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当兵,我被他爸强奸—意晴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意晴  23岁

小凯  23岁

凯父  50岁   

==============================================

得知男友小凯快当兵时,我很难过,一想到就会哭,常常三不五时眼框就会红红的,也一直会胡思乱想。

直到他当兵了,我也是时常想到就感到难过,可是能怎么办呢?他的兵还是要当啊。

所以我也自己安慰自己,时间会很快的,而且在他当兵的过程中也会有休假,所以不要太难过!

而小凯也时常在电话里告诉我他那边的状况,发生什么事或他在军中的情形,说的很详细,好让我了解,当然也免不了要叫我乖乖的等他,也常常在他快放假的前夕跟我讨论要带我去哪玩,去哪逛!

还记得那是男友恳亲假的前一晚,小凯要我跟着他父母的车一起去营区接他放假,由于隔天一大早就要出发到南部,所以我必须住在男友家一晚,第二天再一起出发。

那天我到男友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妈妈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替儿子炖着补汤,而男友的爸爸则显得很开心,看样子晚餐时有喝了点小酒,他兴奋的说:[我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小晴,妳知道叔叔有多么开心吗?]

他爸爸带着酒气笑呵呵地和我说话,眼睛却不停地盯着我的美腿看,我穿着一身洋装短裙,两条修长的美腿露在外面任由他爸爸扫描来扫描去的。

我俩聊着天,愈聊我愈不自在,好在九点多左右男友打了电话给我,我就借故回到男友房内讲电话,可是只聊了一下下小凯就必须挂电话了,我看了看时间,虽然还很早,可是我却一点也不想再回到客厅陪男友的酒鬼父亲聊天,所以我就干脆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没多久我感觉有人进到房间里来,但我整个人睡得懒洋洋也就没再多加留意。

是男友的爸爸走进房内,他到了床边,一只手竟伸过来顺着我的领口往下摸。

我虽然是睡着的,但他爸爸这个举动却吓到我了,马上惊醒过来,我想要去推开男友爸爸的手,却力不从心。  男友的爸爸这时也有点兴奋了,他的下体开始勃起,他的手还在我的胸口部位,我要推开他,两个人的手交错着,他顺势握住了我的肉甸甸的坚挺乳房。

我不断的挣扎,嘴里也喊叫着说:[啊,,,叔叔,,,你要干嘛?啊,,,别这样,,,]

[小晴,你好美啊,,,看得叔叔都硬了,,,]

[叔叔,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

男友的爸爸根本不理我,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一只手恣意在我那丰满有弹性的雪白奶子上抚摸抓捏着,我这时候真的害怕极了,拼命抗拒:[叔叔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将来要嫁到你们家的,求求你不要这样,你放手啊!]

我的双手在拼命保护自己的胸口,但是男友的爸爸显然经验丰富,猛地把手伸向了我的下身,他说:[妳要嫁进我们家?那就更不能叫了,给外头妳将来的婆婆听到还得了?][呜呜呜,,,叔叔,,,求你,,,求你不要这样,,,]我无助地落泪,可是却没得到他的怜悯,他继续着动作,我娇软的身躯像蛇般地扭动着,男友的爸爸知道我不敢大声反抗,于是变本加厉玩弄我的身体,他搂着我纤细的腰,接着在我下身翻江倒海,我的双腿拼了命的夹紧,这下惹得他不高兴了,[啪,,,],一个耳光朝我脸上袭来,他整个人趴到了我身上,用他强壮的双腿制伏了我,将我牢牢固定在他的身下,男友的爸爸恶狠狠地告诉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是奸定妳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的胸口,隔着衣服揉捏我的粉嫩白乳,随后我的上衣就被脱了下来,雪白的乳房整个暴露在他的眼中,我无助地躺在床上,脸上布满泪痕,他望着我丰满的乳房,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张嘴含住我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乳房,他再伸出舌头从我乳尖上轻轻地舔,[啊,,,,,嗯,,,,,,]

[小晴,,,妳的奶子真软,,,真滑,,,我家小子可真幸福,,,]

男友的爸爸嘴边还带着胡渣,他的胡渣毫不留情的刮着我的嫩乳,房间内完全是淫糜的气氛,上身半裸的我柔若无骨躺在床上,男友的爸爸接着站起来把我的双腿并拢弯曲,他伸手到我浑圆的屁股上扒我的小内裤。

我这时候慌乱了起来,伸手用力去撑拒男友爸爸的手:[叔叔,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月经来了。]

男友的爸爸则是一脸淫邪:[月经来?那正好,连保险套都免了!]

[不,,,不要,,,不可以,,,呜呜呜,,,,呜呜呜,,,]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男友的父亲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

他的阴茎又粗又黑,我难为情的把脸转到一边,而他见我娇羞地模样,甚至用言语羞辱我,他:[怎么?不敢看阿?跟我儿子比,谁大?]

他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朝着我笑了笑,[小晴,,,让叔叔来教妳几招,将来好服侍我儿子啊,,,]

[叔叔,够,够了,,,住手啊,,,]

他用力分开我的大腿,眼睛贼兮兮地盯着我那神秘柔嫩的粉红细缝,一双贼眼放肆地饱览我最最神秘的地方。

在那一片阴毛中,我的两片阴唇微微向外张开着,红润欲滴,男友的爸爸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大阴茎上,淫笑着说:

[小晴,我让妳尝尝大肉棒的滋味。]说着他就跪在我的两腿间。

他一手持着阴茎,用龟头在我阴唇上来回的滑动着,而这时我的阴部却和我意志相反的流出了些许的爱液,而些许的爱液还伴随着我的经血,这已足够润滑那根即将插入我体内的阴茎了。

[我要进来了,,,准媳妇!]

[不,,,,,,,,,,,]

男友的爸爸顶住了我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来。

[啊,,,不要,,,不要啊,,,叔叔,,,求求你,,,不!]

[噢,,,好紧啊,,,小晴,,,我的好媳妇,,,]

他已经进入了我的体内,那一下插入是那么突然,身体的重量猛烈地压到我的大腿上,我的身体在做痛苦的摆动,但是由于手脚都被限制住了,我的扭动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

[叔叔,,,求求你,痛,痛啊,不要了,,,不,,,啊,,,痛!]

我痛苦的乞求男友的爸爸,但他并没有被我哀怜乞求所打动,他的身子深深地沉着,整个鸡巴都陷入了我体内,没有一点露在外面。

他缓缓地将鸡巴拔出来,稍微停了一下,又是一下狠狠地插入。

[啊!]我发出不自禁的呼声,我的叫是痛苦,我的叫是绝望,男友爸爸的鸡巴狠狠地在我的阴户里抽插,每次的插入都全根尽没,每次的拔出都翻出我一大片嫩肉,鸡巴上黏满淫液和血液,一下下地冲击我的阴户深处,[啪!啪!啪!啪!]一下又一下的结合声阵阵,[啊,,,啊,,,啊,,,啊,,,]一下又一下的娇喘声连连。

绝望的我左右摆动着头,任由发丝左右挥散,嘴里发出动人的哀鸣。

男友的爸爸则淫欲高涨,看到我洁白高耸的胸部左右晃动,他用大手握住,像是在捏橡皮泥似的,我粉嫩的胸部在他手里变成各种形状,淡粉红色嫩乳头被他夹在手指间用力转动,伴随着我发出痛苦的呻吟。

一会儿后,他忽然抓住我那像拨浪鼓似的脑袋,手指掐着我的下巴摆正,然后脸就凑了上来。

然后我就被男友爸爸封住了嘴唇,根本无法转动头部,被他吻住了嘴唇。

他的抽插一刻也没有停止,我不时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他的舌头也伸了进来,我们的唇已经完全结合在了一起,男友的爸爸甚至有了90度的转动,舌头在我嘴里乱搅,吸吮着我的津液。

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他尽情地和我接吻着,两人因此交换着自己的唾沫,我打从心底觉得相当恶心,接吻、性交,这对女人来说是多么的神圣、宝贵,而我竟被一名中年色狼给强吻、强奸,更离谱的还是,对方竟然是我男友的父亲!

我抗拒的动作愈来愈无力,大腿上洁白的皮肤紧贴在他身上。

随着男友爸爸的抽插,我们两副肉体完全地结合在一起,男友爸爸沉重的喘气声和我绝望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我似小猫般任由他尽情蹂躏和发泄,空气中充满了淫糜气氛,我的阴道不断渗出血液和白色的黏状液体,这些液体沾染上了床单,有些液体还挂在男友爸爸的肉棍上,[好舒服啊,,,小晴,,,啊,,,]

[呜呜呜,,,呜呜呜,,,不,,,不,,,]

[才这么干两下就受不了,以后嫁到我们家后,我天天喂饱妳好不好啊?]

我双腿乱颤,而他的动作却转为飞快地抽送着,[叔叔,,,叔叔,,,你没,,,你没戴套子,,,]

[不,,,不用了,我要射在妳里面,,,爽,,,爽啊!]

[不,,,不行,,,小凯,,,小凯他从来没射在我体内,,,,,不,,,不可以,,,射!]

我还没说完话,男友的爸爸身体一阵剧烈抖动,

我感觉有一股火热液体从他身体喷出,经过龟头向我的肉洞深处射进去,[啊!精液好烫!]这是我当下的感觉,我的身体的抽搐着,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被人内射,他紧搂着我,似乎在细细领略我身体的滋味,阴茎也还放在我的洞里面,舍不得拔出来。

我槌打着他,很无助,很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面对我的眼泪,他只冷冷地说:[做都做了,保守秘密吧,,,媳妇!]

他将龟头拿出来放到我的嘴边,上面还有黏乎乎的精液滴下,我想转头躲开,却被男友爸爸一手紧捏下巴,只好张开嘴来,他的鸡巴插入到我口中,他又在我的嘴里抽送着挤出最后几滴精液,让我的嘴巴清洗干净他的肉棍后,才又拿了出去。

随后男友的爸爸和我两个人都从狂乱中回到现实,我们两人都软软地躺在床上没有动弹,我身体软软蜷缩着睡,男友爸爸也倒在一边侧卧着,他一只手还不甘心的握着我粉嫩的雪白乳房,轻轻地揉抚着:[小晴,妳身子真棒!]

[叔叔,我没想到你如此禽兽!]

[喔?难道我没满足妳啊?]

男友的爸爸一边说着,一边又探头过来想亲吻我,却被我推开了,我爬起身来,去清洁身体。

可是那个晚上,当我洗完澡后,男友的父亲并没有就此放过我,大约凌晨三点左右,他又再度潜入男友房中,发疯似的做我,他的温度、他的味道、他的气息,透过他强健结实的身体让我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

我推不开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推不开他。

他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吮吻啃咬着我雪白的肌肤,在我纤细的肩上,以及柔嫩的胸脯上,印下了无数个浅红色的瘀痕,被他亲吻过的地方,都泛着像是灼伤似的疼痛,他的大掌强硬地分开我的双腿,探进单薄的底裤之内,攫覆住我腿心之间的柔软,

男友父亲强悍的体魄宛如风暴般侵略了我,他低吼着,强壮的臂弯扣住我柔软的娇躯,一次次地在我的身上需索,那个晚上,没有保险套,没有任何的阻隔,他强悍地贯穿我数百下、数千下,在和男友做爱时,我们一般只做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

可是那个晚上,我只能由着男友的父亲,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

有几次我被他做得人差点虚脱,两脚酸得厉害,乳房已经被他捏得淤青,完全抵挡不了他的侵袭。

导致隔天去看男友时,我必须将自己包得紧紧地,深怕让人发现我身上的伤痕。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