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刺客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二)念不出名字的半精灵少女

 ——我名艾德华,你可不可放弃对我的信任哦

艾克历157年,冬。

我原本幸福、淫荡的平静生活被彻底的打乱。我通过自己的渠道确认,地底
世界的魔族真的通过了结界。

他们打破了结界,如蝗虫一样涌上了地面。他们疯狂的毁灭地面上的一切,
掠去地面上所有的财富,抢去一切漂亮女人,杀光了一切的男人,老人、孩子。

艾克历158年,冬

一年过去了仅仅是一年的时间,整个大陆百分之九十的地盘被魔族占领。

魔族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普通身高在两米以上,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大陆上
所有种族。魔族的〔黑暗斗气〕更是拥有着普通斗气没有的腐蚀能力,这诡异的
腐蚀能力,只要被『黑暗斗气』碰到,身体就会渐渐的腐蚀,最终难逃一死。

魔族的亡灵魔法,更是创造了战场神话。死掉的大陆联军的士兵都会重新爬
起,成为魔族的炮灰。这种场面就如地狱一样恐怖,无数的战士在看到自己的战
友从地上爬起来后,精神崩溃了……

现在……

在魔族如此强大的压近之下,大陆上所有的种族前所末有的联合起来。

人类、精灵、矮人、翼人全都聚集到了一起,成为了大陆联盟。

然而,即使是所有种族联合在一起,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一批批年轻人
被组织起来,赶往前线抵抗魔族。然后一支支的年轻的军队又迅速的倒在魔族的
铁骑之下。

艾克历159年,春

仅仅是三个月的时间,大陆联军的所有军队被杀的一干二净。再有经验的老
兵在面对魔族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双方实力的差距已经不是经验和智慧能弥
补的了的了。

到如今,大陆联盟派出了他们最后的一支军队。这已经是盟军仅有的力量,
如果这支军队也被消灭的话,地面上的种族离毁灭也不远了。

这支军队中,包括了从贵族中挑选出来的年轻人士,下至10岁少年,上至
五十岁后期中年。全都拿上了武器……

我也在这最后的远征军之中。毕竟我除了杀手的身份外,在明面上,我是一
个小兵。

说实话,对于上战场……

我倒并不在意……对于我来说,战场就是我的后花园一样,我想来就来,想
走也没有人能拦的住我……

从一年前的那一次疯狂的交合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莱菊夫人了。据说她已
经跟随着城主大人撤退到了人类大联盟的最后根据地。我想,她暂时是安全的。

一如以往的,激情昂扬的战前演讲结束后,我们这一支〔大陆最后的希望之
军〕也踏上了对魔族的征途。

「我们会活着回来的,是吧?艾德华。」在我的身边,一名半精灵少女紧张
的望着我。期待着我的回答,似乎我的回答能让她增加不少的信心一样。

「会的,我们会活着的。魔族也会被我们干掉的。」我柔声安慰这个紧张的
半精灵。如果不是魔族来临的原因,这位身份高贵的半精灵是永远不会抵触到战
场这种东西的。我尽量的安慰她,紧张,只会让一个人在战场上死的更快而已。

半精灵少女是我的战友,她的名字叫@#x¥*¥,这个名字是上古精灵语构
成。我即使舌头发卷也念不出她的名字来。

拥有上古精灵语名字的她,并不是普通的半精灵。她的身份很尊贵,她是精
灵一族女王的女儿。

她的父亲,是我们人类最伟大的魔导师达罗罗大师——也是这数百年来,唯
一一个达到了『魔导师』境界的法师!

她的母亲,是精灵一族现任的女王〔娜月女皇〕,也是大陆上的第一美女。
毫不客气的说吧,如果莱菊夫人是冰龙城大部分少年的梦中情人。那娜月女皇便
是全大陆男人的梦中情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雄性生物在打飞机时,脑海中想着
的都是女王那绝世的容貌。就连我,也对这位世界第一美人抱有梦想……

娜月殿下在数百年前就是大陆上最美丽的女人,一直到了现在,也没有任何
一族的女人能在容貌上胜过她。

精灵一族的生命极其悠长,所以精灵一族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消耗。她们
贴近自然,喜爱美丽的事物。

@#x¥*¥是娜月殿下的第三位女儿。

同时,达罗罗大师也是娜月殿下的第三任丈夫……

并不是娜月殿下水性扬花,一切仅仅是精灵族漫长无比的生命在给世间的有
情人开玩笑。

据说娜月殿下在和达罗罗大师相遇前有过两任丈夫,一位是精灵,一位是人
类的大英雄金狮子王。那两任丈夫,一任病逝,另一位刚是老死的……人类的生
命只有区区百年,而纯种的精灵,生命往往在两千年以上。

承受了两次失去爱人的痛楚,娜月殿下本来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但是,在过了三十年后,本再也不准备恋爱的她,却在命运的捉弄下遇上了
年轻的人类法师,当年仅是法师学徒的达罗罗大师。

达罗罗大师一见到月精灵女皇,便惊为天人。展开了一系列的爱情攻势。

达罗罗大师年轻时幽默,又有些小赖皮。在他的赖皮攻势下,精灵女王再次
接受了这年轻活力,幽默有趣的人类男子。两人生活了近四十年的时间。

四十年过去了,达罗罗大师从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了六十多的老人。而精灵女
王却依旧是年轻貌美……

这无疑是很悲剧的事情,月精灵女王不由想起了与金狮子王相处时的场面。
这让她想起了达罗罗大师最终也会先她而去。

虽然两人依旧恩爱,但达罗罗大师常常能看到精灵女王暗暗的哭泣。

达罗罗大师时常为此叹气,即使是身为强大的魔导师的他,最长能活一百五
十余年。但相比精灵女王漫长的生命来说,一百五十年又算的了什么?

异族恋本来就是禁忌,人类和精灵的恋爱注定是一场悲剧。

总之,我身边的这位精灵少女@#x¥*¥便是达罗罗大师与精灵女王爱情的
结晶。份何其的高贵,但如今,连身份尊贵的她也被送上了战场,可见人类现在
已经绝望到了什么地步。在这支最后的军队中,还有不少身份与半精灵少女一样
尊贵的年轻人。这是人类拼凑出来的最后力量。

我们这支军队,与其说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倒不如说是人类最后的垂死挣扎
而已。没有人会对我们这支军队抱有一丝的希望……

***************

战争依旧继续着。

一星期后——仅仅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这一支号称〔人类联军最后希望〕
的军队也被干掉了,在万倍的军力差距之下,一切阴谋都是纸老虎。

噩耗传到了大陆联盟的后方,虽然一开始就对这支军队没抱任何的希望,但
联盟后方的大人物们还是纷纷被这噩耗打击的晕倒在地……因为在这支军队中,
有很多都是这些大人物的子女。

而在战场上,我们这一支军队成了残军。一星期下来,原本近十万的军队只
剩下不到三千人。

军队中还活着的人个个人心惶惶,谁都知道自已时日无多了……魔族在对付
人类士兵时,从来没留过活口。

哦,也不是没有留过活口——比如说漂亮的女性士兵和军官,都会被魔族留
下来,然后被当成母狗一样,千人插,万人骑。从此以魔族的精液为食,被象家
畜一样豢养。

其中特别漂亮的,还会被培养成美女犬,孝敬给魔族长官。

所以,如果你长的漂亮的话,又是雌性生物的话,基本上就不会被魔族砍死
。当然,如果你虽然是雄性,但你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话,也很可能会活下来。
魔族中对于菊花有兴趣的人也不少,他们也很喜欢抓一些漂亮无比的男性精灵。
漂亮的男性精灵有的甚至比人类的美女还要漂亮许多。对于喜欢搞男人屁眼的另
类们来说,精灵男人无疑是最完美的搞基对象。

身体高达两米的魔族,特别喜欢将自己那粗大无比的肉棒插到普通身高只有
一米五左右的人类少女体内!

拥有人类少女手臂粗长的阳具,刺入人类少女娇小的身体中时,甚至能撕裂
少女的肉穴!这种血腥的场面,会带给魔族男人超强的快感。

魔族的男人就喜欢压在娇小的人类少女身上,用自己粗长无比的肉棒去捅她
们那狭窄的小穴,在少女的惨叫声中,用她们小穴被插裂时涌出的鲜血做为润滑
,画出一副副残忍又淫糜的画面。

这种欺淩弱小的快感,是感官和肉体上的双重刺激,人类少女那狭窄的肉穴
带来的刺激更加不是身高体壮的魔族女人能拥有的。

在地底,大部分的魔族女性拥有着和男人一样强壮的体魄,所以魔族男人基
本上没有尝过像人类少女这样小鸟依人型的女子。

对于被俘的人类少女来说,服待普通的魔族男子虽然一开始会很痛,但时间
久了的话,女人的小穴就能渐渐适应魔族男人的超大尺寸。所以只要忍过第一次
,基本上还能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但如果遇上魔族中一些特殊的种族的话,就很悲惨了。在魔族中,有一些特
殊的巨型魔族,他们的身高能达到三米,他们跨下粗长的肉棒在坚硬的时候根本
无法插入到人类少女的阴道。

要知道他们的肉棒在硬起来时,足有人类少女的腿那么粗长!对于人类少女
来说,这就像是要将一只腿完全踩入到她们的阴道一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些身高马大的魔族有着他们自己的一套特殊的做法——他们会先在
魔族女人身上射上一次,让自己的鸡巴软下来。

然后,他们可以将变软的鸡巴一点点塞入到人类少女那娇小的肉穴。变软的
肉棒虽然依旧巨大无比,但因为是软软的,勉强能塞入到小穴。

然后在人类少女惊恐的眼神下,大鸡巴一点点的膨胀起来——直到将少女的
肉穴硬生生的涨爆!

然后,他们就疯狂的抽动起来,有时甚至会将人类少女插的穿肠破肚。

那种残忍的玩法,每次玩下来后,一般会直接将少女玩死。就算能勉强活下
来,连肉穴都已经被插烂的少女,魔族是不会继续养着她们的。往往会被扔到魔
兽群里,成为魔兽的口粮。

军营中,还活着的人都疯狂了。

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士兵全都自我堕落——人性丑恶的一面暴露了出来,一夜
之间,军队中剩下的女兵还有女性军官们全都被发疯的男人们拉了出来,就这样
压在地上轮奸起来。

有的女军官则是自已主动的出去压倒见到的男人,扒掉男人的衣服,露天便
交合起来。

士兵们排队轮奸这些女兵和女军官,每一位女兵和女军官都要同时面对五名
以上的男人,她们的嘴巴、肉穴和屁眼全都被肉棒塞满,双乳之间还夹着一根肉
棒,连双足也被男人握紧,合并起来夹住肉棒不断套弄。

她们连呻吟的时间都没有,她们常常刚咽下一口精液,另一根大鸡巴已经插
进她们的嘴里。

腥臭的精液让她们不断的反胃,但边上的男人根本不顾忌她们的感受。

在她们的身边还站着一排不断撸鸡巴的男人。白浑浑的精液不停的打在这些
女兵们的身上。

精液将军营里仅有的几名女性淹没……

不少体质较弱的女军官被男人轮奸至晕,边上的男人马上掏出鸡巴,围着她
一起撒尿。

金色的尿水冲去了她们身上的精液,也将她们从昏厥中冲醒过来。迎接她们
的是新一轮男人的肉棒。

不少女兵的肚子都被精液塞的满满的,但因为鸡巴一根紧接着一根插入,体
内的精液无法流出,让她们原本平滑的小腹渐渐鼓了起来。

「哈哈,兄弟们先等等,她的小肚子太鼓了,让我来将她的肚子里的精液放
一放。」一名男兵拉住了想要挺枪入洞的另一男兵。

地上的女兵朝着这男兵感激的望了一眼,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兵所谓的
〔放一下精液〕竟然是直接擡起脚来,踩在她的小腹上。

顿时,积蓄在小腹中的精液狂喷了出来。女兵惨叫一声,整个人痛的倦缩在
地上。

同时,那个原本已经等的很急的男兵一把抓起她的双腿,肉棒便一捅而入……

「你们让一让,让一个位置。」那个踩女兵肚子的男兵突然看到了女兵阴道
上的一个小洞,顿时眼睛一亮。

「你别急啊,现在没位置了,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不用,我看到了一个好位置,你只要稍稍向后移一点点就行。」那男兵嘿
嘿一笑,跨到女兵的小腹上,然后握住自己的鸡巴,竟然对准了女兵的尿道!

狭窄的尿道,最多才一指粗,但欲火攻心的男兵哪顾的上这些,用力一插,
粗大的肉棒竟然硬生生的被插到了女兵的尿道中。

啊……跨下的女兵悲惨的叫了一声,但很快她的小嘴就被男人的肉棒堵上了
,只有眼睛不住的从她眼中流出……

当然,并不是所有士兵都能幸运的找上女兵的。毕竟军队里的女人和男人的
比例差距太大了。

很多士兵找不到适合的女兵和女军官时,他们将眼睛盯在了漂亮的精灵男子
身上。

下一刻,一些漂亮的精灵男子被人类和矮人、翼人狠狠的扑倒在地……

正是菊花残、满„伤……精灵男子的笑容,已泛黄……

最经典的一幕是——一名精灵男子正抱着一名人类女子,将人类女子弄成母
狗姿势,从后面插入人类女子的屁眼,人类女子的身下还躺着个矮人,用粗壮的
肉棒干着人类少女的肉穴。

正当这名精灵男子准备好好发泄一下欲望的时候,突然感觉菊花一紧!

转过头来时,就看到一名人类男子正猥琐的朝着他笑着,那人类男子的鸡巴
正向精灵男子的菊花进攻。

正当那名人类男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矮人踮着脚,将肉棒插入到了
人类男子屁眼……

精灵男子顿时感觉心里平衡了,他转回头,在人类女子的身上发泄起欲望。

于是,这一批便形成了一长串……如火车一样,动作合一喊着口号抽动……

我站在自己的账营里,冷眼望着军营里发生的一切。整个军营中充满了精液
和爱欲的气味。

杂牌军就是杂牌,在死亡的刺激下,还没面对魔族自己就先崩溃了,人性的
丑陋面完全展现了出来。

「艾德华……呜呜……艾德华。」这时,一个女子的哭泣声传入到了我的耳
中。声音由远到近……

我看到远方,看到半精灵少女朝着我的账营狂奔而来,在她的身后数个人类
和矮人的士兵在狞笑着追逐。

难怪了,凭着@#x¥*¥的美貌,这些疯狂的士兵怎么可能放过她?

不过我知道@#x¥*¥的身手不错,魔法修为也蛮高,所以才能在疯狂的
士兵手中抵抗了这么久吧。

@#x¥*¥一把冲到了我的怀中,躲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

看来这小丫头很信任我啊,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冲入到一个男人的怀中。她
难道不知道在这样的场面下,一个男人看到满地的活春宫后,突然一个少女自动
投怀送抱,会是怎么一种结果吗?

后面的士兵全都追了上来,包围住我的账营。

「艾德华……呜……他们要脱我的衣服……想要压我……我身边的几个姐妹
都被他们拉过去,脱掉了衣服……然后他们用下面的棍子狠狠的捅我的姐妹……
姐妹们都在惨叫。我好害怕……就逃了出来……但他们还追着我不放……」半精
灵少女在我的怀中哭诉着士兵们的暴行。

我淡淡的看了眼围在我账营边上的士兵。

他们也紧惕的望着我,但看到我腰间的长剑,又不敢上前来——他们在追逐
半精灵少女时,早就扔掉了身上的盔甲和剑,此时身上就穿着小裤叉。

看我的样子就应该和这半精灵少女相识。如果貌然上前来的话,我手中有武
器,他们可没有。虽然他们有着二十来个人,但谁也不敢做出头鸟。

谁都知道,第一个上前来的人,肯定是要挨刀子的。最后只会便宜了后面的
人。

「一群软蛋。」我轻蔑的望了眼这些家伙,然后伸手环住半精灵少女。

「你就这么信任我?别忘记我也是个男人。」我抱住半精灵少女,我的左手
托住半精灵少女的小屁股,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半精灵少女马上用手环住我的脖子,免得她自己从我身上跌下去。

然后,我的右手则伸到半精灵少女的双腿之间,拉住她的小内裤。滋∼的一
声,便将她丝制的小内裤撕成了碎片。

半精灵少女的下体顿时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多么结实洁白的小屁股啊。

「艾德华?」半精灵少女迷茫的望向我。

「用大腿夹住我的腰……可不要掉下去了。」我扔掉手中破碎的小内裤,另
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将自己粗长无比的肉棒露了出来。

瞬间,围在我账营边上的男人眼中都露出了自卑的神情来。

半精灵少女眼中带泪,她已经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但她最终还是屈服
,用她洁白的大腿缠上了我的腰,她的小肉穴便对准我的肉棒。

「我是第一次……艾德华你……要怜惜我……」半精灵少女眼中含泪,将头
埋到我的肩膀上。

我擡起她的屁股,将她的肉穴分开,抵上龟头,然后瞬间放下她的屁股,没
有了我上托的手,半精灵少女的身体一下子落了下来,抵着我肉棒的肉穴一口气
吞下我的肉棒,齐根吞入,那层脆弱的处女膜也被一口气顶破……

「啊……痛……」半精灵少女惨叫一声,处女膜破裂的痛楚,加上从来没有
被外物侵入的小穴一口气吞下了这么巨大的肉棒,让她痛的大叫,两只小手紧紧
的抓住我的背部。

不愧是处女的阴道、够紧,又有力。半精灵少女的阴道肉狠狠的咬着我的肉
棒,让我的肉棒连抽动一样都极为困难。

咕∼∼响亮的口水下咽声。帐营外二十人人紧紧的盯住我和半精灵少女结合
的地方,然后又贪婪的望着半精灵少女暴露在外的半个雪白的屁股。

二十个人对望了眼,咽了咽口水后,又齐齐露出了淫笑——在看到我抱住半
精灵少女后,掏出肉棒就干的场面后,这二十个人把我当成了同道中人。

其中一个人类男子淫笑着,掏出自己的肉棒朝着半精灵少女走来:「兄弟,
不介意让我来尝尝这妞的屁眼吧……我们追着这妞可是追了好久了。」

身上的半精灵少女紧张了起来,夹着我龟头的肉穴狠狠的收缩了一下,爽的
我差点就这样在她体内射出第一炮来。

那人类男子不等我回答,性急的伸手摸向半精灵少女的屁股……准备掏肉棒
插屁眼。

半精灵少女靠在我的肩膀上,心中已经充满了绝望。她的脑海中回想起账营
中那几个被压在地上的姐妹,还有压在她们身上的将肉棒插入她们身上每一个洞
的男人,嘴巴、屁眼、肉穴、甚至是耳朵。凡是女人身上所有的洞,全都被男人
用肉棒插满,甚至是她们的尿道也没有放过。她们身上被喷满的精液……

她本以为来到艾德华这里,能得到艾德华的保护。

只是好她没想到艾德华竟然会抱起她,就撕去了她的内裤,并且夺走了她的
贞操……

我也会像姐妹们一样,被插满肉棒,然后被喷满精液吧……先是屁眼,然后
是嘴巴,接着我的尿道也会像姐妹们一样被插入鸡巴吧。

她闭着眼睛,紧缩着自己的屁眼,咬牙准备承受屁眼被刺入时的痛楚……

但等了很久,她都没有等到屁眼被刺入的感觉。她只是感到背上一凉,一股
微烫的液体喷到了她背上,透过她的衣服打湿了她的背。

账营处,二十个男人惊呆了,张着嘴巴望向半精灵身后的男人,那个男人的
咽喉中钉着一柄长剑!

他被这柄长剑刺穿了咽喉,血正喉咙中顺着剑身上的放血槽不断的喷出。

那柄剑是我腰间的配剑——没有人看到我是什么时候将腰间的长剑抽出来,
又是什么时候将那剑钉到那人类的喉咙上!
 
怀中的半精灵少女转过头来,愣愣的望向我。

她的心情从一开始的地狱到见到我时升入到了天堂,又在被我的肉棒刺穿后
重新堕入地狱,到现在似乎又一下子升到了天堂。

忧忧喜喜,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了。让她一下子都没能反应过来。

「既然你在这种时候还信任我,跑到我这里来。」我微笑着咬着半精灵少女
的耳朵,笑道:「因为你的信任,我会保护你。」

「少女啊,我名艾德华。用你绝对的信任,来换取我绝对的保护吧。你可不
要轻易的放弃对我的信任啊……」我在半精灵少女的耳边轻声道。

这是我们的誓言,也是我的警告……

「我知道了,我会永远信任你的,艾德华。」半精灵少女喜极而泣。

「很好,记住你自己的话,绝对的信任我。」我轻轻拍了拍半精灵少女的屁
股。

「我知道了。」半精灵少女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喜悦,让她感觉下体的
破瓜之痛也没有那么剧烈了。

「不想死就滚开。」我擡起头,冷眼望向这二十个软蛋:「这女人是我的。」

「可恶!他现在没有剑了,大家一起上,一定能拿下他!」一个人类大吼一
声,朝着我扑了过来——估计死的这个人是他朋友吧。

对啊,他没有剑了,他的剑还钉在最初那倒霉蛋的喉咙上呢。所有人心中一
喜。在有人带头的鼓动下,二十个人全都扑了上来。只要杀了眼前这个家伙,这
个漂亮的半精灵少女就任他们玩弄了。这么漂亮的半精灵,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这
种情况的话,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干到。

「没有剑?」我露出了冷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有剑了??愚昧的人呐
,你们总是过于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然后愚昧的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便是真
理。再然后,你们将死于自己的愚昧……

我的左手舞动,挥手疾点二十个人的咽喉!

ⓣⓣⓣ~~~二十股血喷向天空。

二十个朝我杀来的男人一瞬间全都倒在地上,在他们的咽喉上,留下了一道
透明的剑孔。

我的手上,一直都绑着一柄剑,只是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人,从来都无法看
到它而已……
  

「解决了。」我抱着发愣中的半精灵少女:「麻烦解决了,接下来,我是不
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你这诱人的小东西了呢?」
  

「嘤~~」半精灵少女羞怯的呻吟了一声,将脸埋入到我的胸口。
  

接下来的时间还很长,我可是要好好享用这娇嫩的半精灵少女才行……

一心一意信任着我的小姑娘啊,我赞叹你对我的信任。同时我发誓,只要你
一如今天的信任着我,我便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

我以13一脉刺客的荣誉发誓,只是也希望,你能一直坚定的信任着我。

因为假如有一天,你突然不再信任我的时候——我将会………

*************

半精灵少女是第一次,但为了讨好我,她强撑着自己,以满足我一次又一次
的欲望。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越是楚楚可惜却强装坚强的模样,却一次又一次轻
易的引起了我的欲火,让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弄到高潮。

那一夜,我给了半精灵少女十次以上的高潮。浑白的精液喷满了她全身,她
娇嫩的小穴被人干的合不上来,形成一个圆圆的黑洞,白色的精液不断的从这小
洞中流出。

她的双乳被我掐的青紫……就连后庭小菊花也没有幸免,从她肛门流出的精
液还带着血丝,肛括肌红肿着,看样子肛门被我的肉棒插破了。

「好累……」半精灵少女无力的躺在床上,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呵呵。」我撸着鸡巴,将尿道中的最后一点精液射到她的胴体上:「我要
尿尿了,你说尿到哪里好?」

「你要尿到我身上?脸上?或是嘴里?」半精灵少女扬起满是精液的小脸,
对我眨了眨眼睛。不同于莱菊夫人的妩媚,她则是一种少女清纯的诱惑。

我撸起阴茎,对准她的脸庞,淅的一声,热腾腾的尿柱浇到她的脸上,溅起
一片水花。

热腾腾的尿液冲去了她脸上的精液,打湿了她长长的睫毛。

她微闭着眼睛,任由尿液从脸上冲落,同时张开小口,尽量接着浇来的尿液
。等我尿完之后,她又努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阴茎,张口含了上
来,将龟头上的尿夜舔干净,又用力吸吮了一下,连我尿道中的尿水也被抽了出
来,全数被她咽下。

「呜∼∼实在没力气了。」舔完后,半精灵少女仰身一躺,倒在被我尿湿的
床上,又伸出小舌头,将嘴角的尿液一点点舔入嘴里:「我真的没力气了,你还
要来吗?」

「算了,放过你吧。」我轻轻摇了摇头,说实在的,这半精灵小丫头被我折
腾的够惨。凭她处子之身竟然强撑着和我玩了这么久,估计全是她〔报恩〕心理
强撑着自己,想要尽量的讨好我、满足我。

也多亏了她的报恩心理,让她强撑着身体让我稍稍满足了一回。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我可是极少碰斛女人。早已经忍了一肚子的火,所以在
和她玩起来时,也顾不上怜香惜玉,而是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欲望。

「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是时候离开这战场了。」我坐在半精灵少女的身
边,扯过边上的被单替她擦拭着身体——她现在估计连根手指都动不了了。从我
说〔放过你吧〕几字后,她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软倒在床上。

「嗯,好吧。」半精灵少女点了点头,继续留在战场上也没用一点作用了,
的确是应该离开了:「艾德华……你能不能帮助我去看一下,我的几个姐妹?如
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带着我的姐妹一起离开?」

我轻轻佻了挑眉头,人多的话……想要悄悄的离开战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知道这会让你很为难……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话……」半
精灵少女紧张道。

看样子她跟那几个精灵的感情很好。

「好吧,我先去看看,你的朋友是不是还活着吧。」我叹了口气,轻轻捏了
捏她的小阴蒂:「如果我带着你的朋友一起离开的话,你怎么感谢我?」

「讨厌啦,人家什么东西都给你了,你还要人家做什么嘛。反正,你以后要
人家做什么,我都答应啦。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做的。」半精灵小丫头羞怯道

「好吧,你先藏到床底下吧,我去去就回来。自己小心。」我抱起她,将她
藏好,然后套上一件衣服,在门口尸体上抽回自己的剑,朝着半精灵少女原本的
账营走去。
**************

〔场景切换〕

一个月后。

我无声无息的躲在树上,戏谑的望着树下的场面。

树下,是三个精灵少女、一个半精灵少女vs一支十人的魔族小队。

双方之间战斗的结果不会有任何悬疑——这四个美少女注定将成为魔族的俘
虏。

我没有出手救她们……只是冷冷的望着她们和魔族之间的战斗。

回忆一个月前,我带着半精灵少女和她三个被轮奸晕厥过去的精灵少女,悄
悄的离开了战场。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发现半精灵少女竟然刻意的和我疏离起来……

我皱着眉头,后来才发现竟然是那三个精灵少女趁着我不在的时候,挑拨离
间。我不知道这三个精灵少女在想什么,竟然会对我抱着很大的敌意。

难道因为她们被男人轮了大米,就对所有男人反感起来?

我不知道她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是我将她们从战场上带了下来,
我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只要不是畜生,就不应该在我和半精灵少女之间挑拨离间
。真是让人恶心的女人,在身体被男人玷污后,连她们的心也变的恶心起来!

我很讨厌这三个精灵女子,我已经后悔救她们出来了。

至于半精灵少女,我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

我不会提醒她什么。

我只需要知道,最终,她选择听从她三个朋友的意见,还是选择跟随我。

从我救她的那一夜起,我就立下过誓言——只要她一如以往的信任我,就算
整个世界都要毁灭,我也会尽自己的力量来保护她。

而如果有一天,她不再保持对我的信任时……我将会…………

如果她选择听从她朋友的话,那就让她跟她三个朋友一起生活下去吧。我会
祝福她的——有时候,纯洁善良跟无知是同一个意思……

我不会让一个纯洁到无知的女人跟在我的身边,那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一件
很危险的事情——谁知道她会不会纯洁到不小心将你出卖的程度呢?

纯洁善良的女人我并不厌恶,其实说实话就算她很无知我也不厌恶。但前提
是她要对我有绝对的信心,我不让她做的事情,她就不要去做。不能被人轻易的
吹上几句耳边风,就对我产生动摇。

少女啊,我名艾德华,你可不要轻易的放弃对我的信任啊……

*************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一如以往的带着她们绕过了各处危险。然后我让她们呆
在隐藏之处,无论出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而我则出去寻找食物……

在我离开前,我轻轻抱住了半精灵少女:〔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离开
隐藏的地点。〕

这是我的警告,也是我最后的提醒。

半精灵少女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很快找回了食物,回来时正好看到三个精灵女子在和半精灵少女讨论著什
么。
 
又是要说我的什么坏话吗?我冷笑一声,隐藏起来偷听着她们到底将我诋毁
成什么模样。

听着听着,我才知道这次她们并没有诋毁我什么。而是因为她们刚才意外的
发现了一支魔族的小队伍,这支魔族的小队伍刚围剿了一个精灵部落,抓获了大
量的精灵。

而在这些被俘虏的精灵中,竟然有那三个精灵同伴的母亲。

现在,那三个精灵少女就在鼓动半精灵少女一起去拯救她们的母亲。毕竟半
精灵少女魔法水平相当不错,对于她们救人来说是一大助力。

「可是,艾德华说过让我们呆在原地。」半精灵少女犹豫道:「不如我们等
他回来再做决定吧。有他的话,我们救人的机会也大一些。」

「那个没有魔力也没有斗气的废物有什么用?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而且就算他来了,像他这样胆小的人从战场上逃下来的人,肯定不会让我们去
救人的。」其中一个精灵出声道。

还真是理解我呢?我心中冷笑道:就凭着那魔族俘虏里里有你们三个的母亲
,我就绝对不会去救的……真是让我感觉到恶心的女人。知恩不报也就罢了,还
恩将仇报。

这样的女人,还不如死掉吧。免得本大爷看着厌烦。

现在只看半精灵少女,她如何选择了……

可惜的是,半精灵少女的选择让我失望了。她选择了听从同伴的建议,而忽
略了我的警告。

半精灵少女啊,我可是警告过你,不要走出藏身之身的吗?你还真是……愚
蠢啊。

在那三个同伴的鼓动下,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竟然敢杀向魔族队伍,结
果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返。

像@#x¥*¥这样美貌的半精灵,一向是魔族的首要目标。

一旦遇上魔族的话,魔族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的。毕竟她可是大陆第一美
女的女儿,虽然没有完全长开,但已经初现未来世界一流美女的雏形了。

只要被魔族看到,魔族就绝对不可能放过她!

看着四个少女被魔族制服后,我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蛮可惜的,半精灵少女被抓走后,我现在唯一的炮友也消失了。

没有了@#x¥*¥,我接下来又要开始积累欲望了。

不知道到时哪个倒霉的女人会遇上我,然后让我在她身上发泄一下我那犹如
火山爆发一样的欲望呢?

希望到时的女人能强悍一点,不要被我操死吧。

「树上的朋友,不下来聊一下吗?」突然,魔族小队中那个为首的人出声道
。这个队长模样的人全身包裹在重盔甲之内,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充满了重金属的
质感。

「没想到魔族中竟然还有人能发现我?相当不错吗……你的实力不应该仅是
一个队长吧。」我伸了个懒腰,从树丛中站了出来。

「是艾德华?」半精灵少女惊喜的叫了一声。

「快来救救我们!」三个精灵少女朝着我叫道。

无知的女人,你们是在命令我吗?我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为什么要救你
们?

「是你?」同时,那魔族小队长出声道。

「你认识我?」我疑惑道。

「化成灰,我也认得!」咬牙切齿的声音:「我永远不会忘记你那该死的声
音!」

我抓了抓头,脑海中完全想不起魔族中有我认识的人。我肯定自己在地底世
界呆的数年里,绝对没有认识过一个男性魔族。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来救救我们啊。」三个精灵少女焦急道。这种命令式
的口吻,以及那种我理所当然要救她们的表情,让我再一次被恶心到了。

「咳,抱歉。」我转过头来,轻蔑的望向三个精灵少女:「在下只是个胆小
如鼠的男人,如蚁蝼般的渺小,所以没资格充当拯救三位小姐的白马王子。你们
还是继续等你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来救你们吧。」

三个精灵女子一惊……她们没有想到,她们背地里针对我的话,竟然全部被
我听到了。

说完,我又对魔族挥了挥手,道:「各位请随意,我只是个路人甲,你们继
续忙和,不用管我。」

言罢,我的身子轻轻向后弹去,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面前。

半精灵少女望着我远去的身影,顿时发愣了,她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
么才好……

〔我名艾德华……用你绝对的信任换取我绝对的保护……如果你放弃了对我
的信任,我将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我踩着树枝,口中轻声道…………

这是我艾德华第一次选择相信别人对我的〔信任〕,或许也会是最后一次。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