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女日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今天一定要妳先来补偿一下时钟响过了八点,何玲玲从床里一骨沼翻身起床,朝镜子里掠下鬓边的乱发,匆匆的拿起书包就走,连房门都忘了关上。今天她十七岁,是某私立商职的高一学生意,零售兼批发,父亲跑外,每亲照顾店面,一天到晚都在生意中滚。真是白手成家,成功不易。
铃铃是老大,家里希望她多读点书,将来好在店中帮忙。并不是她的家里,请不起人,而是人的信用问题,再加上目前的商店,谁都有一段隐秘的事实,和难念的经,不是自己的人,各方面都是不方便的。
就由于家里对她的期望,所以对她在学期间,真是爱护逾恒,一切用度,尽量从,有求必应。谁说她今年只有十七岁,但站起来却和大人一样高,而她思想的进步,可能已经超过成熟的中年人。
昨夜参加了帮中的集会,一直玩到深夜二时才回来,若不是闹钟把她吵醒,睡到下还不一定会起床的。自她到学校,坐巴士要二三十分钟,八点正已经上课了,再等巴士怎么来得及呢干脆坐计程,既俐落又方便,多花几块钱,算不了什么的。
她气喘喘的跑进教室,还好,第一节会计学才上一半,在点名簿上补个到,总算!上课了。她刚刚坐下,还没有打开书包,就由后面伸来一张纸条子,上面写着:「
怎么这时候才来,大哥他们已经来过两次了,现在还在旅社里等着呢!下课的时候,我们不必打招呼,名走名的!等会见。」下面写个珠。
玲玲一眼就看出这是同班又同帮王丽珠的笔迹,她们所称的大哥,当然就是她(他)们虎豹帮里的老大,一早就来找两次,可见事情并不简单,再重要的课程都要放下来呀!她决约心依前往,转回头朝王丽珠点了一下,表示ok。
下课玲一响,大家一窝蜂拥向福利社,许多昨夜里「忙」的学生,都利用这头一节下课时间的空隙,来用早点。什么「
红豆汤」「胖」喊做一堆。
本来学校的大门,在上课时间是锁上的,非到最后一节课完,是不会打开的,刚好在福利社的篱笆边,不知道被谁打开了一个洞,足够一个人通过,有时候学校里的教职员,也利用这个洞做通路,真是方便之门。
何玲玲随着人潮,冲进了福利社,她今天先不忙着馋口福,一闪由篱笆门窜出去,她惟恐这时碰上教职员或是熟同学,赶紧招来一部计程直驶西门丁。车子一停,后面的王丽珠和林秀美,也跟着到来。
她们三人来到长期预约的旅社里,这时大塌塌米的房间里早已来了六、七个年青的男女,年龄都和玲玲差不多,顶多也不过十八九,东倒西歪的闭目凝神。
她(他)们先嘻笑了一阵,接着有一位叫小马的说道:「
昨夜大家玩得太痛快了,结帐的时候,还少了三百多元,是由老大认的帐,今天下午以前,一定要把钱送去,以后大家才有得混,所以老大一大早就急着找妳们想办法!」「
三百多元有什么稀罕,随便转一下,不就可以解决了吧!」心急口快的林秀美首腔先开。「三百多元,是算不得一回事,但时间上的问题,临时到那里去方便呢!再说还要准备今后的用费,可就不简单啦!「我想还是大家趁早全体出动,谁先得手就先回来,老大在这里坐镇,淮备变款还帐,晚上再来一个通宵,你们看怎么样?」这是有军师绰号的王大茂在提议。
原来这一批在学逃学的男女,都是「虎豹帮」的份子,平日吃喝玩乐,胡混乱来,钱用光了,就相机行窃,多数由女的下手,男的暗中掩护保镳,窃得的赃物,都交由惯窃徐姓弟兄(也就是他们的老大)出手,变款化用。
昨天夜里,因为玩昏了头,结帐时欠了某酒店三百多元,约定今天上午以前要送去。钱是生活的主脑,没有钱什么都玩不起来啦!他(她)们的家里经济都不错,但是在学的学生,能够向家里拿得出来的,究竟还是有限,怎么样也无法应付这无限度的挥霍呀!为了解决基本的经济问题,所以才和徐姓弟兄拍在一起,当经济拮居的时候,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偷。
这时军师话刚出口,大家公认这是最好的途径,无异议的全体附和。决议一定,大家开始化装,女的脱去了白衫黑裙,脱上了最时髦的「阿哥哥」和「迷汝」装。
正当玲玲脱去了衣裙的时候,忽然从后背环来两条粗壮的臂膀,拦腰抱住,哈哈的笑道:「
昨夜里被妳逃脱了,今天一定要妳先来补偿一下吧!」听声办人,何玲玲早就知道是老搭档大块头郑成雄。「
别这样吗!现在快要出动了!晚上再来吧!」她扭了一下屁股!「这怎么可以呢!妳看!我的小二哥都硬得比笔杆还要直呢!好宝贝!实在煞不住了,我们来忽一点就是啰!」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扳住娇躯,按在塌塌米上。
玲玲也是急性儿,经不住他的纠缠,气愤愤的白了他一眼道:「来就来!你不吃鳖,是不会认输的!等会子误了事别怪我啦!「那是当然,好妹妹!来!让我替妳脱下!」说着伸手去拉三角裤。「好个屁,别忙!等我自已来吧!你这不死鬼!」她双腿一翘,顺手脱下了尼龙男三角裤。
大块头心里一乐,扶住坚如铁条的鸡巴,一压而上,玲玲的纤手轻轻一拉,龟头插进了洞里。二人是老搭档,各人的生理部位,心里有数,所以玲玲两腿一张,鸡巴就已经溜进去了。别看大块头身粗体壮,而那根家伙却小得可怜,只有半寸多粗,四寸不到的长度。
站在旁边周围的男女,她(他)们都啧啧称异,可是对于像这样的白日当众宣淫,在她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大块头鸡巴虽然细小,但插在阴穴口里,仍然塞得满满的,酥得暗地里直叫「甜心」。
他抱住粉颈,按住香唇,猛力的狂吻。蓦的随手剥下了乳罩,露出两颗玲珑挺实的双峰。少女的玉峰,胜过新剥的鸡头肉,脆嫩光润,触手犹如温玉,大块头爱不忍释,摇搓捏弄,手掌不停的在双峰间滚动着。肌肤相触,欲荦更高,双方像电传一样地运行全身,酥麻麻地都希望对方加重加快。
大块头满脸如焚,双目精光拼射,欲火快要冲破了脑门?他两膝微点,压劲一提,开始抽插了。由于鸡巴较小,没有几下,就觉得有点滑溜,快感渐减。但他偏不信这个邪,希望以动作来弥补这个快感。
于是直起直落,下下插到了根底,抽插不遗余力。玲玲也以快感不够过瘾,频频的扭动腰肢,滚摇臀部,来使阴户重重的撞擦着那根细小的鸡巴。以致大块头抽得越快,玲玲的屁股也摇得越紧,双方配合得够是一对好对手。二人这样的互相拼杀撕斗,大有非见胜负不肯罢休之概。
惹得围在旁边的男女,也都心痒难禁,全场当场一试,只可惜限于时间,马上就要出发啦!满腔欲火,强行按住。别看不起大块头那根小家伙,劲道可真强呢!二百抽过去了,凶劲丝毫不减。穿钻得更加快速。
玲玲的腰劲,本来就不错,无奈大块头个子粗壮,被压在不面,扭起来可真吃力呢!这时她已微现汗渍。
站在周围的同志们,知道玲玲有点吃不消,为了要争取时间,深怕被二人这样一拖廷,误事不少,大家都在为玲玲做啦啦队,连呼:「
玲玲加油!玲玲加油!」这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个性都极为好强,谁也不让谁。玲玲当然不愿当众示弱,扭滚有增无减。
正当此时,大块头突感背脊骨一阵酸麻,他冲刺了几下,伏在娇躯上,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精液喷射,全身松畅,他飘了,飘上了云间天上。玲玲也被这浓精的浇射,花心里一阵酥松,广廷到整个阴户。这时她倒而动起怜惜之心,轻轻的问道:「你好了吧!」大块头脸上展开尴尬的笑容,翻转身滚下了玉体。

他(她)们陈了老大徐姓兄弟在旅馆里等住,剩下来的八个人,刚好分成两组,玲玲和丽珠一组,目的地是某某观光旅社,小马和大块头分开来跟随在后面,准备掩护和接赃。讣时十点钟不到,过惯了夜生活的观光客,多数刚刚起床,洗手间和厕所,特别忙碌,大部份的房间都是虚掩着,里面寂无人声。玲玲和丽珠,走惯了这些中等的观光旅社,道路都非常的熟悉。
二人神态安常气质高贵的边走边谈,每遇半开的房门,她们必定先行探索一番,果若无人,那就顺手牵羊,见什么就拿什么,从不空手。二十分分到,她们己经转了一小圈,皮包里也已鼓得老高,再也挤不进样西了,迅速的溜到暗处,将皮包里的货色,交与小马和大块头,这才慢踩高跟,安然的走出了旅社。
这样的转了两家,收获已颇可观,最后一家,管理比较严密,下手不易,而且大部份的客人,都已外出游乐去了,她们只好折转回来另一组由军师率领,目标是热闹地区和机场,这些地方,不但要眼明手快,在混乱中以半抢的手法去攫取,稍一不慎,即露行装,而且来去飘忽,像旋风般一卷即逝,令被害人摸不着边际,连人影都看不到。这一组,今天的成绩,倒而比较逊色,只捞到了一票,一个女人的手提包,里面除了零用钱,就是化妆用具和卫生纸。
中午大家都回到了旅社里,当场一估计,可以立刻变成现金,也有两大多元,除了还帐以外,今晚上水有得乐了。剩下来比较贵重的物品,以老大的经验,最好再来一部摩托车,顺便骑往南部,一拼出手。偷车的任务,向由男生负责,于是大家决议,晚上在舞厅里玩个痛快,趁打烊以前,在附近弄到一部,送老大南下销赃。
这一批恣意欢乐的青年男女,一有了钱,就尽情的痛快,就是天塌下来也是不在乎的。台北是摩托车的世界,到处都「噗,噗,」声响,满街飞驰。计划窃取一二台,在他们这一帮,根本算不得一回事,十一点不到,他们就已经如愿以偿,把老大送走了。回到了旅社,军师余兴未尽,建议就地取材,在房间里关起门来跳裸体交欢舞。本来,裸体和交欢,在他(她)们的眼中,认为是生活中的常事,只要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如果说交欢舞,那还没有尝试过,对这别致的节目,大家无异议的全体鼓掌赞成。
因为他(她)们所追求的就是新鲜和刺邀。不过这种交欢舞,男女下部必须相等,否则一高一低,插得进去也转不来呀!这却可苦了大块头,只因他的身材太高,没有一个女的配得上。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寻乐。幸亏他的小二哥,今天早上已经安抚过了,一时之间还不至于冒火。玲玲刚好和小马相配,依偎在一起,鸡巴早已塞进了阴户,把收音机开得最低,慢步华尔兹一响,三对裸体的青年,徐徐的婆娑起舞。
这种交欢舞,可不能快,因为双方面都是站着的,鸡巴是无法插到了根部,总有一部份凉在外面的,如果动作一快,很容易滑溜出来,所以移动得相当的慢,在每次拍子之间,两人的屁股都要顶了一下,才能够稳得住。小马的家伙,可真够强,一根有七寸多长,比大块头可长上一半插到里面,把阴户鼓得高高的,相当够味,每当拍子互相顶送的时候,更是酥到心底里。
玲玲初尝异味,笑意涌现眉眼一瞟,笑嘻嘻的说道:「好粗!」「粗才过瘾!难道妳不喜欢!」「不是的!唔!你大概吃过药了!以前好像并没这么长呀!」他们又顶了一下,整个阴户都感到蜜麻麻的。「
哈哈!何此吃药,还要磨练呢!否则那会长得这么快!」小马自鸣得意的说。她们随着轻微的乐声转动,在昏黄的灯光,人影肉香,互映成趣确是别开生面的玩儿。
跳这种舞,不但舞步要熟,而且双方要紧密的配合,否则稍不留意、小二哥就会滑到阴户外面,那就煞风景了。她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训练持久力,一般早泄的朋友,不妨试试。因为站立的姿势,木来就是合乎持久的要诀,而这种舞每个拍子才始插了一下,鸡巴凉在阴户外面的时多,持久力自然更长。可是有一体,他们动作慢,好像小孩子在学走路,看上去有点转扭。
一曲方终,玲玲有好尝了甜头的苍蝇,抱紧小马不肯放手。这也难怪,那么粗长的鸡巴,已经顶到了花心呀!她索性把整个娇躯,贴伏在小马的胸前。利用挺实的双峰,不断的磨搓滚动。他们本来是四条臂膀环抱在一起的,根本就无法捏弄这两颗小肉弹,经过这一阵子的磨搓,小马居然被磨出心火来啦!他欲火高烧,全身血脉喷张,对于已经到手的美味,怎么样也不容放手呀!他下定决心,今晚上要给这小妮子一个下马威!他扳住娇躯,按坐在沙发的靠手上面。翘起了两条粉腿,搭在肩上,开始抽插。
这样一来,鸡巴可以插得更为深进,紧紧的抵住了花心。一阵酥痒,自子宫直透丹田,玲玲甜得笑意更浓,媚眼如痴。小马也是初次遇上这奇窄的阴户,鸡巴插进去,被挟得紧紧的,有如一根肉棒子硬套进肠衣里面,舒服得也是酥麻麻的。连连吞口水,暗喊一声:「
妙!」这时其余的六人,下好分做三对,在大统间互展雄长,较量身手。
大块头找上了皮球何英,虽然高低差了半截,但双方的家伙,倒还恰用。由于皮球肥胖,外阴唇生奇厚,洞口被挤得满满的,大块头的那根小鸡巴,抽插起来,也够相当的肉感。他(她)们此起彼伏,等于开了无遮大会,抽插中间引起的些微震动,在夜阑人静之时,听起来还是相当的清晰,「
唏,唏,」之声,不绝于耳。小马不但本钱粗家伙奇大,而且经验丰富,深得持久的要诀,他选择站着的姿势,目的就是要廷长时间。
就是在抽插的时候,也是停停歇歇的!凝神静气,绝不冲动的。玲玲初无经验,那里知道这些的奥秘!还以为他这样站着的搅,也相当别致呢!至少可以免去被压的负担。
那知二百抽过去了,小马仍然轻慢插,毫无出泄的迹象。平常窄小的阴道,忽然经这庞然大物的括擦,滋味固然浓厚,但剌邀也够敏的。
正当小马逐渐加劲的时候,玲玲感到一阵酥松来自阴户里涌出,痒得她扭着腰肢哼笑道:「好鸡巴!来!重!要重!重重的插!唔!我的穴里快要不得了…..嘻嘻……」
小马是过来人,心里有数,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故意停下来说道…..「怎么啦!妳的穴里快要怎样呢!」「
哎呀!我的哥哥!我的好哥哥!快点啦!没有什么呀!」她滚动屁股在催促。
小马仍然恶作剧的道:「妳不说,我就不动!」「哎呀!你这人啦!真是累人惨,这有什么好说呢!快点吧!」
屁股摇得更重!「说说看有什么不好!」小马廷着脸说。「不死鬼,把耳朵凑过来!」她在小马的耳边轻说了一声,惹得小马哈哈一笑道:「痒有什么关系,待我的小二哥给妳消消痒吧!不过..话说到此,故意顿在。玲玲刚入高潮,正需要剧烈的刺邀,给他这么一停顿,任怎样也受不了的,颤着声音说道:「
别啰苏吧!快!快点吧!人家实在..人家实在..受不了呢!」眼睛急得红红的,差点儿就要挤出泪珠来。
小马知道不能再弄下去了,弄僵了这小妮子的癖气也不是好惹的。恶作剧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心满意足的哈哈一笑。挺起腿劲,长抽直插。这一下,他可真够卖力,真是下下尽根,根根到底,速度也由徐而疾,挺得沙发摇摇作响。玲玲拼出全身劲力,滚动腰肢,互相配合,确有如鱼得水之势,配合得恰到好处。这时,其余的三对男女,早已鸣金收兵,坐在旁边欣赏。
蓦的玲玲感到一阵内急,来不及叫停,「
唔」的一声,阴水有如缺了堤的河水,奔放涌出,容量可真够多,烫得整根玉茎油沾沾的。他乐得嘻嘻直笑,口里连呼:「
雪,雪,舒服,舒服,」小马心里不由暗笑,这才是开端呢!「再下去妳这小妮子可能就要飞上天啦!」他抽插加重,不遗余力,大有捣破阴洞之概。时钟敲过了两点,玲玲高潮重临,一阵阵的轻松舒适运行全身,禁不住嘻嘻骚笑道:「好….鸡巴….哥哥….你….真好…要…加深…加重….嘻嘻…嘻嘻..」声音断断续绩,最后喜极挤出了一丝眼泪。
小马被她这一股淫神骚态,挑动得心神奔放,渐渐也有难以把提。这时,阴户里二度水涨,阴液顺着鸡巴的抽插,渐渐涌出阴户口外,经过屁股沟中,流向沙发上。水份一多,抽插更加滑溜,他直起直落,势如狂风暴雨,恨不得连睾丸都塞将进去。直到金鸡二唱,玲玲已是连掉了三次。
在女性方面,第三次掉身,才是达到了高潮的巅峰,痛快的极限,下去可能就要使生理失常,吃不消啦!由于经验告诉,再这样站着的干,还需要一段相当的时间。对双方都不大好。他赶忙扶住娇躯,按倒在沙发上,自已向手一扶,改成了原始的姿式。玲玲已进入半睡状态,轻飘飘的欲履云间天上,任由摆布,只是微闭双眸,痴痴含笑。
这么好的帖
不回对不起自己阿
是最好的论坛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