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妻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失忆的妻子
(一)失踪我叫刘铁龙,是某电器公司的技术部的员工,跟我的妻子
在同一单位上班,我们有个3
岁的儿子虎儿,我们夫妻之间虽然也有小的吵
闹,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恩爱的,尤其在对虎儿的关爱上可以说是无比默契
的。
 
  
 我的妻子洪小洋,今年30岁,年轻漂亮,是公司比较令人瞩目的几个
美女之一,她是公司的售后服务部经理,在面临升职的诱惑面前,她不甘心
受公司副总王圣雄的威胁,跟我一起投奔公司另外一个副总林玉,这样林玉
跟我们结成了同盟,在她的鼎力支持下,妻子小洋成功接任公司公关部总监,
进入公司高层,同时我也由一名普通的技术部员工升任售后服务技术科科长。
 
  
 正当我跟妻子春风得意之时,却突然飞来一场横祸。
 
  
 晚上,妻子加班,下午下班后我打车先回家了,虎儿虽然有我妈照看,
可自己还是想多抽出一些时间陪虎儿一起玩,孩子三岁了,正是好玩的时候
呢。不知不觉已经是夜里11点了,虎儿已经躺在我身边睡着了,可妻子还是
没回来,我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手机关机,再打给公司,值班人员却说妻
子在1
个小时前就已经下班了,正在我心中不安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喂,刘铁龙先生吗?」
 
  
 「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交警三大队事故处理中心,在在三环与华山路交叉口北300

发生一起车祸,车辆是牌照为「冀at6506」的红色凯美瑞,请问您是车主吗?」
 
  
 「什么,车上的人怎么样?我老婆呢?」我顿时感到心中被猛击一下,
「事故现场我们暂时没有发现受伤的人员,您不要着急,先来现场看看再说
吧!」
 
  
 我心急如焚,急忙马不停蹄地赶到事故发生地,只见现场一片狼藉,
地面散布着一些车体碎屑,我家那辆依稀可辨的红色轿车前部现出一个凹坑,
明显是发生了碰撞,车辆驾驶室里面也发现了点点滴滴的血迹,老婆肯定是
受伤了,「警察同志,没有发现受伤人员吗?」
 
  
 「刘先生,很抱歉,我们也是接到群众举报赶过来的,可能受伤人员
已经被送往医院了吧,奇怪的是肇事车辆已经不见了,可能是逃逸了,我们
正在调查,根据现场遗留的碎片,肇事车辆可能是一辆蓝色小轿车,其他的
情况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我建议您先到周围医院查一下,看有没有你妻子的
下落。」
 
  
 第二天,我把水城所有的医院都跑了个遍,然而妻子却杳无音讯,这
令我心乱如麻。回到家里,孩子虎儿老是哭叫着要妈妈,更让我坐卧不安,
我只有哄孩子说妈妈出差了。「怎么办呀?老天爷,您帮帮我吧!老婆,你
在哪儿啊?你让我们爷儿俩怎么办哪?」,我躺在床上看着孩子可爱的脸蛋,
想起我跟妻子孩子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禁不住泪流满面。
 
  
 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则新闻,肇事者杀人灭口,将伤者转移到荒郊野
外令其自生自灭,这更让我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不敢往下想了,但
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三天两头往公安局跑,然而调查却陷入困境,
没有找到肇事车辆,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我动员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印发
了两万份寻人启事,寻找妻子,依然无济于事。公司此时也表现出了罕见的
大度,在没有找到洪小洋本人之前,暂时由其他人员代理其职务,但各项工
资待遇照发不误,由我代为领取,如果查明确已不幸伤亡,可按工伤进行补
偿。我还能说什么呢?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苦闷和彷徨中度过,不知不觉三个月已经过去,
这段时间,孩子由我妈代为照看,我除了上班,就是找人,没有心思做其他
任何事情,对于妻子的失踪,我的感觉越来越糟,我甚至认为妻子的尸体正
躺在某个大家并不知道的角落,我的情绪处在最低沈的状态。
 
  
 在家里,年迈的母亲经常劝慰我,然而我心绪难平。在公司,副总林
玉给了我不少帮助,无论是请假找人还是工作上什么事情,她都很支持我,
我心里对林姐非常感激,尤其是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她这样对我无异于雪中
送炭。
 
  
 (二)怜爱这天下午下班后,我无精打采地走出公司大门,正往前走,
突然一个熟悉的女声在我身后响起,「小龙,下班了?」
 
  
 我扭头一看,「哦,林姐,你有事吗?」
 
  
 「怎么,这么消沈,如果没事的话,一起吃饭吧,咱们聊聊,走吧,
坐我的车。」她那坚定的语气令我无法拒绝,我们一起乘坐她的奥迪a4找了
一家阳光小店。
 
  
 菜很快就上齐了,望着热气腾腾饭菜,我却提不起食欲来,林玉用爱
怜的眼神看着我说,「小龙啊,我跟小洋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在工作上我
们都相互支持,现在她下落不明,在生活上也要我们也要相互支持,你说是
吗?」我看着林玉,点了点头。
 
  
 「那好,听我的话,拿起筷子,吃饭,要大口大口吃,啊?」听着林
玉那温柔的声音,我彷佛偶般按照她的吩咐,吃起饭来。
 
  
 「小龙,今天我们好好谈谈,要把心说敞亮了。服务员,来两瓶红酒!」
 
  
 我们边吃边喝,林玉象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
 
  
 「小龙,我丈夫两年前死了,他生前是公司的总经理,这大家都是知
道的,可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我又为什么会当上这个副总吗?」
 
  
 虽然我的情绪不高,但听到林玉这样的问题,我也禁不住疑惑地摇了
摇头。
 
  
 「哼!」,林玉冷艳的脸上掠过一丝冷笑,饮了一大口酒,将酒杯在
桌上一顿。
 
  
 「我这个丈夫死在了他那个情妇的肚子上,情绪激动猝死的。哈哈,
真是好笑。他死的时候,我都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可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后来我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小宝。老爷子是公司大股东,由于他儿子对不起
我,看在我给他们孟家生了唯一孙子的份上,我就当上了这个副总。」
 
  
 「小龙,你知道两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有
什么难处自己撑着,没有人帮我,虽然衣食无忧,却是孤单寂寞。人常说寡
妇门前是非多,我怕别人说闲话,也怕老爷子对我不满,说的好听,让我找
个好男人嫁了,可我真要这么做了,恐怕我这个副总的位子也就坐到头了,
孟元星那个骚货,还有王圣雄那个王八蛋对我也是虎视眈眈哪!」
 
  
 我心里一惊,虽然知道公司几个副总之间不和,但没想到里面勾心斗!
角这么厉害,更没想到林姐会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林姐帮助我们固然有拉拢
自己力量的想法,但她不也很可怜么?一个女人感情受骗,还要一个人带孩
子,唉!随着林玉心声的吐露,我不禁升起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知不觉两瓶酒喝完了,话也说够了,心里面说亮了,我也平静了,
我们一起走出了饭店。
 
  
 我驾车要把林玉送到家里,林玉却说,「小龙,你喜欢我吗?」,我
没有回答。
 
  
 「你讨厌我吗?」,「不,不,我当你是我的大姐,你很漂亮,大家
都说你是冷美人,可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冷,你是面冷心热,我感激你还来不
及呢?」
 
  
 「这就好,今天我不想回家,你送我去酒店,今天我要你陪我。」
 
  
 「这--,嗯,好吧!」
 
  
 说心里话,对林玉这个公司副总,大家都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在工作
上很严厉,对男人从来不假辞色,虽然她也是个绝色美女,但很少有人产生
亵渎她的想法,我对她也仅是感激而已,不敢有非分之想。然而现在美人相
邀,又受人恩惠,让我无法拒绝。
 
  
 觅到一处偏僻酒店,又订了一间大客房,我们一起宽衣解带,沐浴就
寝,今天晚上的一切行动都是林玉在主动引导,而我只能默默接受。我已经
三个多月没有做过了,没有那个心思,但身体聚集的性欲确是存在的。
 
  
 房间的壁灯比较亮,将林玉身上照得纤毫毕现,虽然林玉已经是一个
两岁孩子的母亲,但是身体却保养的非常完美,这与她经常打壁球,锻炼身
体是分不开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加之生活水准高,营养得当,肌肤细腻,
实在是外观不如近玩。
 
  
 我只觉得她那具洁白曲线玲珑的温热身体趴在我身上,她一边亲吻我,
一边双手在我的胸膛上抚摸,在我的大鸟上捋动,两只丰挺的洁白乳房垂在
我的肩颈,轻柔地摩擦着,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这样的亲密接触很快激
起了我的热情。
 
  
 我忘情地回应着她,双手用力揉搓她的屁股,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触感,
彷佛一股电流迅速传过我的脊柱,我用嘴更用力的吸吮,用手从她的颈部往
下,顺着光滑的背反覆的按摩,一直到她的臀沟,我的指尖轻轻地刺戳她的
阴缝,她禁不住呜咽般地闷哼一声,脸上蒙上一层红晕,眯缝的双眼泻出朦
胧的水光,似已万分陶醉。
 
  
 不一会我的下身已经勃硬如铁,粗长的棒体轻轻地顶着她的小腹,她
仰起上身用手掌撑在我的胸上,然后擡起屁股,扶着我的肉棒对准了自己的
水帘洞,然后轻轻地用龟头在洞口缝隙来回划动,我低头瞄去,只见她的下
身光洁如玉,竟然是白虎,我的肉棒敏锐地感觉到温热湿滑。
 
  
 哦,她已经十分动情了,肉穴泌出的粘液瞬间已将我的棒身浸润得油
光水滑,感觉龟头顶在了一个又软又韧的窍穴,我情不自禁地挺起下身。哦,
肉棒一下子进去了小半,林玉娇媚地「嗯」了一声,我能够觉察她的舒畅,
她旋即压下身段,我的肉棒整个被肉穴紧紧裹住,啊,真爽啊。
 
  
 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占有这副美妙的身体。我揽下她的脖子,
吻住她微微开启的红唇,与她开始了激烈的肉搏。
 
  
 这时,我们两个嘴唇相贴,激烈热吻,她上身伏在我身上,下身上下
耸动,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我觉得快感如潮,她也闷哼不断,下
身份泌的淫液已经打湿了我的阴毛和股沟,这样持续十几分钟,她趴在我身
上一动不动。
 
  
 一会擡起头,只见她的额头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缕秀发贴在脸上,
更觉妩媚,她的背上也已渗出了一层细汗,摸之水滑,她喘着气说,「好舒

舒服--」,我知道她已是有些累了,于是我翻过身来,将她压在下面,
用双手托起她的头吻她的唇、脸、颈和耳朵,下身发起一轮狂抽猛插,直肏
得她全身肉紧,呻吟连连,一会儿我又用胳膊挎起她的双腿腿弯,把粗长的
大鸡巴进行大幅度活塞运动,肉体碰撞声、淫液摩擦声响作一片,自己想要
把几个月憋在身体里的欲望完全释放出来,我不知疲倦地一次次重复着简单
的动作。
 
  
 她的呻吟已经慢慢地变成了哼叫、尖叫,脸上露出似痛苦和极度刺激
的表情,呼吸中也充满了颤音,也许是怕自己的叫声太大被外面听到,她居
然将枕头蒙在自己的脸和嘴上,不知过了多久,我也已经大汗淋漓,然而这
样的酣畅的发泄让我心中的郁闷得到极大发泄。
 
  
 我情不自禁地叫她,「姐姐,我爱你,我爱你,我要永远这样爱你,
你喜欢吗?」这时她突然抛开枕头,仰起头哼叫一声,两眼呆滞,「我--
到了--」,我觉察到自己的阴茎被她的肉洞有节奏地紧握,一股粘滑的热
液冒了出来,她高潮了,然后她瘫软在床上,可我并没有停止抽插的动作,
继续挖掘,继续激情碰撞她的肉体。
 
  
 过了一会,我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肏她,我要
耗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所以没有任何保留地发起一波又一波冲击,她的头低
埋在被褥里,高高翘起的臀部一片抓痕,精致的菊花下面,光洁的阴部一片
水渍,闪着油亮的水光,阴唇被我的大鸡巴突进抽出,十分红润淫靡,这样
又肏了几百下,我直觉一阵酸麻,禁不住快感的刺激,又一次大力插入,然
后搂紧她的腰部,将积攒了几个月的精液一股股全部喷射进美妙的肉洞深处,
她也受到刺激连忙反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毫不放松,就这样定定地感受高
潮的余韵,任由汗珠从上到下流淌,我们真的感觉好爽,好惬意。
 
  
 过了一会,我们倒在床上紧紧搂在一起,胸腹相贴,享受着难得的温
存,然后在些许疲累和酒意中睡入梦乡。
 
  
 早上,在迷糊中感到有只手在摸我的鸡鸡,我立刻捉住了那只柔软的
小手,「姐姐,干什么,你摸我干什么,让我摸摸你,这样才公平--」,
边说着我也向她光滑的下身摸去,「不要啊,痒!小龙,我不敢了,你放过
我吧!咯咯!哈哈」
 
  
 「不行,偷偷摸摸的行为必须惩罚!」
 
  
 「怎么惩罚?」
 
  
 「你既然摸了鸡鸡,就用鸡鸡惩罚!」我边说边向她恶狠狠地扑去,
从床上追到床下,又从床下追到床上,终于我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摁在床
上就地正法,她当然是心服身服,五体投地了。
 
  
 激情过后,她靠在我怀里,柔声道,「谢谢你,小龙,你是两年来我
的第一个男人,今天我真的非常快乐。以后,也不要拒绝我,好吗?」
 
  
 我沈默了一会,说:「姐,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虽然小洋现在失
踪了,可我毕竟是有家的人--」,「小龙,我不会强求你,我这辈子也不
会再嫁人了,只是希望你能经常陪陪我,你能答应吗?」,我点点头道:「
好,可这样你不是太委屈自己了吗?」,「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跟他们斗,
下去。」我知道她说的是公司里的那些人。
 
  
 「小龙,你放宽心,我一定帮你找到小洋--。」林玉又在安慰我,
我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
 
  
 这时旭日东升,一缕的阳光透进窗内,金黄亮丽的颜色让人精神为之
一振。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通手机,传过来一串似曾相识的声音,「喂,
龙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有你老婆的消息!」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