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一家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不要了∼∼还在那面,会∼∼会听见的∼∼啊∼∼∼啊∼∼∼”妈妈的声
音从隔壁传了过来,声音异常的清晰。

“没关系,他早就睡了,看你那骚样子,干死你∼∼”继父的声音混合着妈
妈的呻吟声冲击着我的耳膜。

我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可是还是听的很清楚,我那没有志气的阴茎在继父
和妈妈的喘息声中硬了起来。

“叫你再硬,没出息∼”我抓住我的阴茎一通的乱揉,火烧般的疼痛暂时驱
走了我的欲火,过了一会,妈妈那边也停下来了,我从被子里露出了头,然后拿
起我的荧光表,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是淩晨两点多了,隔壁的两位也已经是做
第三次了。

我揉了揉被自己捏得发烧的阴茎,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混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当然是我那风
骚的老妈。

我老妈今年四十一岁,人有一米六多,身材不错,该凸的地方很凸,该翘的
地方也很翘,一头短头发有点卷,眉毛又细又黑,眼睛不大,而且看人喜欢用余
光看,说白了就是不拿正眼看人。她的颧骨有点高,听说颧骨高的人克夫,这点
我还有点相信,因爲妈妈同我的亲爸爸离婚了,然后带着我来到这个爸爸家里。

说起来我还有点同情我以前的爸爸,当时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个不是很大的
房子里,家里也不是很富裕,他是一个建筑工人,每个月至少都有一千多,但是
后来建筑公司的老板因爲贪污事发,所以带着大笔的钱跑了,我爸爸一下子就失
业了。

失业后的爸爸每天只能去其他的工地打一下零工每天赚几十块钱,但是这样
却满足不了我那对金钱充满无限欲望的妈妈,爸爸每个月的工资全部都上缴,妈
妈除了每个月的生活费留下之外其他的都花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妈妈的身材才能
这麽好。

爸爸是个老实人,不会反抗,长期在外面劳累使他的某部分机能根本就无法
满足妈妈,所以妈妈每天都骂他是废物,他也只是“嘿嘿”的笑几声。后来妈妈
听说搞安利可以赚钱,就拉着爸爸一起去搞,结果可以想象,我爸爸那样的人怎
麽可能搞得起安利呢,搞了几个月才赚了九十多块钱。

妈妈很喜欢钱,爸爸赚不到钱而且也满足不了她生理上的需要,所以妈妈总
是找爸爸的茬,终于有一次老实的爸爸被惹恼了,打了妈妈一顿。妈妈正好抓住
了这个机会同爸爸分手,然后带着我一起嫁给了我的继父。

继父是做生意的,家里还算富裕,他的前妻病死了,给他留了一个女儿,继
父的年纪同妈妈差不多,两人同是处在虎狼之年,碰在一起怎麽控制得了,所以
每天晚上都会在床上奋战几回合才罢休。

继父家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但是这次我们住了四个人,后来继父请人将他的
房间改装了一下,因爲他的房间很大,所以在中间装了一个隔扇,上面是磨砂玻
璃,他和妈妈睡在那面,我睡在这面,每天晚上我的耳朵都受到折磨。

我妈妈嫁给他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不仅金钱方面,生理方面也是。我见
过继父的阴茎,真的很大,至少有十九厘米吧,又粗又长,龟头又圆又大,这样
的宝贝我妈妈不满足才怪。正是因爲得到了满足,我才看见我妈妈风骚的一面,
每天都十分恭敬的伺候继父,而且说话都温柔了几分,一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从
心底産生了一种反感。

我本来是要继续上学的,但是因爲继父和妈妈忙着赚钱就忽视了我,他们每
天早上给我和我的姐姐每人五十块钱,让我们自己出去吃饭,他们就出去忙活生
意去了,我乐得自在,所以在学校里也无心学习,终于因爲在学校打架被学校开
除了。

那个姐姐其实是我最不想承认的,她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在一家酒店工作做
前厅接待,后来不知道什麽事情也被开除了,她每天也是呆在家里把自己锁在房
间里靠一台上网的电脑过日子。我对她还有点幻想,因爲她的身材也不错,虽然
不像妈妈那样,但是也不错,她长得也还过得去,她的身体一年到头都总是可以
闻到一阵香皂的气味,也不知道她一天到底要洗几次澡。

被开除的我每天没有什麽事做,在家里闲着,偶尔出去帮继父点忙,继父对
我还可以,每个月都会给我钱,算是我的工资。

白天的时候家里最安静,我没事情做就去外面玩,姐姐在家里上网,到了晚
上一家人就会凑齐,今天也是。晚上我一回到家就听见客厅里的笑声,一听我就
知道是妈妈。

我开门走了进去,“怎麽才回来啊,饭都吃完了,给你留着呢。”妈妈说。

“哦。”我说,然后看了看她同继父,继父坐在谢谢上,妈妈正蹲在地下给
他洗脚,看着继父那长满毛的腿我一阵的恶心。

我假装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偷偷的看了他们一眼,继父正在用脚趾在妈妈的
胸前挑逗她的乳头,妈妈湿漉漉的手放在继父的阴部隔着裤子抓弄着他的阴茎。

“切。”我轻轻的骂了一声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真是无聊,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一进房间我就猛的往床上一躺。

“啊∼疼死我了。”一个声音从我的身下响起,我吓了一跳,立刻从床上蹦
了起来。

“干什麽啊,想压死我啊。”姐姐从我床上坐了起来,一脸的睡意,她揉了
揉眼睛。

“姐姐?你怎麽跑我这里来了?”我问得同时眼睛扫描着她的全身。

“我的钥匙丢了,所以在你床上睡一下啊。怎麽,不愿意啊。”姐姐说着站
了起来,毯子从身上滑了下来。

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看样子没戴乳罩,胸前尖尖的两点。

“你找爸爸要啊。”我说。

“我都睡糊涂了,他们回来了吗?”姐姐穿上鞋问。

“在外面调情呢。”我没好气的说。

“你妈妈真够骚的了。”姐姐说。

“你爸爸也好不到哪去啊。”我说。

“呵呵,这可是我们难得的共识啊。”姐姐笑着走了出去。

“骚货,有机会看我怎麽强奸你。”我生气的说。

过了一会,妈妈同继父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磨砂玻璃虽然看不清楚对面的
东西,但是光还是可以透过来的,橘红色的灯光从继父的房间透过玻璃照到我的
房间。这麽温馨的气氛不做爱似乎就浪费了,继父同妈妈好象也知道这一点,于
是一番甜言蜜语后便开始了进入了主题。

以前他们做的时候还会考虑到我,还会放低声音,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当我是
透明的了。

我的阴茎胀得难受,于是我下了床,走到隔扇的一边,耳朵贴在玻璃上,听
着隔壁淫荡的声音,然后自己快速的上下套着阴茎。只是听当然不过瘾了,这个
隔扇虽然是装的是磨砂玻璃,但是一次我在玩飞镖的时候不小心在玻璃上穿了个
洞,这个小洞就成了我用来自慰的有利工具。

我把眼睛靠近小洞,继父房间的灯早就关了,但是透过外面路灯的灯光还是
可以看到一点的,妈妈正趴在继父的双腿之间,用力的吮吸着他的阴茎,丰满的
乳房不断的摩擦着继父的腿。

“可以了,够硬了,来吧。”继父说。

“孩子睡了吗?”妈妈不太放心的问。

“当然睡了,这麽长时间了他肯定养成了早睡的习惯了,不要担心。”继父
满有道理的说。

妈妈笑了,然后分开双腿坐在继父的身上,继父用力的一挺腰。

“啊∼∼轻点不行吗,每次都想把我顶穿了啊。”妈妈说着,双手按在继父
的胸前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一双丰满的乳房也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的跳动。

看到这景象我更加的用力套弄了,我感觉阴茎里充满了激情,不释放出来就
不舒服。我两只手轮番上阵,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对面。

阴茎上的快感越发的强烈,我兴奋的头皮都痒了,隔壁房间里,继父已经坐
了起来,嘴叼住妈妈的一只乳头,下体用力的抽动着,床都“吱吱”的作响。

我飞快的套弄着阴茎,就在手都发酸的时候,高潮终于到了,白色的精液从
尿眼中喷出,一部分飞到了隔扇上,还有一些流到了我的手上。

“喀!”就在我享受高潮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我心里咯⃿一下,第
一动作就是将阴茎塞回短裤中,虽然上面的精液还没有干。

“你在看什麽啊。”姐姐的声音响起。

“吁∼∼∼”我立刻示意姐姐不要出声。

姐姐很奇怪,她关上门,然后走到我跟前轻声的问:“在看什麽啊?”

“嘿嘿。”我挠了挠头。

“闪开,我看看。”她说完把我推到一边,然后眼睛凑在小孔上,“啊!色
鬼。”她说了一句,但是眼睛并没有离开那个小孔。

我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她还是穿着那件粉色的睡衣,因爲她是弓着身体,
所以两个屁股很突出,刚刚得到释放的阴茎忽然又有了感觉。

这时候隔壁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姐姐看着看着,两条腿不由的并在一起。

“她居然有了感觉?这机会不能错过。”我想着想着就开始了行动。

我轻轻的走到她的身后,然后阴茎从短裤里拉了出来,我迅速的撩起了她的
睡衣下摆,她居然没穿内裤,这摆明是在诱惑我,我还客气什麽啊,我的阴茎忽
然就插了进去。

“啊∼∼”她感觉到阴茎的进入立刻回头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不一样的表
情。

“你∼∼”她刚要说什麽,我立刻吻住她的嘴,舌头在她的口中开始驯服她
的舌头。

她象征性的挣扎了连下,所谓的挣扎也只是屁股左右用力的扭了几下,这几
下不仅没有将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弄出来,反而给了我莫大的刺激,我一边亲
吻着她一边用力的抽动着。

“嗯∼∼嗯∼∼∼”她哼了几声后停止了挣扎,我看它停止了挣扎于是松开
了她的嘴唇,一条透明的丝线连在我们的嘴唇之间。

她的脸红红的,嘴唇也是,我舔断了透明的丝线,她又转了过去,眼睛继续
透过小洞看着隔壁继父同妈妈那活色生香的表演。

我呼吸着她身上的香皂味道,双手伸到她的睡衣里摸到了她的乳房,好软好
滑的乳房,我立刻爱不释手。

“你的奶子真好玩。”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

“讨厌,你快点吧,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姐姐回头说。

“好。”我说着加快了抽动的速度,阴茎迅速的抽动着,房间里充满了我们
交合的味道。

正在我插得过瘾的时候,姐姐忽然回头示意我停住,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情
只好停住了动作,然后拉出了阴茎同姐姐一起看着对面。

原来那面已经停止了动作,妈妈躺在那里,继父正在她的双腿之间舔着她的
阴户,边舔还边发出声音。

“怎麽了?”我轻声的说。

“我们要轻点啊,他们已经是最后的工作了。”姐姐说。

“上床去好了,我们自己来表演,不用看他们了。”我说着把姐姐抱到了床
上,然后开始扯她的睡衣。

“干什麽这麽着急啊,不能都脱了。”她说着自己把下摆掀到了腰上,然后
侧过身体背对着我擡起了一条腿,“来吧。”

我在她的阴户摸了一把,湿淋淋的,我的阴茎很容易的插了进去,我抓住她
的一条腿,然后用力的抽动起来。

我的床也开始响了起来,我此时心里异常的兴奋,平时看到继父和妈妈在隔
壁做的那麽疯狂,今天我自己终于可以尝试一下在自己房间里做爱的感觉了。

“嘿嘿。”我爽得发出了笑声。

“怎∼∼∼怎麽了?”姐姐听到我的笑声,回头问。

我亲了她一下,没有回答,继续抽动着。姐姐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声音,但是
从她的表情以及急促的呼吸可以看出她也是很爽。

这下好了,继父把我妈妈干得那麽爽,我也把他的女儿干得异常的兴奋啊。

因爲担心被发现,所以我用力的抽动一会就交了货,姐姐也得到了很大的满
足,躺在那里喘息着,她忽然把我的枕巾拉了过来。

“拿枕巾做什麽啊?”我问。

她没有说话,只是把枕巾在阴部擦了几下,然后又扔在我的头上。

“我先走了,明天再继续好了。”她说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跑
了出去。

我把那块枕巾按在鼻子上,呼吸着我们共同的味道,阴茎得到了满足,安静
的趴在我的短裤中。我忽然有了个疑问,爲什麽姐姐不反抗?我想来想去也想不
出爲什麽,后来干脆不去想了,那晚我睡的很舒服。

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继父同妈妈早就出去了,我懒洋洋的从床
上爬了起来,然后刷牙,洗脸,重复着每天都做的事情。然后洗了一个澡,没办
法,昨天因爲太着急了,没有处理好后续工作,所以阴茎不太舒服,包皮都同短
裤粘在一起了。

洗完澡后我有了点精神,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面包一瓶水,一边吃着一
边向姐姐房间走去,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异常的兴奋。

我走到她的门前,轻轻的推了推门,门开了,居然没有锁,我轻轻的走了进
去,姐姐的房间以前也来过几次,不过那时候来只是随便进来看看而已,这次是
有目的的。

一进房间我就闻到了很浓的香气,姐姐躺在床上还在睡觉,天气有点热,所
以她只盖了一条薄毛毯,两条白皙的长腿露了出来。

看着姐姐的样子我已经没有心思吃东西了,我把面包和水放在桌子上,然后
轻轻的坐在床上,我慢慢的把她的毯子掀了起来,毯子下面是姐姐赤裸的身体。

她居然是裸睡,我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把毯子慢慢的抽了出来放在一边,大
概是因爲动作有点大的原因,姐姐翻了个身,仰面躺在那里,双腿微微的分开。

我的呼吸有点急促了,我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慢慢的分开姐姐的双
腿,昨天晚上我的房间很暗,我们做得又很着急,所以没有心情看她的阴部,现
在有机会了。

我的手指在她丰茂的阴毛中摸索着她的阴道,然后用手指沾了点口水使她的
阴毛粘在一起,方便我的观察,没有想到她的阴部同她的睡衣是一个顔色,都是
粉红色的,只是阴唇的前边有点点的黑。

“怎麽湿漉漉的啊?”我看了看也不管那麽多了,双手分开她的阴唇,然后
慢慢的拨弄着她的阴蒂。红红的阴蒂很快就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
下,有点咸,我看姐姐没有什麽反应,于是就张大嘴用力的吮吸起来。

姐姐的腿忽然用力的夹着我的头,接着她的手按在我的头顶而且还很用力,
似乎要把我按入她的阴道一样。

“原来你早就醒了。”我说。

“别∼∼别停下∼∼”姐姐扭动着身体说。

我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用力的搅动起来,手指在她的肛门附近玩弄着,她的
阴毛真的很多,肛门附近都长了一些,我用手指玩弄着,感受着另类的快感。

“啊∼∼∼啊∼∼∼我不行了∼∼∼”正当我玩得过瘾的时候她忽然夹紧了
我的头,一股热热的液体流到了我的嘴里。

“怎麽这次这麽快啊。”我从她的双腿之间挣扎出来问。

“人家本来就在做春梦,还有,然后就是你的舌头。”姐姐一脸淫荡的说,
我纳闷平时怎麽没看出来姐姐是这麽样的一个女人。

“原来刚才你在自慰,是不是看见听见我的动静你就停了啊。你舒服了,我
可不爽啊。”我说着躺在她的旁边,然后拉出了阴茎。

“那我帮你好了。”她说着翻身压在我的身上,然后慢慢的滑到我的双腿之
间,用嘴唇吮吸着我的龟头。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口交,舒服得很啊,我把手按在她的头上,阴茎在她的
口中抽动着,口交同性交真是各有各的好处。

第一次被人口交,所以我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射了。

“怎麽射了这麽多啊。”姐姐拿起了一张纸巾擦着自己的嘴说。

我躺在姐姐的床上,双手放在脑后,姐姐靠在我的胸上,手指玩弄着我的乳
头。

“你昨天爲什麽主动来找我啊?以前怎麽不见你行动?”我问。

“我以前有男朋友的,最近才分手。”姐姐说。

“爲什麽啊?”我问,虽然这同我的问题没关系,不过我也有点兴趣。

“是我自己的问题了,你知道吗?我必须天天都要洗澡,如果一天不洗的话
我的那里就会发出特别难闻的味道,也正是因爲这个原因我同男朋友分手了,而
且工作也丢了,因爲我总是找机会去洗澡,任何单位都不可能要一个总是旷工去
洗澡的人吧。”姐姐说。

“你男朋友就是因爲你这里有味道才同你分手?”我说着手在她的阴户上摸
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没有什麽大的味道。

“这大概只是一个理由吧,他已经又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总是要找个借口甩
掉我。”姐姐说。

“男朋友没了,你寂寞了,于是就找我?”我说。

“只说对了一半啊,我爸爸同你妈妈这一段时间哪天没有做啊,弄得我也心
痒痒的,再加上我在网上看了几篇描写姐弟恋的小说,所以……”姐姐不说了。

“嘿嘿,这麽简单啊,我还以爲是我自己有魅力呢。”我说。

“想得美啊你。”

什麽事情都会有处理方法的,继父同妈妈每天还是那麽疯狂,妈妈爲了继父
的身体着想,不时的给继父吃一些滋补品,我已经没那麽的意见了,他们做他们
的,我做我的,每天他们做的时候我都会同姐姐一边偷看,一边观摩技术,白天
他们走了我们偶尔也会到他们的房间去体验一下生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