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的诱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

各位先生、女士︰你们好!这是小弟初次执笔,写得不好之处,请多多包涵(如有意见,请指教)。

在下慕容公子,小弟以「斗转星移」、「参合指」等家传武功博得了江湖上人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评语,更以「南慕容」的名号相称,小弟实感汗颜。因此本公子将披露一些私人生活以资对本人有兴趣的各界江湖同道参评,作为报答。

以下是一则故事︰《奶妈的诱惑》。**********************************************************************

自小欲寻人奶喝,觅得奶娘柳巷中;机关算尽图霸业,不胜奶水送肚肠。

(第一回)凛夜传令

江南姑苏城水道纵横交错,各式各样的民房店 林立在水道的两旁,平日逛街必须使用小艇来回于水道之间。我家位于姑苏城东南方的一个名为『奶子坞』的半岛上,家园占地很大,名叫『奶合庄』。由于家财丰厚,平日除了练功外,便无所事事,只是满脑子性幻想,只恨未能一一实现。

这是一个严冬之夜,寒冷的天气使人无法入睡,加上性欲旺盛,更是难耐,脑里只想像︰如有新鲜人奶喝就好了!这时我立刻想起最会为我办事、有娈童癖的年老管家--杨莲亭,此人做事精明干练,最会拍马屁。

我大叫一声他的名字,不久他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道︰「明天你到城里帮我找一个奶水充足、样貌不错的奶妈回来服侍我。」

杨道︰「是!」

我想了想道︰「最好是独身的,贫苦无依待卖身的,这样就能尽心服侍,不起异心。」

杨道︰「奴才懂得!」

(第二回)天涯奶妇

杨莲亭走在城中四处查察,突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哭声从一条小巷中传出,好奇心起,即随声寻去。只见一个身材惹火、双乳丰满、样貌姣好的中年妇人手抱婴儿说道︰「不要哭啦!就快有奶喝啦!」随即抱了婴儿走入一间破旧的屋里。

杨莲亭心想不可造次,先查探她的底细再说。

走到隔壁叫门,一把苍老的声音回答道︰「什么人?」

杨答道︰「大婶你好!拙荆自产后体弱多病不能喂奶,因此四处寻找奶妈。大婶可否告知在下附近有没有人卖身当奶娘的?」

大婶见他衣着华贵、谈吐有礼,便道︰「哦,在对面街有位黄大妈正期望能当富裕人家的奶娘。唉!她丈夫去了当兵,都不知会不会回来?」

杨莲亭心想不太合适,便道︰「对不起得很!我忘了告诉你,拙荆诞下四胞胎,需要一个奶水多、并能长期服侍我家小儿的奶妈,最好是无依寡妇,能买断的。」

大婶立刻道︰「有!当然有啦!住在我家隔壁的端木瓜奶端木大嫂应该适合你的条件。其实她的遭遇是很惨的,丈夫是卖烧饼的,后来与城西的富豪西门官人搞那龙阳之癖的肮脏事,还一走了之,剩下个两个月大的儿子竟被她在睡觉时压死了。幸好她天生奶水比一般女人多,一个人能顶得两个女人的奶量,常帮左邻右舍的婴儿喂奶,这样生活也勉强能维持。如果你去问她,她准会答允的。」

杨莲亭听后眉开眼笑道︰「多蒙指点,在下感激不尽。」将一个金元宝放入大婶的手里,然后快步走到那破屋门前。

(第三回)完成任务

门是破烂的,杨莲亭也不叫门,迳自走入内室。杨从窗户看进去,便见到那美妇坐在床上,掏出了左边的奶子正在喂刚才的婴儿。这美妇人细皮嫩肉,她的乳房美极了,既大且白,呈木瓜形,一看而知这是一双充满奶汁的乳房,奶水像随时都会满溢而出似的。最要命的是她的乳头,由于涨奶的关系,粉红的乳头微微突出,令人很想一口啜下去的样子。右边的乳房虽隐藏在棉衣里,看样子要也破衣而出。

杨心道︰「这骚货定合公子的脾胃。」杨莲亭不敢多看,走到内堂的门口说道︰「请问端木大嫂在家么?」

过了一会,端木嫂从内室出来,一眼见到是一个衣着华贵的陌生人,怔了一怔,然后含羞答答地道︰「官人找奴家不知有何差遣?」

杨莲亭也不客气地道︰「敢问嫂子现在是否孤身一人,生活无所依靠?愿不愿意卖身找个归宿?」

端木嫂见他出语不凡,似是从大户人家来的,听他的话似是来找家仆,想了想便道︰「奴家的丈夫已走得不知去向,眼看是不再回来的了。奴的小儿亦因意外于四日前死去,现正惶恐于日后的生计,如汝不嫌弃奴家命贱,给贱妾一口饭吃,将来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老爷的恩德。」

杨莲亭道︰「我只是一个管家而已,大老爷什么的不可再说。我乃奶子坞奶合庄慕容家的总管,名叫杨莲亭,我正为我家少爷找一个年貌合适的奶妈。请问嫂子年岁、姓名,可有亲人尚在?」

端木嫂见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便道︰「启禀杨总管,奴家今年三十有二,复姓端木,上瓜下奶,汝州人氏,自丈夫儿子去后,世上已无亲友,无依无靠。如能卖身到贵府当下人,一定尽心服侍少爷。但求三餐一宿,于愿足已。」

杨即道︰「嫂子这般说足见汝心之诚,不过有些事必须向你说明。我家公子已是个二十出头的大人,自小亲娘早亡,因此未尝吃过一口人奶,极盼有一个奶液充裕的奶娘来满足他的需要。你的奶汁是否能应付一个大人的需求?至于你愿不愿意,就凭你自己了。」

端木嫂听后微微一惊,心想这么大的人还要吃人奶?但自己已无处依靠,这是唯一的良机。又想他家公子这年纪正是性欲最旺盛之时,恐怕除了吃人奶外还有别的要求那怎么办?再想深一层,既然卖身就已是他的人了,他要怎样便怎样罢了。

计较定当后便慢慢地道︰「杨总管,贱妾已成无主孤魂,如获收容,誓必尽力满足公子任何要求。」顿了顿接着道︰「至于奶汁方面,妾身天生异禀,奶水大概有平常女人的两倍,加上有张家传的药方可以增加奶汁分泌,使乳房经常保持有充足的奶水,余想定可满足贵少爷的需要。」

杨莲亭听了这番话后,心想这妇人心眼儿倒清楚得很,知道公子爷的年龄后即想到除了喂奶外还要帮公子解决性欲,省却自己不少唇舌,加上她说有药方可令奶房像米缸般他妈的『常满』,真不枉我走这一遭。

想到这里心下已有主意,便道︰「你既这样说,我便代主人要了你吧!只要你能服侍得我家少爷满意的话,下半生锦衣玉食不在话下。不过你可要记住所说过的话,如果发现你做事未如你所言,咱们慕容家也不是养闲人的地方。你懂了么?」

端木瓜奶连忙大声答道︰「贱妾此生必尽心尽力服侍公子爷,谨尊慕容家家规!」

杨莲亭点头道︰「很好!你这就收拾行装跟我回奶合庄吧!咱们慕容家什么也有,随便拿些要紧物事就可以了。」

端木嫂道︰「是。」

(第四回)相见欢

端木瓜奶随着杨莲亭乘小舟来到奶子坞。暮色渐浓,登陆后走入一条由柳树排列而成的小径,沿途杨总管向端木嫂讲述慕容家的家规。穿过小径后来到一座大宅门前,端木嫂看了看这朱漆大门的古朴模样,心里只觉这慕容家必是历史悠久的豪门大族。

端木嫂跟随杨总管进入大门,然后穿过一道道长廊,沿途经过不少竹林、花圃、鱼池、假山假石、人工瀑布等景物,最后来到一个布置清雅的大厅。杨总管吩咐她留在这里不要乱走,然后迳自走入内堂。

过了一盏茶时分,杨总管伴着一个穿着青布长衫的年青公子出来,墨绿色的腰带 着一块碧绿古玉,左手中指带着一枚汉玉斑指,右手轻摇折扇,神态甚是潇洒(此人便是区区在下了)。

我面带微笑地道︰「你就是端木姑娘吧?路途辛苦吗?」

端木嫂微微躬身回道︰「小女子便是端木瓜奶,多谢公子关心,公子好。」

我接着道︰「唔!我名叫慕容公子,是这里的主人,杨总管已告诉我关于你的事了。你过来让我看看你。」

端木嫂轻声答道︰「是。」她盈盈地走到我面前,慢慢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后,又再垂下了头在微笑,想她必是心忖︰『这慕容公子仪表俊秀不凡,举止文雅,一脸英气,的确是名家子弟的模样。哈!』心下顿生好感。

这时我正以贪婪的目光在她身体上下来回盘旋不休,目光停留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上,幻想着这么大的乳房必定又美又多奶水,我不自觉地用舌头湿润一下嘴唇。再看她的样貌也不错,眼睛大大、嘴唇薄薄的,肤色白里透红,正所谓古语有云︰「白白净,无性病。哈!哈!」

她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心想我已很久没有干过年长女人了,一想到婶母们熟得不能再熟的女性身躯,忍不住便全身发热,下面的肉棒也不自觉地硬挺了起来,这时我的脸上不自禁露出满意的神色。心神荡漾之际,我亦意识到现时我必须表现得儒雅大方,不可太过唐突佳人,等到今晚,哼哼!才把你操个半死。

微一沉思便吟道︰「彷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很好!好得很!」

端木嫂听了我的赞美后,小声说道︰「多谢公子夸奖。」

杨总管鉴言辨色,随即大声地喊道︰「兰草儿、花仙儿,带端木姑娘去梳洗吃饭,打扫房间让端木姑娘休息。二更后,带端木姑娘到『听乳居』等候公子差遣。」

堂后有两人齐声答道︰「是!」随即走出两名小丫鬟,轻托着端木嫂的手臂道︰「姑娘这边请。」

端木嫂看了看我,我这才如梦初醒,定了定神才道︰「对!你两人要好好服侍端木姑娘!」

端木嫂道︰「谢公子。」随着兰草儿和花仙儿走入内堂。

我直盯着端木嫂的身影,直到转入内堂消失,这才回过头来兴奋地对杨莲亭道︰「你这次做得很好,一定要好好赏你!在厨房帮闲的男孩李三子以后便是你的了。」

杨莲亭喜出望外,忙躬身大声道︰「多谢公子成全小人!」

我道︰「好啦!设晚饭吧!今晚我要养足体力,尽情地发泄一番。哈!哈!哈!」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