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入狱新妻在家被监霸逼奸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她就是我的妻子陈晓芳。

我的老婆当时廿八岁,一百六八公分,五十公斤。

与我结婚刚两年多,身材显得成熟性感,凹凸有致,浑身散发着性的诱惑力,34d的乳房粉嫩坚挺,美臀浑圆而富有弹性,一双笔直的大腿雪白丰腴。

 今天她早早起床就是为了探望在囚中服刑的我。

今天发生的事彻底改变了两人的命运…更是恶梦的开始…她在囚犯接待室见到因为贪污罪被判了五年刑的我。

一个多月无见我又消瘦了很多,而且老胃病又犯了。

她每次都买了很多食品,但没回囚仓就会被监霸没收了。

但我半句也没讲,只对她说里面很好…但我的面容骗不了她,她又哭了。

我还有四年呀…哭泣老婆淡妆粉饰越发显得妩媚迷人,白色丝料的短袖紧身衬衫,及大约膝上五、六公分的黑色一步窄裙,肉色透明的连裤丝袜衬托出裙摆下雪白匀称的小腿更加细致雅嫩,鞋口浅浅微露趾缝的高跟鞋凉鞋将本已微翘的臀部衬得越发盈盈圆润,纤细的腰身衬出挺秀的双峰,完美的妩媚体态,令在一同探监老头垂涎不已…这个约莫是六十多岁的老头,精神却还不错。

但身高不到一百五十五公分,干瘦干瘦的。

老家伙的眼光不住的偷觑老婆的胸部。

老家伙的眼光几乎毫无阻隔的就看到了老婆深深的乳沟,胸罩一侧,腋窝旁的乳肉也被他目奸个够…。

 十几分钟的探监时间够了,老婆拖着沉重的脚步,晕忽忽地回家。

我因为牵涉到经济上的事被判刑,那段时间是妻子人生最灰暗的时光,为了老公能早日出来,她用尽可能的关系与金钱。

突然一辆豪华的小车无声地缓缓停在她身前,老头降下的车窗内探出头来道:“我送你一程吧”妻子看见就头一同探监的老头,发现那色迷迷的眼光正盯着自己,在全身上下扫描着。

妻子客气地婉拒了他,老头自觉没脆也不多言就离开了。

 过了几天,一个自称是我同监的人来到我家。

这人四十出头。

体格健壮,他有着扇面型的宽肩,胸脯上那两块结实的肌肉,颜色就像菜市场卖肉的案板,紫油油地闪着亮光。

他有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一张深陷的脸,脸的深陷和瘦削使他的眼睛显得大了。

那小小的眼睛没有呆滞,在浓眉底下恰如两只老鼠一般转来转去。

瘦削的两颊当中,显出一个前端像球块似的肿胀的鼻子,鼻子红得出奇,满布一大堆疙瘩,拱梁大鼻,使他的那张脸奇丑不堪。

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并拿出了我的一封亲笔信来。

信中的内容是我遇到了麻烦要妻子找一个叫“王伯”的人帮忙解决。

 妻子不疑有他,便和这个自称阿龙的人了解我的消息。

阿龙说了监狱中的种种黑暗,监霸在狱中的霸道,并说这次你先生就是得罪了监霸,如果解决不了就可能会性命难保。

这时阿龙却一言不发的抽了起来。

妻子心急自己的丈夫,开口问道:“龙哥,我老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哦~~”阿龙吐了口烟“也难怪,他那个狱舍都是些杀人犯,他一个书生…唉~~得罪人了…现在被人害…”观察着妻子的神色,故意的叹了口气。 }妻子听了着急了,站起来,“那怎么办啊?他身体一直就不太好。

”别着急,你看你,”也跟着站起来,手按在妻子圆滑的肩膀上,“坐,坐,等我说完啊你。

”等妻子坐好,的手并没有离开的肩膀,而是慢慢的抚摩着,说:“你只要按照信中的要求做就会没事”…阿龙打亮着这个无助的少妇,…今天妻子身着一件白色丝质紧身短袖无领衬衫,腰间束着一袭白色绢丝,后开叉窄裙,半透明的丝质衬衫里面白色的蕾丝乳罩若隐若现,撩人至极,短纱裙下面两条修长白皙粉嫩的长腿被肉色的长筒丝袜裹得光滑细腻,在丝裙下面欲掩还露媚丽无限,浅奶珈色的攀带细高跟鞋显得脚背的弧线光润撩人。

 妻子起初并没感觉到龙哥的手,只是心急自己的丈夫,“那太谢谢了,帮了我这么多忙、这事拜托你了。

”入狱后至今,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踫过女人,今天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怎能控制得住,于是,龙哥在脑中快速地思量,怎样可以利用眼前的美人儿,帮帮自已解决积压已久的性欲。

“是啊,我帮了你这么多忙。

我在狱中这中[你也能帮帮我?”久入花丛,经验老道。

知道良家妇女清白坚贞,一遇骚扰毛手毛脚,必定剧烈反抗,难以得手。

但成熟妇女已尝过男女交欢的甘美滋味,若经年累月的压抑熊熊欲火,再如何端庄,也无法抗拒性的需求本能。

若针对此弱点,直捣重点要害,速战速决。

让她没来得及反抗就防线溃堤。

于是起身,往妻子身后站去。

说着按在肩膀上的手向她的脸上摸去,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向她高耸的胸部。

 “啊…你…”急忙站起来,想拨开阿龙的手,毫无防备的绵软乳房在薄软的丝料织物下被揉得变形,妻子惊恐得叫不出声来,扭扯之间身上的绢丝窄裙因腿部的扭动翻卷在腰际,暴露出薄如蝉翼的肉色透明连裤丝袜包裹着的娇媚迷人的粉腿…一袭细窄别致的半透明绢丝小内裤刚刚能掩住小腹上淡雅的阴毛,隐在薄薄的透明裤袜里轻夹在两腿交合处,贴缚着两瓣软腻润滑的香牝上,隐隐可看到阴户的弧线与淡丽的一丛纤毫…腹部半隐半透的媚景挑起了兽欲,紧盯着两腿细窄的半透明绢丝小内裤,猝然伸手便朝她的小腹摸去。

 “不要…别啊!…啊!…唔唔…”妻子一边躲避着龙哥吻在自己唇上的臭嘴,挣扎的身体已经感到有只手伸进了腰间细薄透明的肉色连裤丝袜,挑开半透明的绢丝小内裤,按在自己羞涩的花瓣上胡乱的掰弄…龙哥喘着粗气说:“陈小姐你就帮帮我吧,我在里面这中[都没碰过女人啊…”“呀!…哦唔唔…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的妻子摇头想摆脱龙哥舔在她脸颊上的嘴,慌乱的悲泣扭动,娇媚的双眼已是泪水迷离…龙哥一边隔着丝质紧身短衫揉弄绵软温润的乳房。

更进一步撕开丝质紧身短衫的领口,妻子惊愕的看着曾经贴着自己乳沟的漂亮小纽扣弹落在地上滚到沙发底下,而流氓龙哥色欲的眼神却只专注在美胸前散落出来的一片春色上…u龙哥将妻子细嫩的手腕拧向身后,胳膊的疼痛使得妻子踮起了脚尖,离开地面细细的鞋跟与贴敷着脚趾细薄的肉色透明丝袜折起的皱痕,显得环扣着高跟鞋细带的脚背异常的迷人…“哎呀…不…不要!…”失去抵抗的妻子轻咬着贝齿,无法阻止龙哥舔吻着她仰起的粉颈向乳沟舔去的节奏,龙哥急切的把妻子的丝质紧身短衫从软滑肩上剥在臂弯,夏季的乳罩丝料薄滑,细窄的肩带挑着半兜着白腻嫩乳的薄纱蕾丝乳罩,粉色乳晕微露端庄美妍,龙哥强横的扯断了细细的乳罩肩带…随风s“哦…呀!…”两片弧状蕾丝纱料被弹晃的两只白酥酥的乳房泻了开来…失去漂亮蕾丝乳罩呵护的软绵绵、娇颤的乳房在龙哥臭嘴的追逐下扭来荡去,被连舔带摸的粉色乳头含羞无奈的俏立起来,虽然是被强迫,但在性这一方面男女一样,女人或许含蓄,但燥热的反映同样会涌出,从不断被挑逗而冠立的乳头传来的骚动刺激使得阴户闪动、媚液汲汲…龙哥双手拉高裙摆,翻卷在扭动的腰肢上,一边抚摸一边舔着被半透明绢丝小内裤及薄薄的肉色透明连裤丝袜包裹着微翘美艳透着暗香的臀部。

 “哎呀…不…我要叫救命了!”妻子无力的忽救,这对龙哥丝毫没有用,不过倒是让龙哥停顿了一下。

“叫啊!那会更刺激”龙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妻子又怎仍悼s,家里发生的事己经够…惊动别人会怎样…“啊!…”龙哥的手把玩着妻子微翘的臀部,向下沿漂亮的股缝伸进散着暗香的跨下,从裆部粗鲁撕裂扯开薄薄的肉色透明丝袜散乱成两片…龙哥搂着纤腰,剥下细窄的半透明绢丝小内裤到腿弯,将昏软的妻子掀翻在沙发上,“陈小姐你的小屄又湿又滑…我不弄你也得让别的男人弄…”龙哥下流的在的耳边说着,将细窄半透明绢丝小内裤经过高根鞋褪下扔在一边。

耳边的下流的言语使得妻子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对应的紧闭双眼猛力的摇头抗拒着龙哥的猥亵。

随风“啊!…诶呀…不要…!”龙哥提着妻子的两只漂亮的足踝跪在莹白的两腿之间,当黝黑的肉棒顶在细嫩的小腹上时,使迷乱无力的妻子不由的感到惊慌和害怕!z  “陈小姐!我要进去了!”龙哥喘着粗气,用阴茎顶弄着被推倒在沙发上的白嫩小腹,两瓣湿润的蚌唇被顶开…“哎呀…好痛!…不要…呜…!”紧窄的阴户撕裂般的痛楚,使得全身颤抖面容惨白。

 这时,我妻子竟一抬腿,踢在了龙哥的胯裆间,撞中了他硕大的睾丸。

龙哥疼得抱住腰蹲下身来,啮牙咧嘴。

妻子乘机穿好衣裙,想不到,妻子并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破门而出,一走了之,而是转过身,温柔地龙哥对说:“很抱歉,龙哥,是不是踢疼你了?对不起,我很想帮你!但我不能失去清白之身,我要对老公负责。

 龙哥仍疼得说不出话来,头上冷汗直冒,使劲点了点头,嘶哑地道:“你那脚真狠,你知道,男人那东西很娇贵的,踢不得。

你想想,我只是想在你那小洞洞里插插,插完了你用水冲洗一下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个样,可你却这么狠地对待我,差点送了我的命。

难道你跟我真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

你走吧…不然我真的报警了…”这时龙哥作出可怜楚楚的样子…说:“看陈小姐这予妢p漂亮一时冲动…他几年都没有过性高潮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