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的大奶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苏宗佑是我的死党,又是由小学一直念至国中的老同学,虽然大学毕业后各
自出社会做事了,依然经常有来往。三年前我们都先后结婚了,由于尚在拼搏阶
段,因此还不打算生小孩,两对夫妻至今仍过着二人世界。

因为我们是邻居,住得近,婚后也常常互串门子,两位太太混熟了,都当彼
此是一家人一样,有时他老婆煮了些好吃的小菜,会叫我们过去一起共进晚餐;
有时我老婆阿珍弄了些点心,也会拿些过去让他们尝尝。

苏宗佑的妻子名叫嫣琴,身材特别夸张,前凸后翘不在说,尤其是胸前那对
奶子,简直可用「巨乳」来形容,根据目测估计,起码有36f以上,在路上引
来那些色迷迷目光的回头率,绝对称得上是首屈一指。她留着一头垂肩长发,尖
尖的下巴、弯弯的柳眉,笑起来朋友们都说她有几分神似大陆影星巩莉。

我们两对夫妻在闲谈中偶尔会扯到一些有味话题,嫣琴那对大奶往往是我们
嬉笑的对象,私底下我甚至还对宗佑开玩笑说:「嘿嘿,你老婆的咪咪确实是人
间极品,要是我能有机会摸摸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每次我这样说时,宗佑准会也开玩笑地回我一句:「你老婆那条小蛮腰不也
迷死人么!有时想到你们在床上恩爱时,阿珍的纤腰在下面扭呀扭,还别说,我
的老二马上就会翘起来呢!哈哈……」

虽然熟归熟,但男人之间这些互讨便宜的说话固然谁也没去当真,更不会蠢
到回家向老婆直言。说真的,当听到别的男人对自己妻子赞美时,尽管语句里有
点暧昧成分,心里难免还是会暗自乐滋滋的。

可是直到最近,我开始觉得妻子的行为变得有点古怪,每星期总有一两天要
到差不多天亮才回家,打她手机又不接,一回来衣服都没换就匆匆进浴室洗澡。
据她说是和姐妹淘去唱ktv,可能声音太吵听不到电话响,而且一晚玩下来累
死了,所以才赶快洗澡睡觉。对她的说辞我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人有社交
活动并不是坏事,只是有点想不通,她一向连流行曲的歌名都经常搞错,怎么突
然间会对唱ktv产生兴趣?

渐渐地,开始有些闲言闲语传进我的耳朵了,有朋友说看到我老婆和宗佑一
起逛街,两人举动甚为亲昵;过不久还有人来打小报告,说亲眼见到他们拖着手
从一间专供情侣幽会的旅馆走出来。

我逐渐醒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虽然心里自我安慰他们都认错了人,但还是
忍不住找一晚老婆又出去唱ktv时过去宗佑家求证一下。

不出所料,宗佑真的不在家,只得他妻子嫣琴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我把收集
来的道听途说向她和盘托出,刚开始嫣琴还认为我怀疑她丈夫和我妻子有染是太
多心了,可是当我列出对上几个星期阿珍通宵去「唱ktv」的时间,恰好和宗
佑「在公司加班」至天亮才回家的日期吻合,这才不得不对彼此配偶的忠贞作出
重新估量。

我真不愿相信仅结婚三年的妻子这么快就红杏出墙,而且奸夫还是我认识多
年的死党兼好友,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尽管我们平日说笑间口没遮
拦,可一到戏言变成现实时,那种失望、沮丧和徬徨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词语
来形容的。

嫣琴沉默了一会,突然问我:「宗佑有对你说过他后天要到新加坡出差三天
吗?」我脑子里登时「嗡」的响了一下,瞪大眼望着她:「什么?阿珍刚好报了
名跟她那帮姐妹们到新加坡旅游三天,也是在后天出发!」

一切都太巧合了,条条线索均指向我推心置腹的死党早已把我老婆弄上了床
的事实,看来外面的流言并非空穴来风。我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对奸夫淫妇在床
上翻云覆雨的画面:宗佑抱住我老婆的屁股替我行使着丈夫的义务,把他那根粗
壮的肉棒在她阴道里用力抽插,而我那可人的妻子在他身前扭摆着款款纤腰,迎
合着自己丈夫好友的肆意奸淫。

我甚至能推想得到,两人在性交至双双达到高潮时,宗佑一定会毫无顾忌地
将精液射入我太太阴道深处,因为他知道我和他一样,为了事业暂时不要孩子,
故此双方妻子都有吃避孕药,即使体内射精也绝无后顾之忧。

也许嫣琴脑中这时也联想到与我差不多的情景,她虽然默言不语,但眼眶中
明显地已在闪着一丝泪光。我坐到嫣琴身边,把她拥进怀里以示同情与安慰,她
紧紧抓着我一只手偎向我胸口,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时之间都把对方视作精神支
柱,彷佛溺水之人突然捞到了一根稻草。

那一晚,我和嫣琴都在无奈、无助、无语中渡过,望着她胸前那对因气愤而
呼吸急促引至不断起伏的大奶我百感交集,自己妻子那双小巧的椒乳已被宗佑抓
捏、搓揉过不知多少遍了,可他妻子这对巨大无朋的奶子就近在咫尺眼前,我却
只能观赏而不能亵玩,上天对我真是太不公平了!

日子很快又过了两天,中午妻子不让我送她到机场,说是先跟她那帮姐妹淘
会合后才一起出发,我也装作知趣地没有坚持,只若无其事地送她上了计程车后
就回家去了。

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胡思乱想,心里燥热不安,我脑子里一会儿出
现老婆和死党在床上抵死缠绵的景象,一会儿又闪过嫣琴胸前那对起伏跌拓的大
奶……不知是受到老婆偷汉的异样刺激,还是忍不住朋友妻子一双巨奶的诱惑,
不知不觉中阴茎竟在裤裆里勃硬了起来。

一个污秽的念头慢慢在我心中形成:宗佑,既然你干了我老婆,那么我也要
你妻子的子宫接受我精液的洗礼!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我的耻辱,只有这样才能扑
灭我的欲火,只有这样才能互相扯平!

我过去隔壁按响了宗佑家的门铃,嫣琴照往常一样开门迎我进去,也许彼此

都心知肚明对方的配偶现在正卿卿我我地搂抱着去渡假,更能联想到今天晚上在
新加坡某间酒店的睡床上,两人将会如胶似漆地共携云雨,我和嫣琴的表情都有
点尴尬,有意无意地对今天的事只字不提。

嫣琴奉来一杯香茶招呼我在沙发坐下,她则坐去另一张椅子上默默陪我看电
视,萤幕上的剧情根本没进入我眼帘,脑子里出现的尽是两条赤裸肉虫在表演的
春宫戏。这三天内,他们会性交多少次?一定起码打四、五炮了,甚至会更多,
六炮?或七炮?相信直到我妻子的阴道里装满了宗佑的精液,一对奸夫淫妇才兴
尽而回。

脑子里的淫糜幻象刺激得我血脉沸腾,小弟弟开始逐渐昂头而起,偷眼望望
嫣琴,她那对傲人的奶子从侧面看过去更形巨大,令我下体充血得更厉害了,我
起身站到她背后扶着她肩膊问道:「琴,宗佑不在家,剩下你一个人不会感到挺
寂寞的么?」

这句话我故意说得带有点挑拨性,直捅要害,一来离间她和宗佑的感情,二
来让嫣琴对丈夫瞒着她与我老婆偷情而心怀不满,若是因此令她产生报复心理,
干脆劈腿跟我也来一手,那我就可以乘虚而入、一偿宿愿了。

嫣琴调过头来微笑着说:「男人事业为重,工作忙是上司看得起他啊!况且
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也习惯了,看看电视、上上网,时间一下子就打发过去。」

我见她还不愿面对现实,于是再用言语去挑起她的伤心事:「嗯,你老公当
然忙啦!白天要顾着工作,晚上又要顾着跟我老婆亲热嘛!」说着,双手越伸越
下,逐渐向她胸前那对大肉弹逼近。

一戳中她内心的疙瘩,嫣琴的脸色立即变暗了,幽幽的说:「你们男人就是
贪新忘旧,早知宗佑这么花心,我当初才不会嫁给他哪!」被勾起的心理创伤,
竟使她毫不觉察我双掌已经按在她两个颠巍巍的乳房上了。

「嘿嘿!不嫁给他,那我岂不是有机会了么?」不由分说,我一把撩起她的
裙子,十只指头随即紧紧握着她的两颗大奶,在掌中肆意地把玩起来。

嫣琴今天穿着一条蓝色的齐膝连衣裙,此刻已被我撩高到脖子下,绣着浅蓝
蕾丝小花的白色乳罩整个暴露了出来。她一对奶子实在大得难以置信,我整只手
掌握上去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索性一边用力揉着她的乳房,一边顺势把乳罩
往下推,让两个奶子解除束缚,任由我亵玩在指掌之中。

「别……别这样……快放开手……」嫣琴说着身体左右扭动,作势想摆脱我

双手的侵袭,可是凭她挣扎的力度和表情,我知道这个抗拒性的动作只是出于矜
持的本能罢了,心里其实并不反感,我猜甚至还蛮期待的。女人的忌妒心一旦爆
发出来,天晓得她会对不忠的丈夫作出什么样的报复行为。

我托着她的大奶左揉右搓,不时还用手指捏着两粒乳头扭拧一下,嫣琴被我
挑逗得开始燥动不安了,「嗯……嗯……」地低声呻吟着,屁股也在椅子上难捺
地筛摆,以至内裤裆部都被扯歪到一边去了,卡在大阴唇侧,整个小穴都露了出
外而不自知。

渐渐地嫣琴终于屈服在我的「五指神功」之下,不但不再作出无谓挣扎,还
自动挺起胸部好让我玩弄得得心应手,迷蒙媚眼闪射出色欲火花,葡萄般大的乳
头也硬胀凸了起来。这个死党的老婆已抛却一切出轨顾虑,既然两个大奶已经成
为我掌中之物,看来接着可以再下一城了。

我一边继续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绕到她身前准备作下一步行动,想不到刚
刚站好,她已急不急待地伸出手来脱我的上衣了,我乐得美人自动献身,当然加
予充份配合,弓一弓上身让她把衣服拉到头顶脱掉,再把下体靠到她跟前,里面
硬梆梆的老二早把裤裆撑得高高的,提示着她要做的第二个步骤。

我胯下隆起一大包的帐篷似乎对嫣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她把手覆在上面摸
摸,再抓一抓,接着便很识趣地解开我牛仔裤的钮扣,双手持着裤头往下一拉,
我翘起成擎天一柱的鸡巴马上霍的一声挺立在她眼前。

嫣琴抬起头望望我,娇羞地妩媚一笑,手就慢慢伸到我两腿中一把将鸡巴握
住,随即温柔地上下套动起来。我扶着她的脑袋拉近自己胯下,嫣琴低下头去,
先用舌尖在龟头上舔撩几圈,跟着就把整根鸡巴含进口中。

我一边享受着老友妻子为我作口交服务,一边为她的性欲加温,不断将两个
乳房轮流握在掌中搓圆按扁,揉弄成各种变化多端的形状。嫣琴鼻子里「呜……
呜……」的哼着,嘴里卖力地吞吐着肉棒,使我的鸡巴更形胀硬粗长,青筋一根
根陆续凸起,绕满在包皮四周,为攻占她最后堡垒作好热身准备。

我伸手到她阴部摸摸,潺潺滑液已经漫溢而出,是时候了,我顺手将她的内
裤脱下,先揉揉她的阴蒂,待她难捺地扭动着屁股时再将手指插进阴道里出入抽
动几下,嫣琴立马「啊……啊……」地呻吟起来。嘿嘿,看不出这个平日端庄、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