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霸占酒醉女高中生的娇嫩身体

博天堂-最公平公正网上在线投注平台

T市一家餐厅「冻蒜!冻蒜!

「恭喜你高票当选!王议员!」

餐厅里正在举行一场庆功宴,所有的人都举杯向最近高票当选的市议员-王师杰致敬。

「谢谢各位!多谢大家的帮忙」

王师杰举杯向在场所有的助选员一一回敬,虽然自己长得其貌不扬-个子矮、宽脸和稀疏的头髮、又肥胖的身材,不过尤于他待人十分客气,又爱讲义气为人打抱不平,让他人缘十分广泛。

「真是大快人心啊!你赢了那贪污的陈议员十万多票,选民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一个因喝多酒而脸颊发红的中年男子拍着王师杰的肩膀说。

「这也多亏了你,阿雄,帮我拉了那幺多票,你真是我最好的助选员!」

师杰看着何忠雄,自己从高中时期就认识的好友,也是他这次最卖力的助选员说着。

「老朋友客气啥?今天晚上不醉不散,乾杯乾杯,哈哈」

忠雄边说边继续将酒倒进杯里。

此时,餐厅的自动门打开,一个身穿高中制服的女孩走进来,高挑的身材,白皙透红的皮肤,及肩的黑髮向后梳成一个马尾,她散发着一种一般青春期女孩没有的特殊气质,让所有注意到她的男性的思考停顿一秒。

当王师杰还在狐疑这女孩是谁时,女孩走向坐在他旁边的忠雄。

「跟妳说了今天会是王叔叔的大好日子,妳还是迟到」

忠雄不悦的说道。

「王叔叔,对不起,今天网球社的老师比较晚放我们走」

女孩边说边放下书包,同时不好意思的对师杰吐了一下舌头,那可爱的样子真叫人捨不得责备她,师杰被她的举止迷住了。

「妳是…?」

王师杰问。

「嗳,你醉了吗?她是郁淳啊」

忠雄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

王师杰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何郁淳是忠雄唯一的女儿,他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而最近这两年因为自己忙于生意和选举而没有机会与忠雄的家人见面,以前她小时候和国中时期是个可爱的小胖妹,而才短短两年就变成了个小美人儿,真是所谓的女大十八变啊。

「来来来,刚好妳才过了十八岁生日,今天爸爸準你喝酒,跟王叔叔敬一杯」

忠雄边说边将啤酒倒入郁淳的杯里,自从父母在几年前离异后,她便和父亲相依为命,使她对父亲十分顺从,而郁淳也因自己的迟到,没有太多推辞,敬了师杰之后便唾饮了几口,之后便开始跟同桌的其他人聊了起来,随着别桌的人先后来跟师杰敬酒,郁淳也因为没其他事做,在加上被自己酒醉的父亲劝说,不自觉得喝下越来越多的啤酒,而原本喝酒会因不习惯酒味而稍微皱眉的郁淳,几啤酒下肚后表情也逐渐放鬆…这样过了三小时候…「路上小心啊!」

师杰在路旁目送着为他庆功的人离去的身影,一边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何忠雄,扶着他做到路边的一张长椅上。

郁淳似乎因为第一次喝了过多的啤酒,头微垂着坐在同一张长椅上,双手撑在身体两旁,努力不让自己倒地。

从她的黑色百褶裙下伸出的,是双修长白皙的腿,因为网球运动而锻鍊出了漂亮的曲线,一双白色长袜将小腿包裹起来,加上一双白色的球鞋,给人一种少女的纯洁气息,也让师杰的肾上腺素飙升,他便故意蹲在少女的面前。

「郁淳,妳还好吗?」

师杰假装关心的问。

「叔叔…我…头…头好晕欧」

郁淳的脸蛋因为酒醉而红的像苹果,一双腿似乎因为尿意也不自在的扭动着,师杰也趁这机会隐约的看到在郁淳两腿间的地带,是白色的镭丝花边内裤,这让他按耐不住了,他想要占有这副青春纯洁的肉体,想要蹂殓眼前这位可爱的女高中生,即使她是自己好友的女儿。

「妳们父女俩这样也不能回家了,王叔叔家就在这附近,妳们就来叔叔家住一个晚上吧!」

「不…那怎幺…好意思呢…」

郁淳茫然的说着,一面试图将自己酒醉的爸爸扶起,不过喝挂的忠雄却完全不为所动。

王师杰为了不让郁淳再推辞,扛起忠雄的一只手臂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只见郁淳迟疑了一下,便用不稳的脚步跟上,扶着自己爸爸的另一只手臂,便走向王师杰的家。

不过几分钟,王师杰就站在自家的大门口,这几年太太为了教育而带着两个孩子移民加拿大,所以他现在是一个人单独住在这间豪宅里,他为了伸手去拿钥匙,试图移动自己的重心,不过这也让郁淳忽然需要支撑较大的重量,修长纤细的双腿马上支撑不住两人的体重…「啊!!!」

王师杰及时拉住了忠雄,不过郁淳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黑色百褶裙里的风光便一览无遗,两腿间包裹着阴户的白色内裤也让师杰看得清清楚楚,而些许的耻毛也从内裤两侧露出,这画面足以让师杰变成野兽,不过他还是忍耐着把门打开,放下了忠雄,然后去帮郁淳。

「郁淳,有没有受伤?」

师杰问着,同时故意将手环绕过郁淳的背扶着她,藉此摸了一下美少女的胸侧,他此时注意到少女内裤包裹着阴部的地方有湿漉的痕迹,不过郁淳也在此时拉下了自己的百褶裙,她挣扎的想站起,不过无力的双腿却不听使唤,师杰见状便将手环绕过郁淳的双腿,将她抱起。

「呀啊!!!」

郁淳似乎对这呼如其来的举动不知所措,轻叫了一声。

「来,叔叔抱妳去房间吧,睡一觉就好多了」

师杰凑近郁淳的脸说着,同时闻着少女的体香,是结合了少女的汗臭,洗髮精香气,和她呼出淡淡的酒气所产生的味道。

师杰将她平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再将打着鼾的忠雄安置在客房里,便走回继续安置郁淳,他小心的将郁淳的白色球鞋脱下,接着抬起她的脚踝开始脱下她的长袜,被白袜包裹的脚掌带着些许汗湿和体温,以及少许的汗臭,这些都触动着师杰的感官,当他的手顺着小腿的曲线慢慢的把长袜脱下时,郁淳一直尝试的想坐起来阻止他。

「叔…叔叔,让我…自己来嘛」

少女带着害羞的语气说道,却仍然无法停止师杰的动作,不过一会便将留有郁淳体温的长袜脱下了,他为她盖上被子,想说去厨房拿些安眠药来帮她入睡,不过就在他走出房间时,他听到郁淳微弱的声音。

「对不起,叔叔,能…能不能扶我…去一下…厕所啊?」

郁淳用朦胧又很不好意思的语气说着。

师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他连忙扶着郁淳坐起,不过看到她站不稳的双脚,师杰便笑着直接抱起她走向卧房里的浴室,郁淳对此感到相当害羞,朦胧的意识里也同时感觉到一丝不寻常,到了浴室时,他小心的扶着郁淳坐在马桶上。

「叔叔谢谢…剩下我…我自己来」

郁淳的手有气无力的推着师杰的手,似乎希望他出去,不过她感到师杰手臂的肌肉开始绷紧了,再她还没来的及反应,师杰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嘴巴覆盖住了她柔软的嘴唇。

「呜…呜呜…呜」

这呼如其来的举动吓的郁淳心跳加快,她感觉到王叔叔黏滑的舌头不断的捣着她的口腔,企图和她的舌头纠结在一起,温热又带着酒臭的唾液流进自己嘴里,让她觉得噁心,不过因为自己的嘴唇被封住,而被迫吞了一些进胃里,喉咙鼓动了一下。

看着对性事毫无知识的美少女吞下了自己的的唾液,王师杰的佔有感得到无比满足,不同于极力排斥他的郁淳,他把美少女甘甜的唾液当成美酒般品尝,毫不犹豫的吞下肚里。

直到他注意到郁淳似乎快喘不过气了,才不情愿的移开自己的嘴,两人混和的唾液就像藕丝般的拉长。

在郁淳大口的喘气之后,她想要大喊救命。

「爸…爸爸救呜呜….」

在郁淳能求救之前,师杰便拿出了她穿过的白长袜塞进她嘴里,发现她的两腿开始乱踢,膝盖敲到师杰的大腿,力道之大让他痛弯了腰,他气了,用力括了郁淳一个巴掌。

「好痛!!!」

脸上辛辣的痛楚让郁淳想喊痛,可是自己现在因为嘴里塞的袜子而只能发出「呜、呜」

的声音,想到嘴里是在自己脚上穿了一天的髒袜子,她十分想吐,她挣扎的想脱离王叔叔的纠缠,无奈酒醉让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

此时压住自己身体的师杰用手拖住她的下吧,将她的脸抬起。

「郁淳,乖一点的话,叔叔就不会伤害妳」

师杰用缓和的口语说道。

先施暴再温柔劝说,此招果然奏效,让美少女停止了挣扎。

为了防止刚才被她的膝盖敲到的穹态,师杰拿了条小毛巾,熟练的将郁淳的双手和马桶后方墙上挂毛巾的铁架绑在一起。

现在的郁淳除了用惊恐的眼光看着他外,什幺都不能做。

师杰的手开始隔着裙子摸着她两腿间的阴户。

「郁淳有没有让男生碰过妳这里?」

听到师杰挑逗的问着,郁淳虽然有男友,不过两人也只是牵手和亲吻过而已,她害怕的摇摇头。

「那妳有没有自慰过?自己用手挑动这里到舒服过?」

这难以启齿的问题让郁淳羞辱的几乎哭出来,她慌忙得摇摇头。

「这样不行欧,都那幺大了还没有太多性知识,今晚就让叔叔来教教妳吧!」

师杰看着郁淳泛出泪珠的眼睛,暗自庆幸自己要强暴的少女还是个未被玷汙过的处女。

他把手绕到郁淳的腰后方,鬆开了百褶裙的钩子,便将裙子顺着她的腿脱下,他发现裙子上有些潮湿,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温热的尿液!郁淳被他吓到尿失禁了!「哈哈,原来妳吓到尿裤子了啊!别怕成这样啊,放鬆放鬆!」

师杰笑着说,而郁淳则是害羞的别过脸去,酒醉的脸也变得更加红润。

刚才偷看到她内裤上潮湿的痕迹,显然是走太多路憋不住的尿,而现在包裹着郁淳阴户部分的内裤因为尿失禁已经完全湿透,也让美少女的阴户变的若隐若现。

师杰小心的脱下少女湿淋淋的内裤,贴近脸闻了闻。

刚从身体里排出的尿液还带着少女的体温,以及少许的尿骚味,他对郁淳的这件贴身衣物爱不释手,故意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才把它揉成一团放在旁边,再用手将郁淳的双腿撑开。

郁淳的阴户此时完全暴露在师杰面前,少女的阴户因为尿液而整个变的潮湿,阴道口,尿眼和小肉芽都是健康的粉红色,阴户上浓密的耻毛因潮湿而贴着皮肤,而下面淡褐色的肛门就像一朵未开放的菊花,随着郁淳的呼吸而不规则的收缩着。

师杰也顾不得眼前的可爱阴户被尿液浸湿过,伸出舌头疯狂的舔着郁淳的小肉芽。

「变态!死变态!」

郁淳心里吶喊着,平常在洗澡时碰到自己的阴户都觉得羞耻,而王叔叔却完全不在乎的舔着自己的阴户,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尿液沾湿的。

羞耻、恐惧、和许多负面情绪不断的轮姦着她的意识时,她也发现从下体处传来了一阵触电般、让她兴奋到心跳加快的感觉,而这感觉正随着王叔叔在自己的小肉芽上打转的的舌头变得越来越明显。

过了不久,舌头的动作停止了,她看到王叔叔从柜子里拿出了几根棉花棒。

「郁淳,你还想不想尿尿?」

师杰用手指撑开郁淳的阴户,故装亲切的问道。

郁淳喝了许多酒,当然在身体里产生了许多尿液,刚才虽然被吓到尿失禁,不过排尿到一半就忍住了,因为羞耻心的作祟,她对这次对师杰的问题没有任何反应。

「妳是不想尿还是害羞不敢尿?憋尿可是对身体不好欧」

师杰十分想看美少女排尿的景象,开始用各种方法帮郁淳催尿。

师杰用棉棒搓了一下郁淳的尿眼,而郁淳的身体就像触电般的震了一下。

师杰见郁淳有如此大的反应,便大胆的用棉棒在尿眼的四处打转,同时也故意的吹了几声口哨。

「讨厌啦!」

排山倒海来的尿意,让郁淳明白师杰的意图,于是使尽全力收住尿意,用力让她全身颤抖起来,她想夹紧自己的双腿,不过师杰两只强而有力的手却按着她的腿。

棉棒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居然顶在自己的尿眼上,而且慢慢的往里面推进,这让用尽全力忍尿的她牙齿都快咬断了。

师杰打趣的看着郁淳忍尿的穹态,顶在尿眼上的棉棒也加强了力道,让棉棒突破了收紧的肌肉,插入了尿道。

「停!不要啊!!!」

尿眼被棉棒撑开,忍尿失去作用,郁淳看到自己的尿液顺着棉棒喷出,力道之强让棉棒也被沖出尿道。

金黄色的尿液打在马桶边缘,溅起了许多水花,她羞耻的别过头去。

「对嘛,不要害羞嘛,叔叔在妳小时候还帮妳换过尿片呢」

少女温热的尿液让师杰兴奋不已,排尿的穹态也加强了他的兽慾。

从郁淳体内射出的尿液维持了三十多秒,力道才慢慢减弱,最后变成滴水状态后不久才停住。

此时的郁淳也开始喘气,原本因憋尿绷紧的身体也慢慢开始放鬆。

师杰看郁淳已经被羞辱的差不多了,也放弃了对他的抵抗,便在地板上铺了条大毛巾,帮郁淳鬆绑,把她按倒在毛巾上,他慢慢将脸凑近郁淳表情惊恐的脸。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郁淳的脸,郁淳则别过脸去。

「看着我…」

师杰轻声的说,不过在他下面的美少女仍然别过脸去。

「看˙着我!!!」

这次师杰是用吼的,吓的郁淳抖了一下,用泛出泪珠的眼睛看着他。

「郁淳,妳知不知道一个小女生跟女人之间的差别?」

郁淳被吓的无法思考,只对着师杰摇头。

「妳看看自己这个肉洞里是不是有一层像网状的皮肤?」

师杰边说边撑开少女粉红色的阴道口,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处女膜。

「只要叔叔用鸡巴帮妳把这层皮肤搓破,妳就从小女生转成女人了!」

师杰说着,还故意在处女膜上按了一下。

「不!不要!我怕啊!」

郁淳心里吶喊着,身体疯狂的挣扎,不过师杰又连续颳了她两个巴掌,就认命了,不敢再反抗师杰对她身体的侵犯。

师杰的手开始熟练的解开郁淳淡黄色衬衫的钮扣,又小心的卸下她的胸罩。

印入他眼帘的是一具年轻、匀称、又纤细的桐体。

像水蛇般细滑的腰上面的,是少女健康而有弹性的胸部,郁淳这几年发育十分良好,胸部少说也有C罩杯,粉红色的乳头加上水嫩的肌肤令人恨不得想咬一口。

师杰用手抓住两个胸部,充满整个手掌的柔软感觉让他性奋不已。

他将脸凑近少女的乳头,舌头开始疯狂的在乳头上打转。

「呜…」

郁淳感觉到那湿润黏滑的舌头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她感到噁心与害怕,不过也发现从自己乳头传来的刺激感,就跟刚才自己的阴户被舔的感觉一样,是触电般的兴奋感,像电流一样的窜过她的身体,而她的乳头也开始勃起。

师杰打趣的看着硬起的乳头,开始脱下自己的衣物,巨大的黑色鸡巴在他鬆开裤子时弹出。

「郁淳妳看,这是叔叔的鸡巴!」

师杰跪了下来,用丑恶的阳具在少女白里透红的脸上轻轻拍打着。

那黑色、暴着青筋,又带着尿臭的丑肉棍让郁淳害怕的拼命摇头。

自己虽然在健康教育课本上看过男生生殖器的图片,不过却没有眼前的景象一半恐怖与真实。

「来,跟这个要帮妳变女人的东西致敬一下!」

师杰露出邪恶的微笑,并开始套弄他那丑陋的肉棍,他的马眼上泛出了一滴透明的前列腺液,他便将透明的液体涂在少女温热的脸颊上,留下了一到湿漉的痕迹,这样做也让郁淳几乎窒息,淳虽然知道师杰想对她做什幺,不过恐惧已让她放弃抵抗,她慢慢闭上眼睛。

师杰见到郁淳在精神上已经被他羞辱够了,便将焦点放回被尿液浸湿的阴户,他掰开阴唇,用手指探了探嫩穴,发觉还不够湿,他便吐了一口水在被撑开的阴道口,并用手指搅了搅,这样的刺激让郁淳的下体震了一下,大腿也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师杰在确定充分润滑了郁淳的阴道后,便将龟头顶在郁淳的阴户上,对準了处女从未被玷汙过的嫩穴,开始慢慢的朝里面推进。

「痛痛痛!!!给我停啊啊啊!!!」

从鼠蹊处传来的痛楚让郁淳脖子仰起,眼睛几乎翻成白眼。

阴道被撑开的痛不说,她感到身体内好像有东西被撕裂了…「天~真是舒服极了!」

窄小又温暖的阴道给了师杰强烈的快感。

不愧是处女,师杰好久不曾体验这种被温暖的肉紧紧包着的感觉了。

他扛起郁淳的双腿,下半身继续往前顶,他的龟头慢慢的往前探索,每推进一吋似乎就增加了郁淳脸上的痛苦表情,他用力将整个鸡巴插入,这一用力让郁淳发出痛苦的”呜~”声。

龟头似乎是侵入了子宫腔内,不愧是未经开发过的处女穴,腔内的肉紧紧的掐着师杰的龟头,让他有回到母体的感觉。

他将自己停留在郁淳的子宫内半分钟,慢慢的享受着这个感觉,才慢慢的把鸡巴抽出。

师杰的鸡巴被少女落红的血染成红色,有几滴顺着郁淳洁白的臀部流下,染红了在垫在她身下的毛巾。

这样的景象持续的挑动着师杰的兽慾,他开始抽插着自己的鸡巴。

郁淳此时似乎稍微从破处的痛苦恢复过来,泪水不停的沿着发烫的脸颊留下,那带有尿臭又丑陋的鸡巴正在自己体内深处捣着,也磨擦着破处的伤口,这让她感到一阵反胃。

除了生理上的痛之外,自己的贞操就这样在熟人的强暴下被夺走,而且是在如此骯髒的厕所里,心理的痛苦随着每一次撞击在子宫深处痛苦的「呜~呜~呜~呜」

声传出体外。

眼前她过去敬爱的王叔叔此时就像是着了魔的野人一样,疯狂的乱亲她的脸,甚至舔着她的鼻子,郁淳悉依可以闻到师杰口水里的酒臭味,她噁心的别过头去。

而师杰则是把脸埋进郁淳的双峰里,感觉着美少女的胸部也因加快的心跳而不规律的起伏着。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美少女的体香,鸡巴不停的抽插着温暖紧实的处女穴。

美少女的肉体带给他的快感让他希望能与他正在干的肉体更加亲密,让他恨不得想把蛋蛋也塞进这还带着血的处女穴。

他停下了抽插,将郁淳翻了个身,让自己从郁淳的后方插入。

他试着想扶起郁淳,不过酒醉加上破处的痛楚让郁淳的下半身无力的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师杰只好让郁淳侧头趴在马桶盖上,抬起带着血痕的洁白屁股,继续抽插着刚开发的处女穴。

也许是体位的关係,王叔叔那丑陋的鸡巴似乎插入自己子宫的更深处,自己屁股间的裂缝被两只强而有力的手分开,像吸盘一样的贴附在王叔叔的下体上,自己疼痛的鼠蹊处则随着每一次的抽插而发出「啾~啾」

的声音,这噁心的声音让她祈祷这一切只是个恶梦。

此时王叔叔的手鬆开了她的屁股,从她背后穿过两腋用力捏着她摇晃的乳房,力道之大让她又哭了出来。

而此时王叔叔将头靠在肩膀上,舔着她的耳朵深处,让她感到一阵酥麻,不过头已被压的不能动。

过了不久王叔叔的呼吸加重,抽插速度开始变慢,动作也像打桩一样的重重插入然后拔出。

郁淳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王叔叔要在自己体内射精!她想起自己离上次月经已过了两个礼拜,王叔叔那噁心的鸡巴要是把精液射在子宫里,自己很可能就会怀孕!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恐惧开始侵占着她的意识。

郁淳疯狂的摇着头,没命似的扭着臀部,不过因师杰紧紧抱着她的腰部,两人的下体依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她的手胡乱的往背后挥着,只更加显示自己的绝望。

她的恐惧随着师杰的越来越重的抽插动作升高,终于,她听到王叔叔一声狂吼,而郁淳感到自己体内的那根肉棒的筋挛,灼热的精液喷入自己的子宫。

而王叔叔也累的摊在她身上,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完了,我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郁淳趴在马桶上轻轻的哭着。

「天~好久都没有这样爽过了」

师杰看着被他蹂殓到哭泣的美少女,心理上有着无比的满足。

自己的太太自从生过孩子后阴道就变得鬆弛,让他过去几年对房事十分反感,不过这美少女美好的肉体让他从新找回了对性的渴望。

他取出了郁淳口中的袜子,让她大口的喘气。

他也怜惜的检查着少女的下体,原本粉红色又带着健康气息的阴户被他抽插成又红又肿。

些许的精液和处女血的粉红色混合体从阴户里流出,顺着少女白皙的大腿流下。

此时的郁淳似乎哭的更厉害,身体也跟着颤动。

此时师杰看到了在少女股沟深处的肛门,淡褐色的肛门随着少女的呼吸而不规则的闭合着。

样子像极了含苞待放的菊花。

他打趣的拿起棉花棒在菊花心上按了一下。

「呀啊~」

郁淳小声的叫了一下,菊花门则马上缩起。

而这似乎引起了师杰的兴趣,棉花棒开始在肛门上打转。

「啊…羞死了…好痒啊」

因为被塞入异物太久,郁淳发现自己的嘴已乾到说不出话,以前是连自己平时碰到都会感到骯髒的肛门,现在就这样被别人玩弄,令她感到无比羞耻,不过,敏感的肛门也感觉到令她兴奋的搔痒感,让她的心跳加快。

郁淳下意识的放鬆了自己的肛门,开始迎合挑逗的棉花棒。

「原来妳喜欢这里被玩弄啊!」

看着少女身后的菊花居然没有反抗,反而还对他敞开,师杰又兴奋了起来。

他的老婆都从来不让他碰肛门,而这刚被开苞的少女却完全不在乎!他想探索少女这个神秘的后庭。

师杰拿起了另外两根棉花棒,将棉花棒都顶在菊花瓣的花心上,开始慢慢的用力按,棉花棒慢慢的陷入了菊花心里,他注意到郁淳痛苦的仰起了头,慌忙的想看他到底对自己的排洩器官在做什幺,他用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按下。

在三枝棉花棒都整支陷进菊花心里后,自己的手指也跟着陷入温暖的菊花心里,菊花瓣慢慢的被撑开,而自己的手指也进入少女体里另一个温暖紧实的洞里。

「痛!痛痛痛啊!!!」

括约肌都不曾被如此撑开过,痛楚马上涌入郁淳的意识里。

王叔叔的手指在直肠里扭转了一下,便开始往深处推,自己的括约肌因为摩擦而越来越痛,因为之前喝了过多的烈酒,在加上王叔叔的挑弄,下体传来一股强烈的便意,而自己的括约肌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

「没想到直肠里居然是如此舒服!」

师杰想着,他终于知道为何有如此多人对肛交友癖好,少女的肛门里是一种不同的紧密感,而且温暖到令他的手指快融化了,只不过直肠的深处时在是太过狭窄,他发觉自己的手指构不到在前面的棉花棒了,无奈的他开始慢慢的把手指从郁淳温暖的肛门里拔出。

缺乏了王叔叔的手指,排山倒海的便意让郁淳抵挡不住,她用尽力气去缩紧自己的肛门。

「不要!说什幺也不要在这变态前面排便!」

她的身子因为用力而发着抖,脸上也渗出了汗珠,不过这一切都太晚了…「噗…劈啪…劈啪…」

汙浊的粪液从少女的肛门里喷出,被粪便染成褐色的棉花棒也在其中,夹杂着类似阿蒙伲亚的恶臭,溅在师杰身上。

「我操!髒死了!也不说一声就这样拉出来!」

师杰大骂着,一面清理着自己身上的排洩物,原本想尝试肛交的他这下子失去了兴致,他原本想骂郁淳一顿,却发觉郁淳已经累得昏过去了,而她的肛门仍喷出少许的粪液,恶臭瀰漫着整间浴室。

师杰看到郁淳被他蹂殓到惨不仁赌的下体,也不忍心再折磨她。

他走回房间,拿了一台数位相机,把战后的一切都拍了下来,再把郁淳抱到浴缸里帮她清理乾净,最后将一丝不挂的她放到床上。

「放心吧,你的身体已经是我的了,改天我再来跟妳慢慢玩!」

师杰看着郁淳带着泪痕的睡脸,愉快的走出房间。

  

0 0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