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极限(重口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女人的极限(重口味)

「你知道一个女人可以让多少根那玩艺同时插入身体吗?」莎希问我。

    「通常是三根,嘴、阴道和肛门,」我停顿下来思索了几秒:「我知道有些

人的阴道能塞下不止一根阴茎,不过要让两根以上的阳具同时塞进下体,男人的

位置恐怕很难安排吧?」

    莎希莞尔一笑:「那不考虑体位吧,只要是那么粗的东西就行。」

    「六根吧,嘴两根,阴道两根,肛门两根」我觉得这已经很极限了,不过我

还是补了一句:「不过在你的世界,肯定会有不一样的答案吧?」

    莎希牵住我的手:「跟我来。」

    我们沿着长廊行去,长廊两边每隔五米就有一名卫兵站立着,这些卫兵都是

年轻女子,手执长矛或是腰佩短剑,手臂和小腿上套着银光闪闪的精致铠甲,身

上却没有铠甲,只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长裙,白纱之下,胴体的轮廓若隐若现。

    「雪莉,你来。」莎希伸手招呼她们中的一个,她立刻跑过来,跟在莎希身

后。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看上去只有20出头,大概170的个头,腰肢纤细,

玉腿修长,东方人的瓜子脸,却有着一头卷曲的披肩金发。注意到我在看她,她

也朝我微笑,然后低下头去,颇为羞涩的样子。

    而以男人的眼光,我无疑会注意到,她的胸部出奇的丰满,以旧地的标准,

起码也是g,圆润饱满的臀部表明她的骨盆不小,而双腿根部之间的间距,似乎

比旧地女人的要宽一些。

    富丽堂皇的长廊尽头,是一道伸向地下的阶梯,走下阶梯,下面是幽深的甬

道,大约两米高,两个人并排的宽度,墙壁是大块的石砖砌的,壁上有灯,但灯

光很昏暗,跟着莎希绕了好几个弯,我明白了这是个迷宫,因为它到处都是岔路

口,而且可能是个巨大的迷宫,因为每条岔路望过去,似乎都没有尽头。

    莎希在一扇石门前停下,发光的符咒在门上围成一个环形,莎希将手按在环

的中央,石门在轰隆声中向一边移开了。她走进去,按了下门旁的开关,整间房

子顿时明亮起来。「原来你这并不是个中古世界么……」我瞟了瞟天花板上耀目

的水银灯,嘀咕着。而当我把目光移下一点,我就看到了这间屋子的常住房客。

    那是一只像水母一样的生物,但旧地一定没有如此巨大的水母——它那扁球

形的头有三米宽,漂浮在半空中,而在头部下面,是无数根细长的触手,说细,

是相对于它的长度而言的,实际上它们中间最粗的有人的小腿那么粗,细的则是

手指粗细,这些触手前端的形状就像男人的阳物,而且有着许多的突起。

    「去吧,雪莉,让我们的客人看看你作为女人的极限」。

    雪莉抿着嘴唇,露出一丝犹豫的神情,但她还是解开了衣带,白色的长裙从

肩头滑落,白皙的胴体完全裸露了。她的乳房真的很大,像是两颗排球,虽然

大,却依然显得很坚挺,在排球的中央,是我们通常比作樱桃的部位,但她的,

绝不能称作樱桃——那深红色的乳晕有手掌大小,她用手轻轻抚弄着,让乳头从

中挺立出来,她的乳头足有我的拳头大小,迷人的红色,加上中央凹进的乳孔,

看上去就像是一对红苹果。而她的下体也的确不同于旧地女性,外阴的尺寸要长

上一些,小阴唇一直延伸到阴阜往上一寸多,阴蒂的位置相当于男人的阳具再往

上一点点。

    见到少女的胴体,那只怪物兴奋起来,发出噜噜的咆哮声,雪莉慢慢走向

它,在它的跟前坐下来,把两腿分开成m形,双手则将自己的乳房托起。怪物迫

不及待地伸出一条最粗的触手,紧紧缠住雪莉的腰,将她举了起来,换了个方

向,正面朝向我们,另外两条触手则卷住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分开到极

限,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整个外阴,淡淡的红色,小阴唇微微张开,露出晶莹的

穴肉和诱人的花蕊,阴蒂也从包皮中突起出来,居然有蚕豆大小。雪莉闭上了眼

睛,似乎是不愿意正视我,但也可能是为了消除紧张,她咬紧牙关,眉头微皱,

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痛苦或是快乐?我不清楚。

  怪物舞动着它的千百触手,伸向雪莉的全身各处,一条胳膊粗细的触手率先

挤进了她的花蕊,雪莉啊地呻吟了一声,对旧地女性来说,放进这么大的东西已

经是相当困难的事了。晶莹的穴肉紧紧裹住了触手,触手慢慢地抽插着,每次抽

出时,都会把粉红的阴道壁向外带出一小段,如同半透明的薄膜,透亮的淫水也

随着流出来,雪莉随着抽插呻吟着,不完全像是性爱的喘息,却有几分像是痛苦

的叫喊,但随着淫水渐渐增多,触手的进出似乎轻易了许多,雪莉的阴道似乎也

渐渐适应了这巨物,触手加快了抽插的频率,雪莉的呻吟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另一条大概一寸粗的触手抵近了雪莉的菊穴,在那里来回摩挲着,雪莉伸出

双手,按住菊穴两边的臀肉,把菊门使劲扩张开,触手用力向上一顶,膨大的龟

头在雪莉的尖叫声中完全没入了菊穴中,一直往里钻进去一尺多才停下。被如此

粗大的东西插入,雪莉菊穴上的皱褶已经完全不见,粉红的嫩肉看上去晶莹剔

透,幸好阴道流出的淫水有许多流到了菊穴上,起了一些润滑的作用,否则可能

更痛苦。菊穴里的触手停留了一下,也开始抽动起来。但很快,我看到雪莉的菊

穴中也流出了透明的粘液,果然,这里和旧地是不一样的……

    两条触手加速地轮番抽插着,将穴肉带出又挤入,两条纤细的触手则开始玩

弄雪莉的阴蒂,淫水如泉水般从两个肉穴中涌出,滴落在地上,雪莉的呻吟已经

不再痛苦,好像已经完全沈浸在了快感之中。但一支触手钻进了她的嘴,呻吟声

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呜呜声——这样的3穴同插场景,旧地最为火爆的性交也不过

如此。

  莎希也许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狡黠地笑了笑,似乎在暗示我:好戏还在后

头。

    一根较细的触手伸向了雪莉的下身,在阴道口的前方来回摩擦着,然后它对

准了小小的尿道口,使劲往里钻去,雪莉的身躯猛地抽搐起来,喉咙里发出凄厉

的呜咽声,触手毫不留情地开始抽动,每次抽插都伴随着雪莉的挣扎和惨叫,但

随着尿道也分泌出丝丝爱液,她的痛苦慢慢平息下来,开始享受快感的冲击。我

注意到四根触手的动作都各不一样,阴道里那根最粗的抽插速度时快时慢,忽深

忽浅,肛门里那根则是慢慢地深入然后猛地抽出,把菊穴里的嫩肉都带出一厘米

多,尿道的那根则是短距离高频率地抽插,我想是因为尿道不如阴道和直肠那么

深的缘故,嘴里的那根动作比较轻柔,让女孩不至于呕吐,口爆的快感主要是来

自于舌头而不是腔壁的,也许雪莉的香舌正在舔舐着那鲜红的龟头?从她嘴唇紧

包住触手的吸吮动作来看,很可能是的——很快,她的身体一阵剧烈地颤抖,大

量的爱液从肉穴与触手的缝隙里涌出来,洁白的乳汁也从红苹果般的乳头中流

下,我知道,她高潮了。怪物从她口中抽出触手,她垂着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下体里的触手也暂时停止了运动,让雪莉能得到短暂的休息。

    过了两分钟,她的呼吸平稳了些,却依然闭着眼睛,她伸出右手,在身旁摸

索了几下,握住了一根触手,她把触手拉到自己的胸前,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深

深地探进那红苹果的中央,然后用力分开!一道白色的乳汁猛地喷射出来,这是

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乳孔内部,乳孔壁的颜色比阴道更为鲜红,但没有阴道那么

多的褶皱,借着明亮的灯光,我隐约可以看到乳孔深处那些更为细小的乳管。她

握住触手,把那布满突起的巨物向乳孔中间慢慢塞了进去!乳汁被挤出来,沿着

肌肤往下流淌,她一边塞一边呻吟着,额头上也渗出细小的汗珠,她让触手大约

进去了二十厘米才停下,现在,那只乳头已经不再像苹果了,而是一圈紧裹着触

手的鲜红肉壁。完成这件事,雪莉停顿了一下,然后伸出左手抓住另一根触手,

对剩下的那只乳房做了同样的事。做完这一切,她终于睁开眼睛,再次朝我露出

那羞涩的微笑,然后眼睛又闭上了。

    她张开小嘴,触手重新钻了进去,她贪婪地吸吮着,下体的触手又开始抽动

了,乳孔里的也一样,但乳头紧紧地噙住了触手,随着触手前后运动着,乳房被

挤扁又拉长,触手和乳孔之间却并没有摩擦,于是雪莉用双手分别握住两只被触

手撑得满满的乳头,让她们保持静止,触手开始在乳孔中进出,每次深入都伴随

着乳汁从缝隙中射出,像一条条白线。

    现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已经达到我预想的数目了,实际上还要超出一些,因为

她阴道里的那根触手比人类的阳物要大上一圈,但这显然只是个开始。

    怪物的触手现在纷纷聚集在雪莉的各个肉洞周围,它们相互挤撞着,像一群

纠缠的毒蛇,似乎要争夺优先进入的权力,两条尖细的触手伸了出来,它们没有

膨大的龟头结构,也没有突起,前端尖锐,看上去像两条活动的坚硬藤蔓。

    这时怪物抽出了雪莉嘴里的触手,藤蔓的尖端探向雪莉那已经被粗大触手撑

满的阴道口,从缝隙中挤了进去,待已经深入之后,它们把雪莉的阴道用力向上

掰开!张开了一道两指宽,流淌着淫水的空隙,一支触手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

雪莉的眼睛霎时瞪得滚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整个身

子疯狂地颤动着,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触手,指甲深深陷进肉里——我明白为什

么怪物要先抽出雪莉嘴里的触手了,因为若不这样,现在那触手恐怕要被咬断

了。

    但怪物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它抽出了藤蔓,将它们伸向雪莉的菊穴,

用同样的方法将菊门扩开,让新的触手得以进入,雪莉痛苦地抽搐着,依然紧咬

着牙关,但当藤蔓钻进窄小的尿道时,她终于忍受不住,凄厉地喊叫起来,藤蔓

竭尽所能也只能将尿道口再略微掰开一点,但一条毒蛇般的触手依然无情地伸向

那小小的缝隙,并且努力地向深处钻去,膨大的锥形前端一点一点地向里移动

着,雪莉的惨叫声在石室中回响,让我觉得她的尿道会无法承受两根异物而撕

裂,但最终,龟头最粗的部位也慢慢没入了尿道口,包裹着两根触手的嫩肉看上

去如蝉翼般透明,却并没有被撕破。

    我知道下一个是哪里,雪莉也知道,她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

仿佛在给她们鼓励和安慰,怪物抽出了雪莉左乳中的触手,失去了内容物的乳头

收缩了一下,又恢复了苹果的样子,但却是一只被挖去了中心的苹果,乳孔已经

无法完全闭拢,扩张的乳孔可以容得下两只手指,粘稠的乳汁从里面汩汩流出。

    另一只触手伸了过来,和先前的那只并拢在一起,龟头的尖端也靠在一起,

看来它觉得这样更容易插入一些,雪莉把双手的食指和中指探进乳孔里,用力向

两边掰开,藤蔓也伸进了乳孔,把乳孔向上下扩张,形成一个四方形的开口,并

拢的两只龟头开始一同向里插入了,但乳房不像下体的肉穴,她没有骨骼的支

撑,柔软而富有弹性,如果只是触手简单地向里用力,只会把乳头压进柔软的乳

房里,直到顶到肋骨为止,并不能穿过乳孔进入乳房。但雪莉显得出奇地配合,

等触手已经撑满乳孔口,不再需要手指帮忙时,她又和先前一样握住自己的乳

头,迎着触手的方向用力,让触手得以缓缓地穿过乳孔,与下体被更多触手插入

时的凄惨喊叫相比,在这个过程中雪莉显得很平静,她看上去已经很熟悉这样的

事了,可能还颇为乐意自己的乳房受到这样的礼遇呢。但我依然注意到了她惨白

的脸色和额上滚落的汗珠。

    她又用同样的方法为自己的右乳迎入了新客人,现在,这个纤瘦女孩的身体

里,已经插入了10根相当于男人阳具的东西了,如果嘴里也来上两根的话,就是

12根,那是她的极限吗?

    藤蔓垂了下去,不再活动,雪莉闭上双眼,喘息着,我想这场表演快结束

了,但我错了。

    触手又开始了抽插,开始是缓慢轻柔的,随后频率和幅度越来越大,而雪莉

的呻吟也由痛苦慢慢变得适应,五分钟后,她在10根触手的簇拥下再一次达到了

高潮,然而,又一根触手对准了雪莉那庞大的阴道口,现在它已不再需要藤蔓的

帮助了,两根圆形触手与穴壁之间本来就有天然的空隙,籍着涌流的爱液,它钻

了进去,雪莉又尖叫起来,但阴道依然神奇地接纳了那根触手,随后,在雪莉的

惨叫声中,她的肛门里也塞进了第三根触手,现在雪莉的肛门已经超过了旧地女

子所能达到的极限,阴道也如同正在分娩的产妇,阴道与肛门之间的隔膜被拉伸

得极薄,我觉得甚至能从她的阴道里看见菊穴中的触手。

    触手再次开始重复由慢到快的抽插过程,雪莉也再一次经历痛苦到舒适到高

潮的过程,然后,第四根触手闯入她的阴道和肛门,在她的嘶喊声中再次开始这

地府与天堂的循环,第五支,第六支……我已经没有先前那般惊异,我几乎开始

相信,她的容量是无限的,每次高潮过后,她就能适应现在的尺寸,然后在痛苦

中勉强接纳新的尺寸。

    第七根触手深深插进雪莉的直肠,它们在肛门里排成一个六边形,雪莉的菊

穴直径已经被扩张到十多厘米,相当于两个拳头的大小,而阴道里由于有那根最

为粗大的触手,触手的排列不如肛门里的那么规整,六根较细的触手环绕在粗触

手的一侧,看上去截面大致是个半圆形,现在雪莉阴道的尺寸已经比小孩的头还

要大了,但怪物依然没有罢休的意思,十六根触手在女孩的下体里杂乱地抽插

着,直到又一次高潮伴随着喷涌的淫水一同来临,雪莉现在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

神智,当第八根触手钻进那拥挤的肉穴时,她的挣扎已经变得无力,叫声也显得

微弱而嘶哑了,这次,怪物没有再进攻她的菊穴,直接把她带上了高潮,随后往

她的阴道里塞进了第九根触手,完成了最后的杰作——八根触手围绕着那最粗的

第一根,恰好形成一个八棱的圆柱。

    怪物终于放弃了对雪莉下身的折磨,转向那对已经包裹着两条肉棒的鲜红乳

头,雪莉已经没有力气握紧她们了,于是怪物用两条触手缠紧了她们,帮助第三

根肉棒的进入,我不知道为什么,当触手淩虐自己的乳房时,雪莉总是没有丝毫

的抗拒,而是好像很渴望触手的进入一样,她抚摸着已经被三根触手撑成一圈薄

壁的乳头,又把食指探进触手和乳孔的间隙里,和拇指一同捏住薄薄的乳肉,轻

轻搓揉着,乳孔不像下身那样能分泌润滑的爱液,现在触手已经很难抽插了,但

怪物并未善罢甘休,它向雪莉的右乳头伸出了新的触手,这次,它选择从三根触

手的中央进入,这次的阻力特别的大,乳头毕竟没有阴道和肛门那样的延展性,

在三只触手插入以后,她的口径已经达到了极限,但触手仍然一丝一丝地向里挺

进着,终于,就在触手头最粗的部位快要没入乳孔时,肉壁崩溃了……裂口从乳

孔口一直撕开到乳晕,殷红的鲜血顿时涌出来,沿着乳房流到腰间,再流到插满

触手的下体,最后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雪莉只是猛地抖动了一下,没有哭喊,

没有挣扎,却露出一副如释重负般的微笑。她一只手托起被鲜血染红的乳房,另

一只手抓住那只停下的触手,猛地把它捅进了淌血的裂口深处。然后,她轻轻拍

打完好的左乳,像是在说:「来吧。」

    触手向左乳发起了进攻,雪莉双手握住乳头,想要保护她不致裂开,但她的

力量已经微乎其微了,触手缓慢而坚定地向里推进,但这一次,乳头经受住了考

验,虽然肉壁已经几乎透明,却没有裂开,我长吁了一口气,但当怪物向左乳伸

出又一根触手时,我明白了,如果不达到流血的「极限」,它是不会停下的。雪

莉安详地等待着那一刻,终于,左乳头也被撕裂了,两条红色的溪流在她的肌肤

上流淌着。

    触手再次转向了雪莉已经形容可怖的下体,两条触手同时全力插向雪莉的阴

道和肛门,雪莉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这次,怪物没有再磨磨蹭蹭,两条触手刚刚

进入,另外两条立刻就开始了猛攻,雪莉的身躯比先前任何时刻更疯狂地战栗

着,紧合的眼帘下终于流出了泪滴,却立刻与满身的汗珠和鲜血混在了一起,她

的下体依然奇迹般地容纳了一条又一条新的触手,但最后,当第十四条触手无情

地挤入可怜的阴道时,最后的屏障崩溃了。在雪莉瘆人的尖叫声中,阴道与肛门

之间的隔膜嘶的从中间裂开,裂口可能深及肠道,两个肉穴现在变成了一个,鲜

血如同泉水般涌出来,染红了其中的每一根触手——那一共是二十六条。

    「停下吧!这样她会死掉的!」我向莎希喊道。但雪莉却向我摇手,强挤出

一丝笑容,像是告诉我,她还能挺住。触手开始进攻最后的堡垒,那最为窄小的

尿道,当第四根触手插入时,尿道与阴道之间的隔层也破裂了,连同膀胱一起,

尿液和血混在一起如溃堤的洪水一样喷了出来,现在,她的下身已经只剩下一个

洞了,这让我不禁想起了鸟类的泄殖腔。

    三个肉穴痛苦的连通带来了更宽松的空间,更多的触手向这个泄殖腔中拥

来,雪莉已经不再挣扎了,也许是因为没有力气,也许是因为最痛苦的时刻已经

过去了,她任由一条又一条触手伸进自己的骨盆,直到将整个肉穴撑成一个如同

小水桶大小的圆口,然后,三条触手挤进了她呻吟的口腔,是时候为这场血淋淋

的激情戏画上一个句号了。

    所有的触手开始了抽插,雪莉脸上的表情显得痛苦,但她摩擦着阴蒂和乳头

的手指告诉我,她仍然有快感,十分钟后,她达到了最后的高潮,鲜血,爱液,

阴精,尿液,混杂著从触手的缝隙间渗流出来,莎希拍了拍手——表演结束了。

    怪物恋恋不舍地从雪莉的肉体中抽出触手,失去支撑的肉穴和乳孔猛地收缩

了一下,但无疑无法合拢,破裂的乳孔现在在自然状态下也能容得下男人的阳

物,而下身淌血的肉穴看来能轻松地塞进一只拳头。怪物将雪莉轻轻放在地上,

松开了缠在她腰间的触手,隐没到房间一角的阴影中。

    「五十二支,」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雪莉的说话声,虚弱,却依然清脆:

「能扶我一把吗?」我连忙跑上前去,抱起她那因失血过多和多次的高潮而瘫软

的娇躯。

    「她的纪录是五十五。」莎希平静地说道。

    雪莉又一次害羞地笑了,把头埋在我的胸前。

    「我的世界是女人的天堂」,莎希说:「这是个开始,弗瑞恩,多呆一段时

间,你会见到更多精彩的。」

    「你确定不是地狱吗?」

    「这得女人才有发言权。」她笑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我抱起雪莉沾满爱液和血污的身体,她搂着我的脖子,我们紧随着莎希走向

幽暗的甬道。

    我注意到,她的流血已经止住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