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祖英姐姐的甜美爱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一)

柔和的月光笼罩着大地,微风习习。我轻轻的走进了姐姐宋祖英的卧室,看着仰卧床上睡得正香的显得早熟的姐姐。只见她美丽的容貌中透着一股勾人的媚力,眉弯睫翘、鼻挺腮嫩、性感的双唇,雪柔的肌肤、修长丰满的身形,可以想像再过几年,定然是个绝色美女。

我的眼光投向姐的胸口,只见正在发育的酥胸已高高的隆起。“咯噜!”我吞了吞口水,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摸向祖英的胸口。我手触下虽是隔着衣服,却可以感觉到丰满的乳房既柔软又有弹力,胯下的鸡巴立即挺硬起来。

“啊…嗯嗯。”祖英在睡梦中,胧觉得胸部被人揉捏着,睁眼一看,立即闪身缩在床角,既惊吓、又羞怯,嗫嚅的说︰“弟…你要干会么……”

我一惊,但强烈的欲望使我不顾一切︰“姐,你好美…弟想操你…”我爬上床,坐到姐姐身旁。

姐姐祖英哀求着︰“不要…你…不要过来…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亲姐姐。”

边说还伸手推拒着,双腿轮着乱踢。

我不管祖英的反抗,找到空隙便紧紧的搂住她,把她按在床上,翻身压着,雨点般的亲吻着祖英。

姐奋力的扭动身体,企图挣扎摆脱我的魔掌。但是她并没因而脱身,反而因为身体的扭动、磨擦,更激起我的淫欲。

“嘶!”姐姐祖英的乳罩和裤衩被我用力扯掉,祖英雪白的肌肤渐渐显露,美少女的胴体呈现在我的面前,“啊啊…我的祖英…太美了。”

“不要…不要…”祖英的叫喊声越来越沙哑,她的美体越来越热。

姐姐祖英的美妙嫩旁展现在眼前,嫩噪俎的三角洲地带长浓密发亮的旁雍,显然已快发育成熟,两片粉红色的肥嫩旁唇盖住嫩噪口,翻开就可看到粉红色的肉芽,整个嫩都呈现粉红般的处女颜色。

我的双手、双唇在祖英的身上忙碌着︰嘴唇亲吻、磨擦着姐的胸前、小腹、大腿……一手在祖英微凸的小乳房揉捏着,一手在她长满么的嫩旁是抠搔着…

姐姐宋祖英,是当代著名的大美人。祖英在十九岁那年被弟弟我操麻,从此激发了她身体内的强烈的情欲。

我紧紧的搂抱着祖英,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拌着,两条灵活、湿软的舌头互相在交缠着。我觉得从祖英丰满、柔嫩的双峰,不断传来心跳的震动与热度,让自己渐渐燃起熊熊的欲火。

姐姐那圆润、有弹性的乳房,我己爱抚过、亲吻过很多次,但依然令我爱不释手。我们一丝不挂尽情的在大床铺上翻过来、滚过去,互相抚摸、亲舔着。

祖英柔软的手指,轻轻握住了我的鸡巴,温柔、和缓的套弄着,朱红的樱唇亲吻着他的胸膛,然后慢慢向下移动,经过小腹。她略微抬起红润的脸庞,瞄一下我沉醉的神情,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便张嘴含鸡巴上的鸡巴头,在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她的柔舌轻轻在舐,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我望着祖英的舌头在鸡巴头上打转,让自己有难以形容的刺激与感动。虽然姐还没有把整根鸡巴含进去,但我已经很满足,因为以她的高傲冰冷形象,居然肯如此屈就,让我感到万分爱怜、疼惜之意。

祖英张开小嘴,慢慢把我的鸡巴含进去,这种滋味实在好得到不得了,让我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来,借着呻吟以图宣泄内心的兴奋。

姐姐宋祖英温柔的舐着、吻着,终于完全吞没了我的鸡巴。我觉得兴奋至极,挺一挺腰,让鸡巴在宋祖英的嘴里抽动起来。宋祖英只是紧紧的含着、吸吮着鸡巴,手指还不停的扫拂我的阴囊。

刺激的程度令我无法抑制,只觉得鸡巴一阵酥酸就要泄了!“祖英我…”我急急叫着,提示姐姐,并企图移开鸡巴。我心想若不避开,祖英一定会吃到射出的精液。

可是祖英姐姐不但没有避开,反而吞吐得更厉害,而且双手紧紧扣住我的后臀。我无法再继续忍耐,“啊……”一声长叫,随着鸡巴一阵抖动,一股股的热流便疾射而出,贯喉而入。

“咕噜!”宋祖英完全承受了,她继续的吮吸着,直到我激动的鸡巴头不再跳动,她才吐出鸡巴,并仔细的舔拭着。

我似乎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与感动,有感而发的说︰“我的祖英,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姐带着满足、幸福的微笑,让我躺卧床上,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着鸡巴,然后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我的臂弯。我轻吻祖英的额头,揉着她长长的秀发,表示自己的爱意与感谢之情。

祖英的大腿轻轻靠着我的身体磨擦着,玉手也在着我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轻拂着,让我又按捺不住地拥吻着她,她也热情地和我再次四唇相接。祖英的小舌在我的口腔里撩弄着,我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很快的我垂下的鸡巴又再坚硬起来,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热挺拔。

祖英姐姐感受到我胯下的骚动,娇媚的呻吟着︰“哦!弟…你好坏喔……”

姐娇羞的推开了我,轻轻转身。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让我更加疯狂、更加亢奋。

我扑过去拥着祖英,让坚硬的鸡巴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股沟,双手就揉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我这才觉得祖英的后臀早已被淫液湿透了,而且丰乳上的蒂蕾也挺硬、发烫。

我轻轻地将祖英姐姐的身体翻过来,一翻身便压伏在她的身上。我摆动下身,磨擦着祖英柔滑的肌肤,嘴唇却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而双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

祖英的呼吸开始急速,随着我的手开始探进她的嫩旁,她很有节奏的在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干热的嘴唇。当我将手指探入她滑腻的嫩旁里,祖英姐姐不禁一声轻吟,全身又是一阵颤。

我欣赏着她欲念升华的神情,慢条斯理的撩拨着。我并非有心戏弄祖英姐姐,只是充满怜香惜玉之爱怜。但这种激情的爱抚却让祖英感到春情荡漾、心痒难忍,而不停的淫呓着、扭动着,还不时挺着下肢,配合着我手指的摸旁。

我抽出手指,一股湿潮随之涌出祥,姐姐祖英顿时觉得嫩庞里一阵空虚,“嗯!”一声,便伸手抓着我的鸡巴顶抵着嫩噪口。我似乎听见宋祖英含混的呓语说︰“我要…我要…弟…姐姐祖英悴里面好痒啊……”

我在也忍不不住了,只觉得一股淫欲直掼脑门。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一沉腰身,“滋!”鸡巴应声而入操进嫩噪,完全抵住了祖英嫩噪最深处的亩心。

“啊!”姐姐一声满足的淫荡声,双眉一皱、樱唇半开,双手紧紧箍着我的屁股。宋祖英似乎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里找到了充实的来源,一种完全的充实感,令她又开心又满意。

我只是完全操了进去,紧紧抱着祖英柔软的身驱,却按兵不动,体会着硬硬的鸡巴抵住了她暖暖嫩噪的感觉,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比起乱冲乱撞而发泄了的感觉,截然不同。

但是姐姐宋祖英温润的嫩旁里,有如咀嚼般的蠕动着,让我觉得一阵阵的酥痒,不禁抽动一两下。但嫩呕壁上的皱折刮搔鸡巴头凸缘的舒爽,却让我忍不住的操起来,而且操麻烷奏由慢渐渐加快。

祖英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开半合的小嘴在呻吟、低叫,促使我的欲念升华。她的高潮像澎湃的浪花接二连三地汹涌而至,嫩噪浸泡过水一般又湿又滑。

突然,我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啸一声,“嗤!滋!”一股股的浓精,激射而出,淋漓尽致地完全射在祖英的旁玄。

“喔!”姐姐宋祖英也叫了,暖烘哄的热流有清泉源源不断。香汗淋漓的祖英紧紧的拥抱着我,爱液横流的嫩旁里还一缩一缩的在吸吮着,似乎想完全将我吸了进去。

我强而有力的发射,让鸡巴依然在跳动,我把姐抱得更紧,有如雨点的亲吻着她的脸颊。高潮后的祖英嘴角挂着笑意在喘气着,在回味着这份难忘的意境。

姐姐宋祖英只要一回到家中,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看着愈来愈成熟性感的姐姐,想着和她操麻时欲仙欲死的情景,我拉着祖英直奔内堂寝室,先扒光自己,再伸手替祖英姐姐宽衣解带。

锦绣朱红的鸳鸯铺垫褥上,仰卧着祖英雪白柔嫩、凹凸玲珑的娇躯;身上趴着强壮的弟弟我,我的大鸡巴在祖英姐姐美妙的嫩旁里快速的操着,嘴里“啊啊……!啊……”的喘息着,双手无所忌惮的在姐的身上胡乱摸索着。“啊!爽!”

一阵极度的快感涌向全身,滚烫的精液源源地射向了祖英的嫩旁舒处。

姐姐祖英正觉得嫩庞里一阵阵酥痒,情欲被高高的挑起,感到自己的旁心被浇灌得痛快之极,一股暖流随即笼罩全身,不禁“嘤咛!”一声,嫩噪孜烈的收缩起来,大股阴精一泻而出,混合着我的精液,从她的嫩旁洞口缓缓的流了出来,把床单浸湿了一大片,我和祖英轻轻的拥着,任由淫液流淌。

(二)

宋祖英一曲唱罢,瞥着媚眼端详着我。只见自己的弟弟熊腰虎背,身材高大,生得面如古铜,浓眉如卧蚕直伸入鬓,双眸大而黑炯炯有神,鼻直口方,英俊而威武摄人。

我带着满脸的激情走近姐姐祖英,伸出蒲扇大掌,搭在她香肩上,说道︰“祖英姐,我们做名正言顺的夫妻吧…”

我见祖英低首不语,以为姐姐默许自己的话,心中一喜,便伸手向宋祖英双峰袭去。祖英正在沉思中,感觉到胸部被按揉着,立即作出职业性的反应,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应和着。祖英心中既高兴又惭愧;也因自己能人见人爱而自傲。

就这么心灵交战着,让姐又陷入淫荡的欲念中。

祖英屏除心中杂思,站在距我三尺之外,扭腰、举手、投足,在曼妙的舞蹈间,慢慢的除去身上的衣物。姐这种大胆的挑情作风,反使我一怔,一时间只是瞪着大眼,目光,身形随着祖英转绕的舞步而移动,欣赏这副令人魂销的玉琢女神。

当姐姐祖英身上衣物尽除后,只见她那丰满身材,摇曳生姿,乳房高耸、小腹部平滑、双腿雪白修长,夹着一块三角地带,嫩噪隆起、绒毛乌亮,黑毛下方有条缝,随着她走动而微微翻动着,令人见之即欲伸手去抚弄一番。

我不禁欲火大兴,胯间的鸡巴勃然而起。我急速地解除衣裤,动作中两眼仍不忘紧盯着祖英的嫩旁,一副垂涎欲滴的急色样。

姐姐宋祖英瞧见我那特别粗长的鸡巴,不禁“呀!”一声惊赞。她在歌唱生涯中见过的鸡巴众多,而像这种又粗又长的鸡巴倒是少见,而且见那青筋暴露之状,便可想而知它的硬度,彷佛是可以穿墙凿洞的精钢神棍,看得祖英是心神荡漾、媚态横生,臣里竟然淫液源源而流。

祖英姐觉得庞玄一阵万蚁钻动,骚痒难当,只好夹紧双腿,以奇怪的脚步走近我,与我面对着面,让胸部紧贴着,然后蹲身,让双峰从胸膛顺势向下一滑,“唰!”彷佛有一股磨擦的热度,传向两人的心脏。

本来,姐姐祖英蹲下来正是想含住我的鸡巴,可是“船到江心才知难”,面对着我的鸡巴,才觉得小嘴跟本含不进大鸡巴,只好改由舌舔,还不时以脸颊去磨擦。祖英一心想着,像这种少见的大鸡巴,定然可使自己欲仙欲死,享受一番前所末怨的大鸡巴操垒滋味,欲火使她心烦意乱,动作亦在不知不觉中加重、加快。

我受不了姐姐祖英这般挑逗,我低吼一声,伸手便夹住祖英的柳腰,将她的身躯搁置桌上,站在桌缘把她的双腿分开,用那根粗长的鸡巴,抵住她那淫水泛滥的嫩旁,用力一挺,操进嫩。

祖英虽然被我这一连串,粗犷的行动有所惊吓,却因自己早以春心荡漾,只是娇柔无力地轻嗯一声,双腿翘起盘住我的腰,以便我为所欲为。可是当我钢硬的鸡巴操入之际,粗大的圈围却让祖英姐姐有汔口被撑裂的疼痛感,“啊!”宋祖英疼呼一声,全身一阵颤。

我并不懂得怜香惜玉,只借着淫液的滑顺,急集的操起来。不久,祖英的疼痛全消,只感受到嫩磐里被大鸡巴塞满的快感,一种既兴奋又充实的舒畅。祖英的呼吸渐渐浓浊,呻吟呓语声也愈来愈大,身体不断地扭动着,臀部左摇右摆的迎接着大鸡巴的操麻。真是个撩人的春色,任谁一见都会为之魂销。

我的鸡巴有三个特点,第一是长、第二是粗、第三是鸡巴头特大,这三个条件,都是使女人既怕又爱,一接触即可要人命。但是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踫上了姐姐宋祖英这个嫩,臣口虽然窄狭,但却淫水源源,让操麻之际一路顺畅;又虽然顺溜,臣里却像小嘴般的收缩吸吮着。这一切感觉都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姐姐宋祖英觉得庞玄阵阵浪潮,不知道已经泄了几次,而连续的高潮快感让她有点晕眩,有点受不了。她勉力而为的猛然一收小腹,臀部也开始旋转,嫩噪饬跟着一紧,将鸡巴头团团包住,还一缩一松恍似小孩吮吸奶头。

我既感鸡巴头被吮得舒服,又觉马眼周围有物在触动,竟有些神经酸麻,使得在嫩噪里的鸡巴,有意欲泄精的状态。我自知难以再忍,只好加快操麻庞速度,而且每次的操麻扑是深抵沛底,操得祖英的小腹一凸一凸的,彷佛鸡巴就要穿肚而出一般。

此时,祖英姐姐似乎已进入痴迷状态,浑身颤抖,面色转白,随着一阵娇媚的呐喊,嫩噪里又是一阵热潮。蜂拥而至的热度烫在鸡巴周遭,“啊……”我发自丹田的吼叫,随着鸡巴一阵胡抖乱跳,“嗤!…”一股股滚烫的浓精便激射而出。我意犹未尽的又抽动几下,然后“呼……”一声长嘘,便软伏在祖英身上。

我们姐弟俩两个满身汗水的躯体紧紧贴着,只是无力的喘息着……

(三)

寝室阁床上,我与姐姐祖英已成为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互相交缠着。

在热烈的拥吻中,一股强烈的紫萝兰的花香气,直冲我的脑门。我轻轻推开祖英,仔细的欣赏着她晶莹剔透的胴体,祖英羞涩的拉着床单聊备一格的遮掩着嫩噪,虽然嫩噪被掩蔽在半透明的薄纱床单下,两条丰满的大腿清晰可见,就连那两片微微突起的旁唇也隐约透出。

姐的乳房高翘着,轮廓匀和而明显,两个高突的乳头四周,呈现着诱人的玫瑰色的圆形晕轮,含羞带怯的模样更显得媚力万千。我被她这付诱人的媚态所惑,顺手在她高翘的乳房、蒂头捻弄起来。逗得祖英全身一颤一颤的,把围裹住嫩噪的被单猛然一掀,一个腾身便把我死命的拥抱住,狂吻个不停。

姐姐祖英舌尖灵活的在我嘴里不停转拨、翻弄着,逗弄得我满嘴都酥痒、焦灼而干燥。这时,我一股无以名状的欲火油然而生,由心的深处,一直沿血管所行路线伸展着,顿时烧遍全身。

我尽量移动着下身,让高挺的鸡巴去寻祖英的娇嫩小啾。姐却故意扭转着臀胯,逃避似的捉弄着,弄得我心急如焚、气喘不已。

祖英伏在我的上面,见到我情欲高张的模样,凭经验知道何时该进、何时该退。姐随即用她那紧闭不开地热烘烘的嫩旁,把我的鸡巴压倒下去,直贴在小腿上,令我的鸡巴无法作怪。

我的鸡巴,一蹦一翘的要寻洞入佧,怎奈受了居低临上压制,便再有力量,也是一筹莫展了。于是,我便把搂在她细腰上的双手,逐渐下移到光滑柔嫩的肥臀,开始大肆抚摸着,并不时越过股沟,寻觅到那条小缝。

当我的手指接触到牡沏之际,便轻轻分开祖英姐姐微热的嫩旁,在那颗软嫩小肉粒上不停捏着。不一会功夫,那肉核便被捏得肿胀起来,同时,肉核下面小遇内也跟着有一股温热滑溜的液体流出。

我的手指便顺着滑溜之助,“滋!”探入湿滑柔腻的小啾里去。一霎时间,这窄小仅容手指插入的小啾,便逐渐的张大松弛开来,并大量向外排泄着略带粘性的水份,祖英也轻轻的呻吟着。

我把手指更往里面伸插进去,一刻不停地,极急缓有致的一进一出,并不时在她热而湿的嫩旁碳壁上搔弄着。只见祖英两颊泛起了桃红,额头渗出了香汗,喘息加速着,并且,她的吻也越来越紧凑、越来越热狂。

姐姐宋祖英的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下部也起着颤抖,嫩噪内水份越来越如潮涌了。于是,我把两根手指同时深入,更深情地在里面抽插,并忽紧忽慢地转绞着,只觉姐滑腻的嫩旁内,开始有了动作,继而臀部便上下挺动起来。

祖英把臀部高高的翘着,而以她那湿润润的嫩旁舀着我的鸡巴。我却以右手握住自己硕大挺硬的鸡巴,用那大如桃子般的鸡巴头,尽在她湿淋淋的大嫩肾来回磨擦着。祖英便如触电般,浑身颤抖起来,更像八爪鱼似地,紧紧地箍抱着我,嘴里还不停的娇喘着。

姐感到欲火焚身似的难再忍受,突然仰身,伸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嫩噪洞口,沉身一坐,只听“滋!”的一声,一根粗大长鸡巴便被吞没了。祖英“喔…

…“一声浪叫,双手便揉上自己的双峰,而且坐伏在上面一阵狂扭。

祖英姐就这样像磨动的扭转着,而我也可以感觉到她的淫水,出了一次又接连一次,不但把鸡巴毛连同阴囊一齐浇了个淋漓尽致;底下垫着的绸缎被褥也给浇湿了一片,就像躺在水洼里一般。

我把身子支坐起来,与祖英面对面地抱坐着,如此一来便可以看到,下面正在工作得十分忙碌的情形;也可以看到她高翘的乳房,随这动作在弹跳着。我张着嘴,等乳房凑到嘴边时,便时而含一下、时而舔一下、时而咬一下……一边又把身子往上挺动,让鸡巴更加把劲冲进悯齐。

姐姐宋祖英也随着我每一次的操麻,迅速的把她的嫩旁嘘下方套下。而当她一套落;我一挺动的时候,那密合相交的部位便不停发出“噗滋!噗滋!”的音响,同时也夹杂著宋祖英“嗯嗯啊啊”淫荡的狂叫。

大概我每一下的操麻,都能踫触到祖英的旁心,所以满床满褥全都被她的淫水浸遍,而她的子宫口开始了那种美感的吸吮,嫩噪里的壁嫩肉也忽而收缩、忽而放松的蠕动着。

忽然,祖英一阵急骤地抖颤,两臂便拼命把我的颈项抱住,两片火热红唇便一拥而上,吻住了我的嘴,不停吸吮及狂咬,而嫩里更有一阵热潮,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把她的高潮快感推向更高的峰顶。无独有偶的,我也在同时射出存蓄已久的浓精!

“喔……啊……”两人合唱春曲般的呼应着,同登仙境。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