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的小恶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trick or treat!」

万圣节的夜晚,我的家门出现一只小恶魔。

当然,说是恶魔,其实只是位戴着红色犄角头饰,提着红色大叉的的可爱少女。

她看起来十六、七岁左右,有把垂肩的柔顺短发,眼睛清澈明亮,唇红齿白;一双健康美腿,从鲜红色吊带连身裙下的大腿,至踢着露趾凉鞋的玉足展露无遗。

心情绝佳的我,笑着抓起一把糖果,放在她的小篮子里。少女登时喜上眉梢,咭咭笑着向我道谢。

「大哥哥一个人住吗?」她用悦耳的声音问。

「是呀,家人都搬到外国去了。」

「好可怜喔,大哥哥要一个人过万圣节。」她天真可爱的同情模样,令我心中一暖。

「没事,早习惯了。何况,还有你这样一位可爱的小天使来访呢。」我笑摸她的头。

「不是天使啦,人家的装扮是恶魔。」她嘟嘴说。

「哈哈,但我觉得你这恶魔比天使还要可爱呢。」

她俏脸一红,提着糖果篮子的双手放在背后,一副扭捏害羞的模样。

「话说回来,只有你一个人吗。」我纳闷:「通常玩讨糖果都是几个朋友一起去的吧。」

「其他人已经回家去啦,只有我想再逛一下。」

「是这样喔。好吧,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赶快回家去吧小姑娘。」

我正想将门关上,少女忽然跨过门槛,将可爱的小身躯依偎过来。

「大哥哥……」她垂下头,轻声说:「人家还不怎么想回家呢……要是你觉得寂寞的话,人家可以陪你一晚喔。」

我微微一愕,双手搭住她的肩膊,轻轻推开她。

「小女孩别开这种玩笑。」

「人家不是在开玩笑的……」她忽然搭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胸部上,吓得我急忙缩回手。

「搞甚么鬼!」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已经在她平坦的胸部上感到异样的触感。

「人家没有胸部,大哥哥不喜欢吗……那就让大哥哥看看这个吧。」

她脸上泛起跟衣服差不多红的赤霞,手臂挽住糖果篮,双手捉住轻飘飘的裙愈a慢慢向上拉起。

我正想制止少女,忽然看到在她纯白色的蕾丝内裤里,竟然微微凸起了一小团,令我吃了一惊。

「甚么?!你──」

「嘻!」「她」吐着舌头,天使般的纯洁模样荡然无存,换成恶作剧得手的小恶魔表情。

「对不起呢,人家不是女孩子,而是男生喔。」

我真的是完全呆了。要不是真看到他的裙下春光,我绝对想像不到这个拥有如此漂亮相貌的可人儿是男儿身。

他笑着放下裙愈a退到大门边:「让大哥哥失望真是抱歉啦。好了,谢谢大哥哥的糖果,我要回家了∼∼」

望着他的背影,我按捺不住心中一股冲动,快步走上前,用力捉住他的手腕。

「喂!」

听到我的有陧a他微微颤抖,转过身来说:「大哥哥别这么小气嘛,这只是小小的一个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泛起笑容,将他拉进怀内:「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像极女孩子的男生了。」

他一双杏眼睁得浑圆,强装笑容:「怎、怎么可能,大哥哥是在开我玩笑吧。」

「你觉得呢。」我右手继续捉紧他纤细的手腕,左手摸住他苗条的腰肢,缓缓往下扫去,柔抚他雪白的大腿:「大哥哥很寂寞喔,留下来陪我吧。」

「……请、请你放手!」

他双手乱挥,扔下玩具长叉和满篮子的糖果,拼命挣扎,但在我这个久经训练的榄球员手中没有意义。

我将他拦腰抱起,脱去他的凉鞋,硬带到睡房,用力将他扔到床上去。

赤着双足的他惊恐地坐在床上,像被带到陌生环境的小猫。

「住手,别碰我!我是男孩子,变态!」

他尝试用粗犷的声线大叫,但听起来更像是女扮男声,令我忍不住想笑。我端起他的下巴:「是呀,我就是变态,而且我这种变态最喜欢听到少年版的女声了,你可以再表演一次吗?」

他嘴唇哆嗦,吓得不敢再出声。

见他那副小动物般的表情,我也不禁怜香惜玉起来,温柔地撩动他漂亮得假发似的秀发,一摸之下才发现是真的。另一只手轻抚他的玉臂,滑溜溜的肌肤令很多少女也相形见拙。

「竟然会有这么像女孩子的男生,连头发和身体线条都像是少女般……你叫甚么名字?」

「柏、柏奇……!」发觉自己不应该回答这个问题的柏奇,后悔地掩住嘴巴,懊恼的神情也很可爱。

「你叫柏奇吗,也是个男女难分的名字呢。哈哈,接下来。」

我装模作样地舔舔嘴唇,盯着他的屁股说:

「对你这个在万圣节装成可爱小恶魔,跑到别人家作怪的少年,看来要接受小惩罚啰。」

「惩罚?难道是……」他红着脸掩住被我紧盯不放的臀部,双眼含瓷g「不要!求求你,大哥哥,我不敢再开这种玩笑了……」

见他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样,我也觉得玩够了,刚想叫他快回家别搞恶作剧──

「不如这样好了,大哥哥。」他擡头哀求似的望着我:「我用口帮大哥哥解决完,大哥哥就放我走,这样可以吗?」

「……?!」

我原本就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等他受点教训就放他走。没想到他忽然会提出这种交涉。我急忙说:「不,其实我不是打算这样──」

「大哥哥不接受吗……一定要做到最后吗……」

「甚么最后,我只是要叫你──」

「我会做得很好的,请大哥哥你就当已经惩罚了我吧。」

他用双手膝貌此l来,用白晳的小手解下我的裤链。刚拉到一半,我的肉棒就从内裤里急不及待地钻了出来,

我刚想制止他,柏奇就伸出小巧的舌头,在肉棒龟头的边缘轻舔。起初他的舌头只会胡乱箪吽a但很快他自己就晓得围着我硕大的龟头,灵巧地用舌尖来回打圈,引得我体内一阵稣麻感,肉棒渐渐充血,直挺挺耸立在他可爱的脸蛋前,使他吃了一惊。

「好、好大……」

见鬼,为甚么会发展成这样的?严格上来说,我这是在犯罪呀。我想出声叫停,但一见到戴着犄角头饰的柏奇,深情地为我服务,我就忍不住将说话吞回去,舒服地接受。

慢慢他尝试张大嘴巴,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他似是训练有素,会各种取悦我的方法:像是凹起脸颊用力吸啜,轻轻用牙齿咬,甚至主动用舌尖轻搓我的后袋。没过多久,他的神情也出现了变化:原本惊慌紧张的神情慢慢消去,换成陶醉的愉悦表情,像是乐在其中似的。好几次瞥到我的眼光时,他都会脸上一红,稍稍皱眉装作不快,但眼睛却迸发出兴奋的光芒。

他的动作愈来愈快,我也快受不了,双手扶着他的犄角头饰,前后绣y,当他湿滑的樱桃小嘴是发泄工具,抽插了十几次,终于停了下来,对住他的嘴里射精。

没有预备的柏奇登时花容失色,用力咳嗽,在手上吐出一滩白浊的液体,与唇上的形成一道银白细丝,渲染出淫秽意味。

「对不起。」我搭住他柔软的肩膊,一边给他递纸巾,一边温言安慰:「你弄得我太舒服,我都来不及跟你说……」

「……没事。」他垂下头,默默地用纸巾抹去嘴唇和手上的精液。

我在浴室洗脸时,凝视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我用力拍了拍额头。我这是怎么啦,硬拖一个假少女进屋,上下其手后还让他替我口交,这不是彻彻底底的变态吗……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

洗过脸回到睡房,柏奇跪坐在床上,垂下头不知在想甚么。

「好啦,小惩罚完毕啦。」我尴尬地搔搔头:「快回家吧,我想你父母也开始担心你了。你住得远的话,我驾车送你回去……」

「……大哥哥。」他轻声问:「大哥哥是叫甚么名字?」

「哦,叫我孟霆就好。」

「孟霆哥……」他擡起头来,眨动水汪汪的一双眼波,满脸通红:「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我以为他想我送他回家,但见他的神情又不像。

「……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柏奇拉起裙愈a蕾丝内裤里的小肉棒高高隆起,兴奋不己。

他脸颊红得像苹果,眼睛中流露着渴望:「也扣痧u的喜欢这种事……」

「柏奇,你……」我突然脑海像亮起了一个灯泡,端着他的下巴说:「你其实不是在恶作剧,而是真心想被别人当成女生吧?」

「……对不起,孟霆哥。」他惭椰a垂下头:「我……我从以前开始,就觉得自己当女生会比较好。可是我不敢对身边的人说,只好今天一个人穿着女装跑出来,心想就算被人发现也可以说是万圣节的装扮。」

「结果就跑到我的家里来吗。」我温柔地说,顺手摸摸他头。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孟霆哥,不过……总觉得,如果是孟霆哥的话,可以……可以做下去……」

面前这个可爱的女装少年,如此渴求着我,这瞬间我已经不管甚么年龄性别的问题了。

我吞口口水,坐到柏奇背后,胸膛伏在他背上,双手环抱住他。柏奇完全没有抵抗,反而伸伸那双玉足,将娇驱推入我的怀内。

「小柏奇,真的想继续下去吗?」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嗯,请孟霆哥帮帮我……」他害羞地点点头。

「那我不客气啰∼」

我急不及待拉上他那件鲜红色的连身裙,露出忌廉蛋糕似的雪白肌肤,平坦的胸部上还有两颗娇艳欲滴的小樱桃。这具奢华的身驱,不知道的话肯定以为是胸部未发育的少女所有。

我将他按倒在床上,好好欣赏随着他急促呼吸而起伏的腹部,藏着一抖一抖小阳具的蕾丝内裤,还有那双线条好看的美腿。

我一手拉开那条蕾丝内裤,握住他小小的粉茎,慢慢箪吽f另一手则轮流捏他两颗粉红色的乳头。

他渐渐发出淫荡的娇喘,身体受不住上下被夹攻的快感,像虾米般弓起腰来。

「平常自己有自慰的习惯吗,小柏奇?」

「偶然会做……」

「都是怎样做呢?」

「就、就这样孟霆哥帮我的,一只手这样,另一只手……」

我在他耳珠上吸上一口,他发出非常舒服的呻吟声:「啊、啊……」

我见两颗樱桃开发得差不多,便将一只手伸到他的背后,指尖从背脊缓缓往下扫去,抹至那翘得像桃子般的嫰臀,我忍不住摊开手掌好好摸了好几下。在内裤里,我探索到了一个秘洞。

「另一只手,就这样抽插?」

「是的……」

我的两根手指按路钻进去,尽量温柔地打圈。柏奇被刺激得曲起双脚,如梦呓般呼叫。

「觉得怎样,小柏奇?有自慰时那么舒服吗?」

「好舒服……孟霆哥好厉害,比我自己做还要舒服……」

听到这句话,我玩弄得更为起劲,加速蹂躝他的粉茎和密穴,柏奇更是哀叫连连,嘴边滴下两滴唾液,转过头跟我说:

「孟霆哥,我要去了……」

「好呀,射出来吧。」

随着他的一声呻吟,小小的粉茎射出浓郁黏稠的白浊,溅落到床单上。

「呼、呼……」

柏奇的喘息声还未停,我就轻轻将他双手带到床头,让他扶住床头板。他困惑地转过头来:「孟霆哥,这是……」

「刚才的前戏够了吧。」他的嫩臀被我轻力一拍,立时像可口的布丁般摇曳颤抖:「现在到你朝思暮想的戏肉啰。」

「!!」他紧张地说:「可是,我从来没有试过……」

「任谁也有第一次嘛。」一边温言安慰他,我一边用手指撑开他的蜜穴,粗大的阴茎在洞口前磨蹭:「要进来了喔∼」我吸了口气,挺立而久的阴茎立时捅了进去,痛得他呻吟起来。

「好、好痛!……请轻力一些……」

「没事的。」我俯前身安慰说:「习惯了就会很爽了……应该是这样。」

无视他幽怨的眼神,我扶住他苗条的腰肢,开始前后挺进。我发挥榄球练出来的腰力,对着柏奇的嫩臀不断猛袭,发出「啪啪」声响,在他紧密的后穴里品尝宣悦的快感。

起初柏奇受不住痛楚,讨饶似地哀求我停手;但没过多久,他就没有说话,口中吐出呼呼的喘气声,似是在竭力压抑自己呻吟。

「好爽……好爽……」他渐渐开始自己也箪_腰来,顺应着我的节奏,让我的阴茎驰骋得更豪爽;只见柏奇刺激得连珠玉般的脚趾都在抓床单,无法自控的舔液滴在我的枕头上,恐怕他得到的快感,只会比我更甚。

「柏奇,你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抓住他的犄角头饰,调侃地说:「刚才不是一副狡滑小恶魔的模样吗?」

「……因为、孟霆哥的十字架太厉害……啊……」出乎我意料,他还能够回答我,尽管说得很模糊。当作是给他的奖赏,我在他的秀发吻上一下,绣y动作更猛烈,让阴茎更加深入。柏奇忍不住大声呻吟,甜腻的嗓音如天籁之音。

「孟霆哥,我不行了……」受不住的柏奇连捉住床架的力气也没有,虚弱地伏在床褥,回过头来对我投以放荡的眼神。

「要去了吗……」平常跑几个圈也视作等闲的我,这时也开始喘气。我奋力作最后冲刺,顺手摸住他的小茎:「我也差不多了,一起去吧……」

终于再抽插了一阵,我在柏奇的蜜穴里痛快地射出大量精液,多得从蜜穴里溢泻;柏奇也第二次发泄出来,流量甚至比刚才那次还更夸张。

完事后,我懒洋洋地抱住柏奇娇小的身体,没有在想甚么,单纯地感受着他的体温。

「孟霆哥……谢谢你。」忽然在我怀里的他,没头没脑地这样说。

「怎么了?」我惊讶地发现,柏奇那双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竟然涌出了略禲c

「一直以来,我都很害怕自己这个兴趣会被发觉。」他的头枕在我的胸膛,轻声说:「我经常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在镜子前换上女装,看看穿上裙子的自己是怎样的。每当我在自得其乐时,总会想到自己其实这种行为是很奇怪的,被发现的话一定会当我是怪物……」

柏奇缩在我的怀里仰高头,额头搁在我下巴,双角舒服地点在我的脸上。

「而孟霆哥,是第一个愿意接受我这副打扮的人。」

我心中激动不己,捧住他的脸颊,轻抚他的秀发,凝视他的容貌:

「柏奇,记得你刚出现在我门口时,我说了甚么吗?」

「说……说最喜欢我这种,像极女孩子的男生……」说着说着面红起来。

「我有说过这句啦,但我想指的不是这句……」我苦笑一下,想起当时的戏言,现在倒成了真实。

「那孟霆哥是指甚么?」

「我是指,很高兴你这样一个小天使来访。」我将脸凑近过去:「虽然你装扮成小恶魔,但无论是在我刚见到你到现在,我都觉得你这只小恶魔比天使可爱。」说完我吻了上去。唇上传来甜丝丝的味道,像在吃绵花糖。

柏奇微微一怔,闭上疏l汪的眼珠,即使吻完之后半晌还未张开,似在回味。

「孟霆哥,我住在安娜街的那边,红色屋顶的那栋房子。你可以来找我吗……或者,我可以再来找你吗?」

「没问题。无论是恶魔还是吸血鬼,是柏奇的话我就敢开门给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