着头;顾小玲现在看起来也很可爱,小口微张,被插入的瞬间还会张开双眼,媚眼如丝的望着台下。这些女生,几乎都是学校最漂亮的女生和老师了,虽然表情和声音不同,但她们的身体都被肏得一震一震的,撑着的桌子都被干到发出「吱喳」声响。

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下面已经有不少男生解开了裤腰带,掏出肉棒来手淫了;而未谙世事的女生们也都红着脸,默默夹紧了自己的双腿。教室里充斥的淫靡的味道,只有郁金香视若无睹,仿佛她早就司空见惯了一般。

 「喔~嗯……不要啦~」 
「啊!——不行了……」
终于有女生开始沦陷了,发出高亢的叫声。

陆天宇望向苏吟雪,虽然她身后撞击的力道很剧烈,但她还是闭着双眼低着头,死死咬紧了嘴唇,一手紧抓着桌角,一手贴在桌面上四下舞动,似是想要抓住什么。她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陆天宇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快步跑到前面讲台边,径直地走到妻子的桌子边上,这时赵凯似是有所感应,骤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顿时发出一连串「啪、啪、啪、啪」的声音。每一次大力抽送时都和苏吟雪的屁股产生巨大的肉体撞击声,让陆天宇感到头皮发麻。

「呀——!」苏吟雪猛然睁开双眼,檀口一张便发出了悽厉而高亢的长吟,当见到丈夫的一瞬间,愧疚和哀伤同时袭上心头,两行热泪瞬间喷涌而出。陆天宇赶紧上前,握住了妻子那只还在无助舞动的小手,她也抓住了他的手,握得很紧,尤其是每次被插入的同时,都会用力地抓紧他的手。

「吟雪……你怎么!……」

「不要看我!」她睁开双眼,眼眶通红,忍着身后的冲击,一字一句颤抖着道:「求求你…天宇哥……别看我!呜呜……我对不起你——嗯! 」
  
「吟雪……,不要哭,我在这里!」陆天宇紧握着她的小手,一时间心如刀割。

「啊、、——不行,要射了!」赵凯似是受到眼前的刺激,一声低吼,突然地开始拼命地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在他的冲刺下毫无间断,每一下都像在刺痛人心那样剧烈。

「呀——不行!……混蛋!……」苏吟雪一手紧紧捂着嘴巴,从手中发出呜咽的声音。她握着丈夫的手,感受着阴道里赵凯的冲刺,内心更加地煎熬,明明理智想要拼命逃离身后的攻击,但偏偏这个时候阴道内壁被激活的敏感嫩肉剧烈地收缩起来,仿佛要拼命咬住那根冲刺肆虐的肉棒,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地迎合着身后的男人。

「不行!天宇不要看!……呜呜」高贵的人妻终于崩溃了,羞愧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这时身后的赵凯见状适时地最后大力一顶,腹部紧紧顶着她的屁股,然后腹部死死地贴着与她一起抽搐着。

「啊——」苏吟雪最后发出一道悽厉的悲鸣,一股阴精从下体猛地泄出,身体禁不住抽搐起来,竟是同时到达了高潮!

她,被内射了?还是被赵凯?!陆天宇看得血脉喷张,却又醋意横生,握着她的手变得冰凉。而此时她秀目紧闭,娇躯仍在颤抖抽搐着,依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吟雪……」他想发怒,想报仇,但是眼前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和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想哭,想高喊,张嘴却发现似乎嘴巴被什么堵住了,只觉得胸口一阵翻涌,喉咙口一甜,然后竟是一口鲜血从嘴里溢了出来!他的眼神忽然变得空洞起来,仿佛灵魂忽然被掏空一般,整个人向后直直地倒去………

「天宇!你终于醒了!……呜呜,对不起……如果你死了,我也绝不独活!」当陆天宇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妻子苏吟雪坐在床边与他十指相扣,早已是泣不成声。

「我在哪儿……现在是几点?今天是几月几号?」陆天宇看了看一脸悽苦的妻子,猛地从床上坐起,问出两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

「天宇,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呜呜呜……」苏吟雪以为丈夫是受不了打击才会变得一副精神失常的样子,只是短暂地楞了一下便又忍不住哭泣起来。

「别哭,吟雪……我出去一趟,总之我会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妳在家等着我!」陆天宇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现在能够穿越到错误的未来时空,那就说明自己也有机会回到过去,那就一定有办法改变历史,换自己一个清清白白的妻子,于是他迅速跳下床,向外面沖了出去。

不过这次他决定先去趟警局,他需要取回他的配枪,并且有些问题他想亲自找陈局当面问问。

当他来到警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办公室还是原样子,只是办公楼里出现了不少新面孔,不知怎的,他感觉那些人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敌意,他去了趟局长办公室,但是陈局也不知去了哪里。

无奈之下,他只好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无力地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仔细端详着一个乳白色的玻璃瓶若有所思,那是卢晓艳从博物馆偷出来给他的一瓶牛奶样品。因为最近往复奔波的辛劳,让他感到疲惫和焦躁,回味着在那个地方卢晓艳给他喝过的这个东西,他下意识打开了瓶子。

「咕嘟咕嘟」这是陆天宇迄今为止喝过的最解渴的牛奶了,他虽有些怀疑,但并没有感到不妥,因为他相信卢晓艳不会害他。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