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劫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一章

  火车在铁轨上隆隆的行驶着。

  一个身穿笔挺警服的年轻女子,穿过车厢,走到车厢最后的包间,拉开门。

  包间裏,坐着三个人,两女一男,也都是一样身穿警服。

  靠窗坐的女警长发披肩,三十不到的年纪,五官俊秀,警服的裙装下面,一

双肉色连裤丝袜和高跟鞋把两条玉腿衬得匀称又修长,双膝并拢优雅地斜靠在一

起。此女名叫何晴,现任A市公安局情报科科长。

  年轻女警在何晴斜对面坐下,何晴身边坐的是一个扎着长马尾辫的姑娘,她

们俩虽然也是身着警服,不过穿的都是裤装。

  马尾辫叫苏雯,而进门的女警察叫胡倩倩,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

  「情况怎麽样?」何晴问胡倩倩。

  「都已经布控好了,科长,就等你下命令了」

  「嗯」何晴点点头,转过脸朝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男人四十多岁,没带警帽,

有点谢顶。「洪警官,这次行动非常危险,麻烦你跟乘务长打个招呼,让他们的

人回避一下」

  男人说:「放心,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们」

  他是车上的乘警。

  「谢谢,」何晴点点头,对自己两个属下说道,「记住,一定要人赃并获,

知道吗?行动!」

  「是!」

  话音一落,三人就出了包厢。何晴双手抱在肘部,秀眉微蹙,望向窗外飞驰

而过的景色。

  几天前,情报科收到线报,一伙毒贩要在这列火车上进行交易,且涉案金额

十分巨大,爲本市曆年罕见。局裏十分重视,委任何晴全力侦办此案,力求将犯

罪分子一网打尽,经过研究,最终决定在犯罪分子实施交易时进行抓捕。于是何

晴带领小队成员,便上了这辆西行的列车。

  也许是因爲安排周密,抓捕工作意外的顺利。根据情报,毒贩一共有四名,

买卖双方各两人,他们想方设法买到了同一个卧铺包间的车票,从而得以在列车

上从容进行交易。当干警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四人正在验货点钞,被打了个措手

不及,轻轻松松就被制服了。车厢裏人多眼杂,四名毒贩被带到位于车尾,何晴

用作临时指挥室的包厢裏关押。

  简单的审讯是例行公事,毒贩子心知肚明,这麽大的交易量,被捕肯定是死

路一条,所以软硬不吃,四人闭口不言。

  黄昏时分,列车到了终点,这班高铁往返于何晴所在的A市和B市之间,据

情报称,两拨毒贩也正是来自这两个城市,利用这趟火车线路,已经进行过多次

交易。

  火车在车站停留四个小时做休整,然后连夜返回A市,何晴的小队利用这四

个小时,将两名B市的毒贩交由当地警方处理,随后再将另两名毒贩带回A市受

审。计划很周祥,但执行起来却并不顺利,毕竟B市人生地不熟,爲了安全起见,

何晴派了六名队员进行押送,而因爲交通原因和手续繁琐,六人无法及时赶回,

最后不得不仅剩下何晴,胡倩倩,苏雯三个娘子军,将剩余两人带回A市。一边

是六比二,一边是三比二,不过何晴并不觉得有多大问题。

  列车大约十点啓程,翌日一早就能到达,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加上火车又

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能出什麽事情呢?况且何晴也不是等閑之辈,虽然她年

纪不大,但已经参与过多起大案的侦办,经验丰富,两个部下也是公安学院的高

材生,是她非常得力的左右手。

  在列车出发前,何晴找到洪警官,在洪警官的带领下,她见到了这班车的乘

务长,这是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保养的很好。

  互相自我介绍之后,何晴得知,乘务长叫做张丽。

  简单交代过情况之后,何晴提出了她的请求,她希望乘务组将餐车封闭,用

来关押两名犯罪分子,原因有两个,首先夜班车,早已过了饭点,本身去餐车的

乘客就寥寥无几;其次,餐车的位置紧靠着车头,同属于死角,用来做关押的地

点比较保险。

  张丽面露难色,说这事儿有点不合规矩,但在何晴的坚持下,还是同意了,

并且答应立刻就去布置。

  与几名女警告别之后,女乘务长只身来到软卧车厢的一个普通的包间前,敲

了敲门,推门进去。

  虽然是包厢,但裏面只有一个人。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高大,壮实,相貌平平。

  由于列车即将发车,所以不管是车厢走廊,还是其他卧铺的包间都是乱哄哄

的,唯独这裏很安静,仿佛就只有他一个乘客。

  男人正低头看着手机,眼见门裏闪进来一个婀娜的身姿,眉毛立刻就扬了起

来,站起了身子。

  张丽的个子不算矮,差不多有一米六八,一身高铁乘务员的裙装制服,脚上

是烟灰色的连裤丝袜搭配一双黑色系带高跟皮鞋,鞋跟约有五厘米左右,算上这

五厘米,她的高度已经不低,但是男人依然要高过她半个头,他居高临下的笑着,

一伸手就揽过了她的腰肢。

  「啊呀~ 」张丽娇嗔了一声。

  「门还没关呢,猴急什麽呀~ 」她伸手把门带上,扣上门锁,男人已经迫不

及待吻上了她的嘴唇。

  「呜——」女人挣了一下,没挣脱,伸手轻轻捶打男人结实的胸膛「呜——

呜——」她别开脑袋,脸颊绯红。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呀?」男人一边说,一边伸手进了女人前襟,隔着衬衫

揉揉搓起张丽丰满的胸部。

  「啊~ 」女乘务长轻轻呻吟了一下,腿立刻就伸不直了。

  男人顺势把她放倒在铺位,面朝下压在床上,一只手伸到下面把女人屁股上

包的紧紧的裙摆往上翻。

  「啊呀,你急什麽呀,我还在工作呢!」张丽娇声喊道。

  「你是乘务长,又不是司机,少了你还不是照样开车……」男人说罢,粗鲁

地把女人的连裤丝袜和内裤裹挟在一起,三两下扯到大腿上。

  「我——啊——你……」张丽感到男人滚烫粗壮的家伙直接进了自己身体,

粗暴并且蛮不讲理。

  「你——」她咬了咬嘴唇,涂着桃红色指甲油的一双玉手紧紧揪住白色的被

单「你——别——别射在裏面——这两天不安全……」

  一会儿工夫,张丽斜靠在床头,整理自己的裤袜和内裤,男人站在旁边系皮

带。

  「你坏死了,叫你别射裏面偏不听,下次再这样不理你了」

  「不是带药了吗,吃一片就好了」

  「滚犊子」

  男人在床边坐下,张丽的一双丝袜玉腿斜斜靠在床沿上。

  「说正事儿吧」男人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纤细优美的脚踝上。

  「啥事儿?」

  「就那事儿」

  「切」女人白了他一眼,开始摆弄左手中指的指甲,「抓了四个,两个送下

了车,另两个今晚上带回去」

  「嗯」男人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捉住张丽的一双脚踝。他的手很大,食指插

进脚踝中间,大拇指和中指在两边夹住,轻松就把少妇的双脚给并拢擡了起来。

  「接着说」他伸手解开女人脚上高跟鞋的皮扣,将一双丝足轻轻从鞋跟裏滑

出来,一股淡淡的温热立刻就在他鼻前弥散开。

  「嘶……」男人轻轻嗅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把女乘务长一双灰色

丝袜包裹的玉足放到鼻前细细品味。

  「留下了三个女警看守,他们让我把餐车给封了,用来关人」

  「嗯——你做了?」

  「对啊,还能怎麽办」

  「确定只剩三个了?」

  「确定,除了洪胖子」

  「那个怂货,好办」

  「对了,那三个女警察盘子长得都挺不错的,特别是带头的那个,穿个丝袜

高跟,你喜欢的那种」张丽说着,包裹在丝袜裏的脚趾撚动了一下,似乎是故意

在挑逗男人一般,蹭了蹭他的鼻尖。

  「是麽,那我倒要好好见识见识」男人顺势捧起女人的玉足,在脚底心深深

一吻。

  「切,足足穿了一天了,也不嫌臭……哎?你干嘛?你脱我袜子干嘛呀?」

  「怎麽着,你把我勾引起来了,还想就这麽算了?」

  「车、车要开啦……」

  「我很快就好」

  「不要,别又用袜子塞我的嘴啊——呜——」

  「爲了你好,一会你憋不住喊出声来,把人招来怎麽办?」

  「呜——髒——呜——」

  「哼哼,几天不见,越发雪白粉嫩了,奶子更大屁股更圆了」

  「呜呜~ 」

  「刚才没吃够吧,我这就把你喂喂饱」

  「呜~ 」

  站台上,已经开始播放广播了,列车裏人来人往,不时有人从包间的门外经

过,他们不知道,一门之隔,在包间裏的铺位上,性感风骚的女乘务长张丽,正

被一个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她的制服裙乱糟糟卷在腰间两口敞开,胸罩半露,

一双性感长腿光溜溜的,白色内裤被扔在地上。她面朝下,屁股崛起,两手被男

人抓住,摁在床头,嘴裏塞着自己穿着走来走去整整一天的臭丝袜。

  「呜——呜——呜——」美少妇有节奏的呻吟着,媚眼如丝,神色迷离。

  火车鸣笛,车门即将关闭……

                第二章

  列车缓缓开动,渐渐驶离B市火车站。

  何晴看了看手上的女式腕表,指针停在十点半,外面的天色仿佛一块深蓝色

的绒布,把大地笼罩着。

  八个多小时的归途,这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火车开出没多远,餐车车厢裏的灯就暗了下来,何晴擡头看了看,车厢裏照

明的灯,灭了一半。

  餐车夜晚是不熄灯的,但是会关掉一路供电,张丽跟她说过,乘务长的解释

是,节省不必要的电力消耗。

  何晴不感到意外,但另两个女警却颇有微词,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

  几个人座位的格局是:何晴坐在最靠裏的卡座,她的对面,坐着其中一个毒

贩。毒贩的双手被手铐拷在窗栅栏上;并排的另一边卡座胡倩倩坐在裏侧,背靠

车厢门,对面一样是拷在车窗架上的毒贩;苏雯坐在毒贩身边,餐车是车头之后

的第一节车厢,所以何晴与胡倩倩背后,隔着车门就是车头了,而这扇车门一般

是不开的,所以两人的视线没有死角,这一晚上,她们都要保持这样的架势。

  何晴支着耳朵听两个姑娘说话,她们主要是在吐槽。何晴知道自己两个手下

不是龟毛的人,但这一路上好几件事情让她们觉得不舒服,所以发洩发洩也很正

常。

  比如姓洪的乘警,连他算在内,这班车上总共有五个乘警,何晴向他寻求协

助的时候,这胖子却打起了太极,说抓捕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全力配合了,他们在

车上也有自己的工作,有心无力,再派人协助,会让他们很难做的。何晴没有坚

持,其实他们晚上干点什麽大家都心知肚明,何晴没有强求。

  乘警归属铁路,这件事情上,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况且看得出来这几个人平

时都懒散惯了,不但派不上大用场,万一有事,是帮忙还是拖后腿还真不好说。

  一会儿功夫,两个姑娘的话题逐渐从乘警转移到了那个美豔的乘务长身上。

  坦白说何晴对她印象也不好,说不上爲什麽,但是做警察的,看人的直觉总

是很準。

  正说着车厢的门打开了,说曹操,曹操到,张丽红光满面,笑盈盈地走了进

来。

  「咳咳」何晴咳嗽了一下,两个女孩儿立刻停止了对话,何晴把翘着的一双

丝袜玉腿放下站起身「乘务长这麽晚还没睡呢?」

  「没那麽早,一会儿还要换票呢」张丽说着,把一个塑料袋放到桌上,从裏

面拿出一瓶水递给何晴「何警官,渴了吧,给你们送点水」。

  「谢谢,想得周到」何晴把水转给胡倩倩和苏雯,自己也留了一瓶。

  张丽看了看两个被拷在窗架上的男人,两人都是闭口不语,一脸颓态。毕竟,

这种量,够枪毙好几回了。

  「他们两个……」张丽比划了一下。

  「哦,他们不用,嫌犯在押送过程中不能吃任何东西」

  「哦,好,那剩下的我给你们放这儿了啊」张丽把塑料袋放到后面的卡坐上,

「何警官,你们还有什麽需要的吗?」

  「没有了,谢谢你乘务长」

  「好,那我就先走了」

  「再见」

  张丽转身走了,昏暗的灯光下,她被制服裙包的严严实实的圆润臀部一摆一

摆的,两条肉色的丝袜腿显得更长了。

  门关上之后,胡倩倩低低骂了一句:「骚货」

  「怎麽了?人家还给我们送喝得呢」何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科长,你没注意吗?她换了双丝袜」

  「那又怎麽样?」

  苏雯笑着插嘴「什麽情况下,不换衣服却要换丝袜呢?」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你懂得」眼神。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净想些什麽呢」何晴笑了笑坐下,「也许人家把

水打翻在身上了也说不定呢」

  她侧过身,优雅地把左腿搁在右腿上,两条肉色丝袜包裹的纤细小腿笔直笔

直地并在一起。

  两个女警相视一笑,何晴一转眼,发现自己面前的嫌犯低着头,正直勾勾盯

着自己的双脚看,她擡脚就踹了一下,皮鞋的鞋尖正踢在对方膝盖上。

  「哎呦!」男人惨叫一声。

  「放老实点儿!」何晴厉声道。

  男人低头瞅了她一眼,把脸转向了窗外,嘴裏不清不楚嘀咕着什麽。

  铁轨在车轮的碾压下,有节奏地呻吟着。

  何晴打了个哈欠,这一天马不停蹄连轴转下来,是够累的。

  不光是她累,两个小女警也够呛。

  那边的胡倩倩,躺在座位上,已经睡熟了。

  当然这是在何晴许可的情况下,十分锺前,女孩儿觉得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苏雯便让她先睡会儿,晚点再和她轮流,胡倩倩顺势躺在座位上,她面朝裏侧卧,

双手曲起枕在头下,双腿微微弯曲,并拢在一起。

  高跟鞋脱去后,两只不足三十六码的小脚,从藏青色的长裤下漏出来,还穿

着肉色的丝袜。一对白裏透红的脚心在薄如蝉翼的丝袜覆盖下,正对着何晴这边。

  看到这对玲珑娇小的玉足,不知道爲何,何晴心头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一种心痒难忍的感觉,忍不住想上去摸摸,把玩一下。

  她被这种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喝口水清醒了一下。

  「科长,我……我去解个手」苏雯站起来,不好意思的说。

  「这会儿已经三次了,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我想我是水喝多了」两人的目光同时投向苏雯面前的矿泉水瓶,

裏面还有大半瓶水。

  「唔」苏雯低低呻吟了一下,很轻,但何晴看出来她不由自主夹了夹大腿

「快去吧」

  「好……」苏雯小跑着走了,样子竟有些慌乱,她很少这样。

  何晴隐隐觉得,好像有哪裏不太对劲。

  苏雯的年纪,要比胡倩倩大几岁,头脑很好,做事稳重,是公安大学的高材

生,算是何晴的智囊,因此她对自己的失态非常介意。

  从洗手间出来,苏雯把门拉上,坐便器沖水的声音被一起关在了裏面。

  她走到洗漱池边,用水把脸扑湿,一丝凉意让她感到舒服些了。

  车厢裏面太热了,苏雯望着镜子裏的自己,把马尾散开,让头发披散下来。

  镜子裏的女警面容姣好,只是神情略带疲惫。

  她整理了一下衣领,正要往回走,忽然好像发现了什麽东西,她停住脚步,

转过身朝前走去。

  洗手间位于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这种连接处一般前后和车厢交界的地方都有

门。

  苏雯是从餐车的门裏出来的,此刻她小心翼翼走向邻车的门,发现在昏暗的

灯光下,推门的把手上,不知道被谁插了一根拖把,拖把斜插在把手的环和门框

外头,把车门给卡住了,从外面根本不可能打开。

  苏雯看了看,显然有人从裏面想把这节车厢给反锁了。

  她抓住拖把用力一拉,拖把被拉开了。

  正当她想仔细看看的时候,一双大手出其不意从背后伸出,一只捂住她的嘴

巴,另一只死死卡住了她的脖子。

  「呜!」一声惊叫被堵在了喉咙口,女警挥舞着拖把想攻击身后的袭击者,

却被人猛地一把夺去。

  「呜?」紧跟着,她脚下一空,失了重心,同时,一团散发着异味的东西塞

进她的嘴裏。

  女警被面朝下压在地上,有人拢着她的胳膊,踩着后腰,让她动弹不得,挂

在腰带上的手铐被人摘掉,随即,反剪的双手被冰凉的东西铐住。

  「老实点儿!」一个女人压低了的嗓音传了过来,伴随着一阵熟悉的香水味。

  「呜?」虽然看不到背后的景象,但苏雯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是她!」

  车厢裏,苏雯离开以后,何晴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可能是车厢裏太闷了,她面色潮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对面的嫌犯好像看出了她的异样,明明是在假寐,还偷偷地瞄她,顿时让何

晴火冒三丈。

  「看什麽看!」对方一听,连忙闭上眼,何晴压着火左右看看,从桌上抄起

一块餐巾,折成三角形。

  「擡头!」

  「干什麽呀警官」

  「叫你擡头!」何晴嚷着。

< br />
  用餐巾把嫌犯的眼睛给蒙了起来,何晴还觉得不解恨,搓了两团纸巾把男人

的耳朵也堵上了。转眼看到旁边另一个也正好奇地张望,她二话不说,走过去如

法炮制。

  正要回座位,女警官无意间低头,正和胡倩倩娇小的一双丝袜脚打了个照面,

近在咫尺。

  她停住了,不由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嘴唇微微颤抖,仿佛鬼使神差一般,慢

慢凑上去,轻轻嗅了一下女孩细软的丝袜脚底。

  一股淡淡的皮革味道,混杂着丝织品以及微乎其微的汗味,尘土味。

  何晴的身子抖了一下,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快,一只手无意间伸向自己的下身,

她身体燥热,意识有点模糊,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停止不住,按压了自己的下体。

  「哦……」何晴打了个激灵,身子好像过电一般,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直窜到

头发根,又打了个来回,她的手撑到桌上,防止自己摔倒,眼眶模糊了。

  女警官奋力克制住自己,吸了吸鼻子揉揉眼睛,左右看了看。

  胡倩倩睡得很熟,呼吸均匀时不时夹杂着几下轻微,可爱的鼾声,而两个嫌

犯被蒙上了眼睛,低着头,不知道是打瞌睡还是怎样。

  何晴咽了口唾沫,迟疑了几秒锺,伸出细长白嫩的手指,钻进胡倩倩左脚的

裤管裏,等她的手指退出来的时候,纤细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小女警脚上肉

色水晶短丝袜的袜腰。

  何晴小心翼翼地褪着女孩的丝袜,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犯了毒瘾的瘾君子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麽,但是脑海裏仿佛有个声音在蛊惑她不要停下,慢慢

的,胡倩倩的一只短丝袜落在了她的手掌心。

  何晴颤抖着把这团尚带着余温的尤物凑到鼻前,深深嗅了下去。

  她好像是吸到了袜尖,味道比刚才要浓烈一些,淡淡的酸味,臭味,和骚味,

这突如其来的感官刺激让何晴欲罢不能,她的手控制不住伸进了裙子裏面,女警

官葱白一样的中指穿过过自己的裤袜、内裤以及潮热不堪的黑森林,找到了熟悉

的地方,熟练地揉搓、按压起来。

  「呜——」她紧紧咬着牙,试图避免被两个犯人听出端倪,身子一个劲的抖。

  何晴闭起双眼,下巴无意识地擡高,一手有节奏地抖动,另一手,扣着胡倩

倩的髒丝袜捂在自己的口鼻之上,那美妙的气味,她一丝一毫都不想放过。

  「噗——」一声轻响,何晴猛地一抖,两条丝袜玉腿无力地松懈下来,一只

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去向。

  女警官的双腿软软岔开,有什麽液体,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把肉色的丝

袜都沾湿了,滴到红色的地毯上。

  「呼——」何晴满足地长吁一口气此刻她的脑袋裏空空的,什麽都没有,更

没有意识到,在她闻着胡倩倩丝袜自慰的这点时间裏,苏雯去解手竟然还没回来。

  快感渐渐逝去,紧跟而来的,是满满的羞耻感何晴渐渐恢複神智,她几乎不

敢相信自己做了什麽,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呵,爽麽?骚货?」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如其来,而且近在咫尺!

  何晴吓得一激灵,慌乱地起身。

  只见和自己背靠着的卡座裏,慢慢站起来一个强壮的身影。

  她不由得大惊失色……

第一章

  火车在铁轨上隆隆的行驶着。

  一个身穿笔挺警服的年轻女子,穿过车厢,走到车厢最后的包间,拉开门。

  包间裏,坐着三个人,两女一男,也都是一样身穿警服。

  靠窗坐的女警长发披肩,三十不到的年纪,五官俊秀,警服的裙装下面,一

双肉色连裤丝袜和高跟鞋把两条玉腿衬得匀称又修长,双膝并拢优雅地斜靠在一

起。此女名叫何晴,现任A市公安局情报科科长。

  年轻女警在何晴斜对面坐下,何晴身边坐的是一个扎着长马尾辫的姑娘,她

们俩虽然也是身着警服,不过穿的都是裤装。

  马尾辫叫苏雯,而进门的女警察叫胡倩倩,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

  「情况怎麽样?」何晴问胡倩倩。

  「都已经布控好了,科长,就等你下命令了」

  「嗯」何晴点点头,转过脸朝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男人四十多岁,没带警帽,

有点谢顶。「洪警官,这次行动非常危险,麻烦你跟乘务长打个招呼,让他们的

人回避一下」

  男人说:「放心,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们」

  他是车上的乘警。

  「谢谢,」何晴点点头,对自己两个属下说道,「记住,一定要人赃并获,

知道吗?行动!」

  「是!」

  话音一落,三人就出了包厢。何晴双手抱在肘部,秀眉微蹙,望向窗外飞驰

而过的景色。

  几天前,情报科收到线报,一伙毒贩要在这列火车上进行交易,且涉案金额

十分巨大,爲本市曆年罕见。局裏十分重视,委任何晴全力侦办此案,力求将犯

罪分子一网打尽,经过研究,最终决定在犯罪分子实施交易时进行抓捕。于是何

晴带领小队成员,便上了这辆西行的列车。

  也许是因爲安排周密,抓捕工作意外的顺利。根据情报,毒贩一共有四名,

买卖双方各两人,他们想方设法买到了同一个卧铺包间的车票,从而得以在列车

上从容进行交易。当干警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四人正在验货点钞,被打了个措手

不及,轻轻松松就被制服了。车厢裏人多眼杂,四名毒贩被带到位于车尾,何晴

用作临时指挥室的包厢裏关押。

  简单的审讯是例行公事,毒贩子心知肚明,这麽大的交易量,被捕肯定是死

路一条,所以软硬不吃,四人闭口不言。

  黄昏时分,列车到了终点,这班高铁往返于何晴所在的A市和B市之间,据

情报称,两拨毒贩也正是来自这两个城市,利用这趟火车线路,已经进行过多次

交易。

  火车在车站停留四个小时做休整,然后连夜返回A市,何晴的小队利用这四

个小时,将两名B市的毒贩交由当地警方处理,随后再将另两名毒贩带回A市受

审。计划很周祥,但执行起来却并不顺利,毕竟B市人生地不熟,爲了安全起见,

何晴派了六名队员进行押送,而因爲交通原因和手续繁琐,六人无法及时赶回,

最后不得不仅剩下何晴,胡倩倩,苏雯三个娘子军,将剩余两人带回A市。一边

是六比二,一边是三比二,不过何晴并不觉得有多大问题。

  列车大约十点啓程,翌日一早就能到达,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加上火车又

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能出什麽事情呢?况且何晴也不是等閑之辈,虽然她年

纪不大,但已经参与过多起大案的侦办,经验丰富,两个部下也是公安学院的高

材生,是她非常得力的左右手。

  在列车出发前,何晴找到洪警官,在洪警官的带领下,她见到了这班车的乘

务长,这是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保养的很好。

  互相自我介绍之后,何晴得知,乘务长叫做张丽。

  简单交代过情况之后,何晴提出了她的请求,她希望乘务组将餐车封闭,用

来关押两名犯罪分子,原因有两个,首先夜班车,早已过了饭点,本身去餐车的

乘客就寥寥无几;其次,餐车的位置紧靠着车头,同属于死角,用来做关押的地

点比较保险。

  张丽面露难色,说这事儿有点不合规矩,但在何晴的坚持下,还是同意了,

并且答应立刻就去布置。

  与几名女警告别之后,女乘务长只身来到软卧车厢的一个普通的包间前,敲

了敲门,推门进去。

  虽然是包厢,但裏面只有一个人。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高大,壮实,相貌平平。

  由于列车即将发车,所以不管是车厢走廊,还是其他卧铺的包间都是乱哄哄

的,唯独这裏很安静,仿佛就只有他一个乘客。

  男人正低头看着手机,眼见门裏闪进来一个婀娜的身姿,眉毛立刻就扬了起

来,站起了身子。

  张丽的个子不算矮,差不多有一米六八,一身高铁乘务员的裙装制服,脚上

是烟灰色的连裤丝袜搭配一双黑色系带高跟皮鞋,鞋跟约有五厘米左右,算上这

五厘米,她的高度已经不低,但是男人依然要高过她半个头,他居高临下的笑着,

一伸手就揽过了她的腰肢。

  「啊呀~ 」张丽娇嗔了一声。

  「门还没关呢,猴急什麽呀~ 」她伸手把门带上,扣上门锁,男人已经迫不

及待吻上了她的嘴唇。

  「呜——」女人挣了一下,没挣脱,伸手轻轻捶打男人结实的胸膛「呜——

呜——」她别开脑袋,脸颊绯红。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呀?」男人一边说,一边伸手进了女人前襟,隔着衬衫

揉揉搓起张丽丰满的胸部。

  「啊~ 」女乘务长轻轻呻吟了一下,腿立刻就伸不直了。

  男人顺势把她放倒在铺位,面朝下压在床上,一只手伸到下面把女人屁股上

包的紧紧的裙摆往上翻。

  「啊呀,你急什麽呀,我还在工作呢!」张丽娇声喊道。

  「你是乘务长,又不是司机,少了你还不是照样开车……」男人说罢,粗鲁

地把女人的连裤丝袜和内裤裹挟在一起,三两下扯到大腿上。

  「我——啊——你……」张丽感到男人滚烫粗壮的家伙直接进了自己身体,

粗暴并且蛮不讲理。

  「你——」她咬了咬嘴唇,涂着桃红色指甲油的一双玉手紧紧揪住白色的被

单「你——别——别射在裏面——这两天不安全……」

  一会儿工夫,张丽斜靠在床头,整理自己的裤袜和内裤,男人站在旁边系皮

带。

  「你坏死了,叫你别射裏面偏不听,下次再这样不理你了」

  「不是带药了吗,吃一片就好了」

  「滚犊子」

  男人在床边坐下,张丽的一双丝袜玉腿斜斜靠在床沿上。

  「说正事儿吧」男人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纤细优美的脚踝上。

  「啥事儿?」

  「就那事儿」

  「切」女人白了他一眼,开始摆弄左手中指的指甲,「抓了四个,两个送下

了车,另两个今晚上带回去」

  「嗯」男人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捉住张丽的一双脚踝。他的手很大,食指插

进脚踝中间,大拇指和中指在两边夹住,轻松就把少妇的双脚给并拢擡了起来。

  「接着说」他伸手解开女人脚上高跟鞋的皮扣,将一双丝足轻轻从鞋跟裏滑

出来,一股淡淡的温热立刻就在他鼻前弥散开。

  「嘶……」男人轻轻嗅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把女乘务长一双灰色

丝袜包裹的玉足放到鼻前细细品味。

  「留下了三个女警看守,他们让我把餐车给封了,用来关人」

  「嗯——你做了?」

  「对啊,还能怎麽办」

  「确定只剩三个了?」

  「确定,除了洪胖子」

  「那个怂货,好办」

  「对了,那三个女警察盘子长得都挺不错的,特别是带头的那个,穿个丝袜

高跟,你喜欢的那种」张丽说着,包裹在丝袜裏的脚趾撚动了一下,似乎是故意

在挑逗男人一般,蹭了蹭他的鼻尖。

  「是麽,那我倒要好好见识见识」男人顺势捧起女人的玉足,在脚底心深深

一吻。

  「切,足足穿了一天了,也不嫌臭……哎?你干嘛?你脱我袜子干嘛呀?」

  「怎麽着,你把我勾引起来了,还想就这麽算了?」

  「车、车要开啦……」

  「我很快就好」

  「不要,别又用袜子塞我的嘴啊——呜——」

  「爲了你好,一会你憋不住喊出声来,把人招来怎麽办?」

  「呜——髒——呜——」

  「哼哼,几天不见,越发雪白粉嫩了,奶子更大屁股更圆了」

  「呜呜~ 」

  「刚才没吃够吧,我这就把你喂喂饱」

  「呜~ 」

  站台上,已经开始播放广播了,列车裏人来人往,不时有人从包间的门外经

过,他们不知道,一门之隔,在包间裏的铺位上,性感风骚的女乘务长张丽,正

被一个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她的制服裙乱糟糟卷在腰间两口敞开,胸罩半露,

一双性感长腿光溜溜的,白色内裤被扔在地上。她面朝下,屁股崛起,两手被男

人抓住,摁在床头,嘴裏塞着自己穿着走来走去整整一天的臭丝袜。

  「呜——呜——呜——」美少妇有节奏的呻吟着,媚眼如丝,神色迷离。

  火车鸣笛,车门即将关闭……

                第二章

  列车缓缓开动,渐渐驶离B市火车站。

  何晴看了看手上的女式腕表,指针停在十点半,外面的天色仿佛一块深蓝色

的绒布,把大地笼罩着。

  八个多小时的归途,这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火车开出没多远,餐车车厢裏的灯就暗了下来,何晴擡头看了看,车厢裏照

明的灯,灭了一半。

  餐车夜晚是不熄灯的,但是会关掉一路供电,张丽跟她说过,乘务长的解释

是,节省不必要的电力消耗。

  何晴不感到意外,但另两个女警却颇有微词,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

  几个人座位的格局是:何晴坐在最靠裏的卡座,她的对面,坐着其中一个毒

贩。毒贩的双手被手铐拷在窗栅栏上;并排的另一边卡座胡倩倩坐在裏侧,背靠

车厢门,对面一样是拷在车窗架上的毒贩;苏雯坐在毒贩身边,餐车是车头之后

的第一节车厢,所以何晴与胡倩倩背后,隔着车门就是车头了,而这扇车门一般

是不开的,所以两人的视线没有死角,这一晚上,她们都要保持这样的架势。

  何晴支着耳朵听两个姑娘说话,她们主要是在吐槽。何晴知道自己两个手下

不是龟毛的人,但这一路上好几件事情让她们觉得不舒服,所以发洩发洩也很正

常。

  比如姓洪的乘警,连他算在内,这班车上总共有五个乘警,何晴向他寻求协

助的时候,这胖子却打起了太极,说抓捕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全力配合了,他们在

车上也有自己的工作,有心无力,再派人协助,会让他们很难做的。何晴没有坚

持,其实他们晚上干点什麽大家都心知肚明,何晴没有强求。

  乘警归属铁路,这件事情上,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况且看得出来这几个人平

时都懒散惯了,不但派不上大用场,万一有事,是帮忙还是拖后腿还真不好说。

  一会儿功夫,两个姑娘的话题逐渐从乘警转移到了那个美豔的乘务长身上。

  坦白说何晴对她印象也不好,说不上爲什麽,但是做警察的,看人的直觉总

是很準。

  正说着车厢的门打开了,说曹操,曹操到,张丽红光满面,笑盈盈地走了进

来。

  「咳咳」何晴咳嗽了一下,两个女孩儿立刻停止了对话,何晴把翘着的一双

丝袜玉腿放下站起身「乘务长这麽晚还没睡呢?」

  「没那麽早,一会儿还要换票呢」张丽说着,把一个塑料袋放到桌上,从裏

面拿出一瓶水递给何晴「何警官,渴了吧,给你们送点水」。

  「谢谢,想得周到」何晴把水转给胡倩倩和苏雯,自己也留了一瓶。

  张丽看了看两个被拷在窗架上的男人,两人都是闭口不语,一脸颓态。毕竟,

这种量,够枪毙好几回了。

  「他们两个……」张丽比划了一下。

  「哦,他们不用,嫌犯在押送过程中不能吃任何东西」

  「哦,好,那剩下的我给你们放这儿了啊」张丽把塑料袋放到后面的卡坐上,

「何警官,你们还有什麽需要的吗?」

  「没有了,谢谢你乘务长」

  「好,那我就先走了」

  「再见」

  张丽转身走了,昏暗的灯光下,她被制服裙包的严严实实的圆润臀部一摆一

摆的,两条肉色的丝袜腿显得更长了。

  门关上之后,胡倩倩低低骂了一句:「骚货」

  「怎麽了?人家还给我们送喝得呢」何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科长,你没注意吗?她换了双丝袜」

  「那又怎麽样?」

  苏雯笑着插嘴「什麽情况下,不换衣服却要换丝袜呢?」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你懂得」眼神。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净想些什麽呢」何晴笑了笑坐下,「也许人家把

水打翻在身上了也说不定呢」

  她侧过身,优雅地把左腿搁在右腿上,两条肉色丝袜包裹的纤细小腿笔直笔

直地并在一起。

  两个女警相视一笑,何晴一转眼,发现自己面前的嫌犯低着头,正直勾勾盯

着自己的双脚看,她擡脚就踹了一下,皮鞋的鞋尖正踢在对方膝盖上。

  「哎呦!」男人惨叫一声。

  「放老实点儿!」何晴厉声道。

  男人低头瞅了她一眼,把脸转向了窗外,嘴裏不清不楚嘀咕着什麽。

  铁轨在车轮的碾压下,有节奏地呻吟着。

  何晴打了个哈欠,这一天马不停蹄连轴转下来,是够累的。

  不光是她累,两个小女警也够呛。

  那边的胡倩倩,躺在座位上,已经睡熟了。

  当然这是在何晴许可的情况下,十分锺前,女孩儿觉得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苏雯便让她先睡会儿,晚点再和她轮流,胡倩倩顺势躺在座位上,她面朝裏侧卧,

双手曲起枕在头下,双腿微微弯曲,并拢在一起。

  高跟鞋脱去后,两只不足三十六码的小脚,从藏青色的长裤下漏出来,还穿

着肉色的丝袜。一对白裏透红的脚心在薄如蝉翼的丝袜覆盖下,正对着何晴这边。

  看到这对玲珑娇小的玉足,不知道爲何,何晴心头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一种心痒难忍的感觉,忍不住想上去摸摸,把玩一下。

  她被这种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喝口水清醒了一下。

  「科长,我……我去解个手」苏雯站起来,不好意思的说。

  「这会儿已经三次了,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我想我是水喝多了」两人的目光同时投向苏雯面前的矿泉水瓶,

裏面还有大半瓶水。

  「唔」苏雯低低呻吟了一下,很轻,但何晴看出来她不由自主夹了夹大腿

「快去吧」

  「好……」苏雯小跑着走了,样子竟有些慌乱,她很少这样。

  何晴隐隐觉得,好像有哪裏不太对劲。

  苏雯的年纪,要比胡倩倩大几岁,头脑很好,做事稳重,是公安大学的高材

生,算是何晴的智囊,因此她对自己的失态非常介意。

  从洗手间出来,苏雯把门拉上,坐便器沖水的声音被一起关在了裏面。

  她走到洗漱池边,用水把脸扑湿,一丝凉意让她感到舒服些了。

  车厢裏面太热了,苏雯望着镜子裏的自己,把马尾散开,让头发披散下来。

  镜子裏的女警面容姣好,只是神情略带疲惫。

  她整理了一下衣领,正要往回走,忽然好像发现了什麽东西,她停住脚步,

转过身朝前走去。

  洗手间位于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这种连接处一般前后和车厢交界的地方都有

门。

  苏雯是从餐车的门裏出来的,此刻她小心翼翼走向邻车的门,发现在昏暗的

灯光下,推门的把手上,不知道被谁插了一根拖把,拖把斜插在把手的环和门框

外头,把车门给卡住了,从外面根本不可能打开。

  苏雯看了看,显然有人从裏面想把这节车厢给反锁了。

  她抓住拖把用力一拉,拖把被拉开了。

  正当她想仔细看看的时候,一双大手出其不意从背后伸出,一只捂住她的嘴

巴,另一只死死卡住了她的脖子。

  「呜!」一声惊叫被堵在了喉咙口,女警挥舞着拖把想攻击身后的袭击者,

却被人猛地一把夺去。

  「呜?」紧跟着,她脚下一空,失了重心,同时,一团散发着异味的东西塞

进她的嘴裏。

  女警被面朝下压在地上,有人拢着她的胳膊,踩着后腰,让她动弹不得,挂

在腰带上的手铐被人摘掉,随即,反剪的双手被冰凉的东西铐住。

  「老实点儿!」一个女人压低了的嗓音传了过来,伴随着一阵熟悉的香水味。

  「呜?」虽然看不到背后的景象,但苏雯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是她!」

  车厢裏,苏雯离开以后,何晴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可能是车厢裏太闷了,她面色潮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对面的嫌犯好像看出了她的异样,明明是在假寐,还偷偷地瞄她,顿时让何

晴火冒三丈。

  「看什麽看!」对方一听,连忙闭上眼,何晴压着火左右看看,从桌上抄起

一块餐巾,折成三角形。

  「擡头!」

  「干什麽呀警官」

  「叫你擡头!」何晴嚷着。

<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