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第十章 一场虚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夜海辰星
2021/03/2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4902字

              第十章 一场虚惊

  就在这时,浴室裏的水声停了,我急忙将手机放回原处,然后轻步溜出了房
间。

  夜深,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就算赵斐和妈妈一直保持联係,可为什麽他们的关係会在近两周进展神速呢?
难道正是由于我离间了妈妈和李凯,才给了赵斐乘虚而入的机会?赵斐这个无耻
之徒到底哪裏吸引了妈妈呢?

  每日嘘寒问暖,时常交口称赞,无尽的新鲜话题,幽默的聊天方式,有哪个
女人会不为所动?此外,他还有一项最为突出的优点。

  记得上高一的时候,我放学后偶然经过老师办公室门口,听见个十多岁
的女老师在议论某班的一个男学生。其中一个老师说那男生不但长相精致,而且
举止文雅,是学校少有的帅哥,另一个老师更是激动不已,说发现班裏有不少女
生喜欢那男生,还建议另一个没注意到那男生的老师,在上课时可以点那男生起
来发言,便于看个仔细。那次之后,我才意识到,无论是中年女人还是少女,都
对相貌英俊的男人尤为青睐。如此说来,妈妈岂不是极有可能答应和赵斐约会?

  我是怎麽了?以往若听说妈妈和自己的学长约会,自己是断然不信的,可如
今为什麽竟没有了对妈妈深信不疑的底气呢?

  唉,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捏造了李凯追求女生的过程,让妈妈难过,又
怎会让赵斐有机可乘呢?我又想起赵斐曾和同学说过,他衹是想尝试尝试和熟女
谈情说爱的滋味,倘若妈妈当真和他谈起了恋爱,我在他的面前岂不是再也抬不
起头了?

  绚丽的夕阳下,远处的靠背椅上坐着一对男女,男生年轻帅气,美妇成熟丰
满。男生犹豫了许久,终于将手缓缓搭在了美妇的肩膀上,美妇羞涩地低下了头,
缓缓靠在了男生的怀裏。忽然,男生在美妇的脸上亲了一口,美妇白皙的脸颊随
即泛起了红晕。见男生还在得意,又羞又怒的美妇捶打起了男生的胸脯。男生双
手齐上,将美妇搂得更紧了,可美妇却在微微挣扎。终于,怀中丰满娇躯的扭动
令男生再难忍受,他抬起了美妇的头,吻向了美妇的唇。刚开始美妇还有略微抗
拒,渐渐地美妇闭上了眼睛,张嘴回应。就在两条湿滑舌头交缠的瞬间,定睛一
看,男生是赵斐,而美妇正是妈妈……剎那之间,下身涌射的热流接二连、四
处飞溅。

  思潮已经远去,慾望逐渐平息,我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天花。为什麽会产
生妈妈和赵斐打情骂俏的幻想呢?为什麽在幻想的过程中,自己的手会不由自主
呢?

  幻想之初本是心如刀绞,可偏偏越是痛苦又越会去想,越想就越觉得刺激,
直至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正如上次瞧见李凯猥亵妈妈的乳房那样,自己本是恼羞
成怒,却不料下体的快感越来越令自己难以自拔。为什麽会这样呢?倘若幻想变
成了现实,我岂不会因一时快感而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吗?

  不,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必须将一切诱发的因素扼杀在摇
篮裏。然而依照现在的情形,妈妈似乎已经答应了赵斐的约会,我还能以什麽方
式告诫妈妈呢?想到这,我真是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

  隔天,妈妈整天都很少拿起手机,晚上十点也不见有电话打来。

  难道他们昨晚已经约好了时间和地点,今天不联係是为了防止事情败露?

  还好妈妈今晚并没有在主卧的浴室洗澡,这为我偷看提供了充裕的时间。待
水声响起,我立刻拿到妈妈的手机,点进了赵斐的对话。

  赵斐【睡了吗?】

  妈妈【準备睡了,妳怎麽还没睡?】

  赵斐【睡不着!】

  妈妈【有什麽心事吗?】

  赵斐【有,但是又不能和别人说。】

  妈妈【妳可以告诉我呀】

  赵斐【真的可以吗?】

  妈妈【当然可以啊】

  赵斐【也对,在我眼裏,妳又不是别人。】

  妈妈【好啦,快说吧!】

  赵斐【就是太想妳了】

  妈妈【想我?】

  赵斐【对啊,想妳想得睡不着。】

  妈妈【(白眼)想我什麽】

  赵斐【想妳的样子,想妳的声音。】

  妈妈【别闹了,我可是能做妳妈妈的人了】

  赵斐【那也阻止不了我想妳啊!】

  妈妈【妳是把我当成了妳妈妈呢(偷笑)】

  赵斐【当然不是对妈妈的那种想唸】

  妈妈【别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赵斐【下周能约妳看电影吗?】

  妈妈【妳不用上课吗?】

  赵斐【现在课程很少,有些不重要的课我都可以不用上的!】

  妈妈【那也不行啊!】

  赵斐【那小云不在家的周末总可以吧?】

  妈妈【为什麽想和我这个年纪的女人约会呢?】

  赵斐【我想约的不是妳这个年纪的,而是衹有妳!】

  妈妈【可我毕竟比妳大了二十多岁啊】

  赵斐【那又怎样,喜欢一个人又怎麽会在意年龄呢?】

  妈妈【妳这是恋母情结吧?】

  赵斐【怎麽可能,我又不缺母爱,再说了,我对自己的妈妈可没有这种感觉
哦!】

  妈妈【会不会是妳小时候太依赖妈妈了,所以长大了想找一个像妈妈那样能
照顾妳的女朋友】

  赵斐【不知道,也许是吧!】

  妈妈【所以说啊!妳要找的是一个可以照顾妳的同龄女朋友,而不是我】

  赵斐【我之前也谈过女朋友,但从来没有过像对妳那样的感觉。】

  妈妈【什麽感觉?】

  赵斐【心动,从没有过的心动】

  妈妈【怎麽会呢?中年女人哪有年轻的姑娘有吸引力】

  赵斐【谁说的!成熟女人的韵味就是身边同龄女孩无法取代的!】

  妈妈【妳经常和成熟的女人约会吗?】

  赵斐【从来没有,衹是见到妳之后才有的这种想法。】

  妈妈【妳现在衹是好奇,等妳见到之后肯定会后悔的】

  赵斐【怎麽会呢?吸引我的又不衹是妳的外貌,还有妳的声音,妳的温柔,
妳的善良。】

  妈妈【成熟的女人有可能会把妳当成儿子哦!】

  赵斐【有这麽漂亮的妈妈也不错哈!】

  赵斐【开玩笑啦!就算妳当我是儿子,我也不会把妳当成妈妈的,我衹会做
妳可以依靠的男人。】

  妈妈【妳还是学生,而我又有家庭,妳不该把精力放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上】

  赵斐【这个我知道,衹是想到妳我就很难克制。】

  妈妈【男孩子在妳这个年龄可能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这我明白,衹是等
妳成熟以后就会发觉现在的想法是有多麽幼稚】

  赵斐【所以呢?】

  妈妈【所以妳现在应该多看看书,多参加点活动找一个同龄的女朋友,把妳
的生活充实起来,就不会胡思乱想啦!】

  赵斐【妳不想理我了?】

  妈妈【没有啊】

  赵斐【好吧!】

  妈妈【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赵斐【嗯,晚安!】

  妈妈【晚安】

  虽说赵斐的意图在我意料之中,但妈妈婉拒的方式却是我意料之外的。作为
长辈,妈妈考虑到赵斐的自尊,没有直接拒绝,而是以朋友谈心的方式为他开导,
并给予了正确的建议。从而即拒绝了他,又不至于伤害他。看来,是我误会妈妈
了,妈妈自然比我明晓事理,孰轻孰重,她自会拿捏,我又何必整天无中生有呢?

  我忽然意识到了自己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疑心太重,总爱胡思乱想。从听
见赵斐挂断电话时自信的「yes」和胜利的手势,我就断定妈妈同意了赵斐的
约会,从赵斐深夜发来了微信,就断定他们是要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再之后
我所担心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妈妈已经答应和赵斐约会的前提下臆想出来的。更可
耻的是,我竟还幻想出妈妈和赵斐谈情说爱的画面,真是太不应该了。对待妈妈,
还是该多份信任,少些猜疑。

  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往往会对他有过高的预判。正如后世对古代开国
君王的评价一样,总是将其优点无限放大,缺点过分弱化,僻重就轻地将其成功
视为一种必然性。如今,我对赵斐也是如此,正因对他不了解,才仅仅通过他的
外表和在同学面前吹嘘的泡妞技巧,就对他产生了过度的恐惧。其实想想,他并
没有那麽可怕。就拿眼下来看,即使他长期以来对妈妈苦心经营,也不曾撬动妈
妈的心,倒是无论身材相貌、言谈举止、经济条件、经验手段都远不如他的李凯,
似乎更受妈妈的青睐,若不是我从中挑拨,还真不知会如何发展。

  最近以来,李凯经常晚上出门,回来之后都是春风满面。瞧着他渐渐将生活
的重心转向了韩佳蕊,我心裏倍感欣慰。

  一天夜裏,回到寝室后的李凯满面愁容,与以往截然不同,这引起了我的好
奇。

  我将李凯拉到了阳台,问道:「怎麽了?心情不好呢?」

  「也还好!」

  见李凯嘴上虽否认,愁色却丝毫未褪,于是问道:「闹矛盾啦?」

  「也不是矛盾,衹是……」李凯停顿了。

  「和我还要藏着掖着吗?快说吧!到底怎麽了?」

  「唉,她高中谈过一个男朋友!」

  「谈过男朋友怎麽啦?这年头有几个女生没谈过呢?」

  「倒不是介意这个,主要是她经常提起,就让人很不舒服了!」

  「她怎麽说的呢?」

  「她也不是故意说,就是会在不经意间提起,说她前男友长得又帅,家境又
好,还很温柔体贴,总之还有很多很多,妳说这听着能让人舒服吗?

  「人家也衹是无意提起呢?会不会是妳太敏感了?」

  「一两次就算了,次数多了听着就不像是无意的了!总感觉她还是很仰慕她
的前男友!」

  「他们谈了多久呢?」

  「她也没具体说。」

  「那可能是人家的初恋,偶尔提起也很正常嘛!」

  「是吗?」

  「我觉得还是妳的问题!」

  「我?为什麽啊?」

  「妳是不是还没表白?」

  「这倒是,妳的意思是?」

  「人家是在提醒妳赶紧表白啊,总是拖着,人家又不是没人要的!」

  「真是这样吗?」

  「还有一种可能,也许妳对她还不够好,她希望妳能像她前男友那样对她好!」

  「这麽一说,好像是这麽回事哦!」

  「所以啊,妳赶紧去表白吧!」

  「可是……可我还……还没想好!」

  「看吧!这就是妳的问题了!趁着哪天时机成熟,就去牵她的手呗!」

  解开了疑惑,李凯露出了笑容。真希望他和韩佳蕊能够早日牵手成功,从而
彻底断了妈妈的唸想。

  大学裏总会有小偷小摸的行为,这才去了趟洗手间,放在走廊窗台上的画板
夹和针管笔就全被人顺走了。无奈之下,我衹能请假回市裏购买。

  周二下午,我乘车去了市区的商店,买好各类绘图工具之后,已到了晚上8
点。正準备回校时,战队群裏发来了通知,由于受到了其他战队的挑衅,队友们
必须齐心协力,共拒外敌。如此大战我岂能错过,于是就近找了个网吧,投入了
战斗……

  隔天上午,早已疲惫不堪的我走出了网吧,想到以自己此刻的状态实在难以
支撑回校,便打了个车回家。

  回到家,家裏没人,这个时间点,妈妈已在上班了。就在準备进房时,忽然
想到楼上客房一直都是李凯在睡,连自己也从没睡过,于是又匆匆上楼了。

  推开房门,房间裏干干凈凈,床被叠放整洁。瞧着飘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我
的睡意更甚了,于是关上房门,倒床便睡了。

  门外传来了隐约的说话声,我睁开眼睛,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我轻轻拉开房
门,原来是妈妈和季阿姨正在楼下客厅聊天。

  没想到季阿姨平时下班也会来找妈妈,看来,季阿姨确实太寂寞了。可如此
说来,妈妈岂不是也很寂寞?

  「对了,最近妳的干儿子有没有来看妳啊?」楼下传来了季阿姨的声音。

  「没有啊!」

  「不会吧?他应该会经常来才对啊!」

  「为什麽呢?」

  「妳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呢?」

  「我装什麽呢?」

  「妳看不出来……他好像……对妳有意思哦?」

  「对妳有意思」几个字季阿姨虽放低了声调,但我却听清楚了。看来,这事
不仅衹有我发现了,连季阿姨也瞧出了端倪。我将房门虚掩,继续听着。

  「哪有,妳别胡说了!怎麽可能呢?」

  「哎哟!还说不知道呢,都害羞了!」

  「根本没有的事。」

  「是吗?妳没发现他看妳的眼神很不一样吗?」

  「怎麽不一样了?」

  「嗯……就像情窦初开的小男孩看见了心仪对象的那种呀!」

  「妳真能瞎扯,我都是能做人家妈的人了。」

  「哦!难怪要认他做干儿子呢!」

  「我的意思是,他要看也是看同龄的女孩子,怎麽可能看我呢?」

  「怎麽不可能,像妳这样,要脸蛋有脸蛋,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熟女
才最吸引他们这些小年轻好吧!」

  「好啦!别瞎说了!」

  「唉,谁叫妳家老刘忙呢,整天没个人影!」

  「他也是为了工作嘛!」

  「他那方面是不是不行了?」

  「没有啦!」

  「没有妳会认干儿子?」

  「什麽跟什麽呀?」

  「妳干儿子缺母爱,妳又缺男人,妳俩干脆各取所需得了!」

  「妳思想能别那麽龌龊吗?」

  「还说我龌龊呢?那妳托我买什麽化妆品呢?」

  原来我猜的没错,化妆品果然是妈妈主动托季阿姨买的。

  「连买衣服的风格都变了哦!」季阿姨接着说。

  「妳不是经常说我的衣服太保守了嘛?那我就改变一下咯!」

  「改变给谁看呢?」

  「给妳看行了吧!」

  「呵呵!他是年轻,说不定还是个小处男,不过妳也不显老啊,给他又做情
人又做妈的,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吃亏好吧!」

  「对妳个头,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谁叫妳和我还不说实话呢!老刘一直都不在家,现在小云也上大学去了,
妳有想法也很正常啊!对吧?」

  「妳以为人人都要像妳那样啊?」

  像妳那样?难道妈妈还知道季阿姨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季阿姨自己骚就算
了,还来鼓动妈妈!可是,妈妈为什麽衹是否认,却不说李凯已经找了对象呢?
如果说了,季阿姨所说的不都成了无稽之谈吗?

  难道妈妈是担心折了面子?既然没有任何想法,又何必在乎面子呢?除非
……妈妈还对李凯存有唸想?照这麽说,难道妈妈拒绝赵斐,也是因为心裏仍装
着李凯?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