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们的故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他和她们的故事】

 (序)平淡

一年后,阿飞用自己中彩票的钱给父母和自己买了房子。在房间飞涨的年代,
一个普通的男孩用现金一次性卖了两套高档住宅,在当时一度被媒体炒作为"

二代进军炒房领域"
还引起了一些所谓专家学者的讨论。

在这平淡的一年里阿飞每天在家里宅着,用网络占据着自己,不让自己去想
以前发生的一切。有时间跟朋友聚聚,吃吃饭喝喝酒。没有感情的纠葛。阿飞很
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一个电话打乱了阿飞平淡的生活。

(一)她结婚了

昨晚阿飞在网游中奋战到了深夜,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阿飞依然在被窝里懒着。

他享受着那射进卧室里的阳光,和一个人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阿飞一看是一个的陌生的号码,于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

「阿飞,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阿飞的耳朵里。

「小丽?」阿飞用几乎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是我。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

「呵呵,也好。」

「你来电话有事么?」

「我要结婚了,我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什么?」阿飞几乎喊的起来。

「阿飞,你听我说。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是我除了你基本没有朋友。

我和浩都真心的希望你能来。答应我好么?」

「好,我会去的。」面对自己曾经深爱女人的请求,他无法拒绝。

「阿飞,谢谢你。时间下个星期天」

「好,我记下了。我一定会去的。」

「那好,我等你。再见!」

「再见!」

挂断了电话,阿飞把手机重重的摔在墙上。手机支离破碎的散在了地上。他
痛恨自己为什么还是不能拒绝这个女孩的请求,而且是背叛过他的女孩。

阿飞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他希望自己以最好的姿态
出现在那个他深爱的又背叛了他的女孩的婚礼上。

一眨眼婚礼的日期就到了,阿飞开着自己的车赶往了举行婚礼的酒店。进入
酒店映入眼帘的是浩和小丽的婚纱照。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女孩,穿着洁白的婚
纱依偎在儿时伙伴的怀里的时候,阿飞的心里打倒了无味瓶。曾经在他脑海里出
现的场景今天终于出现了,只不过今天的男主角不是他。

「阿飞」一句喊声打断了阿飞的思绪,他一回头看见了一个也是他熟悉的女
孩。

「岩?」阿飞差异的回道。

「嘻嘻,惊讶吧?」岩嬉笑的回应道。

「你不是去了美国嘛?」

「那我就不能回来参加老同学的婚礼嘛?」

「呵呵,当然能。一起进去吧!」阿飞苦笑的回答着。

「走。」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婚礼现场。

原来,小丽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岩,并说了自己结婚的事情。岩才从美国回来。

「阿飞!」「岩」小丽和浩一起迎了过来。

「新婚快乐!」岩边掏出红包边说道。

「新婚快乐!」阿飞低声的说着,也递上了自己的红包。

「感谢你能来」浩和小丽对阿飞说。

「呵呵,你们结婚我能不来么!」阿飞强颜欢笑的说着。

「阿飞,谢谢!」小丽哽咽的说道。

「你今天真漂亮」阿飞说道。

「当然,你也很帅」阿飞转头对浩说道。

「好了,别说,赶紧往里走吧!一会没有好位置了」岩看情绪不对,赶紧拉
着阿飞说道。

「对,赶紧走!我得占个好位置。」阿飞一边跟着岩走,一边说道。

「还是接受不了现实?」阿飞和岩二人坐下后,岩问道。

「接受不了就不来了。」阿飞答道。

「哼!煮熟的鸭子嘴硬。」

「你丫才是鸭子呢?」

「天啊!我也能当鸭子嘛?」

「额……」

「哈哈!」看着阿飞无语的样子,岩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这一个朋友之间的玩笑,确实领阿飞的心情好了不少。随着宴会厅里的人越
来越多,婚礼开始了。

在婚礼进行曲中,小丽穿着洁白的婚纱和西装革履的浩慢慢的走进了人们的
视野中。人们纷纷起立,送上了祝福的掌声。阿飞看着二人,又想起了他和小丽
幸福的日子。他发现他没有办法忘记以前的时光。他突然想咆哮,想哭喊。但是
他没有。他面露着笑容,麻木的伸出了双手,机械的鼓起掌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阿飞的脑袋是空白的。他就像是个没有思想的僵尸一样看
完了整个婚礼。当他走出酒店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的越远越
好。他一转头看见了岩,原来岩一直在他身边。

「岩,你什么时候回美国?」阿飞问道。

「我准备后天走。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去。」阿飞认真的答道。

「为什么?」岩很惊讶的问道。

「我想去度假。」

「哎呀!发财了。」

「人要学会享受么?」

「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

「第一,你不会把我卖了;第二,还有个免费的导游。」阿飞打趣道。

「那可说不定啊!美国黄种男孩很吃香的。」

「我跟本也不值什么钱,再说了你也不差这点钱吧!」

「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

「手续你能搞定嘛?」

「钱能办到的事,都不叫事」

「ok」

两天后,阿飞和岩二人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二)她也结婚了

岩和阿飞走遍了美国个个闻名世界的城市,他们在街头上散步,他们在海滩
上嬉戏,他们在丛林中野炊。彼此都贪婪的享受着那些美丽景色带给二人的快乐。

一天夜里,他们二人在酒店的房间里聊着天,喝着酒。

「飞,你说过的话算数么?」岩突然问道。

「什么话?」本来就不会喝酒的阿飞面红耳赤的回道。

「你说过,你会娶我的?」

「呵呵,好啊!你愿意嫁我现在就娶,你不嫌弃我是个穷小子的话。」

「你穷?这几天的钱几乎都是你拿的。」

「积蓄而已,放肆一下,就该回去过穷日子了!」阿飞并不想让岩知道他现
在身价千万的事情。

「真的假的?」岩怀疑道。

「骗你干什么?也不没给钱花」

「呵呵~
是吧!来干一杯。」岩笑着说道。

「又干,我不能喝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就不怕我酒后乱性?」阿飞打趣道。

「哼,敢嘛你?」岩不服的问道。

「哎呀,你还别将我军,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机器猫啊!」

「哈哈,你小子!我干了你随便!」岩说罢就干掉了杯中的酒。

「别喝了,你没少喝。再喝你就醉了。」阿飞边抢岩手中的杯子,边说道。

「我没醉!」岩边躲边说道。

阿飞,发现其实岩已经醉了。因为一个不注意,岩身上的衣服就剩下贴身内
衣了。那是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加上岩高挑的身材迷人急了。

「别喝了,」岩劝道。

「我就喝,我没醉」这时的岩就像一个倔强的小姑娘。

「还没醉哪?你看你身上还剩下什么了?」阿飞问道。

「呵呵,我美么?」岩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摆了一个性感的姿势问道。

「美,比世界小姐还美。」阿飞边应付道边用沙发上的单子披在岩的身上。

「别弄,我热。」岩用手边推阿飞边说道。

「好好,你热,睡觉吧!明天还要出去玩呢?」阿飞拉着岩边往卧室走边说
道。

「我不困,我不睡」岩边走边说道。

「必须睡,要不我该走丢了」

「嘻嘻,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

「一直都知道。」

阿飞把岩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再把岩放到了床上,这时岩一把搂住了阿飞
的脖子。

「阿飞,陪我好么?」

「岩,你醉了」

「不我没醉,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岩泪眼蒙蒙的说道。

「谁说的,你张的这么漂亮。你能不能先把说放开」阿飞反抗道。

「我不,我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开你」岩死活不松手道。

「好,你说。」阿飞一看挣脱不开,一屁股坐在床上道。

「上次你去沈阳,有没有想过我」

「有」

「那为什么不联系我」

「当时没空」

「哼」

「姑奶奶,问完了,放我走吧!」阿飞再一次挣脱道。

「我不,阿飞陪我」岩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这种声音对于阿飞这种长期没有
性生活的男人诱惑极大的,阿飞又点迷离了。

这时岩主动的吻上了阿飞,阿飞本能回应着。二人在酒店床上激烈的吻着,
彼此好像要把对方吞下去似的。

「不,不行。」阿飞又一次的推开了岩,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这种不能不
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呜呜呜……」岩放声大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岩哭喊着。

阿飞看着痛苦的岩难过极了。屈身抱住了正在痛苦的岩。岩用拳头捶打在阿
飞的身上,嘴里依然喊的是:「为什么……为什么?」

「别哭了,因为我不值得。」阿飞任凭的岩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喝身上。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阿飞跟着岩一起哭了起来。就这样二人抱再一
起痛哭着,彼此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哭着。

一会岩哭累了,没有了声响。阿飞把她慢慢的放趟在床上,温柔的给她盖上
毯子,用手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痕。「好好休息,我回去了。」阿飞准备离
去。

当阿飞转身走的时候,岩突然把他拽到,迅速的骑在了阿飞的身上开始撕扯
他身上的衣服并疯狂的喊着:「操我啊,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操我啊?」

「想逃嘛?我今天就操死你。」阿飞一时间懵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和
口出脏言的岩。当阿飞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都已经不见
了。

岩套弄着阿飞刚才就已经起立的命根,抬起屁股就把它『
吞』进了体内。
那一刻阿飞看见了岩那『只』
白虎已经流出了『
口水』。岩在他身上猛烈的起
伏着,大声的喊着:「操死你,操死你,我他妈的今天就操死你。用力,给老娘
用力,今天我他妈的要操个够。」

岩的样子可怕极了,他疯狂的撕扯阿飞的头发,在他身上猛烈的动着。阿飞
第一次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这样的疯狂,满嘴的脏话。这样的情景大大的刺激了
阿飞,他兴奋了。

没过过久,岩摊在了阿飞的身上,嘴里嘟囔着:「我操,我高潮了。」

兴奋的阿飞,把岩翻了过来。二话不说就进入的她的身体,刚有过高潮的岩
「啊」的一声喊了起来。

「操我,阿飞用力的操我,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阿飞用力的挺动着自己的
身体。岩的双手抓着阿飞的后背,阿飞的后背出现了一道道鲜红的抓痕。

「操我,阿飞用力的操我,让我感觉到你现在是我的,你在操我。」岩也许
是在酒精的刺激下,疯狂的带着哭腔的喊道。没过一会,岩「啊」的一声,又来
了高潮。

阿飞仍然不顾一切的抽插着。

「啊……好爽……嗯」岩叫道。

「岩,我爱上你了」阿飞发自内心的说道。

「操我,用力。爱我就用力的操我」

二人疯狂的做着爱,在阿飞快要射精的时候,阿飞喊道:「宝贝,我要射了」

「射,射给我,给我。我是你的」岩死死的抱住了阿飞,下体不停的挺动着。

阿飞这时终于发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阿飞从岩身上下来时,岩翻身趴在床上放生的痛哭了起来,「呜呜呜,飞你
终于是我的了,你终于是我的了」

阿飞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岩的头发想给她一些安慰,让她慢慢的平静下来。

「飞,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嘛?」岩说道。阿飞没有回答,默默的站起身来,
拿着早已被岩撕扯不成样子的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阿飞趟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他还是不敢相信刚跟他疯狂做爱
的女人是那个美丽而文静的的岩。时间慢慢的过去了,阿飞一直就这么思考着,
天亮时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冲向岩的房间,一把推开了房门冲进卧室,边跑边
喊道:「岩,我想好了。我们在一起,我娶你。」

可映入他眼帘的不是那个美丽可爱的岩,而是空荡荡的房间。床头上放着一
封信,阿飞拿起信没有读,而是在酒店内疯狂的跑着,寻找着。慢慢的他跑累了,
他颓废的回到了房间里,半躺在床上,开打了那封信。

阿飞:
 
 
原谅的我不辞而别,也许你现在已经后悔了晚上发生的一切,也许你也在疯
 
 
狂的寻找我。别找了,我走了。我回去结婚了。

其实在回国之前就跟一个美国富商订了婚,他有上亿美元的资产。他很爱我,
他能给我我想要的一切。阿飞我是多么想跟你永远在一起啊!可是女人都是自私
的,我害怕没有钱的生活,我恐惧那样的日子。老天爷还是爱我的,在我结婚之
前完成了我的梦想,我把我给了你,我也拥有了你一次。我可以毫无遗憾的去结
婚了。

我是多么嫉妒喝憎恨小丽,她能拥有的你的全部情感,但她没有资格,她背
叛了你,背叛了你俩之间的感情。阿飞,我是那么的爱你。你可能都不知道我有
多么的爱你。

再见,阿飞!再次请求你原谅我,别再找我,回去找一个好的女孩,找一个
不物质不拜金的女孩。好好的生活,

  
  
  
  
  
  
  
  
  
  
   爱你的岩

阿飞泪流满面的看完了信,在房间放声大哭。不知道多久之后,阿飞走出了
饭店,毫无目的的走在陌生的大街上。好像行尸走肉一样。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阿飞停了下来,颓废的坐在路边,点上
一颗烟。仰望着天空,好像天空上有东西能给他一个答案。为什么所有他身边的
女孩都离开了他。

当他累了,低下头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他想念却又不想见的女人。

(三)世界是如此的渺小

对,没错。是她!小丽。

这时小丽正依偎在浩的怀里,漫步的走在大街上。阿飞看见小丽的同时,小
丽和浩也看见了阿飞。于是两人走了过去。

「阿飞,你怎么在这?」小丽张嘴问道。

「旅游」阿飞低声说道。

「你们呢?怎么也在这」阿飞回问道。

「我们来这里度蜜月」浩回答道。

「呵呵,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他妈的小了」阿飞苦笑道。

「是啊!真他妈的小」浩回道。

「你怎么这个样子。」小丽看阿飞一身脏衣服问道。

「走丢了。」阿飞回道。

「岩呢?」小丽又问道。

「不知道,丢了」阿飞颓废的回道。

「你吃饭了么?」小丽问道。

「你看我像有钱吃饭的样子么?」阿飞酸酸的说道。

「走吧!我请你吃饭去!」浩这时说道。

「走,今天吃死你。」阿飞说道。

「哈哈!没事,可劲的来把!」浩笑道。

三人回到了,浩和小丽的酒店。在餐厅里点了菜,菜上来之后阿飞没有说话,
风卷残云的扫荡着桌面上的食物。酒足饭饱之后,阿飞斜倚在椅子上开玩笑的说
道:「肚子不争气啊!吃不进去了。」

「哈哈!你呀!」浩笑道。

这时,浩叫来了服务员。在他和小丽的房间旁给阿飞开了一个房间,让阿飞
洗洗澡,好好的休息一下!阿飞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了房间,舒舒服服的洗了
个热水澡,趟在床上睡到了天黑。他被敲门声吵醒了,他起身看了眼时间,「已
经凌晨了,会是谁呢?」阿飞下床打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小丽。

「可以进去跟你谈谈么?」小丽低声问道。

「不好吧!你跟浩在度蜜月,半夜三更进入一个男人房间有点不妥吧!」阿
飞酸酸的回道。

「废什么话,起开!」小丽一推阿飞自己大步走进了房间。

阿飞无奈的笑笑,小丽还是没有变,脾气跟以前一摸一样。

「说吧,想谈些什么?」阿飞说道。

「阿飞,我知道这么长时间你都恨我。」

「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恨你」阿飞打断道。

「让我说完好么?你不说,不代表不恨。我没有期望你能原谅我。」

「我没有恨你。」阿飞再一次大声的打断道。

「你让我把话说完行不行?」小丽大声的喊道。

「呵呵,你这个脾气可怎么整。说吧!我都听着。」阿飞无奈的笑道。

「阿飞,当时我离开你只是受够了那种生活,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
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过的好一些,而不是苦苦的过
日子。你明白嘛?我现在每天心里都很难过,一想到你我就觉得对不起你,我欠
你的」小丽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小丽,我都懂!真的,在你走后我也经历了很多事情。是我阿飞没有那个
能力给你幸福,你离开我是对的,没什么对不对得起。毕竟我们曾经再一起过,
有那段时间足够了。真的」

「阿飞,呜呜呜」小丽依然不停哭着。

「哎呀,你别哭了。一会别人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再报警把我抓走,美
国警察可真开枪!」阿飞开玩笑道。

扑哧一声,小丽破涕为笑。「你这张破嘴」小丽说道。

两人就这样在房间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从中国聊到美国,从以前聊到现在。

有时两人同时哈哈大笑,有时两人又默不作声。这样气氛很融洽很和谐。

慢慢的阿飞迷离了,他感觉两人又回到了北京那间简陋的出租屋里。小丽依
然是那个每天都跟他撒娇的女孩。每天下班回家都吵吵饿死了的女孩。阿飞眼睛
湿润了,他是多么像一切都回到从前。一切都重新来过啊!

「阿飞,明天我和浩就走了!」小丽这时说道。

「去那?」

「回俄罗斯,我爸妈,浩的爸妈一起回去。」

「老人他们也在美国?」

「是的,我们一起过来的。只不过我俩没和他们再一起。」

「晚两天走不行么?」

「不行,对不起」

这时的阿飞,失去理智了。他冲过去抱住了小丽说:「小丽,别走。求你了!

浩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回来吧!回来吧!」

「阿飞,你冷静点!」小丽挣脱道。

「小丽,我爱你!真的,我爱你」

「阿飞,你别这样!」小丽一用力把阿飞推到在地。

阿飞坐在地上,双眼通红。这时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小丽,对不起!你走
吧!我刚才太冲动了!」

小丽,蹲在了阿飞身边。说道:「阿飞,你知道的我也爱你。但是生活不是
光有爱情的,爱情不能当饭吃,你懂么?」

「我懂,这回我真的懂了!」说罢二人就这么互相望着,谁都没有再说话!

20分过去了,不知道谁先主动,二人抱在一起激烈的吻了起来。二人互相
脱着彼此的本来就不多衣服,没两下二人就赤裸相见了。

「这样好么?」阿飞边吻着小丽边问道。

「我现在只想要你」小丽含糊不清的回应道。

这时。阿飞一把抱起了小丽,把小丽放在了床上。没有人做任何的前戏就插
入了她的身体里,阿飞猛烈的抽插着,小丽也疯狂的回应着。二人就像明天就是
世界末日一样,疯狂的发泄身体的欲望。

「阿飞,给我……给我」

「小丽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二人冲床上做到地上,到窗台,到洗手间。他们就这么不停的做着。疯狂的
做着。

阿飞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床边放着一张纸条和钱。钱上写
着:「阿飞,我走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疯狂的晚上。小丽」

阿飞苦笑了一下,起身离开了酒店。回到了他和岩一开始的酒店,结算了费
用,拿了行李坐上了回国的班机。

(四)噩耗传来

半个月后的一天,阿飞依然跟往常一样,早晨趟床上发呆。突然间接到一个
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阿飞说道。

「你好,请问是阿飞先生么?」

「是的,你是那位?」

「我是中国红十字会的。」

「哦?请问有什么事么?」

「请问你认识小丽女士么?」

「对,我认识她。她怎么了?」阿飞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于是
急急的问道。

「她乘坐的航班遇难了,小丽女士在这次空难中受到了重伤。我们在她的手
机中找到你的电话,于是联系了你。请问你可以来照顾一下小丽女士么?」

「什么?」阿飞喊了起来。

「阿飞先生,请你冷静。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们红字会出于人道主义,
把小丽女士从国外接了回来,但是她的身体状况需要朋友亲人的照顾。」

「你们在那?」

「北京xx医院」

「我马上飞过去」

「好的,我们北京见」阿飞挂点了电话,拿着钱包冲去了屋子。

阿飞没有想过,也许这是一个骗局。因为他赌不起,他害怕因为他的一时怀
疑而对不起小丽。阿飞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北京,跟多年以前到北京一样。阿飞
什么衣服都没有带就来到了北京,唯一不同之处,是这次他带足了钞票。阿飞一
路上再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空难?浩呢?他俩的家人呢?会不会真的是个骗局?」

总会他决定如果这是个骗局,他一定要弄死这个骗他的人,因为这触及了他
的底线,谁能不能拿小丽的安慰来和他"
开玩笑".阿飞来到了那个红字会所说的
医院,哪找之前的来电号码回拨了回去。

「你好,阿飞先生么?」

「对,是我!我到医院门口了。」

「好,我去医院门口接你」

两分钟后,医院里走出了东张西望的5个男女。阿飞迎了上去。

「别找了,我是阿飞」阿飞走过去直接说道。

一个眼镜男说道:「哦,你好!阿飞先生,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xx。」

「小丽她在哪?」没等眼镜男说完,阿飞就说道。

「哦,请跟我来」眼镜男的修养极好,并没有生气。

阿飞跟着5个人来到加护病房,看见了静静的趟在病床上的小丽。阿飞刚要
往里冲,眼镜男一把抓住了他,说:「阿飞先生,请你冷静。你不能……」

「我冷静你妈逼,趟在床的那个是我朋友!」阿飞怒喊道。

「阿飞先生,请你注意的你言词。」眼镜男生气道。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为刚才说过的话表示道歉。」阿飞冷静了下来,
说道。

「请问怎么回事?」阿飞问道。

「是这样的,小丽小姐遇到了空难,具体什么原因还在清查中。」

「她的丈夫和亲人呢?」

「对不起,无一生还!」

「什么?」阿飞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丽,现在是什么情况?」过了一会阿飞问道。

「她的脑部受到了严重创伤,现在只能靠着那些仪器维持着生命。」眼镜男
一指小丽病房内的仪器说道。

「最坏会什么样?」阿飞急急的问道。

「你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我操」阿飞说完这两个字就晕倒了。他实在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小丽,小丽」阿飞惊醒后喊道。

「阿飞先生,你终于醒了!」眼镜男在阿飞的床边说道。

「我怎么了?」

「你伤心过度晕倒了。」

「多长时间了?」

「哦,不算很长。12个小时而已」

「我操,12个小时还而已。小丽怎么样了?哦,对不起!你知道我前面那
句话是没有恶意的」

「呵呵,没关系。我理解,我也是东北人!」

「小丽怎么样了?」阿飞又问道。

「哦,小丽女生已经脱离的危险期。」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但是……」

「但是怎么?」阿飞一把抓住了眼镜男,喊道。

「阿飞先生,请你松手」眼镜男略有害怕道。

「对不起,对不起!请说但是什么」阿飞抱歉的说道。

「没什么,我可以理解!由于小丽女士的头部受到的创伤过于严重,现在只
说暂时脱离了危险期,而且可能要长期昏迷下去。」

「什么?」阿飞又一次大声的喊道。

「你他妈的冷静点,这是医院!」眼镜男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回道。

「你是说小丽可能变成植物人?」

「是的,虽然她有保险公司的赔付,但还是很难支付相应的费用。你看……」

「多少钱?我拿了」阿飞没有犹豫道。

「你要想好,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百万可能都打不住。」

「我知道。」阿飞静静道。

「好,那麻烦你跟我办一下移交手续。」

「好!」

手续办完后,眼镜男站起身对阿飞说道:「阿飞先生,我本人很敬佩你。平
常要是别人早就不知道跑了多远了!」

「呵呵!没什么可敬佩的。我们之间的事你不了解!」

「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么?」眼镜男伸出了右手道。

「当然可以,你救了小丽,你就是我朋友」阿飞边和他握手边说道。

「那是我的本职工作,没什么。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跟我联系」

「好的,谢谢你。」

「那好,朋友!再见」

「再见,朋友」阿飞把朋友两个字说的很重很重。

送走了眼镜男,阿飞来到了小丽的病房。坐在床边望着好像睡着了一样的小
丽。慢慢的,阿飞流下了眼泪,「小丽,你放心。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一定要救
活你。你要坚持!」阿飞哭着说道。

往后的日子里,阿飞每天都呆在医院。不分日夜的和小丽说话。饿了就吃一
份医院卖的盒饭,渴了,就喝一口矿泉水。疲惫和孤独都没有压倒他,他总是希
望有一天他说着说着,眼前的小丽就会醒过来,俩人抱再一起嚎啕大哭。但是一
天一天过去了,这样的情景始终没有出现,小丽就那么静静的躺着,没有表情没
有动静。

三个月后的一天,面容疲惫的阿飞依然说在小丽的床边和她说话。

「小丽,你还记得么?那年我给你买鞋,你快乐的像天使一样的蹦蹦跳跳」

阿飞说着的同时病房的门开打了,阿飞以为是护士,没有抬头。

「阿飞!」一个阿飞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岩」阿飞抬起头看见了岩,惊讶的说道。

「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去你家才知道小丽出事了,我赶紧赶了过来。她怎么
样了?」

「很可能变成植物人」阿飞如实的说道。

「阿飞,你就这么一直一个照顾她?」岩问道。

「是啊!」

「多长时间了」

「三个月了」

「我说的嘛!你看看你的脸色,你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但我希望我是第一个看见她醒过来的人。」

「阿飞,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不能不这么爱惜你的身体。」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想再离开她,每天都和她说话,总以为我说着说着
她就会醒过来,可是她就这么睡着,就这么睡着。」阿飞哭了起来,痛苦的说着。

「阿飞,别这样!如果小丽醒着的话一定不会同意你这样的。」岩走过去抱
住阿飞说道。

「呜呜呜」阿飞就这么哭着,没有再回答。

岩知道,他压抑的太久了。他此刻需要的是释放。

不知道多久,阿飞停止了哭泣。在岩的怀里睡着了。岩望着怀里那个心爱的
男人,心里酸酸的,她用手轻抚着他的脸庞。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岩和阿飞向医院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阿飞在岩的一再要求下,回
了酒店。在酒店里阿飞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的他对岩说道:「你
结婚了么?」

「嗯,结了。」

「怎么样?」

「什么?」

「生活方面呗」

「很好!」

「那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

「你知道么?那天决定跟你……」

「我知道,可是生活往往就是这样不如人意。」岩打断阿飞的话,说道。

「是啊!」阿飞长叹一声道。

「阿飞,你还是忘不了她是么?」岩问道。

「是啊!忘不掉,你也一样!让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不,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和她比。我永远没办法在你心里占的地方比她多」

岩眼镜红红的道。

「不,岩你错了」阿飞点上一根烟说道。

「我那错了?她本已经结婚了。就因为这次空难,你阿飞倾家荡产的救她,
日夜守在她身旁」

「岩,你知道么?」阿飞抽着烟,非常的冷静道。

「知道什么?」岩依然那么激动的说道。

「我爱你。」阿飞望着岩说道。

「你不爱小丽了?别骗我了」

「不,我没有骗你。我爱你,也爱她!你俩我都爱。你俩人在我心里的份量
是一样的。如果有一天你出什么事了,我阿飞也会像今天一样!」

「你说的是真的么?」这时的岩哭倒在地。

「是真的,岩我爱你。但是就在我爱上你那一天,我告诉我你结婚了。你知
道我的心情么?」阿飞起身下床把岩扶起道。

「阿飞,我……」

「我明白」阿飞打断岩道。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可以嫁给老外,因为他能给你,你想要的生活。

我爱你,却什么也给不了你。哪怕一个承诺」阿飞抽了口烟继续说道:「其
实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想过回去找你,但是我没有。」

「为什么」岩哭着问道。

「因为你已经选择的,我不想去打乱你已经选择的生活。我不想你因为我而
放弃你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才选择了的生活。那样我是自私的。」

「阿飞,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傻。总是为别人想,一点也不为自己想呢?」

「岩,你知道么?」阿飞熄灭了烟,继续说道:「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是
当他碰见了她真正爱的人,他就会不自私了。因为爱一个不是要得到她,而是让
她开心幸福的生活下去。如果因为自私而去让她不快乐不幸福,那就不是爱。」

「阿飞,你总是那么傻!」岩扑到了阿飞的怀里,痛哭的说道。

「岩,别哭了!我阿飞就这个命!」阿飞低声的说道。

「飞,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的,那时你娶我好么?」岩哭着问道。

「岩,说实话。我不知道!真的,我不知道。现在小丽这个样子,我没有办
法想以后的事。再说你回来干什么?小丽的事,我已经快倾家荡产了,你回来跟
我过苦日子么?」阿飞依然冷静的说道。

「我抓住把柄跟他离婚,我能得到一半的他的财产。那是我就有钱了!我能
帮你救小丽」岩说道。

「岩,现实点吧!小丽这里就是个无底洞。你非得进来干嘛?」

「你不用管。」

「不,我得管」阿飞突然激动起来。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我不能让你过哭日子!」

「阿飞!」听了阿飞的话,岩再一次痛苦了起来。她一把抓住了阿飞的脸,
深情的吻了下去,边吻边说:「阿飞,我不逼你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娶
不娶我都是你的,永远是你的。阿飞我现在只要你给我,给我」

阿飞什么也没有回答,只说激烈的回应着。他没有办法给岩任何的承诺。哪
怕是一句安慰他都说不出口。

二人疯狂的索取的对方,亲吻着彼此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但是他们最终什
么也没有发生,因为阿飞吻着吻着,趴在岩的身上睡着了。他睡着的样子就像个
孩子一样,他太累了。在医院的这段时间压力和疲惫几乎摧垮了他的生命,但是
他依然坚持着。但是今天他终于睡着,在一个他同样深爱的女人身边,睡了!

岩没有叫醒他,她就那样保持着姿势望着那个她深爱的男人。现在她后悔极
了,她后悔因为当初一个错误的决定而错过和这个男人永远再一起的机会。她默
默的流着眼泪,默默的望着他。

当第二天阿飞醒来时,房间里已经找不到岩了,在床头依然留着一封信。信
上只写了这么几个字:「阿飞等回来,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和你再一起!」

阿飞苦笑了一下,把信撕的粉碎。「为什么老这样,连句再见都不说。」阿
飞自言自语了一句,起身走出了酒店奔医院而去。

 
  
  
  
  
  
  
 
(五)又是一个开始?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三年间阿飞几乎每天都陪伴在小丽的身边。直到半夜才
离开医院。但是第二天清晨又匆匆赶来。阿飞就这么日复一日的陪伴着小丽。

但是这几年,小丽的医药费已经花光了阿飞所有的积蓄。当年彩票的奖金都
花在了小丽的医疗费上。阿飞站在小丽的病床边望着小丽,他迷茫了,他不知道
这些年他的坚持是对还是错的,这真的是他想要的么?是的,阿飞知道。他的坚
持对于他来说是对的。但是小丽是怎么想的呢?她的感觉是什么呢?每天只能靠
着这些仪器维持着她的生命,她痛苦不痛苦呢?她是想坚持下去,还是想解脱呢?

阿飞他想不通,总也想不通。

阿飞走出了医院,用兜里仅剩的10元钱买了盒烟。他坐在马路的边上,点
上一颗烟,望着马路上来来回回的人们和车。阿飞一颗一颗烟的吸着,眼睛就那
样望着马路上的人们。但是他心里依然没有答案。到底是应该坚持还是放弃的答
案。

这时阿飞的手机响了,是医院的号码。阿飞害怕了,他害怕是医院催缴费用,
他害怕小丽的病情加重,他害怕已经小丽离开了他。

手机响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阿飞觉得自己的害怕也停了下来,但是手机
的铃声再度响了起来,阿飞怒了。不知道那来的那股邪火,他把手机重重的摔在
了地上,用脚拼命的踩着,直到手机粉碎粉碎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阿飞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望着那已经粉碎的手机发呆。

慢慢的,阿飞低下了头。从他身边走过了一名女孩,女孩小声的问:「需要
帮忙嘛?」

阿飞没有回答,阿飞眼睛死死看着那女孩穿的一双耐克鞋,那些是阿飞第一
次用奖金给小丽买的耐克鞋。阿飞望着那双鞋,脑海里浮现出了小丽迷人微笑,
兴奋的表情和以前二人在北京幸福的日子。一幕幕都浮现了出来。阿飞突然站了
起来,吓了那女孩一跳。阿飞抓住那女孩的双肩,说:「谢谢你,你帮了我的大
忙。谢谢!」

说完,头也不回跑向了医院。阿飞跑进了病房,蹲在床边双手抓住了小丽的
一只手,他把手慢慢的放在了脸上,望着依然"
熟睡"
的小丽,阿飞说道:「小
丽,我不会放弃的。有我在我一定要让你活着,哪怕我去卖血,也一定让你活着。

你等着我,我回去把房子卖了马上就回来,你一定等着我。」

说完,阿飞冲出了病房。这时迎面跑来了照顾小丽的护士和医生。二人刚想
说话,阿飞马上说道:「大夫,我知道钱不够了。你给我两天时间,我现在就是
凑钱。无论如何不能撤仪器,求求你了。」

「阿飞……。」

「大夫,这么长时间你看我什么时候因为钱难为过你,我就求这一件事,求
你别拒绝我。」大夫刚要说些什么,阿飞再一次打断说道。

「哎呀,你让我俩说话」旁边的小护士喊道。

「怎么了?」这么一喊,阿飞有点懵了!

「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小护士往小丽病房里望了一眼后,问道。

「摔坏了。」

「你呀!二百五一个」由于长时间的相处,年轻的小护士早就跟阿飞混熟了。

说起话来也不在意什么。

「我怎么二百五了?」阿飞傻傻道。

「我小丽姐醒了」小护士用手点着阿飞的脑袋说道。

「什么?」阿飞有点不敢相信道。

「我小丽姐醒了,你自己看」

「不可能,我刚从病房出来,她……………」阿飞边说边往病房里看去,话
还没有说完,他看见了小丽双眼流着眼泪深情的望着他。阿飞像傻了一样,就那
么站着望着前一分钟还在昏迷的爱人。

「你就这么傻站着啊?」小护士问道。

「我该怎么办?」阿飞傻傻的问道。但是他的眼睛已经止不住的流下了激动
的泪水。

「进去啊!」小护士说道。

「阿飞!」这时医生说道。

「什么事?」阿飞转头看向医生。

「由于病人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语言上可能有些障碍,还有她刚醒,尽量
不要让她移动,也尽量不要让她说话。我已经给院长和主任他们打了电话,他们
马上会过来,到时候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医生一口气说完,生怕阿飞再次打
断他。

「谢谢你,大夫!」阿飞真诚的说道。

「不用了,都这么长时间了,咱俩还用说这个!快进去把!」长时间的相处,
医院的人员都很欣赏佩服阿飞这个男人,他们之间凝聚的相当深厚的友谊。

这时,小护士的手机响了。

「喂……哦是你呀!……他在你稍等。」小护士说道。

「阿飞哥,你的电话」小护士转头对阿飞说道。

「谁啊?」阿飞迷茫的问道。

「接了不就知道了」小护士调皮的回道。

阿飞接过电话,说:「你好!」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